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舞台剧本> 独幕话剧:《大禹治水》

独幕话剧:《大禹治水》  作者:石予川

发表时间: 2017-04-05 字数:10509字 阅读: 575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独幕话剧:《大禹治水》(编剧:石予川)人物:大禹——35岁,司掌水利的官,治水英雄。娇儿——28岁,大禹的妻子,涂山族长之女。涂山族长——60岁,娇儿父亲,大禹丈人。巫师——50岁,舜帝奸细。大禹助手甲、乙
 


 

独幕话剧:《大禹治水》

(编剧:石予川)

 

人物:大禹——35岁,司掌水利的官,治水英雄。

      娇儿——28岁,大禹的妻子,涂山族长之女。

      涂山族长——60岁,娇儿父亲,大禹丈人。

      巫师——50岁,舜帝奸细。

      大禹助手甲、乙、丙、丁。

      大禹的随从数人。

      娇儿母亲及侍女数人。

      涂山族长随从及百姓数人。

 

【舞台背景:左侧云雾茫茫,从中间至右边是绵延的高山,近处有一些茅屋。

【舞台后面靠左有一棵大树,树旁一台阶。舞台中部靠后有几个高低不等的石凳。

【音乐起。身穿乳白色带图案的麻料背心和褐色草裙、头上戴花环、脖子上戴狼牙项链的娇儿侧面站立于台阶上,向观众左前方遥望。

娇儿:(随音乐轻轻唱起)候人兮,猗——候人兮,猗——,候人兮,猗——候人兮,猗——(随情绪波动,歌声渐强渐悲,直至声音嘶哑。)

【身穿黑斗篷、头戴面具、头上插羽毛的巫师鬼鬼祟祟上场,望见娇儿后回身向舞台右边招手。娇儿母亲带4名侍女急匆匆上,娇儿母亲一摆手。众侍女冲上去架起娇儿拉到舞台中间。

娇儿:(挣扎着,不解地急切问道)娘、娘——你干什么呀?

娇儿母亲:孩子,别动别动!让大师给你施法。

【巫师手舞足蹈在舞台转一圈后,窜到娇儿跟前,突然一口水喷到娇儿脸上。然后怪声叫着,唱着,跳着。娇儿不停挣扎。

娇儿:娘啊!放开我——

娇儿母亲:孩子,别说话!你,你你,你思夫心切,积郁太深,不思茶饭,不管幼儿,整天来这里等大禹回家,大师说这是鬼迷心窍了呀。走,回去让大师给你跳跳大神就好了!

娇儿:娘——我没有疯啊!

娇儿母亲:没有疯你整天唱什么?带回去。

【娇儿母亲一挥手,侍女们架起娇儿匆忙从右下。娇儿的狼牙项链掉在了地上。巫师回头望见项链,偷偷溜过去拾起,举在头顶仰脸观看。

【身披蓑衣、头戴草帽、手拿耒插的大禹,带领5-6个助手和随从左上。看见巫师,大禹举手示意,大家停下脚步。大禹急走到巫师跟前,一把抓过狼牙项链。

大禹:这是我家娇儿戴的,怎么在你手里?

巫师:(怪笑着、围着大禹转圈)咿呀——

大禹:快说!

巫师:(指着舞台后面)在,在在在在那里捡的。

大禹:(揪着巫师衣领)娇儿呢?我的娇儿在哪里?

巫师:她她她她,她刚才,跟老族长的夫人回家去了。

【大禹松开手,巫师急忙躲到一边。助手甲走过来。巫师溜到一边偷听。

助手甲:主人,前面就是涂山部落,你的家就在那里。你快回去看看你的夫人,和你那未曾见面的儿子吧!

助手丙:启儿都快四岁了吧?

众随从:是啊主人,回去看看吧!

大禹:(沉思了一下)不去了。我们走吧!

【大禹走了两步,停下来,看看手里的狼牙项链,又看看大家,叹了口气。

大禹:好吧,大家在原地稍事休息,我去去就来。

【助手们坐下休息。大禹整整衣冠正要动身。助手乙跑上。

助手乙:主人!主人——报——

大禹(回身,助手乙跑到身旁弯腰喘气,大禹扶起)怎么了?快说!

