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时评> 启东728大规模群体事件谁之过

启东728大规模群体事件谁之过  作者:袁凤强

发表时间: 2012-08-01 字数:8133字 阅读: 42921次 评论:67条 推荐星级:5星

   7月28日,发生在江苏省启东大规模群体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这起事件的起因是日本王子纸业在中国的工厂的排污口经过江苏南通市政府批准,安排在江苏启东。王子纸业发出公告说,排污是南通市承诺建设项目。启东市百姓抗议日本王子纸业向启东附近海域排污,但是市政府置若罔闻。
  从图片、文字、视频等报道,约有数万人冲进了市政府,数万民众冲进市政府,占据大楼,警车被掀翻,启东市委书记孙建华被扒光衣服,狼狈不堪,现场来了大批警察带走市长,被抗议民众包围,民众要求官员穿上“强烈抵制王子排污”的文化衫。游行事件从有序到对峙,然后施暴,通过大量图片与视频,可以看到有许多市民被治安人员进行围殴,也有个别治安人员受伤的。大规模游行,没有冲突是不太现实的。有些舆论好象同情官方,这种观点是因为对事件了解不够全面造成的,如果你看到被围殴的市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你会如何去想。在这里,我们不必简单地指责任何一方。
  抗污抗议事件西有什坊,东有启东。启东群体事件有较少的相关评论见诸媒体,但声音表达只是表面现象。启东事件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我们应清楚事件是多层次的,从台面上来讲,它是人民最基本的诉求,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多角色相互利益之间的博弈;从就事论事的观点进行延伸,窥豹一斑可悟全局,只有这样,思考才不会停留在表面,启东事件,应该给人民或者地方政府,更加深层的思考才会有意义与价值,有些评论用双赢这样字眼,明显是乱戴帽子的话语,语言显得苍白无力且不堪一击,这里不存在双赢。
  一个人在许多年前上访,被称为神经病或专业户,一群人表达诉求,多年前被称为被不明真相的群众,这样的语言表达,以前多被媒体使用。目前,一个上万人的群体事件,各媒体或是只言片语,或是只字不提,这种媒体禁声的做法,从一种角度去看,是政府的思路还是以堵来维稳,这种思路的延续,会给国家将带来更多的麻烦与灾难。
  启东728大规模游行事件,我们有必要倾听一下当地现场目击者及各界网民的看法:
  (1)@tufuwugan 对公权力无限宽容,对公权力使用暴力无限的包容。对民众的一点不理智的行为无限上纲上线,无限的警惕和污蔑,对民众的要求已经接近民主国家水平,对民众道德的要求已经到圣人的标准,什么暴民,什么文革之类的帽子就戴上,当然相对于给暴政戴帽子风险要小。@赵楚:支持民权跟什么支持暴力毫无关系,民众没有暴力能力,也没有这个意愿,民众真有暴力的能力,那也不需要大家支持围观离开。喋喋不休地跟手无寸铁的人劝告“千万不要暴力啊”,而无视这些手无寸铁者面对的人在干什么,这不仅是伪善和阴险,而且是人格和智力的双重硬伤。
  (2)@赵楚:市长扒个衣服有什么了不起?那么多房子扒了、祖坟扒了,不也没人怎么样嘛?市长这份职业工作环境本该如此,但还是比散步者职业环境、福利好一大截!老百姓自己逛进政府大楼有什么大逆不道?那些楼本是他们出钱修的,是他们的。@Funpea 市长被脱了件衣服,市长本人还笑呵呵的,新浪微博的各路人马就开始同情心泛滥了,尊贵的市长大人怎么可以被脱衣服,太残忍了,看着都心疼。而对于那些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市民,到觉得是活该。这是不是古装片看多了产生的后遗症?
