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电视剧本>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三集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三集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7-07-28 字数:60092字 阅读: 139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第三十三集1一连驻地宿舍。深夜,内。户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宿舍内。雷电的闪光映照在一张张睡熟的脸上。一个惊天的巨雷把伍吉生几个人炸醒。刘道推推伍吉生,说:“斯大林,你说,秀才今晚有地方睡吗?”伍吉
 

1 一连驻地宿舍。深夜,内。

户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宿舍内。雷电的闪光映照在一张张睡熟的脸上。

一个惊天的巨雷把伍吉生几个人炸醒。

刘道推推伍吉生,说:“斯大林,你说,秀才今晚有地方睡吗?”

伍吉生笑道:“真小孩子,书生是请去的,哪没地方睡,又不是流浪汉。”

李巳年突然醒来,忙插话道:“有!大大的有!可能还有花姑娘陪着。”

众人大笑。

 

2 芷江县革委会招待所。晨,内。

客房内。陈书生和丁纯泉背对着背睡在一起,陈书生在流泪哭泣,丁纯泉仍在酣睡。

陈书生深深地叹了口气。

陈书生心声,画外音:“我是怎么啦!糊涂到这种程度了!唉!一失足成千古恨!”

叹气声把丁纯泉惊醒了,丁纯泉发现和陈书生背对着自己睡着,急忙转过身来,摇了摇陈书生肩膀,柔声问道:“小陈,小陈!天亮了。”

陈书生不理她。

丁纯泉以为陈书生还在睡,又摇摇他的肩膀:“小陈,你醒醒!”

陈书生肩膀扭了扭,仍不理丁纯泉。

丁纯泉急忙半爬起来,看看陈书生。

陈书生眼眶挂着泪珠。

丁纯泉躺下来劝慰陈书生道:“我知道你后悔了,对不起!小陈,我是太爱你了!”

陈书生猛地翻转身,严厉地责问丁纯泉:“你结过婚吗?”

丁纯泉双手搭在陈书生肩上,接着柔柔地说:“小陈,我实话告诉你,我是结过婚的,但与没结婚一样,我的那个是废人,他不行,昨晚,你没体验过吗?”

陈书生:“哪你今后怎么办?”

丁纯泉坚定地:“嫁给你!回去立即和他离婚。”

陈书生哭出声来:“我害了你!”

丁纯泉:“为什么?”

陈书生:“我是个农民。”

丁纯泉:“你是个不一般的农民,我是铁了心的,要嫁给你,不过,我比你大五岁,你能接受我吗?”

陈书生不言声。

丁纯泉也流泪了,拚命地搂紧陈书生喃喃道:“书生,亲爱的,我们结婚吧!结婚后,我们一起写剧本,写小说,写诗歌,啊!好吗?我们会幸福的。”

 

3 土桥铺车站站场。日,外。

铺轨在紧张地进行,到处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巨大的铺轨机举着钢轨架缓缓地放在道床上,工人、民兵忙着上前安放轨道夹板、压板,联结角钢,边放垫圈边上固定夹板和压板的螺栓、螺母,校正扣件、拧螺母,一切井然而有序。

石竹珍和父亲、拄着拐杖的爷爷也站在一旁观看铺轨。

当铺轨机把又一副钢轨架放在道渣上时石竹珍好奇地对父亲说:“爸!这机器好大的力气!”

石支书:“是啊!如果用人来铺,不知道铺到哪年哪月。”

石支书父亲问身边的赵克喜:“赵营长啦!这个站场多久可以铺满铁轨?”

赵克喜指着身边一个穿蓝工装、戴藤盔帽的人,笑道:“问问工人老大哥吧!”

穿蓝工装的工人回答道:“啊!用不几天!”

石竹珍拍手欢跳起来:“哇!火车马上就可以开到咱苗寨侗村了!”

 

4 㵲水河隧道工作面。日,内。

灰暗的灯光下,伍吉生和赵卫东操纵着风钻在打炮眼,杨天民、陈书生和另外三个民兵在装渣石,刘道和李巳年推斗车。

刘道吆喝杨天民三个人道:“快!快!路轨已经铺到了土桥铺了,你们还不着急。”

杨天民:“是!是!加油!”和陈书生提起一畚箕满满渣石甩在斗车里,倒掉,说:“别咋呼!走!”