助手乙:报:飞鹰传信,伊水上游,接连二十几天的降雨,导致洪水暴涨,最大的燕塞湖坍塌,洪水决口而泄,洪峰有三十多丈高,一路咆哮而来,离到这里仅剩不到三天的时间了。

大禹(吃惊地)三十多丈?不好!虽然龙门和陆浑两处水路,经过几年的努力,已经疏通,并无大碍。但是,涂山至老龙山这边的水路不畅啊。别说三十多丈高,就是十几丈高的洪水,也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灾难呀!快,把图拿来!

【助手甲从一卷中拿出一张兽皮做的地图,助手乙也上前帮着展开,两人拉着图。大禹站在图前紧张观看、比划。

大禹:你们看,这边——不行,这边——也不行啊!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从崖口这里打开缺口泄洪啊。

助手乙:是啊,两害相权取其轻啊,只能这样了。

助手丙:(凑过去看图)可是,可是——

助手甲:快说呀,可是什么?

助手丙:主人,如果从这里开口泄洪,洪水刚好冲毁的是涂山部落的领地呀,涂山族长、你的老丈人,会同意吗?

助手甲、乙:是呀,那怎么办?要不想想别的办法吧?

【巫师一直在偷听,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背过身用手点了点大禹,转身弯腰溜下。大禹和助手们在图上比划,表情凝重。

助手丁:(上前作揖)报!伊阙部落、陆浑部落、空桑部落等十几路治水工匠已到,在台前听令。

大禹:原地待命。

助手丁:是!

【大禹着急地来回走动,不时看看地图,又招手助手过来研究。几个人在不停比划。

【涂山族长手持长剑怒气冲冲,率7-8个拿着棍棒的随从右上。

涂山族长:大禹啊大禹,你好大的胆子!

【大禹转身看见来人,急忙走上前,单腿跪地低头作揖。

大禹:丈人,大禹叩见!

涂山族长:(哼了一声,将长剑搭在大禹的脖子上)大禹,我往日对你恩至义尽,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白眼狼,吃里扒外!

大禹:丈人,大禹虽不孝,但忠心耿耿啊!

涂山族长:好你个忠心耿耿!我问你,你是不是想要在崖口开山泄洪?

大禹:是。你怎么知道的?

涂山族长: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想让涂山族房屋冲塌、良田冲毁,族人及牲畜尽数丧生?

大禹:不敢!

涂山族长:你呀你呀!想当年,因你父亲名望鹊起,遭舜帝嫉恨而杀害、你避难到我涂山部落。我念你父亲一生治水,劳苦功高,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收留了你。那舜帝却偏要斩草除根,命你接替你父亲的职位,那是想找茬办了你啊。是我,是我,是我!我接纳了你,我保护了你,我把我心爱的女娇许配于你,做你的靠山,使那舜帝不敢轻举妄动。这些,你都忘了吗?

大禹:丈人恩重如山,大禹永世不忘!

涂山族长: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加害我涂山族?说!

大禹:丈人,你肯定是误会了。请听我说——(大禹想站起,涂山族长用长剑压住,大禹缓缓用手推开长剑,慢慢站起)丈人,伊水上游,接连二十几天的降雨导致洪水飞涨,你可知道?

【涂山族长一脸茫然,环顾左右。

大禹:洪水冲垮了堰塞湖,三十多丈高的洪峰顺山而下,马上就要到咱这里了,你可知道?

涂山族长:这,这——就算我不知道,那你也不能在我这儿开山放水,毁我家园!

大禹:(拿过兽皮图,展开,让涂山族长看)丈人,你看这儿。如果这次的洪水过来之后,我们以前修建的水道肯定排水不及,造成涂山至老龙山以南大面积积水,形成新的面积广阔的堰塞湖,上游水不断下泄,湖水不断上长。这洪水若是受阻,肯定要找新的出路。环顾四周,这破口决坝的地点,极有可能是这里啊!

涂山族长:啊?这是涂山北的坡沟呀。

大禹:是呀。正是涂山部落最主要的居住地啊。这坡沟一面是山石,一面是土坡,大水冲刷,土坡必定不断坍塌,由小及大,蚁穴溃堤啊。到那时候,一旦决堤,洪水没有河道制约,遍地横流,不但我们涂山部落不能幸免于难,下游的几十个部落,都要遭受灭顶之灾啊!

