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微电影剧本 > 晚情殇 (剧本)

晚情殇 (剧本)  作者:大矛

发表时间: 2012-09-16  分类:微电影剧本  字数:8154  阅读: 5990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主持人:
  年前,老张的老伴突然去世,就把老张的快乐带走了,他一天到晚形单影只,过的孤独而凄凉。儿女们倒也常回家看看,可满堂儿女抵不上半路夫妻啊!老友们张罗着为老张再找个伴。找来找去没有合适的,不过大家不气馁,依然很是热心。
  哎,那不是,老王的又慌慌地跑来了,八成是又有头啦.....
  
  公园广场上早晨
  老张在专心的打太极拳。
  老王走过来,他站在一边看着老张的一招一式。直到他最后收拳,才轻轻地鼓了几掌。
  老王:你的拳路进步不小啊!
  老张:比你还差远呢。
  老王:谦虚过了头就成骄傲啦。上次不就是你太过谦虚的劲,生生把女方吓跑了!
  老张:那是缘分不到,我倒不觉后悔。
  老王:哎,今儿有个主儿,我看不错,说不定是个有缘分的人呢。
  
  公园小广场早晨
  一组中老年妇女在跳舞健身,音乐声中节奏舒缓而优雅.
  老王和老张走过来。
  老王:你看,就是二排靠左的第三个。他叫肖金花,是你嫂子的老乡,原来是县剧团的演员,后来剧团散了,丈夫也没了影,成了孤身一人。
  老张显然是被肖金花深深的吸引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肖金花。
  音乐渐渐停了下来,人们收住了舞步。
  老王喊:哎,金花,你过来一下。
  
  公园小广场早晨
  肖金花落落大方地走到老王老张身边。
  肖金花:有事吗?王哥?
  老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王姐说的那位老张同志,文化上的老干部。吹拉弹唱无不在行。
  肖金花笑:我该称您老师了吧。您好,我叫肖金花,也是干文艺出身。
  老张:您别听老王瞎说,我称不上老师,叫我老张好了。
  肖金花笑起来,笑的爽朗而大方,更显神采飞扬。
  老张倒显得有些拘谨。
  
  画外音:老张对肖金花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肖金花的青春灵动和特有的艺术气质,让干了一辈子文化的老张砰然心动。两个人很有共同语言,他们很快就成了朋友。
  
  老张家白天
  小巧的三居室干净整洁而颇有艺术氛围,老张一边忙活一边哼唱:这候圈真算是做了好事一件,我心里好象那扇子扇......
  门铃响起来
  老张急应:来了,来了--
  老张打开门,肖金花掂着一兜青菜笑盈盈地站在门前......
  老张伸手接菜,被肖金花轻轻地挡回去,
  肖金花嗔怪地笑着:这会儿才接呀,累死我了.
  肖金花坐在沙发上撒娇般地哎呀着,老张慌忙倒来开水,放在肖金花面前。
  肖金花突然凝视着老张笑起来。
  老张被笑的一头雾水,他上下打量着自己:怎么啦?
  肖金花轻轻地为老张弹去肩上的灰尘笑着说:我看你家务活干的挺利麻,想不到你是个蛮趁职的家庭主男呢。
  老张:别挖苦我了,
  肖金花:我是说嫂子在时,你恐怕就接受正规培训了吧?
  老张苦笑着说:她身体一直不好,孩子们又小,不干又有啥法儿呢?说出来你笑话,恁多年,我就没有消消停停地吃过一顿饭。
  肖金花把老张按坐在沙发上:那好,今儿呀,我就让你消消停停吃顿称心饭,你坐在这儿不准动。
  老张不好意思地:那咋行呢,我给你打下手。
  肖金花佯装生气的样子:要不听话,我可要生气啦。
  老张笑:那好,那好!
  肖金花手脚麻利地进了厨间。
  老张家小餐厅白天
  一桌丰盛的饭菜,肖金花捧着一钵汤走来。老张望着满桌的饭菜,惊讶地瞪大眼睛。
  老张:哎呀,肖金花你这手可真不简单,色香味形样样俱全,赶得上宾馆里的大师付了。
  肖金花:哎,先别动,我这儿还有样好东西呢,你呀先闭上眼睛不许看。
  老张闭上了眼睛说:好,好,我闭眼。
  肖金花倒了一杯酒送到老张的唇边。
  老张就着肖金花的手慢慢地品味着。
  老张:这是什么酒啊,香浓,甘醇。
  肖金花把酒瓶藏在背后:你猜猜呀!
  老张想了一会儿:是张裕红葡萄酒?
  肖金花:嗯,不对,再猜。
  老张又想了一会儿:法国香槟?
  肖金花:嗯,也不对!
  老张笑迷迷地看着肖金花央求道:好金花你就再喂我一口,让我再好好品品。
  老张很自觉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
  在肖金花倒酒时,老张突然睁开了眼,紧紧抓住了肖金花的手。
  老张笑着说:这回,我可猜着了吧。
  肖金花撒娇般地闹起来:不中,不中,你耍赖,你耍赖!
  肖金花的小拳雨点般落在老张胸前,老张嘻笑着把肖金花拉到跟前。
  
