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五)——《红楼梦》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和香菱的寓意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五)——《红楼梦》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和香菱的寓意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9-13 字数:5393字 阅读: 243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比兴是中国诗歌中的一种传统表现手法,宋代理学家朱熹认为:“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通俗地讲,比便是“写物以附意”,兴则是“触物以起情”。

  比兴手法最早出现于《诗经》,《诗经》中的比兴往往只是一首诗中的片断。我们来看看《诗经》中的《卫风·氓》哪些片段用了比兴的手法。“桑之未落,其叶沃若”这句诗是以桑叶之润泽有光,比喻女子的容颜亮丽。“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这句诗则是以桑叶的枯黄飘落,比喻女子的憔悴和被弃。从桑叶沃若到桑叶黄陨,不仅显示了女子的年龄由盛到衰,而且暗示了时光的推移。

  《诗经》中的比兴只是一种简单的比喻和联想。屈原的《离骚》则是以系统的一个接一个的比兴表现了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所谓“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

  《红楼梦》中的比兴相比《离骚》来说则更为复杂,是“楼子上起楼子”。

  举个例子来说,《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的那一天晚上,在大观园怡红院里,众人占花名儿,宝钗抽到牡丹花;探春抽到杏花;湘云抽到海棠花,酒归宝玉和黛玉饮;香菱抽到并蒂花;黛玉抽到芙蓉花;袭人抽到桃花。 宝钗抽到的牡丹是花王,《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李纨说宝玉有一个旧号叫“绛洞花王”,“花王”将宝钗和宝玉连在一起;史湘云抽到海棠花,酒归宝玉和林黛玉饮,第三十七回贾芸将两盆白海棠送给了宝玉,作咏白海棠的诗时宝钗和黛玉都以白海棠自寓,第六十二回写湘云醉眠芍药裀,香梦沉酣(此句与苏东坡《海棠》诗有关),第七十七回宝玉说阶下一株海棠花无缘无故死了半边,这个不好的兆头正应在晴雯身上,也就是说湘云、宝玉、黛玉、宝钗、晴雯都是海棠花;第六十三回林黛玉抽到芙蓉花,第七十八回小丫头对宝玉说晴雯是去做了芙蓉花神,宝玉作《芙蓉女儿诔》悼念晴雯,也是悼念林黛玉,作者又以芙蓉花来寓林黛玉和晴雯;第六十三回袭人抽到桃花,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林黛玉就任桃花社社主,这样林黛玉和袭人又都是桃花。

  林黛玉、袭人、薛宝钗和史湘云等大观园中的女儿,他们本来就是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某些个不能言明身份的人的替子,而作者又以某种花来寓他们,是因为作者将某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所经历的重要事件,要用几个人的经历才能说明白而又不至于太暴露。也就是说作者以一种花来同时寓几个人是指他们的原型相同,而作者以几种花来寓同一个人是指这个人的原型有几个,也就是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与人物原型的关系是“一人多身,多人一身”。

  《红楼梦》第一回,脂砚斋甲戌就说石头所记故事运用了多种写作手法。请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原文批语——

  【甲戌眉批: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

  这个作批语的脂砚斋甲戌,我已经考证出其真实身份是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我猜想康熙南巡时应该是带着自己的嫡孙弘皙和弘晋(弘皙和弘晋分别为太子胤礽的第二子和第三子),这样曹寅接驾,康熙住在曹家时,弘皙弘晋和年龄相仿的曹頫自小就成了亲密无间的小伙伴。后来雍正皇帝下令查抄曹家时,身为理亲王的弘皙也爱莫能助,这从贾雨村判断葫芦案可以看出。

