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小小说> 这时候,那时候

这时候,那时候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8-10-11 字数:2143字 阅读: 41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那时候没有手机,一般人家也没有电话,街上没有电话亭。那时候中国只有一条地铁,就是北京的1号线----从古城到北京站。全长才22公里设16座车站。不像现在的北京地铁一号线从苹果园到四惠东。全长31公里设23座车站。
 

那时候没有手机,一般人家也没有电话,街上没有电话亭。

那时候中国只有一条地铁,就是北京的1号线----从古城到北京站。全长才22公里设16座车站。不像现在的北京地铁一号线从苹果园到四惠东。全长31公里设23座车站。当然那时候票价也便宜,从头坐到尾才一角钱。

就在那个时候她和他相爱了,是亲属介绍他们认识的。他住在朝阳,她住在石景山。他们见一次面来回路程就要半天。

那时候国家法定工作日是每周六天,所以他们只有星期日休息时才能见面。

那天是星期六,他在临下班时用单位的电话和她约好,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在公主坟地铁出口见面。

九点半在公主坟地铁出口见面对她来说,不太难。她只需坐公交车倒地铁就行了,路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可对他来说就要早上六点半出发,他要倒三次公交车再到崇文门坐地铁。

那时他和她已经恋爱了半年,正进入危险期,身体里那种叫做多巴胺的化学物质正在减少。她又是个多愁善感,敏感多疑的女孩。总是忧伤悲切,鸳鸯蝴蝶地乱想,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耍点小性子。

第二天早上她还好好的,临走时不知道怎么,说什么都不想去了。于是她就缩进她那间朝北的小屋里看书。她很爱看书,一看便沉浸在里面,把自己变成了女主角,揪心撕肺地难受。可那天她沉不进去了,心里像长了草,总是想他。“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生气了?一赌气就......”

临近吃中饭时,她心像猫抓似的站不住劲,说什么也看不下书去,拎起书包就往外走。

她从公主坟地铁口出来,头顶的太阳已经偏西。她刚走出地铁口就看到他站在大太阳底下,面对着她笑。那时正是初夏,午后的阳光把他的脸晒的通红,把他宽阔的额头映照得闪闪发光。

她问:“你还没走?”

他回:“嗯”

她说:“你怎么不换个有阴凉的地方等?”

他说:“我怕你下地铁找不到我。”

她挎住他的胳膊说:“傻样,走吧!”

于是他们就沿着西长安街往东走,边走边聊,一直走到天安门,走进劳动人民文化宫。她说:“我们看电影吧!”他说:“好!”就跑去买票。他挤了半天才买到晚上七点的墨西哥影片《叶塞尼亚》。

他们看看时间还早,便穿过天安门广场去大栅栏溜达,去琉璃厂看字画,去珠市口......再绕回前门大街的“都一处”吃烧卖。吃完烧卖一看表:18:40分,他俩便撒丫子往劳动人民文化宫跑......

他们后来经常回忆起那天,回忆起来她就说:“就是因为你一直站在那儿不动,我才决定嫁给你的。

现在她看着他急扯白脸的样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说:“催,催,不去了!”

他走过来拽她:“怎么了?怎么又不去了?”

她说:“你看你那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他说:“我怎么了?我刚起床你就安排我拖地,拖完地你又让我浇花,浇完花我刚坐到电视机前看新闻,你又说厕所还没刷,我刷完厕所刚玩会儿游戏你又说去逛街,逛街你到走啊!我衣服鞋换了,包伞都给你拿上了,你怎么又生气了?

她撅着嘴说:“我讨厌你!”

他问:“你讨厌我什么?”

她说:“我讨厌你变得唠唠叨叨了。”

他说:“我不是老了吗。”

她“扑哧”笑了:“好,老了!”她从沙发上起来,抢过他手里的包说:“走,逛街去!”


编辑点评:
对《这时候,那时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