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怀念值得怀念的日子

怀念值得怀念的日子  作者:龚坚

发表时间: 2017-04-26 字数:13994字 阅读: 503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一一在丝绸厂工作纪实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和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这两个日子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日子。前者是我的生日,后者是我参加工作的日子。一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那天,我心里像小兔子蹦跳的那
 


一一在丝绸厂工作纪实


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和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这两个日子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日子。前者是我的生日,后者是我参加工作的日子。


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那天,我心里像小兔子蹦跳的那样激动,告别了那片生养我的黄土,告别了那座给我饥饿、寒冷、希望失望的秃山,告别了村前流淌的小河,告别了撅头、锄头、铁锨、铧犁、扁担、箩头大寨田来丝绸厂参加工作,放飞我梦想的翅膀.。那天中午食堂蒸得是小笼包子,一两一个,我一下吃了十个,还喝了一碗汤。晚上是白面条,我喝了一碗面条,又吃了一个杠子馍。心想:工人们的生活这样好,顿顿都是白馍白面条,比起家里那红薯汤红薯面馍真是天壤之别。晚上走在县城的大街上,到处都是明灯闪烁金碧辉煌,比起家里的黑灯瞎火真是无法比拟。县城真大真美呀!工人的生活真好真美呀!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干,一辈子不离开这地方,不离开这个厂。

丝绸厂座落在县城西头,占地二十多亩,一排排高大的厂房耸云挺立,是县城靓丽的风景线,也是县里的门面。每次县里开大会,彧外面来人,县领导就领着人来厂参.观,学生勤工俭学也要来丝裯厂锻炼学习。厂东边是织绸车间,占地五亩之大。车间内织机整齐地排例着、隆呜着,锦梭飞舞着,织绸工人不停地忙碌着,织出来的银绸瀑布似的飞卷着,很是美丽壮观,富有诗情画意。厂北边是缫丝车间,厂西边是准备车间,厂正中是锅炉车间,三十米高的烟上写着″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红色大字。烟筒吐出.的黑烟和蓝天白云拥抱接吻。锅炉车间前是一条厂区大道,直通大门外。厂门口挂养两块白底黑红字的牌子。左边的红字是中共嵩县丝绸厂支部委员会,"右边黑字是地方国营嵩县丝绸厂革命委员会"。很是大气耀目。

下午,厂领导领着我们参观了厂容厂貌,又给我们讲了厂的发展前景,我听着厂领导声情并茂的讲叙,仿佛看到了厂美好的明天,心里非常高兴。我被分配到缫丝车间,厂领导笑着对我说:缫丝工作可能苦点累点,对你们青年人是锻炼。我说什么我也不怕!只要厂能发展壮大。厂领导拍拍我的肩,滿意地点了点头。

我跟着郑香果师傳学繅丝。郑香果师傳也是二十出头的姑娘,长得眉清目秀,脸很白嫩润红,粉桃花一样。我这十七岁的山村土包子,穿着厥肚棉祆,掌子鞋,看着漂亮的师傳,吓得不敢和她并排站在机台前,不敢和她说话。我站在她身旁,总是和她保持距离,害怕我的衣服挨住她的衣服,亵渎她的圣洁。郑师傳很和善,看出我的拘谨,笑着说:″小伙子还恁害羞,以后咱们是师徒关糸,大方点。我说行。问她我以后怎样称呼你?她说:你就喊我香果姐吧!

缫丝机有三十多米长,机器一边十二个机台,两边二十四个.。从车间这头排到车间那头。每个机台上有三个塑料方池`..池里是四十五度的温水,把煮漂出来的蚕茧放在温水里,用指头肚把茧的浮层丝抚出,把茧的浮层乱丝拔成一茧一根丝,拴在不锈钢柱上,然后一个一个往旋转的轮叶上添,让这个茧丝和其它的茧丝捻并成一根丝钱,缠在上面不停旋转的瑤上,用暖气烘干。一根成品的丝线是由下面的七根茧丝组成。七个蚕茧必须有新添的,有快抽完的,因为新添的丝粗,快完的丝细,只有新旧搭配,缫出来的丝才粗细匀称,符合质量要求。所以缫丝工人从上班到下班,两手泡在温水里,脚丁在地下,不停地拔丝、添茧、去茧,去茧,添茧,一分钟也不敢停,是丝绸厂劳动强度最大的工种。人见人畏。