  (3)@慕筱瑜tanya:气死我了,TM的那些同情市长被扒衣的,反对群众占领政府大楼的,你们在现场吗?了解真实情况吗?政府屏蔽了部分地段的手机讯号,我已经又好久没接通老爸的电话了,还有我那些从小一起长大在现场的朋友们,完全联系不上好吗?外来警力一批一批地冲向我的家乡
  (4)@李承鹏:我也劝市民在冷静,因我怕他们遭秋后算账,无数例子摆在面前,秋天其实并不远。什么叫暴力?启东市民扒了市长上衣叫暴力,外国市民扔了臭鸡蛋到总统脸上叫不叫暴力?把鞋子砸布什头上叫不叫暴力?装大尾巴狼谁不会哪,关键得分清在这事儿上孰羊孰狼。@叶匡政:如今总有人说到暴民。在我看来,一个社会真正的暴民,是那些贪污腐败、肆无忌惮地破坏法律底线与社会规则的官员。这些贪腐官员高高在上,才有能力向整个社会施暴。他们是真正的暴民。
  就此启东警民冲突事件,从深层次来观察,笔者觉得应从三种视角看,需要思考的角色应该为,一是政府的视角,二是民众的视角,三是国家与媒体视角.
  一、政府的视角:
  1、有一种倾向是各地政府与民众脱节现象
  现在的官员,真正深入百姓当中的,越来越少,这与改革之初有明显的区别,官员已经逐步在与百姓拉开距离,他们不会微服私访,他们一般视察,一级一级的,他们听不到真实的声音,他们只需要这些高高在上的感觉,这是可怕的。一个地方主要官员调走,百姓不骂那就是好官了,脱节,会导致与民众沟通不畅,官如果坚持这样下去,民的抗议诉求,还会增多的。
  脱节,会变成“你表达你的,我说我的”,这样表面上互不影响,最后是影响最大的。地方官员对待表达,最希望采取,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其实,现在是个多元的社会,如果以牺牲全部民众的生存利益,来换取政绩与GDP,短期以政绩你能升官,但从长远角度看,这是中国的土地在流血,民众的生命受到环境的威胁,一个有良知的官员,不会以牺牲环境来取得政绩的。
  2、各层级政府的队伍要对待腐败内部肃清
  首先是腐败问题,不谈腐败,不代表没有腐败。必须优化管理机制,达到减少腐败。朱在职时,有腐败的官员,过得担惊受怕的心,哪有心思去腐败,而今对待腐败问题,有宽容环境的嫌疑。腐败是因为有产生的土壤,不进行全力整顿,对腐败是没有震慑力的。
  其次是官员的思想,现在的地方官员,不是围绕百姓生活转,而是围绕富人转、围投资者转,这倒也没关系,关键是转的时候,不能以损害大众利益,而去谋个人的政绩或个人利益,如果这样,你就违背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变成“只为人民币服务,其他一概拒之门外”
  3、国家应该藏富于民,而不是藏富于国。
  同理,贫富分化不谈,不代表差距不大。劳动法的执行力在中国非常差,政府应减少民企的税收,严格用劳动法提高工人的工资水平。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而不是几十年工资水不没有多大变动。人民生活水平无法提高,物价无法得到控制。国家成了GDP的机器,这样做,无法拉动内需,资本在中国的剥削必须控制一个合理的范围。
  中国捐款手笔很大气,但是有没有考虑到国民?中国政府下半年援助欧盟1000亿美金,援助东盟100亿美金,昨天又宣布无偿援助文莱40亿美金,40万人的小文莱相当于每人1万美金。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钱美国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鲜可以,政府可以,官员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独老百姓不能用。这从一个侧面看出,中国的政治趋向,存在非常大的缺陷。
  4、为什么三十年前没有维稳之说,而今天要维稳。
  实际上,近些年来,随着官员腐败加剧,社会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人民基本权利得不到保护等原因,同时信访等法律规定的申诉渠道作用微弱,底层人民不得不频繁作超出法律规定的反抗,部分地方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对这些活动持不支持甚至强硬打压的态度,即“维稳”。这种“维稳”在具体实施过程出现很多“问题”,官员为了维稳被默许可以用尽几乎任何手段,包括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非法手段。