刘道和李巳年推动斗车就走,对李巳年说:“来!快点,脑膜炎,要累到他们坐在地上屙尿。”

李巳年边推车边说:“你牛逼什么!我也累得地上屙尿了。”

伍吉生和赵卫东边打风钻边笑着说话,风钻声几乎盖过了他们的声音,只有通过字幕和他们嘴唇的翕动才可以知道他们在谈话。

赵卫东:“老伍,还这样干下去,真的会累得坐在地上屙尿了。”

伍吉生:“战斗已经到了最后时刻,过不几天,隧道就能打通了,相信大家挺得过去。”

赵卫东:“我们正年轻,苦,累,不要紧,”叹了口气,说,“要有个盼头才好!”

伍吉生笑笑,说:“前途是光明的!”

 

5 五团部小会议室。日,内。

团营干部会议在召开。

向郡国:“同志们,现在传达县指会议的重要精神,先念一份文件。”从放在桌子一旁的黄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念道,“九二五零指挥部铁字一九七一,零三五七号文件。关于在铁建工地招工,征兵的通知……”

 

6 㵲水河隧道工作面。日,内。

    掘进工作在继续进行,大家默默地各干各的工作。

伍吉生边打风钻边聊:

赵卫东:“连长,你说,这么长的铁路通车了,要不要工人管理。”

伍吉生:“要啊!”

赵卫东:“那从哪儿找这么多工人,譬如火车司机,车站扳道工人、线路维修人员,还有什么卖票的呀!装卸工呀!”

伍吉生:“会有的。”

赵卫东:“会不会从我们这些民兵中招。”

 

7 团部广播室。日,内。

王春姣和钱桂兰在倾听隔壁向郡国讲话。

画外向郡国讲话声:“铁路通车后,需要大批管理人员和工人,这些人员从哪里来,过去是三个来源,一是从老线路上调,二是铁路院校分配的毕业生,三是从地方招。现在学校停办了五年,没有毕业生,那只有从老铁路上调和从地方上招,今年从咱们铁建工地上招。年龄十八岁以上,二十五岁岁以下,包括二十五岁,文化水平,初中毕业以上。征兵年龄十八岁以上,二十二岁以下,包括二十二岁,文化水平不限。”

 

8 团部小会议室。日,内。

向郡国在继续讲话:“……县指给了我们团五个招工指标,十七个征兵指标……”

与会者纷纷议论起来。

秦富阳:“嗬!年轻人有出息了!”

赵克喜禁不住骂道:“妈来个巴子,这叫什么出息,一个团五个招工指标,一个营一个,撒胡椒粉!”

另一个干部也发牢骚道:“招个牛拐子。”

“征兵指标倒很多啦!”

“你知道不!现在国际形势紧张,我们得罪了好多国家,北边苏修陈兵百万,南边美帝虎视耽耽。全世界百多个国家,就阿尔巴尼亚一个朋友!不多征兵,一旦和美帝、苏修干起架子来怎么办?”

“还有越南也是朋友吗?”

“你不养他保卫他,他做你个卵朋友。”

“越南人打仗是我们教出来的,听说他们排以上干部都是从我们中国军校毕业的。”

“哼!有朝一日,教出的徒弟会打师傅呢。”

……

团政委见乱了套,忙维持纪律说:“安静,安静!是这样,两类名额采取本人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的办法,这个星期完成,下周三体检。”

电话铃急骤地响了起来。

向郡国急忙拿起话筒接听,话筒内声:“是向团长吗。”

向郡国:“是的!我是向郡国。……是!是!明天上午十点。”放下话筒,对团政委说:“特别紧急会议,县指通知,明天上午十点,只我和你两个参加。”

赵克喜笑道:“一个招工征兵工作,还要召开什么紧急议,照办就是了。”

向郡国:“好,你们照办,散会!”

会场里一阵骚动,人们纷纷离开会场。

 

9 广播室。日,内。

王春姣和钱桂兰听完向郡国讲话,默默地站了起来,画外传来隔壁散会的骚动声。

二人愣立了好一会儿后,王春姣自言自语道:“全团五个指标……谁去……谁有机会。”

钱桂兰问王春姣:“春姣,你说,咱们一营谁有希望。”

王春姣寻思一会儿,说:“可能会落到伍连长头上。”

钱桂兰:“那赵卫东呢。”

王春姣:“难说啊!他父亲是营长。”

 

10 一营营部宿舍。夜,内。

秦富阳和赵克喜躺在床上边抽烟,边悄悄商量,声音轻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赵克喜:“老秦,你说,咱们营这个招工指标给谁”

秦富阳:“你说呢?”

