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粉汤圆面

粉汤圆面  作者:伊水奇峰

发表时间: 2018-01-13 字数:1267字 阅读: 46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汤圆面也是过年必备的食品,粉汤圆面又是一件繁忙的事,在童年的记忆里,大人们把秋收后,从生产队分得的不多的酒米妥善保管,以备过年粉汤圆面用。过了腊月二十,就要开始粉汤圆面,过年家家都要粉,粉面的碾子就
 

  汤圆面也是过年必备的食品,粉汤圆面又是一件繁忙的事,在童年的记忆里,大人们把秋收后,从生产队分得的不多的酒米妥善保管,以备过年粉汤圆面用。

  过了腊月二十,就要开始粉汤圆面,过年家家都要粉,粉面的碾子就一家有。

  头日要把酒米淘洗干净、筛去沙土、液附(好像就是从外到里都润透)一夜,第二天就可以去粉汤圆面了。

  早上天刚蒙蒙亮,父亲就要拎着酒米篮子去坷台下(地名)申家捱号排队,不然今天粉面是无望了;母亲随后也起来做早饭,饭做中后,把我从被窝里拉去来(我当时有7-8岁)、穿好衣裳。

  吃过饭我们也要马上去,母亲用一个小瓷罐盛上黍黍糁煮红薯饭、并在饭上面夹两筷头腌的萝卜丝就吃(菜),盖上盖子、让我掂着,又用一个手巾包了一个花卷隔馍和一双筷子也给我掂着;母亲提了借来的小簸箩、小面箩和必用的物件我们就出发了。

  等到我们到时,上一家正在碾着,父亲忙着给人家窜忙,后面还有几家在等着。

  母亲说:“他爹,趁热把饭吃了!”母亲连忙也去帮忙。

  “兄弟!赶紧吃饭去,没有饭都凉了!大妹子不用忙了!”那老伯笑着说。

  我一边看着父亲吃饭,一边看那大石碾子(如今想起足有两米多的直径),好大一圆石板,上面一大石磙子,这个磙子和打卖场上见的磙子不一样,那个一头粗一头细,这个两头一样粗;磙子上套个大木框,通过两个铁轴和磙脐连接着,木框两边头上有两个圆孔,孔中穿一根结实的长木棒,人推着木棒带动石磙,围绕着碾盘中央的柱子隆隆转动;酒米倒在石碾上、绕一圈,随着石磙吱吱呀呀的滚动,酒米被碾压成碎粉,把面箩出,就是汤圆面了。

  老伯家汤圆面粉好后,轮到我家,已快晌午;父亲推动磙子绕着碾盘在碾道转,母亲在一旁细细地箩面,把箩出的粗粒重新倒在碾盘上继续碾压。

  父亲说:“今年稻子收成好,我们分的也多,过年、过十五汤圆面可足够吃了!

  “我们要省点,今年给亲戚们多送点,他大姨、小姨家是岭上的,她们那不产稻米,他两个姑姑家也要送,往年给那一星半点的,娃们还没尝出滋味儿就完了!”母亲说。

  听着父母们的絮叨,看见父亲额上渗出细细的汗珠,我早已蠢蠢欲动,要推推那石磙子,便跑上去推那木棒,父亲故意不用力,让我推,那石磙在我用力推动下,颤颤巍巍就是不转动。

  “臭小子!快快长,长大替我推碾子!”父亲说。

  “俺娃才不推碾子!长大要干大事呢!”母亲嗔怪说。

  没过几年机器已代替人力,在也不用推碾子了!碾子这老古董不知被人们遗弃到那里去了!我长大后也没像母亲说的那样干大事。

  在我们繁忙辛勤的劳动下,汤圆面终于粉完。过年时吃着自家的面包的汤圆,在配上红糖花生仁馅,那个香甜、那个筋道有说不出来的滋味;我吃着那黏黏的、香香的、甜甜的汤圆,母亲总是在一边笑着说:“慢慢吃,不要把牙给粘掉了!”。


编辑点评:
对《粉汤圆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