我算不上聪明,但做事用心,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有毅力。我跟郑师傳学缫丝,最难的是接线头。我在家拿撅头拿锨贯了,现在捏住两根头发细的丝线,像捏住两根大梁,拙笨的手怎样用劲也.接不住。上班,郑师傳不厌其烦手把手教我,搬住我的手指教怎样弯怎样钓怎样才能把丝线接住。下班,我把乱丝线拿到宿舍,反复接。接住剪断,剪断接住,经过反复练习,最后达到我闭上眼也能把丝线接住。

我跟郑师傳学缫丝三个月后,郑师傳说:麦焕,我看你能独立操作了,你独立操作吧。我生来就敢想敢干,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说:行。车间给我分了个机台,我开始了独立操作。第一天我就繅了一斤六两丝,(最高产量是一斤七两半),经检验质量合格。我拿着检验单叫郑师傳看,她脸笑成一朵花,说:好!你已经出师了。说得我心里乐开了花。

缫丝工劳累不说,车间里还奇热,平时温度就在四十多度,夏天更热。厂里为使我们少受热,让我们夜里三点上班,中午十一时下班。当时我才十八岁,正是歌的年龄,诗的年龄,打磕睡的年龄,夜里三时正是做着好梦的时候,起来时,眼还半闲着,可一进到车间,马上就来了精神,进入最佳精神状态.。我们站在电棒下,肚挨住机台,尽管电棒下的蚊子在我们头上乱罩乱咬,尽管池里热水的热气侵袭着我们的身体,尽管两手被泡得发胀白浓浓的,尽管我们额上的汗珠往下飞溅……我们也不在乎,全神贯注聚精会神两手不停地工作,赢得质量单上一级的红花,赢得厂长那满意的微笑,蠃得祖国母亲那声你们..″辛苦了"的欣慰。

我们工作虽然劳累,那时我们都很年轻,也不觉得劳累。想得是自己缫得丝质量数量如何能得第一,想得是如何能当上先进工作者,如何能成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上班拼命工作,下班读书看报打乒乓球蓝球羽毛球,心里很是充实、愉悦、欢乐。


我在缫丝车间工作了一年,后来被调到炼染车间。炼染车间是新组建的车间。过去我们厂没有这个车间,所织出来的被面绸缎拉到苏州印染,染好重拉来,进行检验打包再发往全国地销.售。苏州离我们嵩县几千里,这样去外地染色费时费工费运贵,资金周转缓慢。厂为改变这种现状,建个炼染车间自己染色。厂领导看我工作踏实,做事用心,事业心强,调我到炼染车间跟着鲍学德师傳学染色。鲍师傳对我也很好,他亳不保留地教我,我也虚心认真地学习,不到半年,我己能独立操作了。

厂长对我们说:你们的工作岗位很重要,全厂织出的绸缎被面就靠你们装点.,人凭一张脸,货卖一层皮。织出的被面质量再好,如果颜色不好看,照样没人要,所以说你们的岗位.很重要,是厂里的门面。我们会意的点点头,说: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不辜负领导和大家对我们的希望。

我们染色的设备是台绳状机。所谓绳状机,是松木板做成的两米见方的大木池,池的上端是个扁形的木框架,框架四周玻玏框封闲,保持染液的温度。把整匹被面彧绸缎搭在扁框上,两头用缝纫机接在一起,成为绳状。染物放在池子的染液水里,上面的扁框架用马达带着不停的转动,翻动下面染液里被染物。