涂山族长:这么说,这个亏你是让我们涂山部落去吃,别的部落白白占便宜呀?

大禹:丈人,哪有便宜呀?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你看,凿开崖口之后,水从这儿走,只是冲毁我们临老龙山那边的一小部分土地,大部分的土地和房屋没事呀。我们涂山部落,这一次当然是受点损失,但这点损失,换来几十个部落对我们的感恩戴德,进而结盟抗舜,也是值得的。丈人,从前你不是常教导我说,积蓄力量在于平时,赢得人心在于奉献吗?这些年来,我们涂山部落声望日起,近期就有三十多个部落来和我们结盟——这不正是因为丈人你,平时不计自己部落的利益得失,处处以大局着想,与人方便,给人恩惠,在无形之中赢得了人心吗?

涂山族长:可是——唉。

巫师:(幽灵般闪到涂山族长跟前,阴阳怪气地)族长大人,老龙山连着涂山,二山一体,一脉相承——这,可是龙脉呀,万万不可开山呀,要是挖断了龙脉,涂山族可要遭殃呀。

涂山族长:哦?这可是大事!此事再议!

大禹:(大笑)哈哈哈哈,涂山族风水宝地上天赐予,左青龙是老龙山,右白虎是涂山岭,这虎踞龙盘之势,恰恰缺了中间一道水啊。(拿着图转对涂山族长)若水从北面坡沟决口溢出,不仅众多部落生灵涂炭,而且洪水将龙虎赶于一隅,形成龙虎相斗的态势,这可是恶兆呀,你想想,以后恐怕就没有太平之日了!

涂山族长:是吗?

大禹:丈人你看,凿开崖口,水泻其中,显出蛤蟆崖,露出龙脊梁,龙脉正昌啊。丈人你看,这样山水相连,左右逢源,涂山族稳居河岸,依山傍水。这才是真正的风水宝地啊!

【涂山族长环顾四周,众人都点头称好,看到巫师,刚一招手,巫师赶紧转身装作没看见,然后溜下舞台。

涂山族长:好吧好吧。那就这样吧。你们快去吧。

大禹:(单腿跪下,作揖)大禹领命!(涂山族长扶起,大禹转向助手)部下听令——

众助手、随从:是!

大禹:(对助手甲)你,负责去把崖口下面一带的民众,全部转移到涂山之上,不得有误!

助手甲:得令!(跑下)

大禹:(对助手乙)你,率领各部治水工匠,速到崖口之上,昼夜不停,开山泄洪。

助手乙:得令!(跑下)

涂山族长:还有我们呢!

【涂山族长的随从们纷纷举起手,说“是啊,还有我们,还有我们呢”。

大禹:丈人,你带领涂山部落的青壮,到涂山背后的坡沟把守,加固堤坝,严防死守。如有危险,迅速通知下游各部落,一定要让百姓转移到附近山坡避难。

涂山族长:没问题!(转身一挥手)走!

【大禹突然头晕,手捂额头,侧身倾倒。助手丙、丁急忙扶起。涂山族长转回身。

涂山族长:咋了?这是咋了孩子?

大禹:不碍事,不碍事。

【两助手搀扶大禹到石凳上坐下。

助手丙:(从腰间取下水葫芦,一边喂大禹喝水,一边对涂山族长)主人这是累的。听说伊水上游下连阴雨,主人一连几天查看水利设施,从龙门到陆浑,再到这涂山,没日没夜的的干啊。

助手丁:是啊,我们休息的时候,主人还跑来跑去给我们找吃的东西,找住的地方,怕我们吃不好,睡不好。可他自己,从来不肯多休息一会!

【涂山族长点头,唉了一声。娇儿急匆匆跑上。搂着大禹的头哭起来。涂山族长摆摆手,众人蹑手蹑脚走下。

娇儿:(略带哭腔)禹,我的夫君,你这是怎么了?

大禹:(睁开眼。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双手扶着娇儿的双肩,直直地看着,有气无力地)啊,娇儿,我的娇儿!

娇儿:禹啊,禹啊!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啊!(把大禹搂在怀里,语无伦次地)禹啊,我给你唱歌,你睁开眼看看,我可是苦苦等了你四年一千多天啊!我天天给你唱歌——(唱)候人兮——猗——对了。禹啊,你回来了,我不该唱着支歌。我们唱绥绥白狐好吗?禹啊,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呀!

