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八)——薛宝钗与宝玉都是石头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八)——薛宝钗与宝玉都是石头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8-01-18 字数:7304字 阅读: 36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八)

                        ——薛宝钗与宝玉都是石头

                        (刘文霞原创)


        燕王朱棣欲夺侄儿朱允炆的皇位,发动“靖难之役”,借口是“清君侧,靖国难”。

        理亲王弘皙与他的堂弟乾隆争夺皇位,理由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意思是乾隆的父亲雍正在雍正三年坐稳皇位后,迫害兄弟们。

        朱棣之所以胜利,是因为他有属于自己的军队,还因为他运气特别好,因此纵使建文帝朱允炆有猛将平安、谋将盛庸,忠臣铁铉,也挡不住朱棣的燕军南下。

        爱新觉罗·弘皙之所以败于爱新觉罗·弘历(乾隆皇帝)之手,是因为弘皙手中没有实权。雍正当皇帝时,虽然晋封侄儿弘皙为理亲王,却从未委派给弘皙一些重要任务,只让他参与一些礼仪性的活动,譬如雍正九年,雍正的元配孝敬宪皇后乌喇那拉氏去世,弘晳即出任使节赞册宝。而乾隆皇帝,他深知宗室成员对他们父子俩做皇帝十分不满,所以他掌权后,就直接将亲王宗室排除在军机处之外。

        满族人富察·明义的《绿烟琐窗集·题红楼梦》的序言是: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抄本焉。

        富察明义说《红楼梦》作者是江宁织造的后人,大观园是江宁织造曹寅家族园林的一部分,后改作随园。

        以前我一直以为富察·明义没有真正看懂《红楼梦》,现在想来,他同爱新觉罗·永忠一样,是看懂了《红楼梦》的。特别是他的其中一首《题红楼梦》诗:“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写得非常明显。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是托言石头上所记故事,是说赖头和尚将女蜗补天所遗之石缩成扇坠大小,带他去经历了一番人世的浮沉后,石头复又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变成了当初的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的大石,石上就镌刻着石头被赖头和尚和跛足道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那段故事。可是,富察·明义的“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这句诗却另有深意。

        富察·明义大约生于乾隆八年,也就是说富察·明义出生时,和乾隆争夺皇位的弘皙已被乾隆圈禁于景山东果园内死去。所以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绝对是写于弘皙去世以后。“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是说因为具备和乾隆争夺皇位资格的弘皙早已不在人世,所以为弘皙争夺皇位造势而写的《红楼梦》这本书,写再多的话也是徒劳。就像在“靖难之役”中,如果朱棣死了,那么那场打着“清君侧,靖国难”旗号的战争再继续下去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富察·明义是乾隆的孝贤皇后富察氏的侄儿,富察氏一族是清代外戚恩泽最为优渥的家族,事见《清宫词》所载:“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家恩泽古无伦。”如果不是乾隆当皇帝,富察氏家族何来那么多的恩宠?所以不管富察·明义如何喜欢《红楼梦》,他始终是希望乾隆弘历胜利,而非弘皙。

        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诗“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中的石头指的是爱新觉罗·弘皙。我们来看《红楼梦》原文中的石头到底指的是谁,石头是废太子胤礽乎?石头是《红楼梦》作者曹頫乎?石头是脂砚斋弘皙乎?

        很多红学研究者认为石头指的是宝玉出生时嘴里含着的通灵宝玉,神瑛侍者才是宝玉的前身。我认为,石头虽然也指通灵宝玉(玉玺),但还指含玉而生的那个宝玉。我们来看《红楼梦》第一回的那段原文——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异,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但自恨粗蠢,不得已,便口吐人言,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二仙师听毕,齐憨笑道:“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这石凡心已炽,那里听得进这话去,乃复苦求再四。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此亦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受享受享,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石道:“自然,自然。”那僧又道:“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道好否?”石头听了,感谢不尽。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还只没有实在的好处,须得再镌上数字,使人一见便知是奇物方妙。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石头听了,喜不能禁,乃问:“不知赐了弟子那几件奇处,又不知携了弟子到何地方?望乞明示,使弟子不惑。”那僧笑道:“你且莫问,日后自然明白的。”说着,便袖了这石,同那道人飘然而去,竟不知投奔何方何舍。后来,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因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忽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后面又有一首偈云: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诗后便是此石坠落之乡,投胎之处,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其中家庭闺阁琐事,以及闲情诗词倒还全备,或可适趣解闷,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

