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舞台剧本 > 担山梦(3)

担山梦(3)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3-04-03  分类:舞台剧本  字数:7847  阅读: 4821  评论:0条 推荐:4星

   83、内景,高豹子屋,黎明
  高豹子翻身,看见窗口透亮。
  高豹子坐起来抽烟,拍拍牛翠女。
  牛翠女翻身。
  高豹子:你起来吧,给我烧碗汤。
  牛翠女:你真去担山呀?
  高豹子:去担山,今天早点去。
  牛翠女:你安生生在歇两天吧!病才刚好,别又累倒了。
  高豹子:我啥病?本来就没病。是心病。一想到娃儿又能考大学了,这精气神就来了。
  高豹子笑笑:这大概就是干部们常讲的,叫精神力量吧?
  牛翠女:再精气神也是肉身子,也不是铁打的铁轱辘。
  高豹子:人还真是怪,跟皮球似的,只要有了气,就活蹦乱跳。
  牛翠女:你真要去?
  高豹子:真要去。
  牛翠女坐起来,拉亮灯,穿上衣服,开门走了出去。
  
  84、外景,院子里,黎明
  牛翠女站在院子里,仰脸看着天。
  天空阴沉,下着细雨。
  牛翠女:哎呀,天下雨啦。
  
  85、内景,高豹子屋内,灯光下
  牛翠女走进来:不用去了,天下雨了。
  高豹子高兴地:那才更好。下去才得去哩,下雨凉快,精神大。
  牛翠女瞪他一眼:啥是凉快,我看你还是膺记着那葫芦包窝哩。
  高豹子嘿嘿笑:你算真看透我肚里啦!那葫芦包可比担一担山货金贵多啦。今天我得去报报仇,趁着下雨把它给摘回来,给娃儿炒些蛹,炖些汤,让娃儿好好补补身子。
  牛翠女:我说你还是不去贪那东西吧。趁着下雨,你帮我赶紧把棉花种完。
  高豹子轻蔑地:就那么点花地,你和凤妮都闲着,还用我去大炮打蚊子?
  牛翠女:说来说去你还是想着那葫芦包,你真是让它迷住魂了。
  高豹子笑笑:娃儿不是要去复习吗,我得给他补养补养,不敢再让他晕倒了。
  牛翠女:那你可小心点,别让它又蜇一身疙瘩。
  高豹子:下雨它翅膀湿,飞不起来。整治它就是得趁下雨天。
  牛翠女:下着雨路上滑,你可别再狠载,担轻点,早点回来。
  高豹子:担轻点。你放心,娃儿上不满大学,我就累不倒。有一肚子精气神撑着哩。
  
  86、远景,熊耳山麓,清晨
  逶迤连绵的群山。云雾迷漫,雨雾蒙蒙。
  吼歌声又在崇山峻岭间飘荡。
  弯曲的盘山小路上,高豹子挑着摇晃的空筐篓行走的身影。
  高豹子渐渐走近,嘴里吼着担山谣:
  山峰高哟——山路弯哪!
  老汉我今个哟——来担山喽!
  山里是个哪——藏宝库哟!
  金银财宝哟——担不完哪!
  我不担金来哦——不贪银噢!
  只为娃儿哟——担书钱喽!
  人影渐渐隐进山弯里,吼唱声慢慢消失。
  
  87、内景,高山龙屋里,日景
  高山龙正在屋里看书。
  牛翠女扛了农具站在屋门口:娃啊!安心在家念书,我和你姐上地去了。
  高山龙坐在小桌前看起书。看着看着,那书就变成了父亲的光脊背。那书本上的文字变成了一颗颗汗珠,密密麻麻,挥之不去。
  
  88、外景,一处陡峭山湾里,日景
  半山腰里,高豹子正挑着担子,吃力地爬山。
  天晴了。日头忽然亮起,云开雾散。
  山湾里顿时阳光照耀。
  高豹子抬头看看天,天空太阳正午,云彩白亮。
  高豹子上慌:不好!这日头咋出来了。我得赶紧上山,要不那葫芦包翅膀就干了,就不好整治了。
  高豹子攒起劲,快步往山顶登爬。
  
