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比树叶还稠的日子

比树叶还稠的日子  作者:那山那水

发表时间: 2017-12-31 字数:10685字 阅读: 68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小区是二三十年的老旧的小区。在小城的西边,楼高六层。相对城东边临快速道附近林立的高层住宅,这里很破旧了。但是人常说哪住惯哪美,老城区,周边高中小学校和医院超市,各项配套设施齐全。住在这里几十年的老住
 

    小区是二三十年的老旧的小区。在小城的西边,楼高六层。相对城东边临快速道附近林立的高层住宅,这里很破旧了。但是人常说哪住惯哪美。老城区,周边高中小学校和医院超市,各项配套设施齐全。住在这里几十年的老住户,觉得这里僻静安暖,生活方便,临着西郊的森林公园,空气清新,环境又好。反而感到东城太吵杂。说几十年的老住户,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小城本就小,又毗邻乡镇结合部,外来户占一大部分,多是进城务工、做生意、陪读人员。还有一些在子女家养老或帮带孩子暂住的老人等等。虽然住户闲杂,但现在的邻里关系简单,相互之间不借米面不借钱,矛盾不多,相处倒也安然。

    那年春末夏初,太阳光象初长成的少年,清新得直晃人眼。小区里的人发现,紧邻小区大门西边,临街的一间门面房换成一家卖奶的了。主人是年纪大约三四十岁的两口子。家庭经营,没有雇工。男人中等个头,圆脸,白皮肤,胖乎乎的,有点脱发。看起来健壮有力。女人瘦小,黄白色的脸,看惯了倒也顺眼。这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十三四岁,遗传了妈妈的肤色,瘦瘦的,但是生得俊俏伶俐,眉目如画,一头黑亮的长直发,见人先笑,不笑不说话。有人进店买奶,她要是在,根本不需要爸妈起身。她象个小大人一样,拿奶装袋算帐找钱,动作麻利。客人见过一次的,她就记着了。进出小区,她冷不丁向你问好,惹得一些人站在那儿楞一会才想起来,哦,卖奶那家的女儿。二女儿三四岁,就送在小区附近的幼儿园,有时忙了,女人站在自己家店门前目送她上学,放学了老师送出校门,招呼一声,女人从店里出来把孩子领回去了。天气越来越热,衣服越脱越薄,女人小腹微微隆起,可能怀上三胎了。

    奶店主要做的是液体奶送货上门的生意,给小城许多超市、便利店送奶。酸牛奶、纯牛奶、鲜牛奶、高钙奶、果味奶等等,品种多,口味全。男人有一辆三轮小货车,平时哪里要货了,他一件一件装了车送过去。装送都不需要女人帮忙。他们的牛奶也零卖,主要卖给附近的住户,因为都是熟人,零卖也是批发价。经常看见一些早晚锻炼的中老年人来他们店取奶或者送奶瓶子。女人在店里守着,负责一日三餐洗衣看店,照顾两个女儿。每隔一二天,一辆大的厢式货车在下午五六点钟开过来,车尾直接开上台阶,对着奶店的门,开始卸货。这时候,送货司机站在车厢里面,往外递,男人一趟一趟往店里搬运、摆放。

    店门口桌子上一台旧电脑,没事的时候,一家人挤在那儿看电视剧。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有爬在桌沿上的,男人可能刚送完货回来,一边摘手套,一边歪着身子把脑袋凑过去看。过路的人经常听见这一家人的笑声。狭小的店里充满了家的温馨。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聒噪了一夏天的知了,在树上稀一阵密一阵,叫得人头昏脑胀。午休后下楼,发现小区的门卫换了。换成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人。老头黒瘦、矮个子。走路带风,把小区的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顺带捡一些纸箱、饮料瓶等废品。老头是带着老婆子来的。老两口住在门岗那间小平房里,那么高的气温,小平房里根本存不住人。老婆子有病,腿脚不好,偶尔能站起来转转,大部分时间坐在轮椅上。后来听说奶店男人是老两口的儿子。原来小区上一任门卫家里有事干不成了,男人把老爹接来做了新的门卫。这样男人就可以一边做生意,一边照看父母了。