  画外音:老张这回高兴了,可他的儿女们不高兴。这不是,老张家的儿子张可找姐姐张芹发牢骚来了。
  
  张芹家客厅夜
  张可:你说老头子这叫什么话,六十多岁的人跟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拉扯。也不怕人笑话。姐,听说那个女的比你还小一岁,这让做儿女的脸往哪搁呀?
  张芹:你先沉住气,让我回去跟爸再说说。
  张可:还沉下气哩,马上生米就成熟饭啦,反正我是坚决不同意。
  张芹:老人再婚必竟是他自己的事,儿女干涉太多也不好,可是年龄悬殊太大,确实也不班配,再说后边的麻烦事肯定很多。
  张可:姐呀,我也不是反对他再婚,可这事,咋总觉得不对劲。这里边会不会另有文章?听说那个女人媚的很呢,老头子别是遇上狐狸精啦。
  
  张可家夜
  张可妻玲子坐在沙发上织毛衣,看电视。
  张可气呼呼地进门。
  玲子:姐咋说啦?
  张可:她能咋说,老头子那脾气,她也犯悚。
  玲子:他再厉害,也不能不要脸呀。就是他不要脸也得给儿女们留点脸呀,真是老色鬼。
  张可烦燥地:你少说一句行不行。
  玲子:我少说一句,我少说一句,再少说,你娘老子辛辛苦苦积攒的那点小家当就全完了。哼,想想就叫人恶心。
  
  老张家客厅夜
  肖金花看了看墙上的钟: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
  老张拦住了肖金花,轻轻地说:今晚,你能不能留下?
  肖金花低着头不说话,顿时她的眼里涌满了泪水。
  老张见状惊慌失措:怎么啦?
  肖金花冷冷地说:别这样,张哥。我知道现在您和我一样,需要安慰的是寂寞的心灵而非身体。我也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女人也不会在此刻充当你兴致所至的床上用品。我知道对于男人来说,妻子以外的女人就象一次性用品,用过了也就一钱不值了。
  老张极力辩解:不,不是这样的。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甚至崇拜你。
  肖金花:俺虽是山里来的乡下人,对你们城里的规式知道的不多,可做人的道理俺还是懂得的,我看你张哥也是个实在人,才敢在你面前直爽了点随便了点,你该不是把俺看成那些下流的女人了吧?
  老张连连道谦:对不起,我真的不是......
  肖金花:俺是个苦命人,九岁上没了爹,娘养不起俺,就把俺送到戏班上后改嫁了.我后来结了婚,在俺妞妞生下来不久,剧团就解散了,我和男人卖服装.谁知道才攒了几个钱,男人就把家里席卷一空,带着个年轻女人去了广州,扔下俺娘俩......
  老张流下了同情的泪水:我听说过你的艰难,实在没有低看你的意思,我是说我这里空房多,你可以先住着.
  肖金花: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心底善良.这几天的交往,我就更了解你了,说心里话,我也喜欢你.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我,就让我光明堂皇做你的妻子.
  老张:那好,我一定会做到的.
  老张非常敬重的为肖金花打开了房门.
  
  主持人:这一天老张把儿子,媳妇,闺女,女婿都招集回来,开个家庭会.把他的决定告诉儿女们,没想到立马就遭到儿子的强烈反对。
  
  老张家客厅白天
  张可情绪激动地站起来:不中,这事不中,俺娘才死了几天,你就耐不住了。给俺弄个小妈回来。你只顾自己痛快,就不替儿女们想想,心里是啥滋味。俺这当儿女的是咋啦?不膺记你啦?这是对你不好,叫左邻右舍说说去。
  老张气的嘴脸乌青。
  玲子:张可,你就少说两句吧,看把咱爸都气成啥样啦!你就不能让咱爸考虑考虑!
  玲子给老张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
  玲子:爸,别生气。你的儿子你还不知道啥脾气?不过,他心是好的。再说这也是咱家的一件大事。俺不应记。谁应记啊?昨天俺跟俺姐还说起这事来着,觉得女方是不是太年轻了点,您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人老心也得服点老。身体是大事,你说是不是,姐?
  张琴急得暗地直向玲子摇手,玲子装着没看见,自顾自地说着。
  
  张琴只得说;爸,我是说….,.
  
