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皇帝主考(66)

皇帝主考(66)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 2013-07-01  分类:  字数:3241  阅读: 4220  评论:0条 推荐:4星

   此次科考的主考官是太常卿翟永固和翰林待制张景仁。
  翟永固是中都良乡人,曾参加宋国科举考试,考经义兼策,得中第一名,授开德府仪曹参军。金灭北宋后,燕京归金,永固又参加了金国在天会六年举办的科考,又考中。授怀安丞,后迁望云令,又补为枢密院令史,在左副元帅完颜宗翰手下任职。因为家贫,永固多次请求任外职。宗翰爱其才,不肯外放,就周济他三千贯钱。海陵即位后,曾派翟永固作为报谕副使出使宋国。
  张景仁是辽西人,进士出身,他久在翰林院,常起草与宋来往的国书,也是宋国国书的详读官,专门找宋国国书中用语用词不当的毛病。
  考题内容与时俱进由来已久。时隔三年,到了贞元二年,考官在命考题时十分用心,上一次揣摩上意很成功,这一次更要锦上添花。
  可是上意不是容易揣摩的。海陵自萧裕死后,再也没有向任何人敞开他的帝王心怀。他希望自己的内心深处就像一个一望无际、深不可测的通往神秘世界的峡谷,没有人能领略那里的风光。无论是春光明媚,百鸟争鸣,还是血雨腥风,惊涛骇浪,他都是独自一人默默品味。他也不喜欢别人总能准确号出自己的脉象。作为臣子摸不准君主的心思不是件好事,可是总能摸准也不是件好事。
  二人为第一场会试出的命题是《尊祖配天》。
  海陵和举人们同时得知这个命题。举人们只能绞尽脑汁,奋笔疾书;而海陵却可以大发雷霆,将出题官同时也是主考官叫到跟前训斥。
  海陵疑心出此考题一定是揣度己意,因为自己迁都未久,正在筹办迁祖宗陵寝及建立宗庙等事,出题者以为夸赞皇帝的祖宗总不至于出错,何况皇帝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昭告世人,自己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正宗孙子。海陵猜测出此题的一定是翟永固。
  海陵对两位主考官道:“赋题不称朕意。朕的祖父祭天时参拜吗?”
  翟永固回奏道:“太祖祭天时是参拜的。”
  海陵问:“怎么会有活着时参拜,死后就与天同体,受享配食这种事呢?”
  永固回答道:“这种事情自古就有,在典礼中都有记载。”
  海陵见永固搬出典籍来,就有些生气了,道:“若是桀、纣曾经做的事,你们难道也因自古有之,就让朕也去做吗?”
  翟永固一听,这话再接下去就是跟皇帝斗嘴了。
  张景仁见永固不敢回话,就说:“苻坚不是桀纣,也曾尊其祖苻洪配天,还尊其伯父苻健配上帝。”他知道海陵欣赏苻坚,自己引用苻坚事不至于出乱子。可是张景仁不知道,海陵虽称赏苻坚,却不愿别人以苻坚比自己,因为苻坚没有实现一统大业,最后败得很惨,还被属下所害。
  海陵听张景仁如此说,大怒,道:“苻坚不是桀纣,朕就必须照着他的样去做吗?樊世与苻坚争口被杀,你也想学学樊世的样子吗?”
  张景仁听了,赌气道:“臣以为遇明君方敢直言。陛下非太宗,臣也不敢做魏征。臣以直言死,死亦何憾。”
  海陵看了看张景仁,道:“朕非不纳谏,就算你们的这种说法有根据,可是你们拿出这个题目来考天下举子,想让这些举子写什么呀?朕欲为国选才,大兴科举,你们出了这个题目,朕从哪里看出他们的治世之才?你们二人也是经历过科举的,天下论题多了,怎么偏想出这么一个怪题来?国家三年一次科举,岂是儿戏?”
