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五)——尤氏姐妹的悲惨遭遇就是胤礽之子弘皙和弘晋的遭遇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五)——尤氏姐妹的悲惨遭遇就是胤礽之子弘皙和弘晋的遭遇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12-14 字数:4907字 阅读: 36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尤二姐和贾琏的小厮兴儿有一长段对话,我们取兴儿的一段话来格物致知。请看原文——尤二姐笑道:“猴儿肏的,还不起来呢。你们作什么来,我还要找了你奶奶去呢。”兴儿连忙摇手说:“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好,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

  尤二姐比凤姐得人心,是隐寓弘皙比弘历(乾隆皇帝)得人心。兴儿骂王熙凤的这番话,其实是《红楼梦》作者借兴儿之口骂乾隆皇帝。我们来看历史上的记载。

  乾隆即位以后,屡施仁政,对宗族也极为优厚,该赏的赏,该赦的赦。

  我们再来看一看“弘皙逆案”牵涉到的宗室成员:庄亲王允禄、理亲王弘晳、郡王弘升、贝勒弘昌、宁郡王弘晈、公宁和、贝子弘普。

  允禄在雍正朝被封为庄亲王,乾隆即位后特命总理事务,又赏亲王双俸,兼与额外世袭公爵,在乾隆诸叔中,庄亲王允禄可谓恩宠最隆。弘普与宁和是允禄之子,弘普于乾隆元年封贝子,宁和则得了那个“额外世袭公爵”,这两个人也是受恩于乾隆者。弘昌与弘晈分别是怡贤亲王胤祥的长子和嫡子,胤样与乾隆之父雍正的关系非同一般,胤样去世后雍正令其配享太庙,还打破祖制,命怡亲王王爵世袭罔替。弘晈于雍正八年封宁郡王,弘昌则于乾隆初由贝子晋封贝勒。弘升是乾隆的五叔恒亲王允祺的长子,康熙末封世子,但这亲王世子在雍正五年八月被革,乾隆即位后,将其赦宥,封郡王,用至都统,还受命管理火器营事务。

  允禄、弘晳、弘升、弘昌、弘晈、宁和、弘普这些宗室成员,都曾受过雍正或乾隆的恩惠,本应该支持乾隆才对,却都支持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与乾隆争夺帝位,可见他们是不待见乾隆的。这是因为乾隆皇帝本人就是像兴儿所骂的那样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乾隆皇帝表面上对宗室成员仁义优待,封爵加官,却又暗暗削弱宗室权利。所以宗室成员才不愿意乾隆做皇帝,而希望有贤名的弘皙夺取帝位。

  《石头记》作者曹頫时时都不忘抨击一下抄了自己江南曹家的雍正皇帝一家。请看《红楼梦》第六十六回柳湘莲悔婚,不愿意娶尤三姐,和宝玉说的那一段话——宝玉道:“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真一对尤物,他又姓尤。”湘莲听了,跌足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

  柳湘莲说的东府里的石头狮子,是与《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初到都中,看到的宁国府门前的石头狮子相对应的。我们来看第三回的原文——且说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时,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又行了半日,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却不开,只有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

  雍正帝在当皇子时,曾长期居住在雍和宫。雍和宫南院伫立着三座高大牌楼、一座巨大影壁和一对石狮。雍正帝还将自己居住的阳间宅院的样式搬到了自己死后居住的阴宅,在清西陵的大红门处修建了三座石构造牌楼门和两个石麒麟。

  北京昌平区的明十三陵和河北遵化市的清东陵,大红门外均设石牌坊一座,唯有清西陵,在大红门外建了三座形制一样的石牌坊,正面一座,左右两侧各有一座,而且还在大红门外设了两个石麒麟。并且,乾隆朝绘制的雍正帝泰陵全图上都有三座石牌坊和两个石麒麟等建筑。