染色的染料是按被染物的重量按比例配的,染色的助剂(比如纯.碱、食盐、肥皂、平平加等)是按染色液水的浴比配的。染液水多助剂就多,染液水少助剂助就少。我们一次染一百六十条被面,二十条一挡一根绳状,用水量一千四百立升,光用盐四十公斤,纯碱五公斤,肥皂十四条,平平加三百克.。光那一千四百立升水用蒸气打半小时都打不沸,不说锅炉烧蒸气得多少钱,光那助剂费一条被面不说染料就得六角多钱。加上染料费一条一元五都不行。

我是不甘寂寞不安于.现状的人,也是善于思考善于学习的人。从我学习染色开始,我就去图书馆借来《丝绸印染讲义》的书,反复阅读反复研究学习.,把染色理论和工作实践相结合,把丝织物的构造和化学纤维的结构,活性染料和直接染料的使用和功能弄明白,各种助剂在染色过程中作用弄清楚。熟中生巧。从我能独立操作那天起,我反复想:染色液水能不能少一点,助剂能否降下一点?降点会不会影响产品质量?我反复琢却拿不定主意。

试验是成功的根基。再伟大的科学家都是经过试验失败失败再试验最后取得成功的,也叫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下决心先试验再说,用事实说话。我先弄了五克重的布.用了一立升的水,染料按布的重量配,助剂按水的多少配,对布进行浸染。布染出后我取了一个小样,并对布、染料、助剂的比例和染色时间作了详细的记录。第二次我还是用五克布,水量降到零点九立升上,助剂按零点九配,第三次水量降到零点八立升上,助剂按零点八水量配,结果染出来三个样品,我把三个样品拿到一块反复对比,从色牢度鲜艳度手感度看不出有么异样。我心有底了,高兴的跳了起来。试验证明,染色水是完全可以降低的。

这事怎么给鲍师傳说呢?人家是傳傳,去苏州学习过,咱是徒弟,徒弟怎能超过师傳呢?!师傳不理解了还说我想超越人家怎么办?这种复杂心理在我心里存放了好长时间没给师傳说。后来我想,师傅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是有大肚之气的人,不会因为我给他当过徒弟后来我搞枝朮改新而说我想超越他.,我的目的是想为厂节省原料,降低成本,我和他都是厂里这棵葡萄树上的叶子,厂兴我兴,厂衰我衰,我们和厂同生死共患难。他会理解的。我决定和他商量我们共同搞枝术改新。我把我试验染得小样及原始记录拿给他看,并说了我们共同放大样想法。鲍师傳是明智人,看了我的小样及原始记录,说:你的做法想法都很对,我也有这种想法,只是你先我一步走了。这件事咱先保密,至少说可以试试.,成功了更好,不成功也没人知道。

师傳爽快的话语,使我深受感动,我仰望着他,像仰目一座大山。

我们开始放大样搞技术改新了。第一次我们把染色水量减少了二百立升,助剂食盐减少五公斤,纯碱减少一公斤,肥色减少两条,平平加减少三十克,因为是第一次放大样,我们格外专心,我们站在机器旁,望着旋转的机器,望着沸腾的染液,望着被面由浅红到中红到深红,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到把色染好,到最后进行皂煮水洗,把浮色水洗掉到最后烘干。烘干后,我们剪了块小样和以前没有減量助剂的大样反复比较,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不管是从色的鲜艳度、色的牢度、绸的柔感手感和质感都合乎产品质量要求。我的心高兴极了,悄悄对鲍师傳说:鲍师傳,我们成功了。鲍师傳是很谨慎的人,说:先不要张扬,我们继续试验往下降,等降到最低度再给厂里汇报。我说行。

第二次我们又把染液水量降了二百立升,第三次降了一百立升,直到池子里的染液水能淹住被面,水出被面一公分为止。每次少用食盐十一公斤,纯碱两公斤,肥皂五条,平平加七十克,每次节约原料费三十二元六角三分,一条被面降低染色成本两毛一分。我们把我们的技术改新成果及改新的原始纪录数据节约数字向厂长作了汇报,厂长听了很是高兴,亲自到我们机旁看我们使用的染液水,又到检验车间看没改新前染出的被面和改新后染.出的被面,又组织全厂技术人员进行反复对比,最后拍着我俩肩膀说:谢谢你们,你们为厂里立了功!

