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蒲察叉察(68)

蒲察叉察(68)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 2013-07-15  分类:  字数:2885  阅读: 4750  评论:2条 推荐:4星

叉察为报情人之仇,欲刺海陵。
   海陵对奇异天象的敬畏总是维持不了太久的时间,他只消停了五个月就杀了广宁尹韩王完颜亨。
  一入冬,天黑得早了,海陵突发奇想,命居于宫外的诸堂姐妹分属诸妃位,将莎里古真、余都、什古、蒲剌、习捻之流又一起召入宫中,在寝殿内遍设地衣,尽去帷帐,与诸女裸逐为戏,旁边还让教坊吹弹奏乐,让张仲轲说唱淫词艳曲。张仲轲百般推诿不过,海陵还就爱看张仲轲尴尬难堪的样子。就这样一连数日,每天花样翻新,不一而足。正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出了一件丧气事搅扰了海陵的兴致。
  海陵后宫蒲察叉察与完颜守诚通奸,被有司告到海陵案下。
  蒲察叉察是海陵姐姐庆宜公主的女儿,庆宜公主是完颜宗干的侧室所生,这个侧室也姓徒单。庆宜公主是宗干的第一个孩子,她长大后嫁给信武将军蒲察阿虎迭。庆宜公主生叉察后不久就病死了。完颜宗干依女真习俗抱叉察到家中抚养。那时候庆宜公主的生母徒单氏也去世了,宗干就将叉察交给海陵母亲大氏抚养。
  因为母亲早亡,叉察备受宗干夫妻疼爱娇惯,海陵诸兄弟也把她当个妹妹似的尽让着她,这就养成了叉察天不怕地不怕的娇蛮个性。几年后,叉察的父亲蒲察阿虎迭因病去世,年仅二十八岁。叉察长大后嫁给了秉德的弟弟特里。秉德因罪灭族时,秉德的弟弟特里当连坐。永宁宫太后为叉察求请,海陵这才想起这个外甥女,忙赦免叉察。
  叉察获释后入宫看望两宫太后,海陵发现叉察竟出脱得十分标致冷艳,见到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竟动了心,就跟永宁宫太后说想纳叉察入宫。太后说:“这孩子出生不久,你父亲就抱她到家中抚养,我一直把她养大成人。你是舅舅,如同父亲一般,怎么能纳娶呢?不行。”海陵无奈,只得听任太后又将叉察嫁与宗室按答海之子乙剌补。永宁宫太后去世后,海陵强纳叉察入宫。
  海陵的性情真是难以琢磨,他自己妻妾成群,不时还要偷鸡摸狗,而他却看不惯父亲多娶,凡是宗干续娶了宗室家眷,海陵就不高兴。那些异母兄弟姐妹的存在仿佛是跟他挑衅一般。叉察如果是海陵同母姐姐的女儿,或许海陵还不致强纳入宫。宗干续娶宗室遗孀多属接养兄弟家眷、兴盛家族的原因,与海陵一味寻欢作乐不同,可是海陵就是这样:只许自己放火,不许父亲点灯。
  谁知叉察入宫后仍与旧情人完颜守诚勾搭。常趁海陵离京或出猎的机会,偷跑到宫外与守诚约会,后来二人商议私奔,还没出京城就被捕获。
  叉察自小就许配给了宗翰的孙子完颜特里,那时宗干与宗翰关系十分厚密,后来宗翰获罪死于狱中,女真人一旦订了亲,虽贫贱也不悔婚,虽然那时宗干家与宗翰家的关系因宗翰之死有些紧张。
  宗翰死后,宗干又与希尹联手对付宗盘,所以希尹常带着自己的孩子到宗干家串门。守诚是希尹的侄孙,本名叫遏里来,遏里来自小父母双亡,由希尹抚养,希尹的孙子名守道、守贞、守能。希尹就为遏里来起汉名为守诚。守诚来宗干家经常跟叉察在一起玩。叉察少不知情,懵懂无识,整天像个假小子似的就知道疯玩,丝毫没有感觉到守诚的心意,只当兄长一般。后来希尹触怒熙宗被杀,希尹一家怕受诛连,都逃走了。五年后,熙宗知希尹实无他心,死非其罪,赠希尹仪同三司、邢国公,改葬。希尹的孙子完颜守道提拔为应奉翰林文字,而守诚则在秘书监任校书郎。此时叉察已嫁为人妇。
  秉德灭族,叉察暂时回到舅舅梧桐家居住,这时守诚来求婚,叉察最初也没有在意。后来梧桐问太后如何安排叉察,太后说已给叉察选定了夫家,就是按答海的儿子乙剌补。