  维稳,这一词也是在三十年前不曾听的,而现在总是大谈特谈。中国需要这么多维稳吗?中国为什么要维稳?政府应该去想一想为什么?当官员与民生脱离时,或是对立时,说明我们的官以不再为民着想了。除了去堵塞,就是启动国家机器。这成了各地政府的常态,这很可怕,事情一出现,你不是想着去解决,而是先想到进行强力控制,不惜施暴力,这在什坊事件中,表现的很清晰。如果各地政府,都以这种方式去做,那么维稳是越维越难稳。
  二、民众视角:
  1、当理性诉求被冷漠对待,群体抗议就易发生
  在项目立项初期,2005年1月4日至7日召开的政协启东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1月5日至8日召开的启东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期间,环境保护,尤其是水环境保护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市第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议案组共收到10人以上联名提出的议案12件,其中周志新等20位代表提出的《关于对南通市达标工业废水排海工程的议案》和顾邦祥等19位代表提出的《关于坚决制止日本王子纸业污水东排的议案》,引起“一府两院”高度重视,与其它2件议案一起被列入2005年市人大常委会或主任会议审议议题(详见启东“两会”:水环境保护成热点),但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提案被搁置。
  在启东将承受这样巨大的污染源的时候,没有任何组织和部门向全体启东市民说明污染的程度和危害,相关部门没有公示和认真听取启东各方民众的意见,漠视民意,对于污染物的排放含糊其辞,到底达不达标?达到什么标?始终没有人出来说明,是典型的坑蒙拐骗。在南通举行的所谓听证会根本没有得到启东沿海民众的同意。地方领导强行代理签字,这样的听证会应视为无效。这样的特大型污、废水排海工程,在没有得到受污染区原住居民的同意,是不合法的,侵犯了民众的知情权和表达权。
  要求政府相关部门拿出环评,拿出科学依据。但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了,民意始终被漠视。现在,民众强烈质疑这项巨大的污水排海工程有没有进行环境评价论证。启东市副市长张建新在7月26日在启东市政府官方网站发布一段视频,题为《至全体市民的一封信》,使用缓兵之计,说是暂停项目,等待评估。民众愤怒了,他们冲进了市政府。这不难理解,什么叫做暂停,当一个民族情绪达到能量时,不是一句暂停就能暂停的,你说停就停,你说不停就不停,领导不要把自己成为权力的为所欲为者。从2005年的诉求到瞒报、公务不透明,这说明当局本身就不想项目透明化。公信力的缺失,暂停,你让人民如何信你。没有公信力,暂停就成了另一种阴谋。公众只有唯一选择,就是群体抗议。
  2、底层社会民众没有话语权。
  没有话语权,你的声音就表达不出去,也不会有人去倾听。有民众发贴表示,江苏启东目前已经全面进入了白色恐怖时期,各行各业的人都被禁止参与抗污行动。老师、学生由教育局镇压;个体户、企业由工商镇压;普通老百姓得到民警、居委会各种百年不遇的特别大的媒体也都不敢报导,竟然是来自日本的媒体予以了报导,而新浪、搜狐、腾讯等各大媒体转载日媒报导之后短短数小时内被封。
  从现场民众人数看,中青年居多数,有些学生冲到第一线,他们绝大部份学生不接受老师和政府的控制,没有签保证书,他们更具有爱国爱家园的精神,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与主张,他们更希望这个国家不是以污染来获得GDP或者利益的。周边地区还有民众赶来,据说周边的客运班次都被取消了,同时,有大量军警正在驶入现场。
  民众平时没有话语的表达权,而各级政府靠舆情专报来反馈得到信息,地方政府不是想着如何解决问题,而是想着如何维稳压制与封锁消息。有贴就删除,有表达就压制,这种做法得不偿失。最后既欺瞒了上一级官,又压制了基层百姓。纵使民众有表达的渠道,但问题得不到解决,一样会激起人民愤怒,其实,谁都不希望看到出现警民对峙的事件,纵使开动国家机器,他们也是人民的子弟兵,他们身上也是流着人民的血。
  3、产业链利益与民众诉求一致时,呼声会更高
