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二) ——《红楼梦》中的甄家是作者曹頫的江南曹家在书中的投影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二) ——《红楼梦》中的甄家是作者曹頫的江南曹家在书中的投影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27 字数:4278字 阅读: 93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曹雪芹(曹頫)的好友在怀念他的诗文中,一再拿他来同昌谷(李贺)相比,所以我们阅读《红楼梦》之前,对诗鬼李贺和他的诗,有必要作一番探究。

  李贺(长吉)的诗作想象极为丰富,经常应用神话传说来托古寓今,诗多揭露时弊之作和愤懑不平之音。代表作之一《秋来》这首诗大约作于李贺辞官归家的时期,冷雨中秋坟鬼唱、恨血千年等悲冷的意境形成“长吉体”独特的风格。由于李贺的诗总是喜欢用鬼字、泣字、死字、血字。所以贬低李贺的人说他是“牛鬼蛇神太甚”。

  《红楼梦》的字里行间也弥漫着沉重的悲凉气氛,和李贺的风格一样,《红楼梦》也喜欢写情殇、馒头(坟头)、泣血、死亡等。

  李贺的另一首代表作《金铜仙人辞汉歌》,是用拟人化的手法,将刘郎(汉武帝刘彻)所铸造的铜人赋予了人类的情感,铜人也会因为离别故都而产生离愁别绪以致伤心落泪。


  《金铜仙人辞汉歌》

                               李贺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金铜仙人辞汉歌》是李贺因病辞职由京师长安赴洛阳途中所作的一首诗。诗人借铜人辞汉的史事,来抒发兴亡之感和身世之悲。“天若有情天亦老”这一句更是有力地烘托了金铜仙人的艰难处境和凄苦情怀。铜人不忍离开故都,却又不得不离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离开故都越来越远。这时,望着天空中荒凉的月色,听着那越来越小的渭水流淌声,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愁苦。

  《金铜仙人辞汉歌》诗中,李贺将本无生命的金铜仙人赋予人类才有的情感;《红楼梦》一书中,作者曹頫却是将本无生命的玉玺赋予了情感,《红楼梦》中的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就是玉玺。《红楼梦》和《金铜仙人辞汉歌》都是用了拟人化的手法,将本无生命的东西赋予情感,却是有悲无喜,幽怨之情溢于言外,却并不发表作者的主观意见,只留给读者自己去体会那种绝望的悲戚。

  李贺(约公元791年-约817年),字长吉,后世称李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自幼体形细瘦,通眉长爪,长相极有特征。他才思聪颖,七岁能诗,又擅长“疾书”。相传贞元十二年(公元796)李贺正值七岁,韩愈、皇甫湜造访,李贺援笔辄就写就《高轩过》一诗,韩愈与皇甫湜大吃一惊,李贺从此名扬京洛。贞元二十年(804年),十五岁的李贺就已经誉满京华与李益齐名了。

  清朝《上元县志》之《曹玺传》载曹頫:“好古嗜学,绍闻衣德,识者以为曹氏世有其人云。”曹頫小小年纪就对儒家经典和程朱理学颇有钻研,得到伯父曹寅的赞赏。

  李贺和曹頫都是早熟的天才,却都身世坎坷,皆善于在作品中营造冷艳凄迷的意象。

  《红楼梦》中的金陵的甄士隐家和江南甄宝玉家,都指的是曹頫的家——江南曹家。“甄”字除了因读音(zhen真)和贾(假)相对——“假作真时真亦假”,还因为三国时代文学名家曹植(曹子建)的浪漫主义爱情名篇《洛神赋》。

  曹植(子建)是曹操的第三个儿子,自幼颖慧,十岁余便诵读诗、文、辞赋数十万言,出言为论,下笔成章,深得曹操的宠信。曹操曾经认为曹植在诸子中“最可定大事”,几次想要立他为太子。然而曹植行为放任,屡犯法禁,引起曹操的震怒,而他的兄长曹丕则颇能矫情自饰,终于在立储斗争中渐占上风,并于建安二十二年(217)得立为太子。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病逝,曹丕继魏王位,不久又称帝。曹植的生活从此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他从一个过着优游宴乐生活的贵公子,变成处处受限制和打击的对象。黄初七年(226),曹丕(魏文帝)病逝,曹叡(魏明帝)继位。曹叡对皇叔仍严加防范和限制,曹植的处境并没有好转。曹植在曹丕(魏文帝)、曹叡(魏明帝)做皇帝的12年中,曾被迁封过多次,最后的封地在陈郡。232年,曹植病逝,谥号为“思”,享年四十一岁。故后人称之为“陈王”或“陈思王”。