  张景仁道:“孔子云‘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此是导民教化,以正人伦的大事。‘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秩序也’。怎么能说是怪题?”说着将胳膊伸到身后打开翟永固牵他衣服的手。
  海陵自即位还没遇见过这样一个人物,冷笑道:“你生在今时此地真是屈才了。”
  虽然海陵对考题不满意,但是考试已经进行了,海陵也没办法,就提出要亲阅几张试卷。考试结束后,翟永固和张景仁特选了十几份不错的试卷交给海陵审阅。结果海陵看到第一张试卷中写有“方今,将行郊祀”的句子,就又起了疑心。问是谁的试卷,打开题封一看,原来是举子张汝霖的。海陵命人将张汝霖召来。
  张汝霖正是张浩家里的那位“千里驹”。“千里驹”来到海陵驾前,海陵问他:“你怎么知道朕要郊祀?莫非你父在朝为官,朕的行止就尽在你的掌握之中?”“千里驹”伏身低首,不敢嘶鸣。海陵喝命将“千里驹”笞三十。
  张浩万没想到最令人放心的汝霖因表述不当受杖,而最不放心的长子汝为、最没信心的三子汝能竟顺利通过了第一场考试。
  第二场考试时,海陵亲自到文明殿视察考试情况。翟永固、张景仁陪同。二人因试题不当,各受笞杖二十,但身体尚无大碍。
  金国法制兼采隋、唐之制,参辽、宋之法,海陵以前轻罪以柳葼鞭笞,重罪则施杖。熙宗时规定杖罪至百,则脊背分决。海陵即位后认为脊背近心腹,杖脊易伤性命,就取消脊杖。若只杖臀部又恐打得过重,就采用明说一个数,实数有所减少的办法。比如杖百,实杖仅二十下;杖七十,实杖十五;杖四十,实杖八下。翟永固、张景仁被笞二十,实受七下,而且屁股上面还用厚绵衣垫着,行刑者还要视皇帝发怒的程度来取舍轻重。所以海陵笞杖大臣多是警告惩戒,并不真想要把他们打个好歹。
  巡视中,海陵问永固这场考试的题目,永固答道:“此次考题是《王业艰难》。”海陵听了,点头称许。永固、景仁在前领路,海陵带着三四名随员,挨个场屋考棚审视。
  举子们已经开始陆续交卷了,海陵忽见一间人去屋空的考屋壁板上有新写的墨迹,上前一看,原来是一首小词,上面写着:“赵可可,肚里文章可可。三场捱了两场过,只有这番解火。恰如合眼跳黄河,知他是过也不过。试官道王业艰难,好教你知我。”
  海陵看了一遍,微微一笑,命跟随的人将此词抄下。问左右:“是哪一位举子在此屋应试?”
  张景仁已趁海陵看词时找到了名册中的名字,这时忙上前奏道:“是广宁举子名赵可。”
  海陵点点头道:“此人是否得中,当奏告朕知。”张景仁忙答应了。
  两天后,举行御试。考场上诸进士经沐浴、更换官衣后入泰和殿应试。殿试时由弓弩手、亲军监考,御前护卫十人长、亲军百夫长巡考。监考选择不识字者充任。这一次殿试由海陵亲自出题。他以《不贵异物民乃足》为赋题,以《忠臣犹孝子》为诗题,以《忧国如饥渴》为论题,并亲临宝昌门临轩观试。翟永固陪侍海陵。海陵对他说:“朕出赋题,能不能阐述清楚或是能不能做到都尚未可知。诗、论题目,是借此戒示臣下。”
  考试过后,海陵亲自参与批阅试卷。数天后黄昏时分,批阅结束,拆封排榜。阅卷官忙了几天,终于可以放松回家休息了。待众人散去,海陵又召见太子左卫率府率杨丘行、修起居注杨伯雄父子二人。海陵取过两张试卷,递与二人道:“卿等看看这两篇文章如何?”
  金国科举试卷也是要糊名,并另行誊录,所以卷面上不仅看不到姓名,连笔迹都不是本人的。二人看毕,丘行将试卷交还海陵道:“可入甲乙。”杨伯雄交还试卷道:“当在优等。”
  海陵笑道:“老先生所看是郑子聃的试卷,他中第一甲第三人。伯雄看的是吕忠翰的试卷,他就是今年殿试的状元。”
  杨丘行道:“老臣熟知郑家二子俱大才,少子郑子聃更胜乃兄,他的辞赋确实出类拔萃。只是这一纸文章却写得略有逊色。”
  郑子聃是这一届科考中大名鼎鼎的人物,连海陵都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这一次郑子聃是奔着状元来的,没想到竟屈居探花。
  杨伯雄忽然想起一事,就问:“不知在席场壁板上题小词的举子可否中试?”
  海陵道:“他叫赵可,也中了,即使不中,朕也要格外加恩。”海陵见天色已晚,就命父子二人回府歇息。杨丘行道:“陛下,臣等已知此次殿试名次,而榜尚未唱名,臣父子今日就暂住在谏省。”海陵十分高兴,对二人的谨慎守密大加赞许。于是君臣议卷竟至深夜。
  直到第二天张榜唱名后,父子二人才回到家里。
编辑点评:
对《皇帝主考(6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