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短篇小说> 恰如梦渺付惊涛(五)

恰如梦渺付惊涛(五)  作者:朱一凡

发表时间: 2018-02-19 字数:2099字 阅读: 1296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4星

恰如梦渺付惊涛5陈宏坐在陈思宏的车上,仔细地端详着驾驶座上的陈思宏。陈思宏看看他,笑着说:“爷爷,以后看我的时候多着呢,现在您先睡着,我看您挺累的。”陈宏摇摇头说:“我睡不着。”过了一会儿,陈思宏又笑
 


  5.

  陈宏坐在陈思宏的车上,仔细地端详着驾驶座上的陈思宏。陈思宏看看他,笑着说:“爷爷,以后看我的时候多着呢,现在您先睡着,我看您挺累的。”陈宏摇摇头说:“我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陈思宏又笑着说:“早知道您是我爷爷,那天我说什么都不会让您走。您说,那天咱们都聊了那么多,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对方没有回到,他扭头看,发现陈宏坐在座椅上,双手紧攥,微微颤抖,陈思宏伸出一只手来拍拍陈宏的手:“很快就到家了。”

  陈思宏扶着陈宏进了电梯,然后走到家门前。陈思宏拿出钥匙开开门,对家里说了一声:“奶奶,爸,我带爷爷回家了!”

  正准备给杨柳倒水的陈卫国呆滞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陈宏。

  真是,在记忆里没有出现过的爸爸,就是这样啊,很高,很硬朗,很精神。

  陈宏笑呵呵的,对陈卫国喊了声:“卫国。”陈卫国惊了一下,然后就觉得眼睛酸酸的,他点点头:“哎......爸......”

  杨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陈宏看着她,许久,才说:“杨柳,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穿过枪林弹雨,穿过血雨腥风,穿过横亘在两人之间七十年的光阴,我还是回来了。

  “回来了,”杨柳说,声音有些哽咽,“回来了就好。幸好我等到了。”

  幸好,七十年过去,时间走了那么长,我还是等到了你,这一辈子,幸好我等着,没放弃。

  “爸,咱们今晚好好做一顿,让爷爷奶奶好好聊聊。”陈思宏说。陈卫国终于回过神来,倒了两杯水,放到茶几上,说:“妈......爸,你们坐下说,别站着。”杨柳和陈宏听话地坐下,陈思宏说:“爷爷奶奶,爸,你们在家,我出去买菜。”陈卫国说:“哎,我也去。”

  车上,陈思宏说:“你怎么也跟出来了,你都没见过我爷爷,好不容易见了,你不激动,不兴奋吗?”陈卫国说:“高兴当然是高兴,可是我总有点别扭,你想啊,七十年了,从来只是在照片里见到的爸爸突然从照片里出来了,变老了,能不别扭吗?”陈思宏笑,说:“嗨,就这个?”陈卫国点头:“就这个。”陈思宏说:“那也是我爷爷,你爸爸。”

  当然,就算有些疏离,可是血脉是不会断的啊,相似的眉目也是没法改变的。就是这么神奇,看见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爸爸。

  家里只剩下了陈宏和杨柳,本来以为会有很多话说的两个人,现在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很想你”?“对不住”?“你过得好吗”?“......”

  这些话太无聊,太没意思,七十年,两个人都心知肚明——揣着思念生活,都不容易。

  过了许久,陈宏才说:“我记得,你最喜欢看戏,那时候有戏班子,你总要去看看。”杨柳点点头:“是啊,那时候你总不想让我去,嗨,真是的,烦!”“那我走后,还有戏班子去吗?”陈宏问。杨柳笑了,说:“人家戏班子又不是为你开的,你走了,人家照去,不过后来越来越少了,兵荒马乱的,都没人听戏了。”

  陈宏把电视开开,问:“那现在呢,你还听吗?”杨柳说:“闲得慌,当然听。”

  电视里还是昨晚的频道,青衣挑着精致的眉角,柔婉的嗓子像是要滴出蜜来: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种福得福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陈宏说:“是出好戏。以后我陪你听。”杨柳笑笑,没吭声,握住了陈宏的手。

  岁月悠长,我陪着你,一直一直,没有那些战乱动荡,没有那些生离死别,就这样走完这一生,平静无事,一切安好。

编辑点评:
对《恰如梦渺付惊涛(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