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金国科举(65)

金国科举(65)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 2013-06-28  分类:  字数:2876  阅读: 4357  评论:0条 推荐:4星

金国的文明发展,海陵办科举。
   春天来了,海陵的病痊愈了。平章政事张浩接替了萧裕的右丞相的职位,尚书左丞张晖接任了张浩的平章政事,又有人接任张晖的职位。萧裕的死成全了一批人的前程。
  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海陵按计划巡视了大兴府和都转运司,设置了交钞库,负责交钞的印制、发行和管理,同时又准备进行今年的科举考试。好像大家都忘记了曾经还有萧裕这个人了。
  说到金国的科举,显然也是引进的成果。
  金国在中国历史中堪称昙花一现,但绝对不是什么名贵花种。如果不是一个机会、数位英雄,女真人就会像众多的少数民族一样,只存在在史书的最后几页列传中。一个人、一个民族横空出世,常常就是这样的机缘巧合。历史有时在某一个阶段集中造就了许多绝世英才,又在另一个阶段对付出一大堆凡夫俗子。如果没有下面这些人物,金国的建立绝无可:英谟睿略的开国君主完颜阿骨打、记忆奇才阿里合懑、女真圣人完颜希尹、完美将军完颜娄室、国家栋梁完颜宗干、菩萨太子完颜宗望、智勇兼备的完颜宗雄、文武全才的完颜宗翰……
  女真先世肃慎是中国东北最古老的居民,从虞舜、夏周时期就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在漫长的三千年间,女真人在严寒的北方逐水草而居,茹毛饮血,艰难生存,向中原贡纳“楛矢石砮”以奉正朔。他们无室穴居,睡土炕,穿兽皮。四时不定,税赋无常,没有律法,没有文字,没有医药,不知年月,一切都顺其自然,过着野兽一般的日子,形成刚勇强悍、吃苦耐劳的民风。一些约定俗成的行为习惯也是在摸索中逐渐形成的。
  比如,妻子跟别人通奸,有人告发,于是杀了妻子。当然,没有法律惩处,杀了就杀了。既而或是因为生活或是因为子女或是因为感情,总之后悔了。奸夫多半是找不到了,追本溯源,只有杀告发的人聊以泄愤,于是淫乱之事没人管,男女关系爱咋样就咋样。反正进进出出的就是那么回事,大家都乐呵,家庭也保得住,子女也能得到关爱而长大成人,财产也没有损失,何乐不为?虎狼熊罴、猪狗牛羊、鸡鸭猫狗不都是这样?后来有些余财了,当然聚积不易,结婚年纪又小,所以流行家族内的“妻母报嫂”的接续婚。又因为辈份混乱难辩,父母之外,多直呼其名。
  从金太祖到海陵四帝四十多年间,文字有了,法律有了,历法有了,医药有了,科举有了,甚至典章礼乐也有了。宗庙、郊祀、禘祫种种汉家的繁文缛礼一样不落地学来了。
  金国的科举考试最初没有定规,既没有专门的贡举考试机构,时间也不确定。有时一年考两次,有时连续几年也不考一次。南方北方考试内容也不一样。因为辽受唐朝影响,重词赋;北宋重经义。金国就来个“南北选”:原辽地人考词赋,原宋地人考经义。
  天会四年,右副无帅完颜宗望攻下真定,抓来境内宋国进士七十三人押赴安国寺试策。考试题目是《上皇无道,少皇失信》。上皇指宋徽宗,当时为宋太上皇;少皇就是宋钦宗。应试的宋国进士褚承亮对主考官说:“君父之罪,岂臣子所得言耶?”弃考而去。其他七十二人都中第,称“七十二贤榜”,成为在金国中举的进士,并授予官职。
  宗翰在燕京行台也举办科考,因为看到宗望重用众多汉官,决意不录中原人。所以他决定只考词赋,不考经义,以期中原汉人落选。考前宗翰命六十岁以上应试者聚在一处,训斥说:“你们这些衰朽无力的老东西,为什么要来应试?如果你们文章真有好处,为什么年轻的时候考不中?你们若得了官,自知死期将至,向去不远,一定会贪赃牟利,为你们卸职身后打算,少不了及时行乐,慰酬晚景,哪里会为国为民劳心?本想杀了你们,只是你们的罪过未曾大白于天下,若将你们赶出燕京,你们又都是远道而来,所以姑且让你们暂留到考试终场,你们应当小心报国,不然,若有差错,必杀无赦!”