  这样看来,三座石牌坊和两个石头狮子(雍正的泰陵将石狮子换成了石麒麟)就成为了雍正皇帝阴阳住宅的标签。

  林黛玉初到都中看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这涉及到地理知识。我们往北看一户人家时,当然看到的是这户人家的南面。而雍和宫正是南院伫立着三座高大牌楼、一座巨大影壁和一对石狮。那么,宁国府(东府)实际上指的就是雍和宫,即雍正皇帝居住过的地方。柳湘莲向宝玉所骂的话“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实际上就是骂雍正皇帝一家都不干净,当然也包括乾隆皇帝在内,乾隆皇帝的出生地点到如今还是一个谜,但他生前一直说自己出生在雍和宫。既然《石头记》总是骂雍正乾隆父子俩,难怪乾隆皇帝会在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回骂《石头记》这本书以及作者曹頫和批语作者弘皙:“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好声名。”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六十六回的一段话——

  且说贾琏一日到了平安州,见了节度,完了公事。因又嘱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贾琏领命。次日连忙取路回家,先到尤二姐处探望。谁知贾琏出门之后,尤二姐操持家务十分谨肃,每日关门閤户,一点外事不闻。他小妹子果是个斩钉截铁之人,每日侍奉母姊之余,只安分守已,随分过活。虽是夜晚间孤衾独枕,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只念柳湘莲早早回来完了终身大事。

  贾琏从平安州回来后,将柳湘莲的定礼鸳鸯剑交给了尤三姐。然后柳湘莲八月进京,见了薛蟠和宝玉之后,发觉不妥,去向贾琏索要定礼,导致尤三姐饮剑自刎。其实,《红楼梦》中尤三姐的死是必然的,因为尤三姐影射的人物是废太子胤礽第三子弘晋,弘晋早在康熙五十六年就已经去世,死因不详。但史料中记载,康熙五十六年,康熙皇帝因废太子事件弄得心力交瘁,双脚浮肿得几乎走不动路。看来,弘晋之死对康熙皇帝的影响不小。

  我们再来看《红楼梦》中尤三姐的葬礼——

  话说尤三姐自尽之后,尤老娘和二姐儿、贾珍、贾琏等俱不胜悲恸,自不必说,忙令人盛殓,送往城外埋葬。

  我们来看弘晋的墓地——

  弘晋是康熙钟爱的皇孙,生于康熙三十五年,于康熙五十六年去世。弘晋葬于北京市昌平区黄土南店村南“上场”。弘晋的墓地原有数十亩,进入民国以后,其裔孙连坟地的松柏树一起卖掉,土地仅余一亩。

  尤三姐被送往城外埋葬正是影射弘晋埋葬于北京郊外的黄土南店村。

  《红楼梦》中的尤三姐这个人物,实际上也是和鲍二家的一样,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我们来看手抄本《红楼梦》第六十五回的一段原文——尤二姐笑道:“原来如此。但我听见你们家还有一位寡妇奶奶和几位姑娘。他这样利害,这些人如何依得?”兴儿拍手笑道:“原来奶奶不知道。我们家这位寡妇奶奶,他的浑名叫作‘大菩萨’,第一个善德人。我们家的规矩又大,寡妇奶奶们不管事,只宜清净守节。妙在姑娘又多,只把姑娘们交给他,看书写字,学针线,学道理,这是他的责任。除此问事不知,说事不管。只因这一向他病了,事多,这大奶奶暂管几日。究竟也无可管,不过是按例而行,不象他多事逞才。我们大姑娘不用说,但凡不好也没这段大福了。二姑娘的浑名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尤氏姊妹忙笑问何意。兴儿笑道:“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四姑娘小,他正经是珍大爷亲妹子,因自幼无母,老太太命太太抱过来养这么大,也是一位不管事的。奶奶不知道,我们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个是咱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黛玉,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这样的天,还穿夹的,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我们这起没王法的嘴 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还有一位姨太太的女儿,姓薛,叫什么宝钗,竟是雪堆出来的。每常出门或上车。或一时院子里瞥见一眼,我们鬼使神差,见了他两个,不敢出气儿。”

  贾琏的小厮兴儿的这段话很关键,三姑娘探春的诨名叫“玫瑰花”,“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探春是玫瑰花,我们要想起贾琏和贾珍说尤三姐的话:“是块肥羊肉,只是烫的慌;玫瑰花儿可爱,刺大扎手。”探春和尤三姐都是玫瑰花,是香草美人的笔法,暗指她们影射的是同一个人,她们两人都排行第三,是影射太子胤礽第三子爱新觉罗·弘晋。