  众所周知,启东吕四渔港是闻名天下的著名渔港,其渔业产值占江苏省同行业的三分之二。南通市大型排海工程选址启东塘芦港沿海海域,即东经121°50`7“,北纬32°00`11”。其地理坐标位置,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2002年2月发布的《中国海洋渔业水域图(第一批)》显示,正好处于黄海与长江口(长江下游)、东海的交界处黄海近海中上层鱼类、黄海长江口中上层鱼类和黄海近海底层鱼类分布的洄游通道、产卵场和索饵场的范围,即“重要的渔业水域”;正好处于经国务院批准的《江苏省大比例尺海洋功能区划报告》划定的“启东滩涂养殖区”;也正好处于岸线内人口密集并且受污染十分严重的长江下游地区及黄海海域这个特别敏感的区域。
  一个养殖产业链受到损失,会让许多人面临损失与失业,因为启东渔业相关从业人员有十七万多,包括生产者、经营者、消费者。当然,有消息称启东吕四港镇的相当多村里干部因为承包了海面搞养殖,这些地方官员每年都可以赚取上亿元。不排除这种可能,就算是部分民众为生产者所利用,又能怎样,因为最重要的是养殖产业利益者与民众的诉求是相同的,这谈不上利用,只是有相同的诉求点被点燃而已。最为本质的是,如果产业链的生产主与民众的诉求达不到一致时,既使幕后怂恿,也未必达到民众的高度认可。其实事件之初已使当局政府妥协,但没有实质上的妥协,还需评估,将有许多不可预测性。这不可避免民众受到愚弄的心理存在,民众也等不及或等不起官方的左右周旋。于是,大规模游行必然发生。
  4、由污染带来的民众疾病是上升趋势
  2009年《江苏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第12页顺数第七行:监测与评价结果表明,2008年实施监测的5个重点排污口邻近海域中,排污口邻近海域水质均为劣四类,不能满足海洋功能区要求,生态环境质量全部处于极差状态。因此,加强对入海河道和排污口的监管力度,减少陆源入海污染的排放量,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已刻不容缓。--在这样严峻的事实面前,每天向启东沿海倾倒含有1500吨黑液和3000吨工业碱的15万吨污水,真是丧尽天良。
  相关启东恶性肿瘤病例统计:根据启东癌症登记处1972年1月1日--2001年12月31日全部恶性肿瘤发病登记报告,30年间登记并核实诊断的恶性肿瘤病例共58937例,其中男性37731例,女性21206例。再对启东癌症登记处2001年1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期间恶性肿瘤登记资料进行分析,新发恶性肿瘤14215例,统计结果显示:启东粗发病率为248.03/10万。中国标化率为109.79/10万。世界标化率为159.12/10万。统计结论:前10位恶性肿瘤为肝、肺、胃、食管、直肠、乳腺、胰腺、脑、结肠、膀胱肿瘤。肝癌一直是启东的第一位恶性肿瘤。肿瘤防治工作任重而道远。而肝癌的主要致病因素有:病毒性肝炎感染,食物中的黄曲霉菌毒素污染,以及农村中饮水污染。
  曾经的伤痛:上海由毛蚶引起的30万人甲肝大流行1988年初春,在上海市民心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一场突如其来的甲肝大流
  行,打乱了上海这座大都市的正常生活。空前拥挤的医院门诊,摆满病床的工厂仓库,甚至是旅馆和学校教室,还有街头关于疫情蔓延的传闻和流言....这场疫病流行,整整持续了二个月,甲肝感染者超过35万人,死亡31人。一时间,分管卫生的上海市副市长谢丽娟站在了风口浪尖上....邻近上海的江苏启东是甲肝高发区,早在1983年,上海市居民曾有4万余人在食用被污染的毛蚶后患上甲肝。此后,政府职能部门下禁令不准启东毛蚶入市。而其原因就是1987年底,因启东毛蚶大丰收,大量受污染的毛蚶进入上海菜场.....
  再看沿长江而上的工业污染:南通境内的启东北新化工园区、海门临江化工园区、海门青龙化工园区、海门港开发区、南通中新开发区、南通经济开发区、长江两岸化工厂一片一片,继续引进的化学工厂一批接一批,污染的毒气滚滚而出,污染的毒水源源不断,更有甚者,海门、常熟等地的污水处理厂不经过处理直接偷排污水进入长江(见摄影家卢广先生的获奖照片),还有好多我们没有看到的所谓污水处理合格排放会是啥样?这一桩桩一件件,又怎么能让普通市民相信建成运行的污水处理厂的运行质量?