  既然《红楼梦》的写作手法这么复杂,所以如果不具备格物致知之功,是不会看明白的,这就是为什么几百年过去了,《红楼梦》依然还是一个谜的原因。清朝皇室中倒是有人能看懂《红楼梦》,因为只有很了解清朝皇室和当时朝廷发生的大事件的人才能读懂《红楼梦》写的是什么事情。十四爷胤祯之孙爱新觉罗·永忠就看明白了《红楼梦》,所以他在《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中写道“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情情)进京时,路上所见到的宁府的外观,其实就是雍亲王府的写照,当时的清皇室中人如果读《红楼梦》,一眼就能看明白,而我如果不查找有关历史资料,肯定是不会知道宁府写的是雍亲王府(雍正没做皇帝之前的府邸)。

  我一直提醒人们要想知道《红楼梦》写的是什么,一定要十分了解清史,甚至要熟记康雍乾三朝皇室中人的生日、属相和去世日期,但却没有引起学者们的重视。想读懂《红楼梦》,不仅要熟知清史,历代诗词和典故,还要懂君为臣纲,父为子纲等儒家伦理文化,不仅如此,想读懂《红楼梦》,还要研究屈原《楚辞》的“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以夫妻或男女爱情关系比拟君臣、朋友等社会关系,是我国古典诗歌中从《楚辞》就开始出现并在其后得到发展的一种传统写作手法。所以想读懂《红楼梦》,必须具备格物致知之功。

  到底什么是格物致知呢?格物致知是中国古代儒家思想中的一个概念,乃儒家专门研究物理的学科,已失佚,源于《礼记?大学》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论述的“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此段。因先秦古籍并未对“格物”、“致知”作出任何解释,遂使“格物致知”的真正意义成为儒学思想的难解之谜。

  后来的理学和心学都阐述过“格物致知”。朱熹是理学的集大成者,王阳明是心学的集大成者。他们对格物致知的理解各有不同。朱熹认为格物致知是:“穷推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王阳明则认为格物是格心,即是致良知,也就是“知行合一”。

  这样说来,心学对格物致知的阐述是和理学的阐述相矛盾的,那么我只能各取其优点,融会贯通,来达到“格物致知”了。

  英莲(香菱)是《红楼梦》中最早出现的女子。隐射她的花有许多种:莲花、菱花、夫妻蕙、并蒂花。

  香菱原籍姑苏,姑苏是苏州的别名。我们在《红楼梦》中找,还有哪个女子是苏州人?当然是林黛玉了。请看《红楼梦》第十四回的那段原文——

  正闹着,人回:“苏州去的人昭儿来了。”凤姐急命唤进来。昭儿打千儿请安。凤姐便问:“回来做什么的?”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二爷打发小的来报个信请安,讨老太太示下,还瞧瞧奶奶家里好,叫把大毛服带几件去。”这段话是说林如海的原籍是苏州。

  还有《红楼梦》第六十七回《见土仪颦卿思故里》那一回,薛蟠出了一趟远门给宝钗带回来的礼物——

  薛蟠笑着道:“那一箱是给妹妹带的。”亲自来开。母女二人看时,却是些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差错。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薛蟠的小像,拿着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

  上面那段原文几次提到虎丘的特产。苏州虎丘山是著名的风景名胜区,素有“吴中第一名胜”之称,虎丘是历史文化名城苏州的标志。可见薛蟠带给宝钗的是苏州特产,而后宝钗又将那些礼物分送给了许多人。黛玉得到的最多。黛玉看到家乡苏州之物,触物伤情,不觉又伤起心来,在那哭哭啼啼。

  也就是说,林黛玉和香菱都是苏州人。香菱和林黛玉原本就是同一人。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作者为了把她们牵连在一起设下的伏笔。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抱着英莲(香菱),遇见了癞头和尚和疯跛道人。请看原文——

  又见奶母正抱了英莲走来。士隐见女儿越发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便伸手接来,抱在怀内,斗他顽耍一回,又带至街前,看那过会的热闹。方欲进来时,只见从那边来了一僧一道,那僧则癞头跣脚,那道则跛足蓬头,疯疯癫癫,挥霍谈笑而至。及至到了他门前,看见士隐抱着英莲,那僧便大哭起来,又向士隐道:“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士隐听了,知是疯话,也不去睬他。那僧还说:“舍我罢,舍我罢!”士隐不耐烦,便抱女儿撤身要进去,那僧乃指着他大笑,口内念了四句言词道: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这段话是说英莲(香菱)年方三岁时赖头和尚想度她出家。