  89、内景,高山龙屋里,日景
  高山龙正在屋里的小桌上趴着,看着书本。
  父亲冒汗的脊背不停的在书本上浮现,脊背黑红,汗珠在上面噗噗冒,化成一颗颗油疙瘩。
  高山龙忽然闭上眼睛,双手捂在脸上。
  眼前浮现出父亲担山的情景……
  
  90、外景,陡峭的山路上,日景
  (闪回):
  山坡,太阳很毒。
  高豹子挑着满筐篓东西,正在往山坡上吃力的挪动。
  三年前的瘦弱的高山龙,正背着背篓跟在后面。
  坡很陡,高豹子走得很吃力,铁红的光脊梁在高山龙眼前摇晃着,汗珠在上面噗噗地冒着泡泡,密密麻麻,会成细流,汗流浃背。
  高山龙痉挛的脸。泪水滚出眼眶。
  高山龙赶紧把眼光移开,看向山顶。
  眼前是陡峭的山路,山还很高。
  
  91、外景,一处陡峭山湾里,日景
  一个黑红的冒汗的脊梁。
  高豹子正在挑着担子爬坡,衣服搭在筐篓上。
  高豹子大喘气,脸上汗水直流。
  高豹子抬头看看山顶,已经离山顶不远了。
  高豹子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把汗,咬咬牙。
  高豹子高兴地:快了!再坚持一会就到顶了。等摘了葫芦包再好好歇一顿。
  
  92、内景,高山龙屋里,日景
  (闪回结束):
  屋里,高山龙猛然合上书,掂起书狠狠摔在桌上。
  高山龙站到根雕前,根雕一个个都变成了父亲担山的身影。
  高山龙抓起根雕,一个个摔在地上。
  高山龙捂住头蹲在地上。
  高山龙猛然起身,冲出屋门。
  
  93、外景,坡顶山垭,日景
  高豹子挑着担子上来。
  哐嗵一声仍在地上,掂起水瓶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扔下水瓶往山崖那边跑去。
  
  94、外景,一处山崖,日景
  山崖很高很阴,日头还没晒到这里。
  葫芦包上水淋淋的。
  高豹子脸上露出笑容,高叫道:真是天助我呀!日头还没晒住它。不赖!不赖!该娃儿有福气,今黑就能吃上它了。嘿嘿,这葫芦包蛹可是上等养品啊。
  高豹子四处瞅瞅,折了一根长树棍子,向葫芦包窝走去。
  一根树棍戳在蜂窝上,马蜂纷乱爬动。
  树枝一阵猛戳,蜂窝掉落下来,落在矮树丛上,葫芦包还在我上偎抱着乱爬。
  高豹子高兴:看来这地方阴,它们翅膀还没干,真是天不照顾地照顾。
  高豹子用棍子挑起蜂窝,往平凹处猛一甩。
  葫芦包窝飞起,落在高豹子身后的石坎上,又碰落地上。
  葫芦包被甩离蜂窝,四处哄哄低飞乱爬着找窝,顿时又爬满窝上。
  高豹子:不行,我得把它们打离窝。
  高豹子又折了一把小树梢,困在一起,右手握住走进葫芦包窝。
  高豹子举起短树梢子往蜂群乱扑打。
  马蜂忽地飞起,向高豹子围来。
  高豹子大惊:妈的!原来会飞,翅膀可硬了。
  高豹子扔下树梢子,抱头就跑。
  高豹子光膀子上爬了几只马蜂。一只手伸过来,马蜂掉落。
  蜂群又飞回窝上。
  