赵克喜:“就给那个一连连长伍吉生吧!”

秦富阳笑笑,用手指点了赵克喜额头一下说:“你这个人呀!死脑子!”

秦富阳凑近赵克喜,咬了咬耳朵说:“公子!”

赵克喜厌烦地晃晃脑袋,睁大眼睛轻声嚷道:“那怎么行,必须照团长说的,走自己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这条路。”坚决地说,“任何人也不准例外。”

 

11 一营部办公室工棚。日,内。

赵克喜、秦富阳在召开营部干部、一连和二连连长会议。

秦富阳:“事情就是这样,这是团部会议贯彻的精神,今天晚上你们下去,要符合条件的青年人报名,明天报上来,交营部研究。”

赵克喜:“营部的人有符合条件的吗?”

周振球开玩笑道:“四十岁的人要不要。”

赵克喜骂道:“你发神经了。”

周振球:“你当营长不知道吗?营部干部哪个不是三十岁以上。”

赵克喜噘着嘴,不做声了。

二连连长:“好吧!我们二连符合条件的人可能不多。”

伍吉生沉吟着不说话。

秦富阳问伍吉生:“伍连长,你怎么不作声?”

伍吉生:“不好办呀!我们一连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符合条件,还是你们领导决定吧。”

赵克喜:“也要他们报,不要贪污了上面的精神。”

伍吉生:“好!”

王春姣突然出现在门口,喊道:“营长,团部紧急通知,明天上午九点钟在车站召开全体民兵大会,一个也不能缺席。”

赵克喜骂道:“好啰好啰!我知道。”一脸很不高兴地自言自语道,“真是!共产党会多,国民党税多。”

与会者大笑起来。

    秦富阳:“是这样,今天晚上你们两个连把报名的事做好,明天好参加大会,大概又有什么新任务了。”

伍吉生插话:“莫不是要上枝柳了,教导员。”

秦富阳笑道:“大概是吧。”问伍吉生两个人:“报名的事,你们做不做得到。”

伍吉生:“很简单,一定做到。”

 

12 车站站房前小广场。日,外。

参加大会的民兵陆续来到,在泥地上边坐边聊着:

“你报了名吗,伙计!”

“报了报了,谢主隆恩吗。”

“是是!党和毛主席给了这么好的事给你,还不理情,就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了。”

赵卫东边听着,边心不在焉地思谋着。

陈书生凑近赵卫东,悄悄地说:“老赵,这一次,可能会鹿死你手,你报招工吗?”

赵卫东正色道:“不敢,可能是斯大林的。”

陈书生:“我一个也没报,有自知之明,我家庭成份是上中农,参军招工都没资格。”

赵卫东:“决心当你的作家吧!”

李巳年骂道:“娘的!是什么世道,中农、上中农就不是人了。”

刘道戳了一下赵卫东背心,打趣道:“嘞!脑膜炎又讲反动话了。”

李巳年回敬道:“你们来斗垮斗臭吧!”

赵卫东鄙夷地说:“不理他!脑膜炎!”

其他的人继续聊着:

“你报什么?”

“报工人呗,呷国家粮,拿豆腐票。”

“想得美!”

刘道发着牢骚:“他妈的,什么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关键是领导批准。”

李巳年笑道:“当官的是在抱着你们拉屎,还问要不要继续拉。”

众人大笑。

“脑膜炎说得对!”有人起哄道。

伍吉生拍拍刘道肩膀说:“道子,别这样说,全团只五个招工指标,可能轮不到你,你不是已经报了当兵吗?”

刘道:“斯大林,你说得对,当解放军我肯定够格。”拍拍胸脖,说,“我老刘,根红苗正,三代贫农。”

广播里传来团政委的吹麦克风的声音,接着说:“大家请安静,准备开会了,首先,各连清查一下,有二十一种人家属没有,这个会很重要,不准他们听。”

赵卫东抢先站起来,说:“杨天民是,他是地主子弟。”

杨天民默默从地上坐起来,慢慢地离开会场。

刘道:“他不是,他父亲不是地主。只是他爷爷。”

伍吉生上前,一把将杨天民拉回来:“别!老表,你坐下!”

