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人物> 风雅吾师

风雅吾师  作者:中天悬明月

发表时间: 2017-05-01 字数:2924字 阅读: 1155次 评论:8条 推荐星级:5星

神文!入神,得神。
 

  嵩州故土,人杰地灵,吾有一师,桑梓德亭。生于建国五年,出身贫寒,求学之龄正值文革,然刻苦自励,嗜读如命。曾与本村中医结为忘年之交,扺掌扪虱,濡染文道。文革毕,复高考,应试者芸芸,而铩羽者十九。吾师携才前往,一试即中。从此杏坛设帐,耕耘至今,渐成风雅。几四十年矣。

  吾师风雅,雅在其业。其业为师,便终身践之。或将语文教死,吾师将语文复活。其为课,激情四射,妙趣横生,纷呈万千气象。大至名篇佳构,小至一词一符,亦能析义理,释奥妙,示洞天。听其课,如山阴道上,目不暇接,即为贩夫走卒目不识丁亦会倾心语文。每举办对联、谜语及文学讲座,听众如堵。1996年高考,其学生鳌里夺尊,获单科状元。国家级骨干教师,于吾师实至名归矣。

  今之为教者,或如狱警,惟事看管;或如会计,只算学分;或学饲者,惟知填灌;或学鹦鹉,人云亦云:以教学为饭甑,而教育之精髓要义荡然无存矣。吾师边教边修,其角色在师生间数次转换,如历三蒸三晒、三煅三淬,其教育理念,乃生命结晶。常人为教,以雨水灌之,以河水灌之,甚而以污水灌之;而吾师为教,以沧浪之水、天河之水、乃至以心血灌之——重以人格感染,以学识浸洇,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学生亦沾溉其儒雅之气。其学生,或得其三年浇灌,或从其一节开化,或听其一言顿悟,甚或未晤其面而仅求学于其校,亦以出其门下为荣。吾师视教育为事业,树为师之标高,还教育之本质,将教师之才情、职责、魅力及境界阐释殆尽矣。

  吾师风雅,雅在其怀。素秉书生意气,夙萦家国之情。1989年春夏,天下匈匈。时吾师负笈于省城,感于国事,奋袂而起,愿为学生领袖,问国运民瘼于省长。2001年赴沪集训,人皆流连于灯红酒绿间,独吾师携书稿一卷,访求名师。人皆羡吾师胸怀之广,如海纳百川,恍恍如万顷之波,远接天际,孰知其心中之痛乎?痛之深处,汹涌情怀幻为珠玑文字:为新诗命运忧思,为吾国教育招魂,为官场生态而怒,为人情浇兢而瞋。当众口哓哓,为应试焦劳而不得其道时,吾师已剔挖语文筋骨,撰文著述,力倡语段训练。近年步步为营,愈走愈专,倾力于家庭教育,其微博纵论,迭获好评,结而成书,付梓于清华大学;其序《告天下父母》言之谆谆,唤醒多少迷途之人……

  余生也晚,未识周相;近观镕基风范,宛然周相在矣。余幸逢盛世,常以未睹民国大师为憾;近观吾师情怀,赫然民国遗风存矣。家国与教育之忱念念在心,须臾不忘,生死以之。仅此一雅,即令彼尸位素餐、终生混迹于教育之流判若云泥矣。

  吾师风雅,雅在其格。物有格,以释其性;人有格,以别其众。吾师之诸方情致皆矫矫不群:性洒脱,爱简约,尚雅致,向不屈心抑志,矫俗干名。或晤言一室,案头如幻山水;或放浪形骸,山水即成文章。言谈举止,待人接物之间,均氤氲出文人气象。而吾师之雅,向不惧俚俗之语,且能化腐朽为神奇。雅不避俗,因心无纤尘;寓庄于谐,如大隐于朝。诙谐机变,能使陌路会心,能让听者绝倒,如东坡与佛印诸事。恰与方今之衮衮诸公,尧舜之言桀纣其行,孔孟之言盗跖之行可有一比。

  故坊间常流传吾师雅事,总不离此高格:文人会集,宾客宴饮,划枚行令,迅疾如风;品鉴人物,谈言微中,一眄一盼之间,褒贬立见;玉壶既尽,杖藜行歌;担风袖月,调琴弄笛;当司仪,风神潇洒;轻宦途,行藏在我;甚至拍案而起,为职工而力争;不卑不亢,拒县长之邀请……张潮《幽梦影》云:武人不苟战,是为武中之文,文人不迂腐,是为文中之武。若吾师格调,亦可谓文中有武之人也!

  吾师风雅,雅在其望。葵藿向日,磁针指南。余观吾师之望,如芝兰有香,春雷有声。为教者愿近之,为医者愿近之,商贾者愿近之,耕稼者愿近之。愿近之者,如寒冬向火,即为凡夫俗子亦必是向善之人;忌讳之者,如腐鼠畏光,身居庙堂高位亦必为得意宵小。领导履新,常枉驾相访,咨以振兴大计;庶民纠纷,亦坦诚相托,问以息讼之策。甚至当山野樵夫,尚不识吾师,而亦引领侧耳,多方探听吾师之形容、官阶、薪俸与学问,其声望之隆,端然可见矣!

  近读《史记》,眼前人影幢幢,常欲以吾土人仿之。言仲尼门墙桃李、星河其灿,惜未见其人也;言吾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吾见其人也。东方朔口若悬河、吹枯嘘生,恨未见其人也;言吾师雄辩滔滔、妙语连珠,吾见其人也。不宁惟是,吾师有儒林之风而无其流弊,有纵横之才而无其势利,有滑稽之智而无其狂放,有游侠之信而无其戾气。囊昔金圣叹批《水浒》曰:武松上上人也,林冲上上人也……若吾师,一人兼数人之美,宁不为吾土之上上人耶?倘史迁为之作传,纵服膺其风雅,亦必踌躇然不知归为何类焉!

  年光似水,迢迢东逝。2014年冬,吾师退休。感于多年之相濡以沫,校语文组为之饯别。席间其纵抒为师感想与母校感情,泫然涕下,在场之人无不动容。退休后,心平如水,如冬日可爱。一高同仁无不念之怀之,年岁愈久,其情愈切。诚为吾嵩州之高士也。

  余写吾师,本自惴惴,不惧谄谀之名,而惧唐突其人。由众人熙然欲归吾师之状,感叹人心未泯。凝望七峰苍苍,伊水泱泱,于吾师退休之年,握不才之寸管,赞曰——

陆浑湖畔一卧龙,亦师亦友亦长兄。

大雅大俗见真我,且耕且耘育众生。

悟透无字人生书,抒尽满腔家国情。

    荷锄戴笠今归去,七峰山下晚霞明。

  吾师名讳?李东海也。

编辑点评:
对《风雅吾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