  老张立即打断张琴的话:别说了,谁也别说了。我知道你们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唯独没人替我想。你们在背后说我的话,我都知道。实话告诉你们,我早拿定了主意,自己的事自己做主,福祸一人担,决不连累你们。这件事我办定了。你们嫌丢人怕没脸,今后就全当没我这个爹。我这家门你们也别进了。小心脏了你们的脚。
  
  张可家客厅,夜
  
  张可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玲子走进来;别生气了。我有一个办法。。。。。。
  
  老王家客厅。夜
  
  老王俩口在看电视。门铃响,老王起身开门。
  
  玲子笑盈盈站在门前手里掂兜水果;你好,王伯。
  
  老王;闺女,来就来吧,还带水果,难为你想的周到。
  
  玲子;我看这水果满新鲜的,就给你二老买了点。
  
  老王老伴;玲子姑娘就是懂事,比咱家那个强多啦。老张头摊上这么好的儿媳妇真是福气。
  
  老王;有事吗,闺女?
  
  玲子笑;没事俺就不兴来看望你二老啦,可见俺这当晚辈的是来少了,真该批评。
  
  老王老伴;你伯呀,就是不会说话。孩子们忙,比不得咱这些没事人。玲子,来,坐大娘跟前。
  
  玲子;今天我来呀,还真叫王伯说准啦,是有点事。。。。。。
  
  老王老伴;啥事?你尽管说。
  
  玲子;俺是来道谢的。你操心为俺爸找了个伴。一来他有个说话的人,不孤凄,二来他俩人能相互照顾,省得俺当儿女的,整天牵肠挂肚的膺记。俺不该来谢谢你?
  
  老王老伴;咦,看看,恁通理的孩子,就这老张还怕儿女们不同意呢。
  
  玲子;,我想人家要是真进了俺家的门,往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管年令大小,辈份搁到那儿,俺当小的也得尊敬啊。可不知道人家的脾气性情,怕有啥不周到,惹俺爸生气。。。。。。
  
  老王老伴;你是说肖金花呀,这人不错。人品,性格,都是好的;稳重大方,通情达理。你爸呀真是磕不着碰着啦。往后你添个孩子,她也会帮你照看的。
  
  玲子;听说以前她的生活很是不顺心?
  
  老王老伴;哎,远的就不说了,单说这几年,她那个当过剧团团长的男人,就不是个正经东西,三年前带着个年青女人跑到广州去了。听说俩人还生了个孩子。金花要和他离婚,可她就是不回来。
  
  玲子;去法院告他呀!
  
  老王;金花已经向法院申请判决离婚。法院已经公告了。公告到期就会判决离婚。
  
  玲子;那男的是哪里人?
  
  老王老伴;也是甘木县人。他爹娘都在县城剧团家属楼住着呢。
  
  玲子;他叫啥名子呀?
  
  老王老伴;不用问他,只要说肖金花,县城里没人不知道这事的。
  
  玲子;沉思地;唔。。。。。。
  
  洛阳长途汽车站。日
  
  一辆大巴缓缓停下来。大巴路标;“甘木------洛阳”
  
  玲子走下大巴。
  
  玲子家客厅。日
  
  玲子开门进来。疲惫地坐到沙发上。
  
  张可;去哪啦?这大半天?
  
  玲子;去甘木县了。
  
  张可;去那儿干啥?
  
  玲子尖刻地冷笑;去看看你未来小妈的老家咋样。
  
  张可;这几天你神经兮兮的都忙些啥哟?
  
  玲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玲子提包里的手机响了。
  
  玲子边接电话边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张可狐疑地走到门口偷听
  
  玲子轻轻的声音;你怎么还在广州?。。。。。。。
  
  张可自言自语地;广州?广州谁的电话?
  
  老张家客厅。日
  
  肖金花站在窗前凝视着阴沉的天空。
  
  老张从卧室里走出来;回来啦?肖金花没转身也没回答。
  
  老张走到肖金花身后;法院怎说?
  