. 后,厂里把我们技术改新成果上报到县科委,县里召开技术改新表障大会,邀请我和鲍师傳参加,并叫鲍师傳在大会上作了技术改新能手发言。县里给我们发了奖状。厂里也对我们进行了表障。鲍师傳被提拔为车间副主任,我被拔为班长。


七十年代末,一个偶然机遇,我爱上了文学,爱上了诗歌。我在炼染车间工作十五年,上班时间认真做好本质工作,下班业佘时间从事诗歌创作。我写诗,就以我们的工厂工人为题材,,写我们纺织工人的劳动生活,写我们纺织工人对祖国母亲的爱和.对人民的爱,织染出最好的被面绸缎去扮丽生活,温暖美梦.为国家为人民奉献财富。八一年,我写我们印染工人《彩蝶》的诗在《洛神》杂志上发表,在厂里引起不小的轰动,杂志寄到厂里,工友们争相传阅,连厂长也爱不释手。称我为小诗人。厂里开大会,还把我的诗在会上朗读。厂领导对我搞文学创作很支持,对我说:县里市里有文学活动,只要人家通知你,你情去了,回来车费宿费都给你报销。去开会按上班对待。我很感谢他们。我创作上的每一点进步.,都于领导和工友们的支持分不开的。后来,县公安局从县直单位扩编公安队伍,时任厂长朱素玲让我和鲍学德去,当时我想,去公安局叫我当侦察员,下去捕人拴人,我不是那块料,况我爱好文学,诗已发表,去那里会影响创作,没去。辜负了朱厂长的好意不说,后来却成了下岗职工。八二年,厂里成立工人夜校,把我抽去当夜校教师,讲古典文学。虽是业佘兼职教师,我对教学工作也很认真,因我上学少,只是六年级未毕业就辍学,夜校工友们

大部分是初高中学生,比我上学多,我不敢有一点马虎,怕惹人讥笑。每讲一课,我都认真查资料背课,在家对墙试讲.。等讲到不看讲章能熟练讲课时,再去给工友们讲。一次,厂长书记去听我课,那晚我情绪特别好,发挥的特别到位,赢得了大家的掌声。厂领导给了我充分的肯定。

后来,厂党支部看我工作积极,事业心强,培养我为党员对象。时间不长,厂领导提拔我为车间副主任。

我在兼职工人夜校的同时,还坚持业余创作,并在厂里成立了一个文学学习


小组,我任组长,并还创办了一个名为《彩霞》的黑板报,我们定期学习,定期出板报,歌颂我们的工厂,歌颂我们纺织工人的勤劳无私奉献精神,活跃我们的文化生活。受到了大家的好评。

八四年,我的诗《我,接线头的姑娘》在省里的大型文学丛刊《莽原》上发表,在厂里在县里文学界引起了轰动,现把该诗抄录如下:

我,接线头的姑娘


像巡视春色的紫燕

看光的翅膀在哪儿折断

似窜花溜叶的黄莺

看山的小溪在哪儿枯干

上班,我在织机的丛林里穿行

巡视着琴弦般跳跃的丝线


为使暖梦更加久长

为使生活更加斑斓

经线断了,我接上阳光

纬线断了,我接上爱恋

使力量重新拥抱

使希望向天际伸延


只有断了的丝线

没有断了的信念

我的工作既是接头

就要履行自己的职责

拉着祖国断了的线头

接出花朵般的明天!