        《红楼梦》中这段描写石头怎样投胎转世的原文中用到了这样一些句子:“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这石凡心已炽”、“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诗后便是此石坠落之乡,投胎之处,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如果石头单是变成通灵宝玉,就不是投胎到红尘中去享受荣华富贵了,也就不可能和林黛玉有什么“木石前盟”。可想而知,石头不仅是幻化成通灵宝玉,还投胎成了含着通灵宝玉出生的宝玉这个人,就如贾母所说,通灵宝玉就是宝玉的命根子。

        宝玉是石头投胎而来,神瑛侍者也是宝玉的前身,神瑛侍者和石头一样,都是凡心偶炽,意欲下凡造历幻缘。不光是石头和神瑛侍者都指宝玉,宝玉还有个绰号叫“绛洞花王”,所以《红楼梦》中的众多香草美人,最终也都是归于宝玉。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关于石头的最初的描写是——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甲戌侧批:补天济世,勿认真,用常言。】于大荒山【甲戌侧批:荒唐也。】无稽崖【甲戌侧批:无稽也。】练成高经十二丈、【甲戌侧批:总应十二钗。】方经二十四丈【甲戌侧批:照应副十二钗。】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

        我在《冷眼观红楼梦》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格物致知出“甲戌”指的是爱新觉罗·弘皙,弘皙出生于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年,“甲戌”就是弘皙出生的干支年,“甲戌”和“脂砚斋”都是弘皙的代号。所以“甲戌侧批”、“甲戌双行夹批”等批语都是出自弘皙之手,可以指引我们格物致知《石头记》原文。《石头记》作者曹頫被雍正革职抄家后,和废太子胤礽之子理亲王弘皙走得非常近,说不定《石头记》的许多章节就是在北京昌平郑家庄的理亲王府写的,脂砚斋批阅《石头记》时,读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问作者曹頫,而我们,只能问天。

        女蜗补天所余之石是“高经十二丈”,脂砚斋弘皙说是“总应十二钗”,石头“方经二十四丈”,脂砚斋弘皙说是“照应副十二钗”。这就说明石头除了指宝玉,还指金陵十二钗正册和副册以及又副册中的所有香草美人。

        林黛玉是石头,见《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初见宝玉的那段原文——

        宝玉又道:“妹妹尊名是那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问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

        贾元春也是石头,见《红楼梦》第十八回——

        元春入室,更衣毕复出,上舆进园。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景象,富贵风流。”此时自己回想当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凉寂寞;若不亏癞僧、跛道二人携来到此,又安能得见这般世面。本欲作一篇《灯月赋》、《省亲颂》,以志今日之事,但又恐入了别书的俗套。可见元春的前身也是石头。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写史湘云不仅送给林黛玉、薛宝钗绛纹石戒指,还送给袭人、鸳鸯、金钏儿、平儿每人一个绛纹石戒指。这是寓意不仅林黛玉和薛宝钗是石头,袭人、鸳鸯、金钏儿、平儿等人也都是石头。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书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石呆子,平儿对宝钗讲石呆子的事的时候,还特意不让香菱听见,而香菱就是诗呆子(石呆子),石呆子被贾赦整死,香菱被夏金桂整死,不仅暗寓废太子爱新觉罗·胤礽被爱新觉罗·胤禛(雍正)整死,还暗寓爱新觉罗·弘皙被爱新觉罗·弘历(乾隆)整死。

        很多人将《石头记》粗略看过,以为《石头记》写的是宝玉和他的表姐薛宝钗以及表妹林黛玉陷入三角恋爱的悲剧,如果别人说《石头记》隐寓历史,他们就会说别人是过度解读。《红楼梦》既然被公认为最难看懂的书,当然有他的原因,如果不将那《庄子》、《九歌》、《赤壁赋》读上一百遍,再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琢磨上一千遍,怎能读懂《石头记》?《石头记》正是用这些日常小事件将所有香草美人聚集在宝玉的麾下,她们的经历也都是对宝玉所影射的那几人的经历的补充。在我之前,已有许多人说宝玉是影射废太子胤礽,在《冷眼观红楼梦》前面的章节中,我又格物致知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红楼梦》作者曹頫,而宝玉影射弘皙,则是由林黛玉和薛宝钗、香菱、尤二姐、鸳鸯等香草美人来作补充说明。        

