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轻小说> 停风录

停风录  作者:猫少

发表时间: 2018-01-08 字数:3957字 阅读: 17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01十一月末的停风山已经是百物凋零,荒草连天,唯有几棵松柏树还在山头摇摇欲坠。我已经看不清东西了,只是坐在停风书阁的窗前,盯着窗外一直努力的看呀看,想象着在眼前的灰雾中突然出现那么一个人,白衣肃立,黑
 

  01

  

  十一月末的停风山已经是百物凋零,荒草连天,唯有几棵松柏树还在山头摇摇欲坠。

  

  我已经看不清东西了,只是坐在停风书阁的窗前,盯着窗外一直努力的看呀看,想象着在眼前的灰雾中突然出现那么一个人,白衣肃立,黑发飘飘,发上系着一根长长的红发带。这人应该是个公子吧,生的这样好看,可这脸我却怎么也看不到… …

  

  我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呼唤庭院里打扫落叶的絮儿回来。

  

  絮儿看到我的样子,立刻栖身过来,拿出绵布给我擦眼睛。

  

  “师父,你再这样哭下去,眼睛就真的瞎了。”絮儿担忧的说。

  

  我笑了笑,说:“不怕,师父就算真的瞎了,也有你当我的眼睛。”

  

  絮儿起身到里屋拿了纸笔过来,窝身坐在我的榻前:“师父,絮儿当您的眼睛,继续听您讲故事,这次您要讲什么呢?”

  

  这次……就讲讲师父和停风书阁的故事吧。

  

  02

  

  第一次来停风书阁是在五十年前了,那时我还是个十一岁的丫头。家父因病去世,便将我托付给停风山上停风书阁的老先生,我坐了半个月的马车摇摇晃晃的来到距离家乡几百里的停风山,丧父之痛对于我这个黄毛丫头来说并不能体会的太真切,我只是感觉我像是没了根的芦苇草,飘啊飘的飘到了这里。

  

  那天登上山后,我看到山间一座黛瓦的书阁,大门上一块横匾写着“停风书阁”四个大字。走进院子看到一棵杏树和一个扁圆的水缸,水缸里还有几条金鱼,有趣极了。我正看的痴迷,忽然听到老先生招呼我过去。

  

  老先生后来就成了我的师父。师父说我是他唯一的女弟子,在我上头还有两个师兄,大师兄早已出师下山,二师兄被师父派下山出差还没回来。

  

  于是我便住在了停风书阁,白天整理书阁里的藏书,晚上帮师父抄录已经破碎的经文。师父说,停风书阁的藏书并不多,但收藏的一些名文字画都是真品,而这些真品大多都是游历来的文人驻足写画下来的。所以停风书阁一直都存在着,供那些慕名而来的文人学子瞻仰。

  

  我对这些高雅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只是每天奉命做好自己的工作后,便倚在门廊下,盯着水缸里的鱼儿发呆。

  

  师父说的二师兄怎么还没回来,真的很好奇。

  

  03

  

  大概是一个月后,我坐在院子里的杏花树下喂鱼。忽然大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位少年,他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头发乌黑稠密,潦草的扎着却莫名的好看。少年移步过来,问我师父人呢。我盯着他看,这少年的眼睛可真好看,像溪水下的卵石一样亮晶晶的。我恍过神来,猜测这应该是师父的二弟子吧。

  

  我突然很开心,又感到紧张。我说师父去山下书堂找旧友了,晚些时候才能回来。我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害羞,声音小的怕是鱼儿都听不到。

  

  他看着我说:“你是谁呀?叫什么?”

  

  他问我叫什么,声音好听极了。

  

  “我叫泠儿,是师父新收的弟子。”我小声答道。

  

  “原来是师妹,”他毫不拘束的笑答“我是你师兄,我叫庭枫,这名字是师父起的,正好和停风谐音。因为我是在停风山下被师父捡回来的。”

  

  我眼前这人,第一次对话居然给我讲这么多。

  

  太有趣了。

  

  是啊,多年后想起与你第一次见面的对话,还是忍不住轻笑出来。

  

  04

  

  师兄回来后我们便成了最好的伙伴。

  

  他走哪里我便跟到哪里,师兄也从不嫌我烦。

  

  师兄画画极好,师父便让师兄每日在廊下临摹那些名人的画作,然后拿下山去卖,师父说守得一书阁,清苦要得,但日子也要过得。

  