  三、国家利益及媒体
  1、发达国家正在推进向发展中国家污染项目转移。
  启东市人原人大主任施仲元先生发言时说,日本王子造纸这个项目从全球角度来看,是日本发达国家向我们发展中国家转移的一个污染项目。是一个污染项目向我们中国转移。尽管这是日本向我们中国投资最大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是以牺牲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根本的、长远的、经济和根本利益为代价来换得这个政绩和私利,日本人正在敌视着中国,转移着污染源,而中国的地方官员充当了日本厂商的道具或利用通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个项目完全没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环境保护法在我们重要的海洋渔业保护区不得设立排污口的规定。这个达标水,也还是污水。对启东肯定有影响。启东是全国四大渔港之一,启东直接渔业从业人员有五万多,相关从业人员有十七万多。这个污染排过来,是以牺牲启东渔业的代价,换取王子造纸的利益。这个明明有影响的,为什么要说没有影响?一直说达标过标,这个肯定有影响,并且影响会越来越大。这是对渔业生产有影响,对渔民的生存有影响。
  这个项目没有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渔业管理法等关于在重要渔业区不得设立排污口的规定。江苏省海洋环境质量公告,提到长江北岸、长江口区,已经是污染严重的地区,水质达到劣四类。必须对该地区进行监管,要对污染物进行控制。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那么,为什么海洋渔业局这样明确规定,为什么还要把排污口设在这里呢?
  2、我国以生态环境破坏换来成果的行为必须制止
  在我国,以生态环境破坏而获利的短视行为,比比皆是。以在江苏仪征市的杨州农药集团企业投产4年来,使当地癌症发病率升64.8%!其2万吨有害物及超标10倍的污水直入长江;
  第30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纪实基金在美国纽约美国亚洲协会举行隆重的颁奖仪式,来自中国的卢广以《关注中国污染》的专题摄影获得了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摄影中展示了2005年11月25日,广东省贵屿镇河流、水塘都已被污染,村民们只好在被严重污染的水塘里洗涤;2006年4月22日,宁夏石嘴山湖滨工业园区高大的烟囱上粉尘从天而降,当地居民叫苦连天,他们出门就得做好防范措施;2008年3月25日河南安阳钢铁厂出来的污水流入安阳河;2009年4月24日浙江萧山化工园区的工业污水排放河道后再经过河闸排放钱塘江;2009年5月15日江苏泰兴化工园区的化工废料堆放长江堤上。
  土壤污染带来了严重后果:一是影响耕地质量,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据估算,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二是影响食品安全,威胁人体健康。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质在农作物中累积,并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引发各种疾病,最终危害民众健康。
  3、媒体及政府不能发挥其作用时,民众只能通过游行表达诉求
  媒体与网络为了能够及时快速屏蔽事件,已达到了数秒前新闻,数秒后屏蔽的效果。媒体集体禁声也达到了一致性。只有极少数媒体进行了蜻蜓点水式的报道。同时,听不到当局事态及时的进展,从表面上看起到了封闭事件现场的作用,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从另一种层面上讲,它更加激发了各地民众的真相求知欲,反面起到了:“你越不让我知道,我就越想知道”的反效果。
  在某种层程上讲,国家的利益是非常重要的,国家环境污染就是国家的重要利益。如果各地国土存在污染,媒体有责任发出声音,而事实恰恰相反,集体禁声或者不给报道,这不能不让人遗憾。退一步讲,如果在诉求最初就能及时或者不间断听到媒体有关民众诉求的声音,当地政府就会倾听民声,就不容易暴发大规模游行。但媒体是政府的喉舌,这又使媒体的报道更加具有选择性与服从性,这不能不让当地民众极其失望。这是双向的,媒体在平时民众的诉求时都禁言,那么关键事件上,禁言也是形同虚设。
编辑点评:
对《启东728大规模群体事件谁之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