  肖金花;法官说公告是到期了,可是判决离婚还有一些法律程序。。。。。。
  
  老张笑;别难过,这只是早晚的问题,别难过。我想好了,等咱结婚证一拿,我带你去旅游;咱去北京看长城,到华东五市逛上海,再去天涯海角看大海,来个旅游渡密月。
  
  、、肖金花;太幸福了。我真的怕再失去你。
  
  老张笑;怎么会呢?这两天我看你老不开心,就自作主张,办了一件事。
  
  老张向卧室招了招手,妞妞走了出来
  
  妞妞扑向金花;妈妈!
  
  肖金花;乖妞,妈的心肝宝贝,你怎麽来啦?
  
  妞妞;是这位伯伯带我来找妈妈的。
  
  肖金花泪流满面;谢谢,谢谢我的好人。。。。。。
  
  老张家楼门口。日
  
  老张正要进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过来;请问肖金花是在这吧?
  
  老张;你是谁?
  
  男子;找她有点事。
  
  老张;哦,那请跟我来。
  
  老张家客厅。日
  
  老张;金花呀,有人找。
  
  老张进卫生间去了。
  
  肖金花从里室走出来;谁呀?
  
  肖金花一见来人大吃一惊;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男人;怎么,我不该来吗?
  
  老张走出来;金花呀,是乡里亲戚吧?快准备饭。
  
  男人;我不是来要饭的。
  
  老张楞了;哪,你。。。。。。
  
  男人拉过躲在金花身后的妞妞;喊爸爸!
  
  男人冷冷笑着;这下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肖金花;你有什么事?
  
  男人恶狠狠地;我要你给我回去!
  
  肖金花;我已经向法院申请和你离婚。咱俩没关系了,我哪儿也不去!
  
  男人;你离婚,我没同意。法院今天没判,你今天就还是我媳妇。现在没判,现在就还是我媳妇。怎没关系?你说的轻巧!
  
  老张气地说不上来话。
  
  肖金花;姓赵的,咱到外边说去。别在这儿胡闹。
  
  男人坐在沙发上翘起儿郎腿,自己从桌上抽只烟吸起来;我哪儿也不去,说说叫他也听听。他勾引我老婆,也有他的事。今天他得有句话;是叫你滚蛋呀,还是上法厅?撕破脸,谁也得丢人。
  
  肖金花;老张,你也别怕。天塌有我肖金花一人顶着。他就是闹到天王老子那儿,
  
  我也不怕;兴他带着姘头跑广州,就不许我离婚找老公?我就不信没个说理的地方。走,
  
  姓赵的,你说去哪儿。我肖金花陪你到哪儿!
  
  肖金花硬拉着男人出门,妞妞大哭。
  
  张可家客厅。日
  
  玲子兴冲冲地跑进来;哎,老头子那边出事啦。那个狐狸精的男人从广州回来啦。向老头子要人呢。现在闹的一塌糊涂。走,看热闹去!
  
  张可;看个屁,姓张的脸都给丢尽了。我一看见他气就不达一处来。
  
  玲子;丢人现眼是他的事。他早就声明跟咱一刀两段了。我就是要去看看他咋收场。
  
  玲子硬把张可拉走了。
  
  老张家楼口。日
  
  男人抱着妞妞,恶狠狠拉着肖金花,肖金花挣扎着。
  
  邻居们围观议论着。
  
  张可两口远远站着看热闹
  
  老张拿着一件外套匆匆追出来递给肖金花,男人不让接衣服。肖金花哭喊着。
  
  老张突然啊的一声栽倒在地。大家惊叫起来;老张昏倒了!
  
  肖金花挣扎着扑过来,却被男人推进路旁停着的面包车里。汽车立即开动起来。
  
  肖金花哭喊;张哥。。。。。。
  
  老王突然看见远远站着的张可夫妇喊;张可,快来,你爸昏倒啦!
  
  玲子拉住张可;他福祸一人担,关你屁事。走!
  
  张可被妻子强拉着转过楼角不见了。
  
  一辆救护车开过来。
  
  众人把老张送上救护车
  
  救护车呼叫着驰去。
  
  字幕;经诊断老张为重度脑中风。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很可能会出现失语或瘫痪的症状。
  
  时至今日肖金花仍未能回来。
  
  张可夫妇只露了一次面。
  
  张琴在医院一边伺侯一边埋怨。好在老张一直昏迷。没听见这些烦心的话
编辑点评:
对《晚情殇 (剧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