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童年的小桥

童年的小桥  作者:齐家

发表时间: 2018-04-26  分类:散文  字数:1437  阅读: 204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古城嵩县的南关,有个“二道街潭”,呈葫芦形,大小约百亩,湖水清澈湛蓝,湖中有大片的芦苇和零散的荷池。“葫芦”最细处“骑”一座石拱桥,桥面不宽,无栏杆,只能过一辆牛车,桥身很短,这头摔跤那头拾帽。桥面铺着的青石板上,两条被牛车铁轮箍麿出的、凸凹不平的辙印,镌刻着岁月的年轮。桥孔历经沧桑却无任何裂陷,桥体两侧苔藓暗紫,桥洞口竟然有水鸟在筑巢,小石桥的轮廓映在水中,宛如一幅荡漾在水墨画中的小船。
 

 


古城嵩县的南关,有个“二道街潭”,呈葫芦形,大小约百亩,湖水清澈湛蓝,湖中有大片芦苇和零散的荷池。“葫芦”最细处“骑”一座石拱桥,桥面不宽,无栏杆,只能过一辆牛车,桥身很短,这头摔跤那头拾帽。桥面铺着的青石板上,两条被牛车铁轮箍磨出的、凸凹不平的辙印,镌刻着岁月的年轮。桥孔历经沧桑却无任何裂陷,桥体两侧苔藓暗紫,桥洞口竟然有水鸟在筑巢,小石桥轮廓映在水中,宛如一幅荡漾在水墨画中的小船。

这里是我儿时流连忘返的地方,夏天在这里凫水、逮螃蟹、掏黄鳝;冬天在冻结的湖面上滑冰、打陀螺。过了桥便是残缺而不失雄伟的南城门,城门外左右是当地最大的“南关集市”,每逢三六九,这里商客云集。向东为“牛市”,牲畜交易、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向西是杂耍戏班、修鞋裁衣卖瓦盆、小吃等。我常会逃学溜到集上看稀罕,对买卖中“摸袖筒”、砍价钱不感兴趣。喜欢“对台戏”和“吹糖人”;两座戏台相对不到二百米,一边是唢呐吹打、锣鼓喧天,演的是嬉闹戏,谓之武戏;一边是琴声板胡、丝竹弦长唱的是悲剧,谓之的文戏。艺人们各显特色、各显绝活,双方都想“胜”过对方。两边台下的观众们也随着两边戏情的高涨低落,一会东、一会儿西,忙的不亦乐呼……孩子们看不懂戏,就跟着大人们瞎哄哄,折腾的满地找鞋。让我感到痴迷的是“吹糖人”,那团热烫烫、黏糊糊,蚕豆大小的红糖稀,在小货郎手里的变幻莫测,插入一根空心麦秆,边吹边用手指捏拽,转眼便变成了栩栩如生的各种动物和人物,小狗小鸡、螃蟹蜈蚣、孙悟空猪八戒等。心里暗想:神了!

桥头有两家铺子,一家是卤肉店,当你走过时的那个香呀,馋呀……至今想起来还流口水,真可惜我只吃过有数的几次。印象最深的是那年我生病,母亲给我买的那五角钱“桥头卤肉”,其实就是半个烧饼大小的卤猪肝,我用手一点、一点地抠着吃了两天,那个享受就别提了;另一家就是“铁匠铺”。也许这是最原始的地方手工业作坊了,每当小锤丁当,大锤重击时,铁花四溅,五彩缤纷,一会儿便锻打成了菜刀、锄头……各式各样、琳琅滿目,然后再把通红的工件放到盛有冷水的木桶里“淬火”,激起腾腾热浪,在铺子里缭绕旋转,给人多少遐想和希望。

五十多年过去了,这里早已被闻名遐迩的陆浑水库所“沉没”,真可谓,小桥流水今无影,旧年民俗觅无踪。千里库区白鹤尽,两岸灯火不夜天……然而,每当我从这里走过,童年的回忆总会油然而起,一种莫名的思绪在心中荡漾、蔓延。

 



编辑点评:
对《童年的小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