  据民间传说:曹植天赋异禀,颇得父亲曹操及其幕僚的赞赏。彼时曹操全身心地投入他的霸业,曹丕也有职务在身,而曹植则因年纪尚小、又生性不喜争战,遂得以与甄妃朝夕相处,进而生出一段情意。曹操死后,曹丕于汉献帝二十六年(公元220年)登上帝位,定都洛阳。甄氏被封为妃,因色衰失宠最后惨死,据说死时以糠塞口,以发遮面,十分凄惨。 甄后死的那年,曹植到洛阳朝见哥哥。甄后生的太子曹叡陪皇叔吃饭。曹植看着侄子,想起甄后之死,心中酸楚无比。饭后,曹丕遂将甄后的遗物玉镂金带枕送给了曹植。 曹植睹物思人,在返回封地鄄城时,夜宿舟中,恍惚之间,遥见甄妃凌波御风而来,曹植一惊而醒,原来是南柯一梦。回到封地鄄城后,曹植脑海里还在翻腾着与甄后洛水相遇的情景,于是文思激荡,写了一篇《感甄赋》。四年后(公元234年),明帝曹叡继位,为避母名讳,遂将《感甄赋》改为《洛神赋》。

  《洛神赋》写的是曹植感甄,其写作牵涉到曹植与甄妃之间的一段无望又缠绵悱恻的感情,难解难分,所以《红楼梦》作者将自己的“曹”家写为“甄”家。《红楼梦》第四十三回就写到了宝玉到水仙庵去祭金钏儿,水仙庵里供的就是洛神。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一回介绍甄士隐的那段文字: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嫡妻封氏,情性贤淑,深明礼义。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只是一件不足:如今年已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英莲,年方三岁。

  我们来依次分析这段话,为了避免过于冗长,我只取其中的重点来分析,而且以《红楼梦》初始的版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为准。

  “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甲戌侧批:是金陵。】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脂砚斋弘皙将作者所写的地名姑苏(苏州)更正为金陵(江宁,南京的旧称)。意思是作者为了逃避文祸,故意将“金陵”写成了“姑苏”。

  作者曹頫怕文祸,怕株连九族,为什么脂砚斋弘皙不怕呢?这就涉及到清太祖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曾立下了规矩说:“嗣君不可杀兄弟。”脂砚斋弘皙是清朝宗室,所以就算他犯了王法,也最多只是被圈禁,杀头之罪永远也轮不到他头上。而作者曹頫的身份就不同了,如果曹頫犯了王法,那就是诛灭九族的大罪,雍正乾隆可以像踩死一只蚂蚁那样将他处置掉。而且脂砚斋弘皙,他的内心一直就没有真的承认过雍正和乾隆两朝皇帝,总有取而代之之心,只不过在雍正朝,他见识到雍正皇帝对待兄弟子侄们的铁腕手段,所以比较乖。雍正皇帝对废太子胤礽一家是恩威并施,他也是防着废太子父子俩的,雍正一上台,就封侄儿弘皙为理郡王,让他带着弟弟妹妹们迁到北京城外的平西府居住,却将弘皙的父亲废太子胤礽继续圈禁在咸安宫,直至胤礽在第二年冬天病死。雍正还将废太子胤礽的生母赫舍里皇后的谥号从“仁孝皇后”改为了“孝诚仁皇后”,“仁孝皇后”的谥号是康熙皇帝亲自封的,雍正改她的谥号明显就是不把废太子放在眼里。弘皙也十分清楚雍正皇帝的用心,对雍正是口服心不服,所以雍正皇帝一死,弘皙就和庄亲王、宁郡王等天潢贵胄一起图谋政变,想要推翻乾隆的统治,自己取而代之,这就有了乾隆四年的“弘皙逆案”。弘皙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像父亲那样,再次输掉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回的开篇诗“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写的就是弘皙,“弘皙逆案”发生之前,弘皙虽然也在内心掂量过成败,但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一败涂地。

  既然弘皙有反心,所以他不怕什么文字狱,直接将《石头记》作者写的“姑苏”二字点明为“金陵”。

  “当日地陷东南”:这句话指的是石头所记的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当日”指的是时间,“地陷东南”指的是地点,北京的地势是西北高,东南低,由西向东逐渐倾斜,所以《红楼梦》作者把清朝的都城北京城称为“地陷东南”。不过,北京城只是《石头记》的故事其中之一发生的地点。

  “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金陵)”,南京(金陵),也叫江宁,地理位置正是位于北京的东南面,所以说“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金陵)”,金陵是《石头记》故事之二发生的地点。作者曹頫的家江南曹家(江宁织造府)就是位于南京(金陵)的。

  甄士隐的家位于北京东南一隅的金陵,作者曹頫的家在金陵,甄士隐(真事隐)就是作者曹頫在《红楼梦》一书中的投影。

  “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这段话中的“古庙”指的就是雍正做皇帝的朝廷,“地方窄狭”指的是雍正当上皇帝后,许多像曹頫这样的官员的日子都不好过。

  “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曹頫的嗣父曹寅一生两任织造,四视淮盐,任内连续五次承办康熙南巡接驾大典(四次南京接驾,一次扬州接驾),其实际工作范围远远超过了其职务规定,所受到的信任与器重也超出地方督抚。曹家所受的皇恩厚重,当然是望族了。后面写甄士隐“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正是写曹頫的性格特征,他根本就不适合做官,他做着官,每日却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这官当的……我都不好评价作者了,难道我能说他被抄家是活该吗?(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二) ——《红楼梦》中的甄家是作者曹頫的江南曹家在书中的投影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