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小议《白鹿原》中朱先生的塑造

小议《白鹿原》中朱先生的塑造  作者:张洛菁

发表时间: 2017-05-02 字数:2607字 阅读: 21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在知乎上发的贴子
 


 

    别的不敢妄谈,朱先生的形象上的确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这一点我跟你的老师可能有共同的感受。另外,我自己揣度了下,总觉得作者在塑造朱先生时有些用力过猛,倒不是因为宣扬了儒学等等,这一点可能是很能反映当时时代风貌的;关键在于我总是疑心作者对待这个近乎“完人”的形象究竟是怎样的心态,这种极力的推崇总让我萌生一丝高级黑的感觉,可从朱先生那类于“圆寂”的极具仪式感的死亡来看,又不像是反讽。这种从头挺到尾的道德标杆真的不多见,以至于在阅读过程中我每每期待下一行他便会黑化……
  大概是代沟吧,我不太喜欢这个角色,准确的说,我觉得用喜恶的标准来评判《白鹿原》中的人物本来就是一种玷污,一种亵渎,也许是我读书太少,在我的印象里,现当代的中国文学作品中,人物形象塑造上,少有这样贴着现实来写的,倒不是说其他的作品中没有反映生活细节,而是那些作品中,不管作者是否有意,笔下的人物都是有经浚染的,他们大多成为一种象征,一种带有浓厚寓意的文化符号。他们身上的性格特征都被放大了,不管是优势或者缺陷,都变得更加鲜明。而以《白鹿原》为代表的另一部分作品则有所不同,像我前文提到的那样,那些人物是贴着人来写的,是从生活的图景中硬生生剥落的,似乎还能感受到鲜活的气血。作者的落笔是狠戾的,不留一点点情面,不作任何的美化,因此那一个个人物都平凡的可怕(此处的平凡意义不同于平日里所用),我认为书中那占有大量篇幅的性描写也是为了塑造这一点,落笔之细密,无所避讳,可见一斑。
  这样的描写,几类于一种令人喘息不得的监视,人物的每个神情、每个心念都历历可见,以至于我每每读至头皮发麻,感觉那每一字一句,都想是一根刺向自己的芒刺——那分明是在写自己!且再读,又觉得自己是不会喜欢其中的任意一个角色的,他们真实到可怕,让我只想躲开他,可是我分明知道,白嘉轩,鹿子霖,田小娥,孝文,黑娃……他们一个个从来都环绕在你我身侧,未曾离开过,他们所代表的一代人,他们所代表的一类人,何曾在历史中缺席过?且再想,他们,早已跳脱了简单形象层面,不能被几个简单的形容词所概括,他们是不可定义的,那些意象与符号,在这里却好似管中窥豹,如果硬要问,他们是什么,我只能说,他们是人。
  他们是人,简简单单的、庸庸碌碌挣扎着的人,又是在迷蒙的“遮面纸”前徘徊的人。他们与我们无异,甚至仅仅是一纸相隔的差距,在那一张张有血有肉的面孔前,来谈喜恶,本就是唐突与无礼。
  而在这样的一部宏大磅礴的历史画卷中,却有一人遗世独立,就是我们所谈的朱先生,在我看来,他更多的象征着一种信仰,说他是圣人也好,白鹿精灵也罢,他的言行举止,都在为白鹿原人指引方向,都在点化那一颗颗愚钝而不安的心灵。我猜想,在那个年代,人们是希望有这样一个人的。他,也许是白鹿原人希望的一种寄托。
  这样看来,朱先生近乎完美的形象似乎就不难理解了,因为他本就是希望的产物,是启明的投影。可是,又好像并不是这样一回事,全书中并没有把他的步履高扶云间,相反,他也是一个有人间烟火气息的,鲜活可亲的老先生,从他饭后嚼茶叶以除异味等等细节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他也是个实实在在可以触碰到的人,这样的人,在他圆寂之时的描写便令人费解了。书中提到,朱先生的本钱颇巨,还说当地的人认为本钱大的男子才有顶天立地的威能,那些怯弱的窝囊杀才,多是瑟缩如蚕。我实在是难以理解,这番描写的用意何在,也许是我涉世未深,未能发现这一“普遍真理”,此系疑案,未敢妄断。好吧,开个玩笑,我还是觉得,这段话难以理解,如果不是作者深意我未参透,那么就成了一个减分的败笔了。
  浑浑沌沌的说了好多,也不太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大概是因为小孩子不能体会书中真义吧(说到这里,我周围的同学都觉得我看了一本色情小说, )其中错漏之处,还请斧正。


编辑点评:
对《小议《白鹿原》中朱先生的塑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