        薛宝钗也是石头,且看她的住处蘅芜苑。《红楼梦》第十七回描写蘅芜苑的那段原文是——

        贾政道:“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因而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益且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摇,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

        我们先且不看蘅芜苑里那些无人能识的异草,只看那块大石头,那插天的大玲珑山石就是薛宝钗的住处蘅芜苑的标志。后来,贾母带着刘姥姥逛时,来到蘅芜苑,觉得宝钗的房里太素净,于是吩咐鸳鸯:“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宝钗的房里摆的也是石头。

        《红楼梦》第七回,周瑞家的去回王夫人话,来到宝钗房里,宝钗正生病,于是周瑞家的便和宝钗聊起宝钗所生的病,请看原文——

        周瑞家的道:“正是呢,姑娘到底有什么病根儿,也该趁早儿请个大夫来,好生开个方子,认真吃几剂,一势儿除了根才是。小小的年纪倒作下个病根儿,也不是顽的。”宝钗听了便笑道:“再不要提吃药,为这病请大夫吃药,也不知白花了多少银子钱呢。凭你什么名医仙药,从不见一点儿效。后来还亏了一个秃头和尚,说专治无名之症,因请他看了。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甲戌侧批: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幸而先天壮,还不相干。若吃寻常药,是不中用的。他就说了一个海上方,又给了一包药末子作引子,异香异气的。不知是那里弄了来的。他说发了时吃一丸就好。倒也奇怪,吃他的药倒效验些。”

        赖头和尚说宝钗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脂砚斋说是:“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这就与《石头记》开篇石头和神瑛侍者凡心偶炽相照应。而且,宝钗所吃的冷香丸,用的花蕊和雨水、露水等都是十二钱,正是照应金陵十二钗,女蜗补天所余之石也是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

        “只恐夜深花睡去”是苏东坡写的《海棠》中的句子,史湘云抽到海棠花,史湘云醉卧芍药茵,这些都与杨贵妃有关,宝玉又说薛宝钗是杨贵妃,而且秦可卿房中挂着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也画的是杨贵妃,而且咏白海棠时薛宝钗和林黛玉都以海棠自寓,贾芸是直接将两盆白海棠送给了宝玉,作者正是用这些网络将薛宝钗、秦可卿、林黛玉、史湘云和宝玉连在一起。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六回,脂砚斋弘皙还有这样一段批语,请看原文——

        这里贾芸随着坠儿,逶迤来至怡红院中。坠儿先进去回明了,然后方领贾芸进去。贾芸看时,只见院内略略有几点山石,种着芭蕉,那边有两只仙鹤在松树下剔翎。一溜回廊上吊着各色笼子,各色仙禽异鸟。上面小小五间抱厦,一色雕镂新鲜花样隔扇,上面悬着一个匾额,四个大字,题道是“怡红快绿”。贾芸想道:“怪道叫‘怡红院’,原来匾上是恁样四个字。”正想着,只听里面隔着纱窗子笑说道:“快进来罢。我怎么就忘了你两三个月!”贾芸听得是宝玉的声音,连忙进入房内。抬头一看,只见金碧辉煌,文章闪灼,却看不见宝玉在那里。一回头,只见左边立着一架大穿衣镜,从镜后转出两个一般大的十五六岁的丫头来说:“请二爷里头屋里坐。”贾芸连正眼也不敢看,连忙答应了。又进一道碧纱厨,只见小小一张填漆床上,悬着大红销金撒花帐子。宝玉穿着家常衣服,靸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甲戌侧批:这是等芸哥看,故作款式。若果真看书,在隔纱窗子说话时已经放下了。玉兄若见此批,必云:老货,他处处不放松我,可恨可恨!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看见他进来,将书掷下,早堆着笑立起身来。

        从脂砚斋弘皙的这段批语可以知道: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石头记》作者,脂砚斋弘皙知道作者正是用宝钗和黛玉来寓他。(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八)——薛宝钗与宝玉都是石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