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杂说> 历史,不过是淡淡的烟云

历史,不过是淡淡的烟云  作者:若水亦轻柔

发表时间: 2018-06-23 字数:1355字 阅读: 110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一生,仿佛漫长极了,一直都走不到天际的尽头。天,总是晴晴雨雨,云散云积。好端端的,有时难免神往《西游记》中那个魔法广大的石猴子,它多么的随性,一个筋头云,居然丈测了通往灵山的路径。

  然而我们只是凡人,没有粘染一点仙气神通。生活永远像一杯没有沸腾的水,一日日一日日从指缝里脚底板下无声无息地溜走了。已经飘摇远去的时光,渐渐把无数个“昨天”捆绑起来,涂抹上底色,放飞在岁月长河的浪花丛中。一年年暗淡的记忆,慢慢沉淀下来,历史也就有了肖像,有了说法,有了自豪的感叹。

  大人物们一生寄寓于权力改造河山,期望留下万古流芳的业绩与声名。普通的俗流,生活在市井里,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熬白了满头须发,为一两幢适意的居所耗费了一生的光阴流年。虽然高下有别界面悬殊,面对时间使者的拷讯,那一分一秒却也是公平真实的存在。

  历史无疑是时代生活遥远的回响,也是一切民族云端的美梦。没有历史,则何以知兴替,何以撷文明,何以传图腾。以往的哲学家们清高的操守耿介的胸次,似乎告诉着人们历史画卷的沉重及器量。现如今,一切思想一切学术一切品格都必须举投于商海欲壑的生活天平之上称量,才能有效益的回报。所以历史剧中的宫廷糜斗,穿越剧中的不食人间烟火气,被海内外叫座就是必由的趋势了。演绎国民精神火种的浇离与靓乳袒背剧的众目济济形成了不与言说的心头掣痛。艺术的唯庸俗商品化的流弊,一直以来不被弹责,一些人品下劣绯闻遍地的演职人员被无良汉奸媒享大肆宣传,别有用心地败坏着一代成长中青少年认知的是非善恶观。不得不说,在商品潮流中的演艺界,一切都是淡淡的烟云,唯有票房才是亲爹娘。口口声声说做良心品牌,历史的真知正义却被一次次欺诳,历史,也不过是淡淡的烟云;海外移民,侯府深宅,才是真正的内心守望。

  铜奴文化太重,功利性太强,吏治的“鉴镜”一定失灵。那么多文凭臻顶官衔显耀满口金句前途大好的新时代官员落马,背后显见其人格的鄙微面孔的伪善窃利的嚣张拔扈。历史就是烟云,这些罪孽深重的渎职官员,他们的“唯我利享”的政绩观,似乎官不与商勾结权不为贾所谋利不为我尊享色不为心恣纵就难登大雅比拼台一样,妄顾历史铁律以身破昭昭天网,最终沦为历史烟云间的笑柄。

  浪迹在市井街巷,一缕一缕的炊烟,一声一声的叫卖,一芥一芥的辙尘,一捧一捧的艰辛,它们是那么亮眼那么逼真,在我们身边相伴,与我们左右为邻。我们不乞求生活大富大贵,我们只要有米有衣,有床有驴(电动车),每一天生活大可无虑。历史早已经远去,抗日神剧仍然让我们痴迷。那么多金屋美女那么人民币堆积那么势倾一时一地的官们商们,他们却在我们平常的生活中注入神奇,他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临了走进历史的风雨囹圄,再回首满目苍痍不忍睹。

  不知郎个曾经说过,活着就好。我们平常人家,没有高台跌落的失意,也没有愧对良心的深惭,更没有霸恃人家财产的厚颜无耻。活着舒心开怀,胜过死后千夫横指。有些贪官在肇案之始,自知累人良多,每以跳楼殉辟,尚多几许英气,这也许示意有时侯的活着,不一定就理所当然的好。连历史也不过是淡淡的烟云了,又有什么,可以入得官人们的法眼呢?

  二O一八,六,廿三午间


编辑点评:
对《历史,不过是淡淡的烟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