  95、外景,高豹子院内,日景
  高山龙冲到院内,抱起头,仰脸看着天空。
  天上晴空万里,太阳炽烈。
  天空满眼都是父亲冒汗的黑红脊背。
  高豹子的声音又一次在空中响起:爹就是把汗挤干挤净,挤成一缕皮也要供你上学啊!
  声音来自天空,越来越大……
  高山龙抱起脑袋,对着天空嗷嗷吼叫:啊——
  
  96、外景,山垭,日景
  高豹子跑回到山垭处,通的坐到地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高豹子脸上肿了几个红疙瘩,肩膀红肿起来。
  高豹子摸摸脸,摸摸肩膀:妈的这葫芦包就是厉害,翅膀湿着可会飞了。干要是好天,那可不得了啦。
  高豹子又站起来:不行!我还得去整治它,今天非得把它弄回去。
  高豹子穿上布衫,拿出干粮袋子,掏出干粮,把袋子蒙到头上,拉到脸上,只露出两只眼睛。微笑的眼睛。
  高豹子走了几步:不行!这日头又晒这一会,翅膀肯定又硬了不少,我得多防备点。
  高豹子折回身,把篓子里的东西哗啦啦倒在地上,将篓子套在头上试了试,扭了几扭。
  高豹子取下篓子,笑了笑:这下该我让你倒霉吧。看你还能厉害成啥样,还能把篓子拧透不成?
  高豹子掂着篓子,高兴着向山崖那边走去。
  
  97、外景,高豹子家,日景
  高山龙忽然抓起院子里的箩筐,拿上扁担走进后院。
  后院,高山龙装上两筐粪土,挑着粪走过院子,走出大门。
  
  98、外景,阴坡山崖,日景
  高豹子掂着篓子走来。站在石崖前,远远看着葫芦包窝。
  葫芦包窝上仍旧爬满了大马蜂。
  高豹子将小树梢子捡起来,拧了根细树枝,将树梢子绑在长树棍上。
  高豹子往头上套好袋子,露出眼睛。又掂起篓子套在头上。
  高豹子欲过去,又停住:不行,万一被它们围住了,我得用短树梢扑打哩。
  高豹子又折了一把短树梢子,拿在手里,然后拿起长树枝向葫芦包窝走去。
  高豹子从筐篓看过去,看见葫芦包正乱爬着抱窝。
  高豹子举起长树棍,用树梢子往蜂窝上疯狂扑打,树梢子被打掉了。
  高豹子又用短树梢子扑打,猛打。
  葫芦包疯飞着扑过来,围着篓子越围越多,篓子上爬的密密麻麻,篓子四周黑压压一片。
  高豹子挑起蜂窝就跑。
  腿上爬满马蜂。高豹子用树梢甩打着,叫喊着跑,葫芦包围着撵。
  
  99、外景,山坡小路,日景
  一个挑着筐篓的身影从山坡远处渐渐走来。
  身影翻坡下岭,渐渐走近,是高山龙。
  高山龙挑着担子的背影,沿曲曲弯弯的岭坡小路上,渐渐走向远方。
  
  100、外景,山垭处,日景
  高豹子戴着篓子跑到山垭处,葫芦包群也围着篓子撵过去。
  有葫芦包爬在高豹子腿上,高豹子吗着往腿上胡乱扑打。
  高豹子蹲在地上,盖住推,不敢站起。
  葫芦包还在篓子上乱爬乱飞。
  高豹子喊着:妈的,这葫芦包打不离了,可怎么下山啊!我得想办法把它们打死。
  高豹子慢慢伸出手,把另一个篓子也推到,慢慢翻过去,将东西倒出。
  高豹子将爬满蜂群的蜂窝挑进篓子里。蜂群围着都飞进了筐篓里。
  高豹子猛的掂起地上的袋子,装进筐篓,将蜂群压在了袋子下面。
  高豹子:我让你出来吧。
  高豹子从筐篓缝中看到篓子上还爬着飞着不少马蜂。
  高豹子:这篓子上的葫芦包可怎么办?我得去找山腰那水坑,只有那水壕子能救我了。
  高豹子套着篓子,慢慢蹲着往山下跑去。
  
