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我与慈佳

我与慈佳  作者:若水亦轻柔

发表时间: 2018-06-08 字数:956字 阅读: 444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很久没有见到慈佳了。那个一头黄发,永远被我叫做“黄毛丫头”的假小子,不知飘泊到哪里去了。她是个心直口快的丫头,心里掖不住事,与我姐儿长妹儿短的闹嗑,慢慢脸熟起来。

  我纵使工作再忙,也喜欢在忙碌中挤出一点点文字,这是十几年的喜好了,真没法子搁下来。可也奇怪,慈佳不知啥时候迷上了上网阅读,干巴巴的纯文学字块,她硬是坚持着自己,默默接受下来,甚至成为一种习惯。

  她是一个很感性很猴性的女孩子,脑洞比较大。有一次,她跟我说准备去西藏玩。谁知第二天,就从手机上飞传来她和几个姐妹在拉昭寺的合影。还有一次,她邀我去看大海,我稍一犹豫的空儿,她已然躺倒在沙滩,任着海风潮乎乎的吹过全身。

  她在哪里干工作,都不会老老实实地待上几年。她单纯,年轻,无拖累,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有时,半年多我们也不通一句话,但没准有一天的凌晨,你还在梦乡里依依不舍,她就蹦哒着欢欢喜喜的来了。“姐,想你看你来了。”淡淡的一句话,胜过几个小时的煲电话粥。

  这几年间,随着工作的反复调动,一些密友渐渐失了联系。一失之后,永不再聚。而慈佳与我,浑似新友,梦中我也不曾忆她,但她就是隔着千山暮水寻着了我的踪迹。我的小孩都很喜欢慈佳,小嘴甜甜地喊她“姑姑,姑姑。”她最能摄猎小朋友们好奇的心,常常讲些稀里古怪的故事给他们(她们)听,诱得小朋友们等她离开了,还要问,“慈佳姑姑在嘛?在嘛!?”

  慈佳喜欢我写的那些笨拙稚真的文字,她经年在南方北方跑,社会历炼没得说。现在的社会,聪明伶俐人遍地是,最缺的就是姐这号笨言楞行的实诚人,这是慈佳说的。我深不以为意。

  慈佳读文的习惯,喜欢打赞。我的文字,是她的醒酒汤,她回回不吝赞叹。有一次,我戏说慈佳道,“本宫又不回你,何苦痴迷于此等枯文烂篇?”哪知她极为迅速的发了一个童儿滴泪的图标,让我心里很噎得慌。她有她执拗的坚持,那或许也是她生活的一种刻意的留守吧!

  又有一年多没见慈佳的面了,等到她飞传了一组照片过来,原来她也人生圆满,业已结婚生子。头胎是个女孩,眼睛笑眯眯地,一头黄发,毫不夸张地簇在脑瓜表面。

  二O一八,六,八午间首发于《扫花》文学网


编辑点评:
对《我与慈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