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九)——薛宝钗与林黛玉是湘君湘夫人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九)——薛宝钗与林黛玉是湘君湘夫人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8-01-29 字数:4972字 阅读: 26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红楼梦》总是跟乾隆即皇帝位于太和殿的日子——九月初三这个日子过不去,鲍二家的(宝二家的)在王熙凤过生日的第二天九月初三日上吊自杀,黛玉之父林如海在九月初三日病逝扬州城,秦可卿在九月初三已经病得很重。

        秦可卿在九月初三日已经重病在身,贾敬过生日那天,秦可卿已经病得起不了床了。请看《红楼梦》第十一回的原文——

        王夫人道:“前日听见你大妹妹说,蓉哥儿媳妇儿身上有些不大好,到底是怎么样?”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邢夫人接着说道:“别是喜罢?”……这里尤氏方说道:“从前大夫也有说是喜的。昨日冯紫英荐了他从学过的一个先生,医道很好,瞧了说不是喜,竟是很大的一个症候。昨日开了方子,吃了一剂药,今日头眩的略好些,别的仍不见怎么样大见效。”凤姐儿道:“我说他不是十分支持不住,今日这样的日子,再也不肯不扎挣着上来。”尤氏道:“你是初三日在这里见他的,他强扎挣了半天,也是因你们娘儿两个好的上头,他才恋恋的舍不得去。”

        《红楼梦》总是点着九月初三这个日子。

        如果我们将《红楼梦》当成小说来读,就会发现林如海与秦可卿生病和去世的日期都十分矛盾,其实,《红楼梦》并非小说,而是《庄子》《离骚》之亚,因此,作者写九月初三日这个时间不是用来给读者推敲的,只是为了突出九月初三这个日子——乾隆皇帝登基的日子对秦可卿、林如海和鲍二家的(宝二家的)所影射的人来说不是个好日子。

        我在《冷眼观红楼梦》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格物致知秦可卿影射废太子胤礽,不过,既然秦可卿是宝玉在梦中与之云雨的美人,袭人又是宝玉在生活中与之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的美人,那么,秦可卿还和袭人影射同一人,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分析袭人影射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所以秦可卿还影射废太子之子弘皙,也就是脂砚斋。

        秦可卿不仅和袭人影射同一人,还和钗黛影射同一人,请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原文——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五回——警幻便命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甲戌侧批:难得双兼,妙极!】正不知何意。忽警幻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绔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宝玉听了,唬的忙答道:“仙姑差了。我因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岂敢再冒‘淫’字?况且年纪尚小。不知‘淫’字为何物。”警幻道:“非也。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甲戌侧批:妙!盖指薛林而言也。】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说毕便秘授以云雨之事,推宝玉入房,将门掩上自去。

        从上面的这段原文来看,秦可卿的乳名叫兼美,意思是兼有薛宝钗的鲜艳妩媚和林黛玉的风流袅娜。

        我在上回已经列举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六回脂砚斋弘皙的一段批语——

        宝玉穿着家常衣服,靸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甲戌侧批:这是等芸哥看,故作款式。若果真看书,在隔纱窗子说话时已经放下了。玉兄若见此批,必云:老货,他处处不放松我,可恨可恨!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

        从脂砚斋弘皙的这段批语可以知道:脂砚斋——爱新觉罗·弘皙知道作者正是用宝钗和黛玉来寓他的。

        既然薛宝钗和林黛玉暗寓爱新觉罗·弘皙,那么兼有钗黛之美的兼美(秦可卿)也暗寓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

        《红楼梦》第五回秦可卿的判词中有“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这句话,“红楼梦曲十二支”中描写秦可卿的《好事终》中还有“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这句话。

        这两句话可能很少有人能解,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格物致知荣府(西府)指的是太子胤礽这一脉的居处,宁府(东府)指的是雍正皇帝那一脉的居处,所以“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实际上是在骂雍正乾隆父子俩。

        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格物致知贾敬指的是雍正皇帝,所以“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这句话指的是祖宗的事业没有人继承都是雍正造成的,败家的就是宁府的人——雍正乾隆父子俩。