    午后灼人的阳光投射到临街浓密的国槐树冠上,在奶店门前的空地上生成厚厚的荫凉。轮椅停在荫凉中,老婆子坐在轮椅上打盹,老头坐在老婆子身边的水泥台阶上,身边立着一个粗壮的塑料茶杯子。四五点钟的时候,太阳光终于弱了些,老头起身把店里的空纸箱和捡来的纸箱拆开压扁,摞成厚厚的一摞,单腿跪上压着,用捡来的包装绳捆成捆,把饮料瓶压扁装在蛇皮袋里,男人装了满满一车废品送收购站去卖了。
    晚饭照例是小米粥,女人挺着笨重的大肚子做一家六口人的饭。包菜切成线样的细丝,拌上香醋和芝麻盐,二指厚的发面葱油饼,暄软香酥,老远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大人孩子吃得津津有味。来买奶的顾客忍不住夸奖女人,好茶饭头!男人嘿嘿笑。

    日子水样哗哗流。槐树的叶子渐渐变黄了,一阵秋风吹,呼啦啦掉一地,让人无端生出一些惆怅。环卫工人起床得有多早?早上五六点钟出来晨炼的人发现,昨晚还厚厚的一层落叶,已经被清扫干净了。空荡荡的街道,秋风一扫而过,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缩了缩脖子,身后又落下几片树叶。一天下来,又是厚厚的一层。真是扫不尽的落叶呀。要是这时候下场秋雨,又黄又乱的叶子紧紧地贴在水泥地面上,扫起来更费事了。都说日子比树叶稠, 明明落叶比日子还稠嘛。

    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女人了。她又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怀里抱着孩子,包着又厚又软的小棉褥,轻轻掀开棉褥一角,露出孩子粉嫩嫩的脸,圆嘟嘟的。鼻子和嘴唇象极了男人。“是儿子吧?真好看!”小区的人见了问。

    “是儿子!”男人喜不自禁回答。

    忽一日,惊讶地看见,男人穿了一身厚的蓝灰格子睡衣,由老父亲搀着,一步一顿,在小区院子里练习走路。“这是咋了?”有人忍不住问。

    “前段时间得了脑血栓,刚出院。” 男人的脸有点僵硬,说话不大利落。

    一夜西北风施虐,树上最后一片叶子终于掉下来。光秃秃的枝桠无助地伸向空中,象要抓住什么东西,可是空中什么也没有,只是灰蒙蒙的天空。一阵风过,树枝发出呜呜的鸣叫,象委屈的孩子。北方的冬天,人们穿了厚厚的衣服,除了上班、购物等不得不外出,大部分时间窝在家里。

    一天下午,太阳暖洋洋地照着,难得没有风。小区里几个常聚的老人几天不见,站在门口热络地聊着天,只听一人压低声音说:“恁长时间没看见卖奶那家的男人了。”定睛看时,果然奶店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陌生的人。问看门老头,说他儿子第一次住院回来后,仅仅半月再次犯病,这一次没有救过来……

    奶店由男人的姐姐和两个妹妹照管。又增加了一辆送货车。两个妹妹每天开着车来来回回送货,忙碌个不停,姐姐负责看店,生意越做越好了。女人抱着孩子偶尔来一次看看。

    再后来,听说看门老头也死了。小区门卫又换了。

    今年春节后,槐树嫩黄的叶子又长出来的时候,女人再次出现在奶店里。小男孩已经蹒跚着到处走了。大女儿出落得更漂亮了。和她们娘四个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高高瘦瘦的,一看就是实在人,好象比女人还年轻几岁。细看发现男人的上嘴唇有一点缺陷,是唇腭裂经过整形后的痕迹。男人话不多,脸上整天笑呵呵的,很满足的样子。路过,听到他说的最多的是“小宝,慢点!慢点走!”,送货回来,来不及喝口水,先抱一抱小儿子。二女儿已经上小学了,每天放学上学接送都是男人应记的事。

    生意忙不过来的时候,孩子的姑姑们也经常来帮忙。



                                                                  2017年12月31日



编辑点评:
对《比树叶还稠的日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