  101、外景,山坳地里,日景
  牛翠女和高山凤正在干活,高山凤扔下工具,拿起水瓶咕嘟咕嘟喝了一阵。
  高山凤用手擦着口,往远处扭头眺望,猛看见高山龙,惊喜地:妈!你快看,那不是龙蛋子?他咋挑粪来了。
  牛翠女直起身子,仰脸看见高山龙挑着粪筐从山梁上下来。
  两人站直身子,看着高山龙渐渐走到跟前。
  
  102、外景,山弯水壕处,日景
  高豹子蹲着跑到水坑边,扑通挑进水坑里,用树梢子沾着水往篓子外面乱打。
  特写:葫芦包翅膀上沾满水滴。
  葫芦包纷纷落地。地上越爬越多,空中越飞越少。
  渐渐地,葫芦包群被打落将尽,在地上低飞乱爬。
  高豹子扔掉筐篓,又捧水乱泼,用树枝沾水乱打,猛打。
  葫芦包群被渐渐消灭。
  高豹子瘫坐地上,取下头上的袋子,脸上布满红肿的疙瘩。
  高豹子用水洗了把脸,撩开衣服,腿上、胳膊上都已红肿。
  高豹子爬到山崖上,拽了草药,往脸上腿上擦抹。
  脸上变成一片青紫。
  
  103、外景,坡凹,日景
  高山龙放下担子,坐在田垄上擦汗。
  牛翠女埋怨道:谁让你又来地哩!现交待你!你这娃子咋真不听话!
  高山龙哭丧着脸,声音带着哀求:妈!你们都在日头地里干活,让我坐在屋里,真是学不进去啊!妈,我求求你,让我也来地吧。
  牛翠女:不行!让你学习就是专心学习!像你这样子,三心二意的咋能学好!
  高山龙:我呆在家里太闷了,出来挑担粪散散心也不行?
  牛翠女:不行!散心也不行!诚是你心不集中哩,敢再一散,就像马蜂骚窝了,还能收拢到一起。
  高山龙恳求说:妈!你给我爹再好好说说,别让我再去复习了。我这心已经像你说的,马蜂骚窝了,收拢不住了,我现在看见书都烦躁。
  牛翠女瞪着眼,气呼呼地:收不住也得收。现在就收了心回去。
  高山龙:妈!你让我干啥都中,担山也中,真的别逼我上学了。你们这是把我往死处逼呀!
  牛翠女喝道:混帐!这话让你爹听见,还不气死!你爹流血流汗担山,是为了啥?你不复习,爹干着还有啥盼头?以后不准再提这事。
  牛翠女丢下工具,坐到高山龙身边,换了表情说:乖啊,你也该懂点事了。你爹他担山容易吗?前几天还摔到了沟底下,差点就没命了。你爹那天想为你摘葫芦包蛹,脸都蜇肿得不像脸了。你要再气人,你爹他寒心不寒?你要考不上学,你爹的心就死了呀!那心死了,那身子骨就垮了呀!
  牛翠女说着忽然呜咽起来:你赶紧回去吧,让你爹回来知道了,就气下病了呀乖。
  高山龙站起来,噙着泪,咬着嘴唇,把嘴唇都咬出了血。
  眼前浮出父亲担山的身影,眼睛渐渐模糊起来……
  
  104、外景,山垭处,日景
  高豹子掂了空篓子,拿着湿树梢子上来,脸上青紫。
  上面的筐篓上还爬着几个马蜂。
  高豹子咬着牙,用湿树梢子将篓子上面的马蜂打死。
  高豹子:里面的葫芦包你听着,到了前面泉水处,我让你们统统淹死。
  
  105、外景,山坡路上,日景
  高山龙挑着空筐篓,低着头,少气无力地走着。
  幻觉出大兰的笑容,响起大兰画外音:你可要坚定啊!
  高山龙画外音:只要你能坚定,我肯定比你更坚定。
  高山龙忽然仰起脸:啊啊!我要爆炸啦!
  