【大禹躺在娇儿怀里。点头。

娇儿:禹啊,禹啊,你记得吧,那只大灰狼,就是它,它要吃我,追着我跑呀,跑呀,翻了两座山,爬了一道沟,把我追到了你的怀里。大灰狼来了,你把我揽在身后,等它扑过来的时候,你一脚把它踢飞出去老远老远——对了,你还用它的牙齿给我做了一个项链。啊?我的项链呢?我的项链呢?

【大禹笑着,一只手抬起,狼牙项链垂下来。娇儿跪下,大禹给娇儿带上项链,两人拥抱在一起。音乐起,两人站起,牵着手,相视缓缓转圈,娇儿轻轻哼起《涂山歌》。

娇儿:(唱)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成于家室,我都攸昌。

助手丙:报——

【助手丙、丁押着背捆着手的巫师上来。后面跟着一些工匠和百姓。大禹推开娇儿,走过去。

助手丙:我们抓到了这名奸细。

大禹:怎么回事?

助手丁:主人,此人冒充巫师,实乃舜帝的奸细。他在各部落四处流窜,挑拨离间。刚才还在工地散布谣言,说什么大洪水马上要来,让正在开山的工匠丢下工具逃命,若不是我们的人拦着,大家就都逃散了。

众工匠:是啊!

大禹:(走到巫师跟前)为什么?

助手丙、丁:快说!

巫师:我,我我我——

娇儿:(冲上前扇了巫师一耳光)就是你这个坏蛋,说!

巫师:舜帝怕你们——怕怕怕,怕你们各部落,强大起来,威胁到他的王位,就——

助手丙:主人,他还交代说,舜帝一直在找借口杀你,派他来刺探消息并监视我们。

大禹:哈哈哈,(对助手)你们放了他,让他回去吧。

助手丙、丁:放了他?

大禹:是的,放了他。

【大禹摆摆手示意放人,助手丙解开绑巫师的绳子,巫师连连鞠躬,后退离去。

大禹:从任命我司掌水利起,我就知道这是个阴谋。我不能再犯我父亲的错啊!起初,我小心翼翼,处心积虑的夹着尾巴做人,我修堤坝、挖河道,做足了表面文章,为的是保命啊。但是后来,我从各地深受水灾的百姓身上,看到了他们的真正心声啊。他们拥戴我,支持我,关心我,保护我,是因为他们不愿再忍受洪涝灾害,把安居乐业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啊!从那时起,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安危,而置百姓的利益于不顾啊。百姓的殷殷之心,使我渐渐忘记了我是个被追杀之人,我渐渐真正地全身心投入到治水的事业之中。我可以攻克万难凿龙门,我可以受尽屈辱通陆浑,我可以和我的弟兄们在穷山恶水风餐露宿相依为命,我可以三过家门而不入、不看我的娇儿和启儿一眼。这,难道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安危和荣誉吗?

助手丙:不!这不是靠装就能装出来的啊!

助手丁:是啊主人,我们能感觉到,你是真正的喜欢这份工作,真正在为百姓做好事啊!

众工匠:是啊!

娇儿:禹啊,我的夫君,你是真正顶天立地的男人,我为你骄傲!

大禹:娇儿,我的娇儿!使命在肩,对不起你和孩子了。我希望在我们的启儿懂事的时候,你可以对他说,他的父亲不负苍天,对得起百姓!

众人:不负苍天,对得起百姓!

娇儿:禹啊,我的夫君,虽然我万万舍不得你走,但我知道,你干的是正事,是大事,你走吧!不要管我和孩子,不要回头,快走吧!

【大禹拥抱了娇儿后,与助手及众人一道离去。娇儿缓缓挥手,一步一步走上台阶。音乐响起。

娇儿:(唱)候人兮,猗——候人兮,猗——候人兮,猗——候人兮,猗——

【画外音响起:大禹凿开崖口之后,彻底根治了伊水之患。之后,他又告别家乡,奔赴九州各地治水。等他与爱妻娇儿团聚时,与他从未谋面的儿子启儿,已经12岁了。

 

                          2017年4月4日

 




编辑点评:
对《独幕话剧:《大禹治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