 

13 土桥铺大队部礼堂。日,内。

几个民兵上前对麻老田一家人推推搡搡。

一个民兵边推搡麻老田,边吼道:“走!走远点,上面有指示,二十一种人及其子弟家属不准参加这个会。”

麻老田:“不参加就不参加,孩他娘、志强、秋花,咱们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是啊!这是命,连个会也不准参加听。我儿子是钦犯啊!反对林副主席,十恶不赦啦!”

 

14 站房前小广场。日,外。

五团全体民兵会议在继续召开。

向郡国在念中央文件:“中共中央中发一九七一第六十七号,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毛主席批示,照发。”

刚才人声鼎沸的会场立刻鸦雀无声,大家屏声静气,睁大眼睛听着。

刘道对着陈书生耳朵咕咙道:“要出大事了!不然万岁爷不会批示!

陈书生不言声,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画外向郡国念文件声音:“关于向全国群众传达林彪叛国事件的通知。”

“啊!”会场立刻像爆炸了一颗原子弹,人们齐声惊呼起来!

台下会场里。钱桂兰浑身发抖,脸色煞地变得惨白

主席台上。团政委,拿过麦克风吼道:“安静!谁在捣乱!”

会场稍稍安静一点,向郡国继续念文件:“中共中央正式通知,林彪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仓皇出逃,狼狈投敌,自取灭亡……”

台下。钱桂兰头一晕,伏在王春姣身上。

王春姣似乎觉察到什么,忙问:“桂兰,你怎么啦?”

    钱桂兰摇摇头。

 

15土桥铺大队礼堂。日,内。

土桥铺大队全体社员大会在召开。

石支书在念中央文件:“……现已查明,林彪背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极其秘密地私自调动三叉戟运输机,直升飞机,向外蒙苏联方向飞去。”

社员们静听石支书念文件

画外石支书念文件的声音:“……同上飞机的有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及驾驶员潘景寅,死党刘沛丰等……”

 

16地指汽车大队驻地停车场。日,外。

   汽车大队教导员在念中央文件:“……在三叉戟飞机越出国境以后,未见敌机阻击。中共中央政治局遂命令我北京部队立即对直升飞机迫降……”

    场地上。金正德和驾驶员们在听教导员念文件。画外教导员声音:“……从直升飞机上查获林彪投敌时盗窃的我党我军大批机密文件、胶卷、录音带并带有大量外币……”

 

17车站站房前小广场。日,外。

五团民兵在静听向郡国念文件“……在直升飞机迫降后,林彪死党周宇驰、于新野打死驾驶员后,两人开枪自杀,其余被我活捉。”

主席台上。向郡国在念着:“对林彪叛国事件,中央正在审查,现有的种种物证人证已充分证明,林彪出逃的罪恶目的是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

 

18 土桥铺大队部礼堂。日,内。

石支书在念中央文件:“……根据确实消息……”

 

19礼堂外。日,外。

麻老田躬着身子蹑手蹑脚走到后墙根,偷听礼堂内石支书念中央文件。

画外石支书念文件声音:“……出境的三叉戟飞机已于蒙古境内温都尔汗附近坠毁。”

麻老田神情极度地振奋起来,呆愣愣地把嘴张得很大很大。

 

20 礼堂内。日,内。

石支书在念文件:“……林彪、叶群、林立果等全部烧死,成为死有余辜的叛徒、卖国贼。”

 

21 车站站房前小广场。

会场里。钱桂兰头一晕,倒在地上。

王春姣急忙扶住钱桂兰,伍吉生和俞医生同时上前来扶她。

伍吉生帮助掐住钱桂兰人中。

俞医生大呼:“来几个人,把小钱送医务室。”

 

22 墙根边。日,外。

    麻老田歇斯底里地狂呼:“冤枉啊!冤枉!我儿子好冤枉啊!志坚,你死得好冤枉啊!”

叠印:麻志坚中枪慢慢倒下,胸口喷吐着鲜血。

 

23 麻志坚坟前。日,外。

麻老田一家和伍吉生、陈书生、刘道、李巳年、杨天民、金正德几个人在祭奠麻志坚。

麻志强在坟前摆祭品,麻老田和大家静立默哀。

麻志强拿起一迭纸钱在香烛上点燃,放在坟前焚化。

黄秋花和麻文红跪在地上。

麻老田喃喃祷念道:“志坚,你咒骂的人死了,他也成了反革命,已经不得了好死。”

麻大娘哽咽道:“儿,你闭眼吧!”

