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千古谁识贾宝玉

千古谁识贾宝玉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08-07-13 字数:5665字 阅读: 18795次 评论:233条 推荐星级:4星

   今天我要说的是,贾宝玉或者说《红楼梦》里贾宝玉这个形象,是旷古绝今第一好男人的形象。
  你可能觉得很不屑,贾宝玉算得什么好男人,整天混在脂粉堆里,无所事事,好吃女孩子嘴上的胭脂,还和秦钟、蒋玉函搞同性恋,《红楼梦》里那两首西江月批得极恰的:“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就连林黛玉,也引用《西厢记》里一段戏词戏谑他:“"呸!你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一个银样蜡枪头”。
  那么,贾宝玉如何又是“旷古绝今第一好男人”呢,听我说出道理来。
  
  一、贾宝玉对青年美丽女性的恋慕、体贴与敬重无人可及
  
  这个在《红楼梦》里已有多次传神的正面或侧面刻画,如贾宝玉影子甄宝玉对小厮们说的一番话:“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还有贾宝玉自己淋了雨不觉,反而喊着让龄官赶紧避雨;自己烫了不觉,反关心一旁的玉钏儿烫着没有等等,这对女性是怎样一般体贴和尊崇呀。孔老夫子一句“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让后世多少女子抬不起头挺不起腰来,而贾宝玉却把女子们捧到了天上,给这半边天以极高的地位,岂不是比圣人还要伟大?而且贾宝玉的女性的爱不掺杂质,如警幻仙子所批的:“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烂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其实表现在贾宝玉身上的这般奇异的痴情并非曹雪芹原创,在明代冯梦龙所编的《警世恒言》这部小说集里,有一个名为秋先的灌园叟对花儿也有这般的痴性,且看他怎样一般痴法:
  “秋先每日清晨起来,扫净花底落叶,汲水逐一灌溉,到晚上又浇一番。若有一花将开,不胜欢跃。或暖酒儿,或烹瓯茶儿,向花深深作揖,先行浇奠,口称花万岁三声,然后坐于其下,浅斟细嚼。酒酣兴到,随意歌啸。身子倦时,就以石为枕,卧在根傍。自半含至盛开,未尝暂离。如见日色烘烈,乃把棕拂蘸水沃之。遇著月夜,便连宵不寐。倘值了狂风暴雨,即披顶笠,周行花间检视。遇有欹枝,以竹扶之。虽夜间,还起来巡看几次。若花到谢时,则累日叹息,常至堕泪。又不舍得那些落花,以棕拂轻轻拂来,置于盘中,时赏观玩,直至乾枯,装入净瓮之日,再用茶酒浇奠,惨然若不忍释。然后亲捧其瓮,深埋长堤之下,谓之“葬花”。倘有花片,被雨打泥污的,必以清水再四涤净,然后送入湖中,谓之‘浴花’……”
  这段文里不仅形象刻画了秋先花痴的形象,而且还有了“葬花”一词,我们都爱秋先的这般痴性,其实,贾宝玉的痴性正是秋先的翻版,只不过对象一个是花,一个是女人罢了,而花与女人,本就是一体。
  
  二、贾宝玉文才和相貌均压倒潘安,其清秀俊雅古今罕见
  
  宝玉长得怎么样呢,“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真真的是英俊无比,又兼秉赋一股清秀聪明之气,真正人见人爱。老祖母疼得跟宝贝似的常抱在怀里,伯母刑夫人见了不舍得放他离开,拿手在他肩上后背反复地摩挲。连相貌出众的北净王见了宝玉也赞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宝玉的文采怎么样呢?和宝钗黛玉在一块时,宝玉作诗填词还是讲论典故都是比不过的,这是曹雪芹有意的通过贬宝玉来衬托钗黛的文采出众。可是当宝玉当着父亲贾政的面,和一帮门人清客在一块时,或者和贾环、贾兰在一起时,其先天空灵涓逸之气就表现出来了,比如小小年纪给大观园各处起的名字就超逸不凡,而后写《姽婳词》更是脱口成长诗,精彩绝伦,最显其文采的还是那篇悼念晴雯的《芙蓉女儿诔》,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古今无双的天下奇文妙文。而且这篇奇文写出来后并不是被当作珍宝一样藏起来,竟是被宝玉毫不可惜的烧去了,这比那些写了点文字就想流芳百世的人境界上要高了一大截。
  贾宝玉文而不泥,身上是有许多快乐细胞的。比如《红楼梦》第四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那节,宝玉和黛玉躺在一处,宝玉就居然随口杜撰了一个“林子洞、耗子精”这样相当奇绝的故事来调笑黛玉。
  
