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影评> 《战狼·二》雄起之根

《战狼·二》雄起之根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17-09-03 字数:3415字 阅读: 44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战狼 · 二》,雄起了!其根,正是“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血性与国家认同感的爱国自觉!正是根植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汉之魂!
 


N2u_-fykiuex6343198.jpg

  谁都知道,今夏的热,从北烤到南,七八月更是流火一般。但再热的天,也热不过在共和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这片神州热土上热至沸腾爆表了的一部主旋律电影,那就是今年暑期档由吴京编剧并导演、主演《战狼 · 二》。这部令人热血沸腾的电影让国人兴奋的燃点在哪儿?在于两件法宝:一本护照与一句话。护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那一句话便是: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这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话,听着耳熟吧?对,古已有之,其典出自:“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是该汉语的现代电影版,但版权依旧属于东汉班固所著的《汉书》,该书卷七十有云:“宜县头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说到大汉王朝,就绕不开刘彻。说到汉武帝刘彻,又不能不提一提秦始皇嬴政。杜牧说“六王毕,四海一”,遥想当年,嬴政开天辟地,他虽然石破惊天地实现了中国的“大一统”,但至死,他也没有完成其梦寐以求的国民对这个“大一统国家”的认同感。秦始皇所拥有的,不过是个貌似强悍的“大秦帝国”的虚名而已。

  没有人民的认同,这个废除了腐朽的“分封制”首创了鲜活清新的“郡县制”、统一了“度量衡”、看似不可一世的帝国,尽管始终都高压在改革创新的路上,可却立国没到三十年,就轰然垮了,连其在西北曾经苦心经营了八百九十多年的祖宗基业,也一并葬送掉了。令嬴姓后代子孙们只能用《大秦亡国祭》这样的文章来追思故国了。

  所谓的国家认同,就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对自己归属哪个国家的认知,以及对这个国家的构成,诸如政治、经济、文化、族群这些要素的评价和情感。是族群认同和文化认同的升华。

  秦亡汉兴,一个汉承秦制的时代到来了。汉高祖刘邦继续秉承着秦始皇的“大一统”与“郡县制”这些制度性创新的政治理念,开国伊始就与民休养生息。从刘邦以降,到他老婆吕雉摄政以及他儿子汉文帝刘恒、他孙子汉景帝刘启称孤道寡,可无论是谁坐庄,都一直坚持着不折腾,无为而治,发展生产,且不与民争利,藏富于民。

  到了刘邦的重孙子刘彻十六岁登基的那一天,国家已经在“黄老之治”的稳定政策导向下完成了原始积累,欣欣向荣的发展了七十多年,一派盛世繁荣的国泰民安景象。国家富裕了,人民的生活,也与曾饿殍遍地的灭秦战后的惨绝人寰,不可同日而语,家家都有了隔夜的余粮,官仓里的钱亦多得花不完,钱,竟然闲得将穿钱的绳子都朽烂断了。一些豪门大户、达官显贵更是富可敌国,他们过着“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的奢靡生活,就连其奴仆的穿戴都比皇后华丽。

  可是,对国家的认同感呢?没有!在当时,无论是在社会中的哪一个阶级,哪一个阶层,上至达官贵人,下到黎民百姓,对国家的认同感却都是没有的。这个富庶的汉帝国,依旧与曾经的秦帝国一样,没有被人民普遍认知的国家魂灵。一个没有魂灵的国家,宛若行尸走肉,国民唯有将钱,奉为活人的圣经。

  在众人皆醉的世道上,身为至高无上君主的刘彻,却是独醒着,他,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衣食足,并不能造成国家认同!他要创造一种形而上的荣耀,将人民对国家的认同感唤醒。这种形而上的荣耀,就是打匈奴!他要用彻底打垮匈奴人的国家成就来升华人民的精神境界,令大汉帝国最终被国民情感所归属,认同。他希望自己的国家,不再似一个概念符号,与人民心隔着肚皮,孤立在那儿,虽庞然大物,但却没人情味儿,冰冰冷冷。