石支书夫妻和女儿石竹珍慢慢来到坟前,石大嫂扶起黄秋花,石竹珍扶起麻文红。

石支书拉住麻老田双手,安慰他道:“大叔,你志坚是个好男儿,他死得冤枉,我相信,政府会给他平反的。”

金正德叹了口气,说:“唉!人死了,平反有什么用。”

伍吉生:“他是因反对林彪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死得比泰山还重。”

李巳年骂道:“妈的!这年月,当官的要弄死一个平民百姓,就好像踩死一根草。”

黄秋花轻轻啜泣着。

刘道愤然道:“那有这样容易就白白地掉了一条性命的,要政府赔偿!”

金正德安慰黄秋花:“秋花,别难过,你等着政府处理吧!”

石支书:“老金师傅,就照麻老师生前安排的办吧!修完铁路,你把秋花娘儿俩领到宝庆,如果政府有赔偿,一半给文红做抚养费。”

字幕,旁白:一九七三年一月芷江县革命委员会宣布为麻志坚平反,一九七八年三月芷江县人民政府给予麻志坚司法赔偿。

 

24 五团团部。日,内。

广播室。钱桂兰半昏迷着躺在床上,王春姣坐在一旁看一张《铁建战报》,随时准备照顾她。

钱桂兰脑海里闪现昔日与伍吉生、赵卫东交往的情景:

(闪回)钱家堂屋,日。伍吉生和钱桂兰订婚时,钱桂兰从桌子上端起茶壶沏了一碗茶,略带羞涩地递给伍吉生喝。伍吉生接过茶,把一个红包放在她手上,钱桂兰捏着红包脸颊上泛起红潮,笑盈盈地走进内室。

(闪回)林子里,傍晚。赵卫东和钱桂兰手拉着手在铺满鲜花的小径上时而漫步时而欢跳,蝴蝶在他们身边盘旋着飞来飞去。

(闪回)钱家门口,日。伍吉生对桂兰说着什么,钱桂兰背对着伍吉生坐在条凳上,噘着嘴,一言不发。伍吉生转了个方向走到钱桂兰对面,接着要说,钱桂兰把身子转过去继续背对着伍吉生,不理睬他。

(闪回)钱桂兰卧室床上,深夜。赵卫东和赵卫东相拥而睡。

钱桂兰翕动了一下嘴唇,轻轻地喃喃道:“水……水……”

王春姣似乎听到了钱桂兰在说着什么,急忙放下报纸。

钱桂兰又喃喃呓语了一句:“水……”

王春姣欣喜地靠近在钱桂兰脸颊边,谛听。

钱桂兰继续呓语:“……水……”

王春姣兴奋异常,几乎要跳了起来,说:“桂兰,你醒了!”对外面喊道:“团长!政委,小钱醒了!”说完,急忙从桌上暖瓶里倒出一杯开水,吹了又吹,扶起钱桂兰,把碗送到她嘴边,说:“喝吧!桂兰,这开水是昨天打的,不冷也不热。”

钱桂兰慢慢地喝着水,喝完,让王春姣扶自己靠墙坐着,睁开双眼。

团长、政委和伍吉生鱼贯走进病房,来到钱桂兰的床前,见钱桂兰醒了,平静地,看了几眼。

伍吉生亲切地叫了声钱桂兰:“小钱,你好点儿了吗?”

钱桂兰睁开眼睛,看了伍吉生一下。

向郡国对王春姣说:“好好看着小钱,有什么情况和俞医师商量!”

王春姣点点头:“好!”

 

25 团部办公室。日,内。

团营连三级干部会议在召开。

向郡国征询伍吉生的意见:“怎么样,把钱桂兰送回去算了。”

伍吉生摇摇头说:“不能!”

团政委问道:“为什么?”

伍吉生:“如果把钱桂兰现在送回家乡,就是把她推向绝路。”

向郡国:“我真弄不明白,当传达中央文件,念到林彪、林立果等人机毁人亡,被大火烧死时,她便晕倒在地,难道……”

伍吉生:“她去年被选拔到北京,一定与林彪、林立果外逃的事有某种联系。”

赵克喜:“是啊!扯不清,理还乱啊!”