        正因为八十回《石头记》骂了雍正乾隆父子俩,所以在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中,爱新觉罗·弘历(乾隆)予以了还击——“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好声名。”荣国府(西府)指的正是太子胤礽一家人曾经的居处,荣国府的不肖子弟当然指的是废太子胤礽和爱新觉罗·弘皙父子俩。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最早成书于乾隆五十六年,那时脂砚斋爱新觉罗·弘皙已经死去几十年——“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谁还有资格来和乾隆皇帝对骂呢?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谬补余香”中,有畸笏叟的回前批语【庚辰:钗玉名虽两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故写是回使二人合而为一。请看黛玉逝后宝钗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谬矣。】

        畸笏叟说“钗玉名虽两个,人却一身”是指薛宝钗和林黛玉影射的是同一人。我们已知她们同时影射已革理亲王爱新觉罗·弘皙,现在我们来看薛宝钗和林黛玉之间有什么联系。

        薛宝钗住的是“蘅芜苑”,林黛玉住的是“潇湘馆”。《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起海棠诗社时,李纨给薛宝钗起的雅号是“蘅芜君”,探春给林黛玉起的雅号是“潇湘妃子”。我们来看探春给林黛玉起“潇湘妃子”这个雅号的理由,见原文——

        探春因笑道:“你别忙中使巧话来骂人,我已替你想了个极当的美号了。”又向众人道:“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他作‘潇湘妃子’就完了。”

         潇湘妃子娥皇女英就是湘夫人,是舜帝的妃子,林黛玉住的是潇湘馆(有凤来仪),“箫韶九成,凤凰来仪”,也与舜帝有关。

        林黛玉的住处潇湘馆多竹,薛宝钗的住处蘅芜苑多异草,我们来看《红楼梦》第十七回宝玉评论那些异草的原话——

        宝玉道:“果然不是。这些之中也有薛荔藤萝,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茝兰,这一种大约是清葛,那一种是金簦草,这一种是玉蕗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想来《离骚》《文选》等书上所有的那些异草,也有叫作什么藿蒳姜荨的,也有叫什么纶组紫绛的,还有石帆、水松、扶留等样,又有叫作什么绿荑的,还有什么丹椒、蘼芜、风连。如今年深岁改,人不能识,故皆象形夺名,渐渐的唤差了,也是有的。”未及说完,贾政喝道:“谁问你来!”唬的宝玉倒退,不敢再说。

        《离骚》是屈原的《楚辞》中的篇章,我们已知《红楼梦》是用《离骚》的香草美人的笔法写成。《文选》,又称《昭明文选》。是中国现存的最早一部诗文总集,由南朝梁武帝的长子萧统组织文人共同编选。《文选》卷三十二、三十三是“骚体”,收录十三篇作品,包括屈原作品十篇:《楚辞》中的《离骚》、《九歌》中的《湘君》、《湘夫人》、《少司命》等篇章。

        宝玉说蘅芜苑里那些异草都是出自《离骚》、《文选》,暴露了蘅芜苑的秘密,于是贾政大怒。

        蘅芜和荼靡、薛荔一样,都是在《湘君》《湘夫人》中常出现的香草的名字,薛宝钗的雅号之所以叫“蘅芜君”,是出自《湘君》,与娥皇女英和舜帝有关,林黛玉的雅号叫“潇湘妃子”,也是与娥皇女英和舜帝有关,作者正是用草蛇灰线的线索将钗黛连在了一起。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薛宝钗抽到的是牡丹花,牡丹花和杨贵妃有关,宝玉又说薛宝钗是杨贵妃,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画的就是杨贵妃,那么杨贵妃又与海棠花有关,《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薛宝钗作咏白海棠诗,以白海棠自寓,而宝玉和林黛玉、史湘云等也都是海棠花,所以薛宝钗和林黛玉、宝玉、史湘云等影射同一人,史湘云的判词“湘江水逝楚云飞”与湘君湘夫人和巫山神女有关。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在梦中听见僧道的对话:因绛珠仙草(林黛玉)要酬报神瑛侍者(宝玉)的甘露之惠,所以跟着神瑛侍者一起下世为人,以一生的眼泪来还债,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也就是说,《石头记》整部书的主角就只有宝玉和林黛玉两人,其他香草美人,都是对宝玉和林黛玉的补充,包括薛宝钗、史湘云、秦可卿、香菱、北静王等美人。

        薛宝钗的金锁“不离不弃,芳龄永继”与宝玉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配成一对儿,是因为薛宝钗和宝玉影射同一人——爱新觉罗·弘皙。(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九)——薛宝钗与林黛玉是湘君湘夫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