  香菱(菱姑娘)与林姑娘黛玉一样都是家中的独女,父母爱如珍宝。请看第三回黛玉的一段自述,她三岁时赖头和尚也疯疯癫癫地想度她出家,请看原文——

  黛玉道:“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

  英莲(香菱)和林黛玉在三岁时,赖头和尚都曾想度她出家,实际上是作者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法,将两人连在一起。而甄士隐和柳湘莲两人都被疯跛道人带走,从此消逝得无影无踪,也是作者用此法将那两人连在一起。

  《红楼梦》第七回,周瑞家的说香菱竟有些像秦可卿的品格,金钏儿说她也是这么想的。《红楼梦》第八十回香菱遭夏金桂折磨,最后也生了病:“今复加以气怒伤感,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作烧,饮食懒进,请医诊视服药亦不效验。”香菱与海棠花秦可卿生的竟然是同样的病。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香菱的石榴红绫子裙弄脏了,宝玉让袭人将她的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送给了香菱,这暗示香菱又与袭人同原型。随后宝玉将香菱的夫妻蕙与自己的并蒂菱埋在一起,香菱又与宝玉同原型。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众人占花名儿时,香菱掣的花是并蒂花,请看原文——

  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连理枝头花正开。

  “连理枝头花正开”,好早以前,我就读过这句诗,这句诗出自才女朱淑真的《断肠集》中的《落花》,“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愿教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

  香菱抽到“并蒂花”正是为后面她和贾迎春两人在夫君家被折磨致死埋下伏笔。贾迎春的绰号是“二木头”,我们知道林黛玉是“草木之人”,林黛玉的“林”字是由二个“木”组成。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一回有一段回前批:“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惟见其诗义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

  这段回前批语的意思是《红楼梦》里的人物与人物原型的关系是“一人多身,多人一身”。香菱和林黛玉、秦可卿、袭人、宝玉、迎春有时候指的是同一人。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五回香菱在薄命册中的判词——

  宝玉看了不解。遂掷下这个,又去开了“副册”橱门,拿起一本册来,揭开看时,只见画着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

  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甲夹批:拆字法。】

  致使香魂返故乡。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荷花即莲花,也叫芙蓉。芙蓉有两种,一种叫木芙蓉,一种就是指莲花。在《红楼梦》中芙蓉一般指的是莲花,芙蓉花神与八仙中的何仙姑也有共通之处。大家现在应该明白芳官指的是谁了吧?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林黛玉占花名抽到芙蓉花,晴雯是芙蓉花神,香菱也是莲花(芙蓉)。既然香菱与宝玉、黛玉、袭人等人同原型,那么她的原型目前我所知道的就有三个——《红楼梦》作者曹頫、《红楼梦》批语作者脂砚斋弘皙、废太子胤礽。

  “自从两地生孤木”,香菱的这句判词后面的批语是“拆字法”。学者们用拆字法解出的谜底是“桂”字,也就是薛蟠的正妻夏金桂的“桂”。是说夏金桂害死了香菱。我觉得这句判词用“拆字法”也可以解为林黛玉的“林”字。意思是香菱和林黛玉同原型。

  至于百般折磨香菱的那个泼妇夏金桂,我也解出了她的原型,就是雍正皇帝。

  对于我这种一直处于社会底层,在生活中捉襟见肘的人来说,当然是吏治严明,我和我的家人才有生存的机会。所以我对《红楼梦》作者所憎恨的雍正皇帝,是怀有特殊的感情的。我解析《红楼梦》不谈政治,不谈个人喜恶,只原原本本讲述作者想要说的事情。(本章未完待续,下回讲香菱之死,作者所要写的香菱的结局,是与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中香菱的结局是截然不同的)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五)——《红楼梦》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和香菱的寓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