一九九五年春天,我应邀赴京参加笔会,晚上举办诗歌朗诵会,我上台朗诵了《我,接线头的姑娘》这首诗,嬴得了雷呜般掌声。这首诗还在北京获了个小奖。

八五年,县里成立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正科级机构).,时任县委宣传部部长焦治中亲自来厂考察我,想把我调到文联工作,后因其它原因没有调去,在第一次文代会上,我被当选为县文联委员,文学工作者协会理事长(作家协会前身),八六年,省诗歌学会接纳我为会员.为我颁发了盖着钢印的会员证。


一个企业跟一个人一样。有着青年中年老年时期,有青年时期的八九点钟的太阳,有中年时期的烈日当空,有老年时期的夕阳西下。我们丝绸厂最为辉煌的时期是八十年代初,那时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地区纺织品站的人来厂崔货长期住着不走,社会上的人想买条被面得找我们厂工人开后门,领导批条子,一年为县里上缴几十.万元的利润,县里按排待业青年都是托着熟人往里进。到了八十年代中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市场经济的发展,个体企业的市场竞争,我们国有企业的经营远不如从前,出现了每况愈下的现象,产品开始了滞销,靠自己去外推销,厂里开始出现发不下工资现象。厂为尽管改变这种困境,加大销售力量,调我去销售科跑推销。

才到销售科,我压力很大,一是外面没有熟人,没有一个关糸户;二是对推销业务不懂,没有干过这行业。销售员是企业的灵魂,不但能把产品推销出去,还得把款要回来。现在社会上赖皮坑人的人很多,弄不好会弄个赔了夫人又折兵,鸡飞蛋打。鲁迅先生说过:″牛,吃的是草,剂出来的是奶。"”从血管里流出来的血,从水管里流出来的是水。""世上本没路,走得人多了,便成了路。路,就在脚下。"我想:厂领导叫我跑推销,是对我的信任重用,不管再难我也要干好,不辜负领导和全厂职工的希望!决心下定后,针对我厂现在滞销的产品,我面对全国地图看了很久很久,认为我们的产品适合在贫困地区销售,南方沿海城市销售不动,因为那里经济发达,人们穿着讲究,苏、航又是丝绸之乡.那里根本打不进去。我第一眼看准了山东,那里有沂蒙山区,还有东营、梁山,据说比较贫穷。

我出发了。带了三百元路费,带着厂里所有产品的小样,带着一本地图册,也带着我的使命、憧憬、希望、艰辛和渺茫,从洛阳坐上火车,向着山东方向一路飞驰。车过荷泽,上来一个中年男人,浓眉、大眼、脸黑、胡荐硬密。他上车后,看看没有坐位,正欲去别的车厢找时,我们三个人坐的坐位.我对那两个人说:挤挤,让他坐下,都是出门人!那俩人果真往里挪挪,我也往里挪挪,腾了一小块地方,让他坐下了。他向我们投来一笑,算是感谢了。我们聊了起来。问他:你上哪?他说没有目的,走哪算哪。我又问他:干啥工作?他说跑推销。我说:那咱俩是同行,同时天涯沦落人。我俩都笑了起来,笑中我们的身贴得近了,心也贴得近了。他问我你推销什么产品?我答说丝绸。我问他推销什么,他说帽子。说着他把他的帽子样品让我看,我见有种帽子是雪花呢布料做的,我问他这种布料进的价格,他说后.。我说我也有这种产品,价比你说得稍低,看你能用否?我把雪花呢样品拿出来,他反复手摸,和他帽子对比,他说能用。我说能用你订点,建立个关糸。他说我们厂小用量少,要不了多少。我说多少都行。在火车上,我们鉴订供货合同,质量价格都没争执,就是在付款上我们有不同意见,他说货到付款,我说必须是款到发货!别说你是个体企业,就是国有企业也是这样!他说款到了你不发货怎么办?我说我们是国营企业,不讲诚信,钱也装不到私人兜里,不相信,咱下车去公证。他看我说话硬气,说:算了算了,几千块钱,你们大厂也不会不讲信誉!说着在合同上签了名。

