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记事> 忆一次收麦子

忆一次收麦子   作者:张光亚

发表时间: 2018-02-11 字数:2831字 阅读: 34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1981年我在国营商业糖烟酒公司工作,那是我脱离开农村老家——乔岭村后,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时间,正是筹著满志有理想抱负的时段,我对各项工作充满激情,不论干啥都能尽心尽力,处处发挥出我的特长,很快赢得领导
 

1.jpg

1981年我在国营商业糖烟酒公司工作,那是我脱离开农村老家——乔岭村后,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时间,正是筹著满志有理想抱负的时段,我对各项工作充满激情,不论干啥都能尽心尽力,处处发挥出我的特长,很快赢得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在短暂的时间里(大约不足一年),我就很快结识了几位要好的知己朋友。大家在一起情投意合,谈笑风生,开心斗乐,言谈举止无拒无束,其中有四人是那段时期的最好玩伴。除我一人是从农村出来参加工作刚调入该单位外,另外三人都是城市居民,家境都不错。其中有:董葵,公司业务外购,父亲是县医院名医。有点酒瘾,每天都爱喝两口小酒,借酒兴任意一段样板戏选段顺口便来;卫勤学(青年汽车驾驶员)父亲是当年公安局长,见谁都爱开玩笑,心中从来没有烦恼二字,;王尊伟,参军后刚复员退伍到百货公司,管理几个公司职工的食堂。军人,快人快语,7恢谐幽默,表现力极强。。三人自身条件平时都有一种优越感,加上当时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多数商品都要凭证供应,谁要买个烟酒,手表,缝纫机等等(三转一响),都要找我们帮忙,因为我们掌握着有限的条子,那个时候走在街上被人仰慕,随时有人相求,那种风光自傲的神气只有在哪个年代才会有。我虽是从来单位较晚稍显低调,但也甚是风光。      

       

那时候好几个公司职工只有一个食堂,各公司办公地址就在老城区解放街中段的一个又深又窄的院子里,既黑暗又低矮的多间小房子,大家拥集在一起就是当年的办公场地。开饭时间大家集聚在院子里海聊神侃,此时王尊伟便是主角了,说到笑段时逗得大家饭从口中喷出是常有的事。         


那年正是三中全会后农村实行分田到户,土地承包责任制的第二年。各单位工作人员家属在农村的占大多数,家里都有一定的田地要耕种,当时称为‘’一头沉‘’职工,县里为了照顾他们,在夏、秋两季都有假期,可回家帮助收种庄稼。进入6月初是麦收季节的关键时刻。当年因我母亲的公职暂无平反复职(母亲50年代曾教学时,受迫害被停职回家了),因此我家当年还留有几亩耕地,有几年我还要回家收麦种秋忙几天。有一天接到家人信说要回家收麦子,我整理行装准备启程,三个玩伴听说后在一旁商定说,一起帮光亚收麦子去。我听后诧异,胆心城里市民娃们受不了那苦,但他仨信誓胆胆说绝没问题。说走就走,他仨各骑一部自行车。我生来热情好客,出力干活不能没有酒菜啊,我顺路买了啤酒小菜,四个人风风火火,早上8点多赶往相距六、七里地的老家乔岭村。4个帅气小伙骑着崭新的四部自行车,那叫一个气派啊。一进村里,老乡们投来了奇异的目光,火麦连天谁家的人手都不够用啊,看这仨城里来的小伙衣着打扮,精神抖嗖,好不时髦,咋看不象是能干农活的。但是一下来了三人帮收麦子,还是让村里人个个羨慕不已的。我推开家门后一眼看到妈妈,她老人家又惊又喜,家里一下来了仨小伙帮忙,打心眼里高兴呀,收麦不用愁了,妈喜的眯不上嘴了急忙掌罗着倒茶,让他们休息了再说。我把镰刀磨好每人一把,大家急不可耐的奔向田地去了。              


我们又步行一里多来到村北的北岭地,火辣辣的太阳照的地上发烫,但是劲头实足,四人挥舞镰刀开始收割。由于当年的地块赖,麦子长势也不好,稀稀拉拉麦穂小,不到两个小时,他仨已累的直不起腰,满头是汗水,麦芒扎的两臂都红了。嘴里嘟囔着:唉呦,我的娘耶,真木想到收麦子真球累呀。我看他们个个累的熊样子,不忍心再叫干下去了,催促赶快收工回家。四个人一晌收割半架子车麦子匆匆回家,那个狼狈象再不是来时那么精神了。刚迈进家门,我一惯待人热情的妈妈,立即掌罗一桌丰盛的酒菜让仨小伙饱餐一顿,海阔天空的聊呀,口中还连夸妈的厨艺不简单,不象农村人的手艺。在我最深的记忆里,老家那老旧的四合院,爱整洁的妈妈天天都把它整理的整整齐齐,在全村人家中就数俺家院子温馨舒服。这年仨哥们来家收麦,是带着热情来,留下了笑声,留下友谊,我为他们的盛情感激不尽,极其难忘的一次收割麦子。 至到太阳快要落山了,我送哥仨启程回城,路过村里戏楼时,我还说‘这就是前些年我村每年春节演出的地方,我那时总是主角’,热闹极了。走上南场坡回望我们乔岭村全貌,在那时一眼望去,满眼绿色的树荫,一座二层戏楼竖立在村的中央,好不耀眼。现在想起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乡村美景。       


哥仨回城是一路下坡,向我挥手一路高歌,飞奔而去,好哥们让你们受累了。       


那次收麦后,村里有个叫云青的老人,心怀妒忌说,看你们收的麦子还不够酒菜钱。庄稼人永远算的是粮食值多钱,从来不算人脉和情意有多重。        


从那次收麦后,第二年我妈妈平反召雪复职,办理退休手续,全家人转成非农业户口,耕地交给生产队,我再也不用回村干那又苦又累又赔钱的农活了。我把青春奉献给了农村——我的家乡乔岭,我深知农民是可怜的,永远值得我们去同情,需要我们去帮助他们。       


在农村土地似宝贝的今天,我家至今没有一分地。宅基地也就一处。世事难料啊,如今生活平凡有趣,知足常乐吧。

编辑点评:
对《忆一次收麦子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