秦富阳:“这是个永远解不开的迷。”

向郡国:“那怎么办?”

伍吉生:“为了挽救钱桂兰同志,我建议团部暂时不要把她送回家乡,因为她也是个爱面子的人。如果团部认为不便,请把她仍下放到我一连,出了事我伍吉生负全责。”

向郡国点点头:“伍连长说的话有一定道理,下放到你们连也没有必要,就仍把她留在团部,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伍吉生:“我相信她的情绪很快就会稳定下来的。”

向郡国:“第二件事,各营把招工、参军的名单报上来。上面催着要交送检人员名单。”

赵克喜:“妈来个巴子,如果不急着学五十七号文件,这个事早定下来了。”

秦富阳:“自愿报名这个程序早做好了。”

向郡国:“那好,今天晚上搞第二个程序,群众推荐,后天各营把体检名单定下来”

 

26 一连宿舍工棚。夜,内。

民兵们在推荐招工、参军人员,“铁路”也坐在门边看着大家。

伍吉生:“同意刘道同志参军的请举手!”

全连民兵一齐举手。

“铁路”“汪汪”叫了两声。

伍吉生:“好!全体通过。那就这样定下来了,我们营分到两个参军体检名单,按照二比一原则,推荐刘道四个人到营里,由营里批准两个,大家同不同意!”

“同意!”大家一条声表示没有异议。

伍吉生:“下面推荐招工名单。包括我在内,一共有十五个人报了名,下面仍按照民主推荐的原则,投票。”

赵卫东浑身微微地发着抖,嘴角不住颤动起来。

司清明站起来说:“不!弟兄们听我说一句,过去,我是一连的连副,现在不是了,我说一句,大家不同意,等于我放屁好吗?”

李巳年:“好!那你就把屁放了!”

有人喝斥李巳年:“脑膜炎,听连副说正话,别搅浑了。”

赵卫东:“清明大叔,你就说吗?”

司清明:“那好,我就说了,我看,不必要一一投票了,浪费时间。招工,你当什么,中了,就是工人,拿豆腐票。人人想吃天鹅屁,天鹅哪有这么多屁放。”

刘道:“连副,你哪拐这么多弯子,就直说吧!”

司清明:“我看,第一个名额就让连长去吧,连长是你们这些报名中年龄是大的,以后就没机会了。你们还年轻……”

伍吉生厉声打断司清明的话:“司清明同志,你胡说什么呀”

司清明:“大家说,我该不该把话说完。”

人们齐声说:“说完说完!”

“好!吉生,那就让我把话说完,你们年轻人今后机会有的是,你们让不让?”司清明说。

“让!”十几个报名的人齐声说。

司清明:“让的人请举手!”

报名的人陆续举手。

伍吉生叹了口气,摇摇头。

赵卫东看了看举手的人们,最后慢慢地把手举起来。

司清明:“还有一个名额,我再次建议,给赵秘书好吗?”

“好!……好!”人们断断续续地说。

司清明看了大家一眼,做工作道:“还要我把话说明白吗,其他的人推荐上也白搭。

人们纷纷交头结耳议论起来。

“好!就这样决定。”大家这时才齐声表态。

伍吉生挥手大声道:“不行!”

司清明:“那你说,怎么办?”

伍吉生看了赵卫东一眼,问道:“赵卫东同志,你说,就这样推荐了我们,行不行?”

赵卫东喜形于色道:“照群众的意见办。”

伍吉生:“我不同意这种做法,我建议还要采取投票的方式来再决定一次,因为群众的暂时情绪最容易受外界因素影响,刚才司清明同志的做法,就是借助外界因素来影响群众的情绪。”

陈书生冷不丁说:“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是心理暗示法。”

司清明:“我刚才的话是放屁,投票就投票,你们十几个报名的,每人把自己藤盔放在我前面,大家来丢石头,谁藤盔里面的石头多,谁去,好吗?”