意外的收获,使我喜出望外。必竞是我旗开得胜第一个订单。

推销员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不像釆购员,釆购员去釆购货,都是有目的的,而推销员没有目的的,不知道什么地方要你货,所以居无定所,今天在这个地方,不知道明天会到什么地方,有时候情白是盲撞的。我一路经泰安经维坊经济南经宾州,凡是县市级的城市都跑,连乡镇级供销社也跑。有时一天跑两三个县城,有时跑三四个乡镇,累得鼻塌嘴歪精疲力尽。晚上住店有五块的三块的两块的床铺,为给厂里省钱,我.住两块钱的旅社,有天到一个地方,没有旅社,住在一晚一块二的骡马店里。吃饭那偏宜吃那,填饱肚子就行。

我跑到东营,东营是黄河的入海口,我看到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奔腾不息卷起三尺浪涛的黄河,到这里入了大海,静静地躺在海的怀抱里,一失往日的狂奔不羁,变得那样温柔顺服,想到人和物一样,无论再历害,都有被征服归顺的时候。东营市:是比较贫穷的县级市,看到大街上的人穿得裤子,大部分是质量不高的涤纶布.腿卷吊到小腿肚,和我们的产品质量差不多,想着我的货能订出去。由于出来几天没订住大的订单,心里油煎火燎,对于大海的波涛海上 的船帆大海的美景也无心欣赏,急匆

匆去纺织品站谈业务。还好。订出去五千米涤纶布,两万多元。合同鉴订后,心里高兴,第一次破例在饭店要了二两白酒,一盘炒菜,自愉自乐.自饮起来。

从东营,我顺着挨住的边界边走边销,一路经宾州、惠敏、林沂、梁山、临清等县市,最后到了泰安。在粱山,我步行五公里去上了粱山,看了聚义厅、忠义堂、赛马场,参观了水泊梁山文物展览馆,并在李達塑像下留了影,我至今丕保存着那照片。到了泰安,又给泰安市纺织品站鉴订了十六万元的供货合同。那次,我出去了半个月,跑了十八个县,五个市,九个乡镇,签订了二十三元的订货合同。后来我有病跑不成推销,泰安纺织品站的`业务关糸还保持好多年。

回来我拿住合同叫厂长看,厂长向我伸出大拇指,连声说:有成效!有成效!!

我跑销售期间,遇住好人不少,帮我不少忙。我去山东一家供销社送货,货.送到仓库,恰好那社门市部营业员去仓库进货,没带车子,我背起一包布把它送到柜台上,那女的非常感动,说:老龚人好,他的货好卖,以后多进他的货!业务主任听了她的话,货还卖完,就给我打电话发货,款也回来的很利索。当然,我也遇住无赖不讲诚信的人,一家供销社的釆购员,货是他来厂选的,拉回去后,来电报说,一件货他不要,要退货,叫我去拿货。我到后,和他理争,说你选得货,为啥不要?他说:反正我不要,你不让退,整个货不给你付款!说着把那件货扔在门外,锁住门起来要走。我说我人生地不熟,你给我找个架子车,让我把货拉到车站,他说:社里没有架子车。没办法,那天,正好下着溜冰,我怕摔倒,我用麻绳把鞋捆了捆把,滑,背起那一百多斤重的货往车站背。供销社离车站二里地,我一肩挎着包,一肩背着货,一步一喘汗瀑飞溅地砸湿路面、砸湿劳苦把货背到车站,办了拖运。到车站后,我就想写封信把那供销社人狠狠罵一顿,出出心中的愤气。想想算了。还有那么多的货款没付呢!不敢得罪的老狠。还有沁阳服装厂的史秋,货也是他选的,回去后说产品有质量问题不付款。我去催款,他说要退货,货在河北石家庄市,叫我去那里拿货。我说你是在厂提的货,你不要把货重送到厂里。他说:不送!你要了去那里拿,不要拉到!要不你货降降价,我把款给你付了。我才看出他有意出难题,是想叫我产品降价。真是货到地头自然死呀!当时把我气得鼻孔冒烟,.可又没有办法。强龙不压地头蛇!想着把货重拉回去,来回运费得不少钱,不如降点价叫他把钱付了。我问他:降多少?他说一米降四毛,给你回扣两毛。一米降两毛,不给你回扣。我说:我宁肯不要那两毛,也不能降那么多!让厂里受损。就是降两毛,我也不当家,得给厂长请示汇报,厂长同意了才能降。他说:你请示吧。