  并且,兴儿还说“奶奶不知道,我们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个是咱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黛玉,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兴儿说林黛玉和尤三姐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然尤三姐又和林黛玉指的是同一人。宝玉曾在《红楼梦》第十九回编了个故事讲给林黛玉听,将林黛玉编成了林子洞里去偷香芋(香玉)的小耗子。耗子就是老鼠,尤三姐(弘晋)出生于康熙三十五年,属鼠。这样尤三姐又和林黛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指的是同一人——爱新觉罗·弘晋。

  作者用这样草蛇灰线般的线索借尤三姐将探春与林黛玉连在一起。《红楼梦》前八十回已经是完整的,该说的事件也说完了,该骂的人也已经骂过了。香草美人林黛玉、探春、薛宝钗、宝玉、史湘云等人的结局,也已经隐含在其中了。尤三姐、尤二姐、林如海、秦可卿、尤老娘、袭人之母、鸳鸯之母等人的结局,就是《红楼梦》主角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等人的结局。

  《红楼梦》中尤三姐死了之后,尤老娘在尤二姐被王熙凤赚入大观园之前也去世,文中没有写尤老娘死于何时,只是第六十九回借王熙凤的一段话为她作了归结,请看原文——凤姐在旁又说:“张华的口供上现说不曾见银子,也没见人去。他老子说:‘原是亲家母说过一次,并没应准。亲家母死了,你们就接进去作二房。’如此没有对证,只好由他去混说。幸而琏二爷不在家,没曾圆房,这还无妨。只是人已来了,怎好送回去,岂不伤脸。”

  从凤姐的话来看,尤二姐是在尤老娘死了之后被凤姐赚入大观园的。不过,这个大观园已非贾元春归省庆元宵的那个大观园,贾元春归省的那个大观园指的是畅春园,而凤姐将尤二姐骗入的大观园,却是指的景山东果园——弘历将堂兄弘皙圈禁的地方。

  废太子胤礽第三子弘晋死于康熙五十六年,废太子胤礽死于雍正二年,废太子第三子弘皙死于乾隆七年。《红楼梦》中尤氏母女三人的悲惨遭遇——尤三姐死了之后尤老娘死,尤老娘死了之后尤二姐又被正室夫人整死,就是影射历史上废太子胤礽父子三人的悲惨遭遇。

  前面所说的贾琏到了平安州,见了节度,完了公事。节度使又嘱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贾琏领命。然后贾琏第二次去平安州后,偏值平安节度巡边在外,约一个月方回。贾琏未得确信,只得住在下处等候。

  这就证明贾琏是整个十月都待在平安州。不要轻轻看过,这个十月可不是一个好日子。凤姐是待贾琏前脚走了,十月中去将尤二姐赚入大观园的。这个十月,正是历史上弘皙被乾隆开始圈禁的时间。我们来找历史上“弘皙逆案”的资料来看——乾隆四年(1739年)九月,乾隆帝以“诸处夤缘,肆行无耻”的含混罪名,将奉差在外的正黄旗满洲都统弘升革职锁拿,“押解来京,交宗人府”。十月初,宗人府议奏,康熙帝十六子庄亲子允禄与其子辈弘晳、弘升、弘昌、弘晈等人“结党营私,往来诡秘”,议请分别予以惩处。不久,从事邪术活动的巫师安泰在受审中供出,弘晳曾向他问询“准噶尔能否到京,天下太平与否,皇上寿算如何,将来我还升腾与否等语”,这使弘晳所犯事由的性质,有了改变。乾隆帝据此认为他“心怀异志”,“其所询问妖人之语俱非臣下所宜出诸口,所忍萌诸心者,拟以大逆重典,以彰国法,洵属允当。”同时,又发现弘晳曾“仿照国制”,在府中擅自设立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议、掌仪等司,这种做法俨然含有以己为圣尊,与朝廷相抗之意,以致乾隆帝认为“弘晳罪恶”,较允祀允禟等人“尤为重大”。乾隆皇帝对弘晳的惩处于是进一步加重:圈禁地由原郑家庄府邸改于毗邻皇宫的景山东果园内;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五)——尤氏姐妹的悲惨遭遇就是胤礽之子弘皙和弘晋的遭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