“好!”大家表示造赞成。

司清明:“那好,连长,把你的藤盔首先先放在我面前。”

伍吉生:“好吧!”取下头上的藤盔放在司清明身前。

司清明:“其他人接着来。”

十几个报名的年轻人纷纷把藤盔放到司清明面前,一条线摆好。

司清明抓起地上一根棍子,报名民兵每放一顶藤盔便在他的藤盔后写下这个人的名字,写完了,说:“现在,投票开始!我首先投一票,拾起一粒小石头放在伍吉生藤盔里。”

民兵们纷纷上前把石头投进一顶顶藤盔里。

伍吉生果断地把石头投到赵卫东的藤盔里。

赵卫东上前把石头投到自己的藤盔里。

司清明待大家投完票,说:“来两个人帮忙,监票……”便准备去数藤盔里的石头。

陈书生拉了杨天民一把,说:“来!天民,我们两人去监票。”

杨天民:“好!”起身准备去监票。

刘道上前一把拉住杨天民说:“你别去,让我去。”

赵卫东上前一手推开刘道,说:“你这个人心术不正,让狗崽子去。”

司清明:“随便随便!杨天民,还是你来。”

杨天民和陈书生上前一左一右站在司清明身旁。

“铁路”从门边走过来,歪着头看着司清明的手中的藤盔。

司清明:“好!大家看着啊!我数票啦!”端起右边第一个藤盔,说,“孙云山,一粒,两粒,三粒……”把藤盔里的小石头拿出丢在地上,丢完,把空藤盔亮给大家看一下。

 

27 女子营驻地宿舍。日,内。

帆灯光下。周响英和陶小玲边洗衣边聊天。

周响英:“你我都被推荐上了,我看希望却很小,还有领导批准,体检,政审三道关。”

陶小玲:“管他有没有,有,更好,没有,修完铁路,嫁个人。”

周响英:“我也是这样想的。”

陶小玲:“嫁人吗,你容易,回去就可以和伍连长领证。”

周响英:“不一定,这次,他肯定推荐得上,也批得准,体检吗,没问题,当兵出身的人吗。拿到了豆腐票,不一定要我。你倒比我容易,今天回去明天就可以和书生结婚。”

陶小玲,叹了口气,眼眶里泪水盈盈,说:“英姐,你还不知道,前不久,丁纯泉把小陈叫去芷江,鬼知道,两人搞了明堂没有,说不定他巳不是我的人了。”

 

28 一连宿舍工棚。夜,内。

一连招工、参军的群众推荐工作结束。

司清明郑重宣布:“同志们!你们看到吗?谁的票最多?”

连长和赵秘书!人们齐声喊道。

司清明:“我早就说过,不要再投票了,免得浪费时间,好好!连长,你就如实向营部汇报吧!”

李巳年跳起来喊道:“嗬!连副的屁喷香的啰!”

“铁路”在一旁汪汪地叫了几声。

人们哈哈大笑起来。

伍吉生只得接受现实,说:“我向营部汇报,究竟我去体检 还是赵卫东同志去,由营部决定。”

 

29 㵲水河隧道工作面。日,内。

水雾濛濛、灯光灰暗,杨天民和陈书生在打风钻,刘道和赵卫东在一旁扒渣。

另外四个民兵在出渣,把大堆渣石用畚箕装好倒在斗车里 ,又用钢铲把剩下的点丁渣石铲进斗车里。

伍吉生和司清明站在一边准备推车。一车渣石装满,伍吉生向司清明点了一下头说:“来!出发!”

司清明点点头,两人奋力把斗车向前推去。

斗车在轨道上咣当咣当慢慢向前行驶,伍吉生和司清明边推车边聊。

伍吉生:“清明叔,昨晚你做得也太草率了。”

司清明正色道:“怎么是草率,是民心所向吗?”

伍吉生:“不一定呢,有些人看我是个连长,不推荐我,怕面子上过不去。”

司清明:“大伙儿是真心拥护你,你做的工作,一连人有目共睹,从去年上工地到现在打隧道,哪一刻不是冲锋在前。”

伍吉生:“你太夸张了。”

司清明:“是真的,至于赵卫东,大家确实是碍于面子,不是买他的面子……”

 

30 营部。日,内。

赵克喜戴着眼镜边抽烟边看两个连报上的参军、招工人员体检名单。

赵卫东兴致勃勃地推开门,边跨进门边兴奋地说:“爸,我也被推荐上了。”

赵克喜头也不抬,从鼻腔里“嗯”了声,继续抽他的烟,看他的名单。

赵卫东走进来,轻轻掩上门,重复道:“爸,我被推荐上了。”

赵克喜这才抬起头,问道:“是推荐你当兵?你超龄了,妈来个巴子,我被打成走资派,连儿子当兵也不准,这回我当营长了,儿子当兵,却超龄了。”

赵卫东:“爸,连里推荐我去参加招工体检。”

赵克喜翻开下一页,用眼镜搜索了一遍,问道:“你们连推荐你和连长?”