  考试结束后,磁州人胡砺中魁。宗翰没有想到竟然让一个中原汉人做了榜首。急忙调查始末,才知道因为胡砺深得宗望手下知制诰韩昉的赏识,认为他“才器一日千里,他日必将名世。”因此在填写籍贯时,让胡砺署上韩昉自己的籍贯,韩昉是燕京人,因此被误中。宗翰命查找中进士的名单,凡是汉人一概除名。但是宗翰手下的右监军也是宗翰的密友完颜希尹力保胡砺,认为此人才气不同常人,确是栋梁之才。且韩昉在金国上下名望极高,他天性仁厚,博识多才,作《太祖睿德神功碑》,当世称颂。宗翰也是一个爱才之人,就录用了他。授为右拾遗,权翰林修撰,后来成为海陵朝中的一员重臣。
  熙宗时诏南北选都以经义、词赋两科取士。
  海陵即位后颁行了一部规范科举的法律《贡举程式条理格法》。无论所居何地,是何民族,一概以词赋取士,每三年举行一次殿试。天德三年就曾举行过一次殿试,那次殿试的赋题是《天赐智勇以正万邦》。
  海陵取消经义科是因为他认为经义科不过是记忆之学,不足体现应试者的学识水平。宋国的明经科主要考两项内容,一是贴经,就是古义默写填空;一是墨义,就是解释加点划线的字句。而词赋科要写诗作文,难一些,所以当时在宋国流传着“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进士科考的就是诗赋。
  从学识角度看,海陵在金国也堪称王者,作为一国之主参与一下科举考试的全过程,让那些天子门生名实相符,海陵也非常乐意。
  贞元二年是科考年,如同历届的科考一样,参加此年科考的也有一些官宦子弟。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新任尚书右丞兼中书令张浩的儿子张汝霖,此外还有吏部尚书蔡松年之子蔡珪、新近升迁为参知政事的张晖之子张渊。而被坊间传为今科状元首选的人物则是太子左卫率府率杨丘行的弟子郑子聃。
  郑子聃的出名除了他文采卓著外,也离不开杨丘行的逢人说项。杨丘行在海陵任中京留守时就是海陵的幕僚,那时海陵才二十二岁,对一代名儒杨丘行十分尊重,又与他的儿子杨伯雄有交情。郑子聃少年时,曾与哥哥一同拜识过杨丘行,并向他求教,所以杨郑二人有师生之谊。杨丘行常对人说:“郑氏兄弟二人的才华在当今读书人中堪称凤毛麟角,尤其那个弟弟更是优异通达,日后一定会蜚声宇内。”
  张浩有五个儿子:汝为、汝霖、汝能、汝方、汝猷。独二儿子汝霖自小聪慧好学,张浩曾对人称赞他说:“汝霖是我家的千里驹。”汝为、汝能也准备参加科考,张浩说:“你们两个进不了泰和殿。”泰和殿在正殿大安殿后,是举行殿试的地方。
  张浩推测今年试题会和礼乐典章有关,因为朝廷近来最重大的事莫过于修建房山皇家陵寝,建议儿子们将《礼记》读熟,再细读《论语》中关于礼乐的内容。并将翰林直学士施宜生的试卷《一日获熊三十六赋》和《太师梁王宗弼墓志》拿给儿子们做参考。这两篇文章都是受过海陵称赞的。《一日获熊三十六赋》是海陵专为从宋国来的人举行的归义考试的赋题。海陵大为欣赏施宜生赋中“圣天子讲武功,云屯八百万骑,日射三十六熊”的句子,亲自将他擢为第一。
  张浩曾向海陵举荐施宜生可备顾问,海陵遂召宜生为翰林直学士,并有了为宗弼撰写墓志铭的机会,还娶到了定哥的婢女贵哥。张浩向他讨要文章时,宜生赶忙恭抄一份奉上。
编辑点评:
对《金国科举(6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