  106、外景,山路上,日景
  高豹子挑着担子,笑眯眯走来。
  前面有条泉流。高豹子放下担子,对着泉水喝了一阵,洗了下脸。
  高豹子看着篓子:可恶的葫芦包,你们的死期到了。
  高豹子抱起篓子,放在泉流下面冲起来:死吧!让你们统统淹死。
  冲了一阵,高豹子放下篓子,掂出山货,倒出蜂窝。
  马蜂还没死,在地上乱爬动。
  高豹子用脚乱踩,马蜂踩死一片。
  高豹子捡起蜂窝又对到泉流上冲了一阵,把马蜂全部冲掉。
  高豹子抱着圆圆的大葫芦包窝看着,窝里露出满窝蛹虫。
  高豹子脸上露出甜美微笑。
  高豹子将山货又装进篓子,将葫芦包装进大提兜里,挂在篓子上。挑起担子。
  
  107、外景,高豹子家,傍晚
  牛翠女和高山凤挑着水桶,扛着农具回到院子里。
  高山龙伸着懒腰从屋里出来。
  牛翠女问:你爹还没回来?
  高山龙:没有。我去接接他吧?
  牛翠女:让你姐去。你回屋看你的书吧!
  牛翠女放下农具:凤儿,你洗一下,把电灯拿上,道路上接接你爹去吧。
  高山凤放下水桶:哎哟!我使死啦!你就让龙蛋去一回吧!
  高山龙:妈!我姐累一天了,还是让我去吧。
  牛翠女:你不能去。你要去了,你爹看见会生气的。
  高山凤:啥时候都是娃子亲,闺女是丫鬟仆人。
  高山凤说着,到屋里拿了手电,背上背篓,喊了狗,走出去。
  
  108、外景,山路上,傍晚
  高豹子挑着担子,在山路上走着。
  下山,进沟,天空渐渐昏黑下来。
  
  109、外景,村口空场边,黄昏
  天已昏黑,雾蒙蒙的。
  远天,悬着一弯月亮。
  牛翠女正站在昏黑的麦场边焦急地眺望。
  牛翠女自语:真是揉拧贼,现说早点回来,这天都马刺黑了,还回不来!
  忽然看见两个人影从远处挑了担子过来。
  牛翠女欣喜着迎到路口,自语:真熬煎,回回都得搭点黄昏。
  人影走近,能看出是高豹子和高山凤。
  牛翠女埋怨道:你这人呀,不到天昏地黑就不敢早回来一回,那山里的东西你能挑完?
  高山凤大声牢骚说:不再嘟噜吧!我爹他出事了。
  牛翠女一惊:出事啦?出啥事啦?
  牛翠女惊慌着跑到高豹子跟前,忽然看见他脸上黑紫。
  牛翠女见状大吃惊,慌忙扑过去看:呀!你这是咋回事?脸上怎么啦?
  高山凤含着哭腔道:被葫芦包蜇了。
  牛翠女:妈呀!你咋会让它蜇成这样呢?这还得了。
  高山凤牢骚说:都是为了臭龙蛋!死龙蛋子!让我爹蜇成这样子。
  高豹子吆喝道:蜇住就蜇住了,叫唤啥?这能怨龙蛋儿?
  牛翠女:这葫芦包蜇住可厉害了,你们快回去,我叫老中医去。
  牛翠女慌张着往远处跑。
  高豹子喊着:不用啦!我涂过解毒草了。
  牛翠女回头说:你抹点草中屁用。这得打针哩。
  高山凤急忙喊着:妈!你别慌!你回来!让我去!
  高山凤放下背篓,打着手灯跑过去。
  牛翠女停住:凤妮,你可一定得让老中医来啊!路上让他走快点!
  高山凤领着花花狗,惊慌着跑过河滩,跑上公路,向着沟里跑去。
  
  

编辑点评:
对《担山梦(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