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刘珍的童年

刘珍的童年  作者:德风

发表时间: 2018-07-09 字数:1300字 阅读: 677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童年像一面永不生锈的镜子,陪伴着人生路,时不时拿出来,照一照今日的面孔,想一想昔日的模样。大多数人的童年幸福而快乐,父亲母爱,阳光雨露滋润着童年的身心,在大树底下无忧无虑尽情乘凉。童年的刘珍,情景两样,让人听后,心里酸楚万分,过早担当。

  嵩县黄庄乡道回村,住着一户姓刘的人家,全家十口人,丈夫刘清才,妻子吴玉娥,夫妻跟前所生七男一女,刘珍在姊妹八个中间,排行老六,上有五个兄长,下有二个弟弟。

一九六七年,年仅四十五岁的吴玉娥,患上了子宫癌。得病后,心情沉重而又忧虑,怕自己病故后,家里九口人的吃饭穿衣,没有着落,把惟一的希望,寄托在八岁女儿刘珍身上。教女儿做饭缝衣,恨铁不成钢,年仅八岁的刘珍,从此失去了童年的自由,她不能跨进学校的门槛,又不能和童伴们玩耍。童年如同放飞的翅膀,鸟困牢笼是何等的忧伤!

有一次,刘珍在家闷的慌,趁母亲一时不注意,跑出去和孩子们抓石籽玩耍,回家后遭到母亲的严斥和拐杖:你只知道出去玩耍,不好好学家务活,我死后,看你该咋办,家里九口人的吃饭穿衣,非难死你不可!一九七零年,年仅四十八岁的吴玉娥病故。从此,九口人的家务,实实在在,落在了十一岁的刘珍身上。刘珍下边,还有二个小弟弟,一个七岁,一个三岁。真是:幼苗失青色,雏鸟剪翅膀。雪打梨花蕾,泪溅白玉霜。

  七十年代,农村的各种生活方式生活工具,还很原始,还很古老,不像如今,到处机械化,穿衣,全凭手工飞针走线。特别是九口人的吃饭问题,牛拉石头磨,三天两头在磨道圈里转,罗起面来面粉飞扬,把刘珍打扮的像老太太一样,满头银发,眉鬓如霜。牛的脚步声像无休止的鼓槌,敲击着地面,让人心烦。太慢了,从磨缝里下来的麦块如同掉泪一般,几升麦磨十几遍,需要大半天。蒸馍,刘珍年龄小身材低,无法盖笼盖,搬个凳子垫在脚下。有闲功夫,还得担水,劈柴、放牛、割草。担水,担不动两桶,担两半桶。兄长和父亲,经常和全村劳动力上山开荒,刘珍得起五更做饭,俗话说:有钱难买黎明觉,白天太困倦,刘珍纳着鞋底不停地打盹,针把手指扎破,醒后重纳。在以后的日子里,刘珍经常把哥哥做的课桌料,担到十里以外的收购站去卖,给十里以外上学的弟弟,送吃食送柴火。

  十年后,刘珍变成了二十岁的大姑娘,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有三十多家上门提亲,都被刘珍拒绝。父亲没有续弦,兄长们还没有成婚,她放不下这个家,想在家多做几年家务。过早的承担家务,刘珍练就了两手好针级活好茶饭头,村里人都叫她刘巧珍。刘珍身材不高,长的小巧玲珑,惟一不足,有点探探肩。探肩不是天生,是过早辛劳所致,是童年不幸的见证,是童年的倾吐和诉说,诉说着她童年的崇高,对亲情的伟大奉献。

一九八二年,我的一位初高中老师,张老师,和刘珍是同村人,他主动为我做媒,我和刘珍一见钟情,结为终生伴侣。二十四岁的刘珍,从此走完了她的童年之路。


编辑点评:
对《刘珍的童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