那时没有手机,通讯不像现在这样方便。我跑到邮电所挂長途电话,等了半天,电话才通。我给厂長详细汇报了情况,厂长同意一米降两毛,才把款办了回来。坑人的人都是一锤之交,以后我再没有给他打过交道。

我跑销售那一年多时间,山东、山西、河北、甘肃、青海、宁夏我都去过.,经我手销出去的一百多万元货,除极个别经领导同意降价外,百分之九十八都如数把款拿了回来,厂里未损分文。受到了领导的肯定和表障。


不知是跑销售的过意劳累,还是其它原因,我有病了。才开始是大便发黑,便得跟沥青一样,心跳加速,四肢贬力,气喘吁吁,楼都上不去了。那年我才三十四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才开始我不大在意,想着没事,后愈加严重,才到医院检察化验。一化验是消化道出血,院方要我马上住院治疗,进行止血。住院后,也没便血吐血,可血色素一直下降,降到四克上,处于昏迷状态。把我妈我姐我弟我.妻都吓哭了,准备往洛阳转院。厂领导听说后,对我的病情非常重视,厂长温文升亲自到医院探视我,给医院交待说,麦焕是我厂的生产骨干,无论花多少钱也要全力救治,并叫财务科给医院送去转支票,花多花少都由厂报销。又按排一位副厂长专抓我的治疗,并叫销售科贺建宾去医院护理我。贺建宾进厂时是我的徒弟,平时我们关糸就很甚密,他对我很尊重关爱,无微不至地护理我,给我端茶倒水喂药擦身,因我当时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他给我擦身降温到半夜我都不知道,温厂长对我的关爱我更不知,这事是病轻后才知道的。当时连句感谢话也没说,我该怎样感谢他们呢?.

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经专家会诊,调整治疗方案,病轻了不少,血色素上到升十克上(正常十二克),已花费三千多元。(那时三千多元顶现在的三万多元),我非常心疼这钱,三千多元是三包布的价钱,这三包布是多少工人血汗凝成的?就这样扔在了医院。病重时不说,病轻了不想再叫厂里往医院扔钱了。我要求出院,医生不让出,说你病还没完全好,万一出现问题,我们负不起责任。我说:没事。不叫你们负责。医生说:那你写个保证书。我果真写了保证书才叫我出院。

那场大病,不知是药物上出的问题,还是哪个环节出的问题,出院后,我变成了另外的人,没有了病前的活泼、机灵、风抺利韧,变成了精神上非常臆症、迟顿,整天痴呆呆的,见人没有话语,像半植物人似的。其实我心里啥都知道,大脑也清酲,就是不想说话。厂领导看我跑不成销售了,按排我到财务科开票,专门为我买了电子计算机。开票工作非常轻松,但责任很大,不敢有一点差错。算少了厂里吃亏受损,算多了客户吃亏有损厂誉。我为把销售货款算准到百分之百,每次开票合计款数先用计算机算一遍,再用笔演算一遍,再用算盘打一遍,等三个数字一致才往发票上填合计款数。我在财务科开票一年多时间,发票用了八十多本,没出现一次差错。

后来,我被调到设备件仓库当保管员。设备配件仓库有两千多种没备配件,两千多个配件件号,光賬十九本,很是复杂。我上任后,面对堆放的杂乱无章的机器配件,修机工去领次配件,找半天找不着,很是误事。我决心对设备件库进行综合整理,把那种机器配件的型号按照帳面的顺序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起,使修机工去领配件时,只要说出配件件号,我蒙住眼也能把配件拿出。我还从废件堆捡出还能用的机器配件,用柴油擦洗干净,放在另.外的货架上,修机工去领配件时,让他们看还能用否?说能用,不开领料单让他们领走重用,为厂里节省资金。有年年底盘库,我保管的水笼头短了两个,按正常情况,报表上报上短损就行,我不想让厂受亏,自己掏钱买了两个,入在仓库里。

