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舞台剧本 > 七夕会

七夕会  作者:朱新卯

发表时间: 2012-11-25  分类:舞台剧本  字数:2786  阅读: 5157  评论:1条 推荐:4星

 时间:现代
地点:豫西山区某矿
人物:牛黑蛋——某矿生产区区长,劳动模范,共产党员,40岁
花 妮——牛妻,农村妇女,30多岁
李 鑫——青年矿工,20多岁
[幕启,花妮上
花 妮:今儿是农历七月七,天上牛郎会织女,神仙尚有夫妻爱,可俺——唉!多天都不见他爸回家去。(稍停)如今这社会上呀——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当官有权就腐败。可我知道俺孩他爸不是那种人,因为他今年当了区长,虽然说不算啥官儿,但手里也算多少有点儿权,加上这几年矿上的工资奖金发的不少,俺也不能恁老实,得多长个心眼,以防万一。他常说,工作老是忙,今儿我得去矿上看看,他到底是真忙呀,还是假忙?
[李鑫上
李 鑫:劳动竞赛一百天,誓让产量翻一翻。今天已是仨月整,鼓足干劲再攻坚。可蚂蚱还得歇歇鞍,我总得喘口气来抽支烟。(点烟)
花 妮:同志,你是……
李 鑫:啊,请问大嫂你找谁?(打量)
花 妮;俺,俺找牛……
李 鑫:找牛?是黑牛、白牛、还是黄牛?
花 妮:不是牛,是人,姓牛,叫黑——蛋。(害羞)
李 鑫:啊,你找牛黑蛋呀,他过去是俺师傅,现在是俺区长。(背对)看样子,她像是俺区长的内当家。(转身)请问大嫂,你是……
花 妮:俺是他的……
李 鑫:啊,知道啦,知道啦,原来是俺嫂夫人到了。(背对)可俺区长前几天在工地上出了点事,我看这事先不对她说,女人家心软,泪窝浅。(思索)哎,我不妨编个谎话考验考验她。(转身)俺区长呀,他变成陈世美啦!
花 妮:(惊愕)你说啥?陈世美?
李 鑫:我是说俺区长他人缘好,会成人之美。
花 妮:啊!
李 鑫:哎,嫂子,俺区长这几天不是请假回家了吗?
花 妮:没有啊!
李 鑫:没、有、回、家?(假装思索)啊,我想起来了,他肯定是去寻花啦!
花 妮:寻花……寻啥花?
李 鑫:连这都不懂,这花嘛——就是女人呗!你就没听说,如今这男人分为五等(伸开手)。
花 妮:哪五等?
李 鑫:一等男人是家外有家,二等男人是家外有花,三等男人是花中有家,四等男人是有家无花,像我吧,就是那五等男人,无家也无花呀!
花 妮:那你师傅?
李 鑫:俺区长原来是四等,现在已经升为二等啦,就是那——家外有花!
花 妮:(生气)那你跟我说说,那女的是谁?
李 鑫:这个嘛——现在还不能说。
花 妮:好兄弟,算嫂子求你,中不中?
李 鑫:那你可不准问俺区长。
花 妮:好好好,不问不问。
李 鑫:那女的嘛,听说是叫——杨——花。
花 妮:我说这阵子眼皮光跳,夜里老睡不着觉,怪不得听人说,大小当点官儿,强似卖树叶儿。这真是,越是怕,狼来吓!
李 鑫:现在这社会呀,男人们寻花问柳不是啥稀罕事,尤其是有权又有钱的男人,不去寻花问柳就不正常啦!嫂子,这事你可得想开点,啊!
花 妮:我说他从前回家不想走,这半年回家太难留,张口任务紧,合口生产忙,夜晚也不想和俺睡一张床。
李 鑫;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俺区长说过,家花没有野花香,那姑娘长得比你强,自从认识杨花后,一眼也不想看你黄脸娘。
花 妮:哼!
李 鑫:嫂子,你说俺区长不憨也不傻,放着白馍他会去吃那黑窝窝。
花 妮:啥,你说俺是黑窝窝?(欲怒)
李 鑫:嫂子,对不起,对不起,算我说错了,你哪里是黑窝窝,是黑牡丹,黑牡丹!我实话对你说吧,这几天,俺区长他一下班就没影儿了,有人看见他俩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一起观花赏月,一起游山玩水,还去舞厅搂着跳舞哩!最近,他人都瘦了,眼窝塌大深,走路如辫蒜,肾亏得连腰都直不起来,这几天在医院打点滴呢!
花 妮:兄弟,你说这都是真的?
李 鑫:(点头)不过,这话还得说回来,信不信由你。
[牛手举输液瓶,身披上衣上。
牛黑蛋:矿上号召要大干,党员模范应领先,洒尽汗水使完劲,振兴经济做贡献。唉,这百日赛眼看就要到了,不幸砸伤了胳膊,真叫水牛掉进枯井里——有劲使不上呀!
李 鑫:啊,区长,你看谁来了,我干活去啦!(急躲下)
[牛、花对视。
牛黑蛋:花妮,你来啦!家里有事?
花 妮:(生气地)牛黑蛋,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牛黑蛋:(莫名其妙)这——
花 妮:你还装啥迷,仨月都不回家,在外咋不美死你哩?
牛黑蛋:你听我说。
花 妮:我不听!啥俺都知道了,甭想把俺蒙在鼓里,你竟敢背着俺娘儿们在外胡混!
牛黑蛋:胡混?看你说到哪里去啦,最近矿上生产忙——
花 妮:又是忙、忙、忙!你还想哄谁哩?跟你说,你哄俺可不止这一回!
牛黑蛋:算啦算啦,我跟你说不清。
花 妮:真是说不清。你明说吧,打算怎么着?如果想离婚趁早说,别看你有权又有钱,我可不会死皮赖脸缠着你!
牛黑蛋:咳,咱们结婚都十几年了,老夫老妻的,你还不了解我?
花 妮:虎心隔毛皮,人心隔肚皮,现在的你又不是从前的你?
牛黑蛋:现在的我,仍旧姓牛,名黑蛋,男,汉族,1958年出生,大专文化,职业,矿工,身高1米75,体重72点5公斤,括号,饭后——
[李鑫上。
李 鑫:生产区区长,劳动模范,先进共产党员!
花 妮:啥也别说啦,算我命苦,当年眼瞎,俺这朵好花咋会插到你这堆牛粪上!
牛黑蛋:(恍然大悟)小李,肯定是你捣的鬼!
李 鑫:哈哈哈!
牛黑蛋:你到底对你嫂子说啥啦?
李 鑫:说你寻花问柳不回家,拿着钞票给女人花,半夜三更不归宿,肾亏住院把点滴打。
牛黑蛋:啊!
李 鑫:我编谎话考验她,谁知他信以为真把怒发。(对花)实际是,俺区长为救工友受了伤,矿长让他去休养,可师傅心系矿生产,带伤上阵人赞扬!(李掀开牛的上衣,露出受伤的胳膊)
花 妮:啊!(上前心疼地抚摸)
李 鑫:今天正好七月七,天上牛郎会织女,人间织女会牛郎,胜似新婚甜蜜蜜!
(音乐声起,彩花散落,幕闭)

编辑点评:
对《七夕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