赵卫东:“是的是的。”

赵克喜摇摇头,对儿子说:“你以为你真的够得上格,是大家买我的面子呢。”

赵卫东:“是,爸。”

室外。秦富阳向营部走来,听到室内赵克喜父子在谈话,便驻足听下去

赵克喜:“可到县指参加体检,只要一个人,是你,还是连长,你自己掂量一下。”

赵卫东:“爸,我就是为这个事来的。”

赵克喜:“你去,伍吉生不去,是吗?”

赵卫东:“爸,这权在你手里,不是有个领导批准吗?有权不用,过时作废呀!”

赵克喜斥责儿子道:“你这臭小子,你是要我开后门是不是,营部还有这么多干部,大伙说谁去,谁就去,你,丢掉幻想,准备回家。”

赵卫东一脸尴尬,嗫嗫嚅嚅道:“爸,这里没有外人,你听我劝,这回我的前途,全攥在你手上了。”

赵克喜大怒:“回去回去,我是共产党员,要立党为公。”

秦富阳走进来,见父子俩闹僵了,劝赵卫东道:“赵卫东同志,你走吧,你的意思你爸明白。”

赵卫东怏怏不乐地转身向门外走去,秦富阳追上前,悄声说:“你放心,营党委会认真研究这件事的。”

赵卫东会意地看着秦富阳,点点头,走了。

 

31 㵲水河隧道。日,内。

工作面。一连在掘进隧道。

伍吉生和李巳年在打风钻,水雾石浆飞溅,秦富阳在一旁协助。

工作面后。接班的民兵、工人排着整齐的队列向工作面走去。

接班的人来到工作面,一个工人和另一个民兵接过伍吉生、李巳年打风钻。

其他人分别接过一连其余民兵的工作。

一连民兵向隧道外走去,一个个显得十分疲惫,浑身沾满了石浆,脸上汗水淋漓。

秦富阳和伍吉生走在最后,他们边走边聊。

伍吉生:“辛苦了,教导员!”

秦富阳:“你们天天辛苦,我这次来是想体验一下你们的生活。”

伍吉生:“我们正年轻,这样的工作不算辛苦。”

秦富阳:“我们营干部做得不够,应该分批下到连队来参加劳动。”

伍吉生:“那倒没有必要,你们不比我们,你们的年龄终究比我们大得多,难道将军要像士兵一们挺起刺刀去冲锋吗,将军的职责是指挥。”

他们谈着,拉长了与大队民兵的距离。

秦富阳看了看前方,换个话题说:“伍吉生同志,我想和你谈个问题。”

伍吉生:“说吧,教导员。”

秦富阳:“过几天报名参加招工的民兵就要去体检,现在人员还没确定,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想法。”

伍吉生仔细望着秦富阳神密莫测的眼神,又看看远处,不置可否地笑笑。

伍吉生心声:“我知道,你是来为赵卫东做说客的,你把我的境界看得太低了。”

两人说着走出隧道口,迎着夕阳向前走去,。

    秦富阳也笑了笑,说:“怎么,你不回答我,不好回答是吗?”

伍吉生:“教导员,你这样的问题,我确实不好回答,我的态度是任其自然。能够去更好,不能去也没关系!”

秦富阳:“伍吉生同志,你这种态度很好,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有这宽阔的胸怀 !”

伍吉生:“过奖了,教导员,我不是那种志在必得的人。”

秦富阳:“好!伍吉生同志,我想郑重地和你商量,你能否把这个招工体检指标让给赵卫东同志。”

伍吉生:“完全可以!这几年来,和我一同退伍的复员军人大多被招了工,当了干部,我却还呆在农村,但我无怨无悔,我们那里不是有句俗话说,人人读书想做官,家中田地那个种。”

秦富阳紧紧握住伍吉生的手,说:“我代表赵卫东同志向你表示感谢”

                  第三十三集完


编辑点评:
对《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三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