  正是炎炎夏日,师兄坐在廊下专心的画画,我就坐在廊柱下打盹。蝉声鸣鸣,树影眀暝,不知做了多少场梦,睁眼醒来师兄都还在眼前作画。

  

  也不知多少次混混沌沌的醒来,看到师兄的白衣亮的刺眼,恍惚着以为还是在梦里,伸手便要牵师兄的衣角… …

  

  我想我是极容易依赖一个人的吧。师兄在时,我的笑啊泪啊魂啊都随着他打转,师兄下山卖画时,我的笑啊泪啊魂啊都随着他跑到了山下。

  

  有时师兄就笑我傻,他说:“泠儿,你这傻劲,将来被哪个多情的公子骗了都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啊,我知道我很开心就好了。就算被骗也心甘情愿。

  

  何况,那个人就是你呢。

  

  05

  

  师兄十八岁的时候,师父为了历练师兄,便派他携画到烟州城去卖。

  

  烟州城是著名的买卖生意之乡,但是烟州城太远了,我死活不让师兄去。

  

  但是师父心意已决,师兄也想出去闯荡一番,我便只好停止了哭闹。

  

  师兄走的前一天,我们在山头的野地里挖蒲公英花。师兄还是一贯的语气,温和的说:“泠儿,烟州城很远,我先去看一看,以后便带你一起去好么。”

  

  我高兴坏了,说一言为定啊。然后一溜烟的跑回书阁,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赠给师兄。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除了几件衣服和几颗香樟粒子,便没有东西赠给师兄了,我也不会缝衣服制鞋子,更不会绣荷包… … 我急坏了。

  

  突然一摸头发,发上是我爹生前给我买的红色发带,我一直带着这发带,而此时赠给师兄正好。

  

  我摘了发带跑去塞到师兄手里,嘱咐他好好留着发带,早点回来。

  

  师兄哭笑不得,摸摸我的头,说,一定早点回来。

  

  06

  

  日子过得太慢了。蒲公英花都凋谢了,山头的松柏长高了很多。

  

  后来大雪纷飞,师父得了风寒一病不起。

  

  再后来,草长莺飞天,书阁的客人络绎不绝我忙的不可开交。

  

  再后来,师父病情更加严重,廊下的蝉声让人听得心烦。

  

  再再后来,书阁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大概过了两年多光景,我正在打扫庭院。他回来了。

  

  我惊的撂下扫把便要去牵他,只是我愣在那里再迈不开脚步。

  

  师兄笑着看着我,从身后牵出一个女子,那女子亭亭玉立,文雅安静,同样也笑着冲我点点头。

  

  “这是玉姑娘,我在烟州城认识的琴师。”

  

  师兄并未多说,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是啊,他并没有告诉我这位玉姑娘为什么跟着他来这里,跟他又是怎样认识的,又要跟着他去往哪里。

  

  我捡起扫把,平静的问他:“我的发带呢?”

  

  师兄收起笑容,从衣衫里拿出发带。长长的发带还是跟新的一样,只是我看到发带一段系着一颗玉石。

  

  这玉石一定是玉姑娘的吧。

  

  师兄。

  

  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得到两个人的喜欢呢。既然你有玉石,我的发带也不要了,就当是跟着你走丢了。

  

  我并未多问他与玉姑娘的事。这世间很多问题越是不清楚越是痛的轻一些,而庭枫师兄我怕是再也留不住了。

  

  师兄带着玉姑娘走了。

  

  我没问归途也没问归期,我余下的生命都给了停风书阁,一守便是五十年。

  

  现在我也老了,想想曾经的傻劲,突然觉得最不幸的人不是师父,因为师父有我和师兄,也不是师兄,因为师兄有玉姑娘。而我,像是那年翻箱倒柜找东西的丫头一样,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

  

  苍天怜我,在我整日抄书眼睛快要瞎掉的时候,捡到了絮儿这孩子。

  

  只是絮儿,你可不能像我一样傻劲也不要像我师兄那样言而无信。

  

  07

  

  听我讲到这里,絮儿已经泣不成声,哭着问我:“师父,这篇故事写个什么名字。”

  

  “就叫《庭枫录》吧。”

  

  我努力睁着眼睛,看到絮儿在卷头写下了《停风录》三个字。我便也欣慰的笑了。

  

  —— 完 ——


编辑点评:
对《停风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