一九九二年春天,厂里经营已经非常困难,连续三个月发不下工资,厂为改变这种困境,决定压縮行管人员,压缩一个保管员,其它科窒都压缩人员,提高工作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当时我们是三个保管员,两个女的,就我一个男的,三个人工作都很好,压缩哪个厂长都不舍得,很是心疼。我听说后,主动向厂长请缨,说:她们都是女的,下岗后不好就业。我是男的,下岗后,好寻找就业门路,让我下岗。厂长同意我的意见,让我下了岗。

我老家是黄金小镇,矿山到处皆是。我下岗之后,回到老家,上了矿山,开始了背矿石、躜山洞、抡大锤的艰辛劳作,用血汗、力气、疲劳、艰辛去赢得生计,赢得妻子的微笑,孩子们的校徽,赢得赤子对祖国母亲的体量,赢得独立者的尊严

贾谊在《鹏鸟赋》中写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凶吉同域。"任何事情都是一分为二,好的事情会出现坏的结果,坏的事情会出现好的结果,这叫辩正法,事情对立的统一,也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在山上做矿石三年多时间,虽然吃尽了人间之苦,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人间之累,但把我的病做好了,身体健壮得像铁塔,背起二百多斤重的矿石一气不歇能背五六里,吃饭一顿能吃五个馍,一碗菜,两碗糁汤。因祸得福了。

我从十七岁参加工作,到五十五岁的退体,在厂工作了三十八年。三十八年来,我虽然为厂做贡献不大,但我时时刻刻用赤心、真诫爱着我的丝绸厂,爱着厂里的每一位工友,每一位兄弟姐妹。无论在那个工作岗位上,我都用心做了微不足道应该做到的工作。凭心而论,可以开诚布公地说:我无愧于这个厂啦!人的一生,草木一秋。人生的密码要学会感恩,常念人恩,常忘人过,心里就愉悦平衡,没人能得罪你,看世界都是美好;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爱,爱是你人生道路上一:.丶.的一路绿灯。当你爱别人时,没有想到回报,可回报不期而遇而来。

爱是互动的,我爱着我的工厂,爱着厂里的每一位工友,他们也爱着我,支持着我。我搞法律服务工作,为人代写法律文书,只要有人找我,院里人把人领到楼梯口,指指我住的地方喊叫我,我不在家,或给我打电话,或把人送到我办公室。厂已关门停产多年,我出版书,厂长贺建宾还赞助我一千元支持我,我怎能不感谢他们呢?我向厂里的每一位大人孩子鞠躬.啦!

. 岁月如歌,弹指一瞬间。我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两鬓斑白,老气横秋,到了″老牛已知夕阳短,无须扬鞭自奋蹄"的年龄。现在,物景换移,我们的老丝绸厂已成生活区,四周被前河金矿、经委、法院瓜分,昔日高大美丽的车间,已被楼群所嫁接,昔日机器的隆呜声,被轿车的嘶呜声,小孩的哭闹声所淹没。庙怀新厂已倒关门多年,到处是残墙断壁,滿目凄凉,大有″城春草木深″之感,高耸的车间被打煤的、修车的、收破烂的占用,我每次站在那破落的厂区里,手抚着那残破的砖墙,吻着那枯焉的花草,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都禁不住流下酸楚的泪水。这还是洒下我汗水的地方吗?这还是放飞我梦想的地方冯?这还是我那花园式可爱的工厂吗?这还是曾给我过衣食住行赖以生存温馨的家吗?这还是曾机声隆隆蒸蒸日上的丝绸厂.吗?如今你去了哪里?你还会回来吗?我还会再年轻吗?…… .今天,我把那些值得记忆的点点滴滴的往事记录下来,不是在宣扬我有多能干、有多好,而是在宣扬我可爱的、嵩县人民引以为豪的丝绸厂。使后人永远不要忘记我们嵩县还有个曾经辉煌过的丝綢厂。


龚坚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


编辑点评:
对《怀念值得怀念的日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