  按答海是宗雄的儿子,宗雄死后,宗干接续了他的妻子。宗雄妻是带着宗雄的猛安谋克户来宗干家的,所以任谁都不放在眼中,她吃的是前夫的饭,不必买现任丈夫妻妾的帐。对徒单氏她还是有些忌讳,对于其他侧室,就毫不留情了,当然也曾欺压过海陵的母亲。宗干去世后,宗雄妻随儿子去了河间府。海陵即位后就派人到河间杀了宗雄的妻子和她的儿媳及几个孙子。永宁宫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将叉察许嫁给按答海之子。
  梧桐知道了太后心意后,就回绝了守诚的求婚。叉察出嫁那天,守诚在宴席之上大醉大哭。叉察这才知道守诚痴心眷恋自己,竟一直未婚娶。叉察嫁给乙剌补一年后,夫妻关系并不好,两家关系本来就不睦,乙剌补也是妻妾成群,不在乎少一个半个妻子的温存。而此时守诚依然独身,于是叉察不顾一切与守诚来往,乙剌补知道后也不管不问。海陵要强娶叉察时,叉察不干,乙剌补求之不得,欢天喜地地打发叉察入宫。叉察入宫后整天没个好颜色,从不给海陵笑脸,无论海陵如何逗她哄她赏她,她不是充聋作哑,就是言词刻薄,气得海陵连个位号都没给她。每当海陵要与她亲热,她就说:“我是你姐姐生的,你是我舅父。我和合女差不多大,你连女儿都要啊?”说得海陵又羞又气,兴致全无。即使有话驳她,也没心情说了。时间一长,海陵差不多忘了还有这个外甥女御妻。
  叉察性情倔强,既不跟海陵费话,也不跟皇后交心。只是自己瞅准机会,趁人不备,溜出宫去。后来因为皇后私自出宫回家,宫禁把守严密起来,叉察出宫也不容易了,就动了私奔之心。而守诚一心要与叉察做长久夫妻,全不顾律法森严,君威可畏,竟同意了。
  二人被捕入狱后,海陵很快就处死了守诚。因为叉察毕竟是自己姐姐的女儿,事出之后,永寿宫太后和皇后阿城也为叉察求情,海陵就赦免了叉察,并放她出宫,让她回到了父亲家中。叉察的父亲蒲察阿虎迭早已去世,生前曾被封王,他的儿子袭了爵,叉察的娘家还算是富贵之家。叉察的异母弟弟准备过一阵子就把她嫁掉。
  叉察回家不久,叉察家奴就上告说叉察语涉不道,时常诅骂皇帝。海陵召来叉察,责问道:“你不守妇道,秽乱宫廷,朕念你外祖父母、你母亲赦免你,你不思悔过报恩,还因为守诚死骂我吗?”
  叉察年纪虽轻,却屡遭变故,性情本来就刚烈,爱人又死了,就更加仇恨这个舅舅。此时知道自己被家奴所告,就拚却一死,一口唾沫吐向海陵,大骂道:“你个无耻淫贼竟也来责问我?我秽乱宫廷,你呢?看看你召进宫来的那些人,姐妹姑姨婶子大娘,不顾老幼,不嫌脏臭,全都拢来,这才真是鸨合麀聚,与禽兽何异?还装模作样观花赏月,吟诗作赋!呸!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还动不动以尧舜自比,看不起桀纣,也不想想你那德行能跟尧舜比?你做的那些残暴丑事桀纣都做不出来!还装什么治世明君?还妄想流芳百世?你也不嗅嗅自己,你哪香?你杀了守诚,可守诚在我心里,永远死不了!守诚专情不渝,胜你千万倍。你给他洗脚牵马都不配。”
  叉察越骂越气,竟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尖刀,向海陵刺来。海陵都被骂傻了,见叉察扑过来,可怜巴巴地缩着脖子,抬胳膊阻挡。立在海陵身边的护卫哪里见过这样当面痛骂海陵的,都吓呆了,这时才醒过神来,一起上来拉住叉察,夺下尖刀,将叉察乱剑砍死。叉察至死骂不绝口。
  叉察死后,海陵头晕目眩了良久,又羞又恨,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就将宫中那一班公主命妇又都赶出宫外,严命没有宣召不许擅自入宫。
  叉察死后,海陵再也没有乌烟瘴气地胡闹过。
编辑点评:
对《蒲察叉察(6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