  众所周知,屡屡犯边的侵略者匈奴,是汉帝国的一个梦魇,一个不可战胜的神话!刘彻非常明白,从他祖上刘邦,到爷爷刘恒、父亲刘启,无一不是在霸悍的匈奴人的铁骑蹄下败下阵来,丧权辱国,不得不用给匈奴人送钱财、送女人屈辱的所谓“和亲”方式,来卑微地乞求趾高气扬的侵略者赐予的“和平”。

  一个在外敌面前如此摇尾乞怜的国家,安能被自己的国民所认同?国耻民羞,汗颜,是国民眼中这样的国家之名!如此这般下作苟且的国度,人民怎会于心底生有民族的自豪之情?没了民族自豪感就没有灵魂,没有灵魂的国民便没有未来,没未来者只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浑浑噩噩,醉死梦生。

  刘彻主意已定!他排除万难,甚至是“一意孤行”,他要倾举国之力彻底打垮匈奴,而且发誓一定要将他们打得亡族灭种。这一打,就是四十多年,硬是将自己从精壮的毛头小子,打成了步履蹒跚的耄耋老翁。

  在这场与匈奴人漫长的战争中打出了卫青、霍去病这样“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名将,亦将老百姓打得户户新坟不断、田地荒芜、家徒四壁、温饱不再地苦与穷。

  刘彻,目睹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浩劫,他知道“穷兵黩武”这四个字儿的后世考语自己是逃不掉的了。在他七十岁临终的那一年,他颁布了《罪己诏》,放下自己曾经的雄心壮志与刚愎、骄傲,弯下腰来,态度真诚地向自己的人民悔忏,求乞他们宽恕自己战争的罪行。

  尽管人民对刘彻的连年用兵难以释怀,抱怨不绝于耳。但是,有一件事儿刘彻却溢于人民的赞美之中,那就是,他对匈奴人的战争,打赢了,血洗了国耻!

  人民痛并快乐着!他们心仪于刘彻的雄才大略,他雄视天下,胸怀全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纵横大汉王朝的铁骑,剑指漠北,万里远征,马踏强掳,最终灰飞烟灭了焉支山下的匈奴王庭!令匈奴人在滚滚黄沙上流尽了自己最后的一滴血,蓦然明白了什么叫:“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让侵犯过我国神圣领土的敌人都知道了,敢于欺凌我强的大汉民族的家伙们,即使时间与空间的间隔再遥远,我们也一定要睚眦必报,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

  这,“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也令两千多年后的神州激荡,炎黄子孙齐聚在《战狼 二》里继续昂扬、共鸣着!使得吴京这样一部看似寻常的主旋律电影的票房山呼海啸一般,日日屡创新高!此时此刻,在“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呐喊中奋进的这头战狼,其票房已经达到五十五亿五千五百万,排名“中国票房榜”第一,居“世界票房榜”第七十七位。这是亚洲电影最好的成绩,亦是亚洲电影进入“世界电影前一百名”以内的唯一!且该片后劲儿尚有余勇,票房正向着六十亿人民币的关口迈进!

  刘彻,他致歉于九州万方了。可我中华民族的尊严,却从此升腾!

  大汉王朝,一个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脱胎换骨的国家,终于被人民所认同!汉人,就是“国家认同感”产生后的民族魂灵!一个大一统的国家认同,这是至秦始皇武力统一天下以降,经历了刘邦、刘恒、刘启,二百多年来苦苦寻觅的“中国梦”,在刘彻这儿,功成!

  刘彻,史称汉武帝。有人说这是一个以“穷兵黩武”的方式实现“国家认同”的皇帝,就像莎士比亚说“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一样,他的名字,已然就是强悍的血腥战争。关于他的功过是非,两千年来一直在评。可就算再谩骂其好战,可任谁也掩瑜不了他实现了“国家认同”万古之功。

  刘彻,一个中国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忘怀的名字,谤也罢,誉也好,这个激动人心的名字标志了一个国家认同的大时代的诞生,大汉民族响当当的雄起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个时代,炎黄子孙始终在昂扬进取,义无反顾地在为自己民族的尊严,永不停歇地拼搏,抗争!

  《战狼 · 二》,亦雄起了!其根,正是“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血性与国家认同感的爱国自觉!正是根植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汉之魂!


t0127c153a4b0e1de7d.jpg

编辑点评:
对《《战狼·二》雄起之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