  三、贾宝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真正是古今罕有的典型
  
  生长在贾府那样能“引诱着薜藩比当日更坏了十倍”的污浊环境中,又是极受宠爱的公子哥儿,而毫无骄衿腐化之气,仍能保持品性的高洁,贾宝玉真正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古今罕有的典型。
  焦大骂贾府的掌权者,“爬灰的爬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贾珍、蓉父子俩跟贾珍的小姨子尤二姐、尤三姐鬼混一通,贾琏背着王熙凤偷人老婆、包养小老婆,就连女儿出疹子避的几天,也动了断袖之癖,“挑些清俊的小厮来泄火”。府风不正,仆佣也歪,宝玉的小厮茗烟才多大呀,就按着丫头行那警幻仙子所授云雨之事,而且连那女孩儿年龄多大都没问。至于其它阴暗污浊之事,真是数不胜数,无怪乎柳湘莲评价贾府:只有门前那对石头狮子是干净的。
  贾宝玉十来岁上,茗烟就给他从外边找来了什么飞燕合德外传,武则天外传之类的黄色小说来看,宝玉读得如醉如痴。翻遍《红楼梦》,宝玉最常在一起喝酒逗乐而且关系颇好的男子竟是打死人命扬长而去好色好淫的呆霸王薜藩。就是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贾宝玉整日泡在脂粉丛中,面对桃夭李艳,竟然无丝毫淫邪之心,反而对女子们愈加体帖敬重,足见其品性之高洁。
  有人会问,贾宝玉也是有污迹的,比如他和秦钟之间的缠绵,和蒋玉函之间的暧昧,和袭人之间偷偷发生的性关系,和碧痕在一起洗澡两三个时辰的不明不白,对金钏儿的调情致其被逐出大观园并自尽。现在我一一来回答:宝玉和秦钟之间的缠绵是几岁时小儿间的事,这个时期按心理学上来说喜欢同性是很正常的,不足定为同性恋倾向。和蒋玉函之间的暧昧无非指两人互换了腰带,需知蒋玉函艺名琪官,是演女旦的男戏子,而且可能名气颇大。贾宝玉又是对有品貌的女子天生有一段痴性的,所以,爱慕体贴蒋玉函也很正常。就是不冲这一点,单从蒋玉函的相貌上来说,蒋是如此俊雅,而宝玉也是俊雅一类的人物,彼此喜欢也很正常,彼此一见就讨厌才不正常呢。至于和袭人偷试云雨情,书中也说了,“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也不为越礼”。至于宝玉和碧痕一起关起门洗澡两三个时辰,弄得“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这段是晴雯玩笑着对宝玉说的,我看好多喜欢探隐的人都冲着这段肯定地说这是贾宝玉和碧痕发生性关系了,这样理解,实在是想歪了。一者依警幻仙子的定论及宝玉的日常品性,他并非那类滥交的人,即所谓的“皮肤淫滥之徒”。二者如果这种推测是事实,贾宝玉听了晴雯的话就不会那样一幅坦然的表情了。晴雯说这番话是因宝玉要她和自己一块洗澡,从说话语气可看出宝玉应是经常和这帮女孩们一起洗澡的。贾宝玉既称女儿家是清净的,并通过茗烟的口让人得晓他来生愿做一女儿家,在和这帮女孩儿一起洗澡,是象他喜欢吃女孩子们唇上胭脂一样,其本质是思无邪的,晴雯在这里不过一句玩笑,试想,真有床闱淫乱之事,有贾政老爹和生恐儿子被丫头勾引的王夫人在,谁敢乱说一通。而且依着袭人那种见了宝玉黛玉间关系有些微妙就以为不得了赶紧向王夫人敲边鼓的脾性,岂能容忍?至于挑逗金钏儿致其最终自尽一节,贾宝玉实在是冤哉枉也。宝玉习惯了和丫头们厮混在一起,吃人唇彩本是常干之事,竟然就被王夫人听到了。而宝玉,又未将事情想象的那么严重,王夫人竟然执意要把金钏儿赶出去,而金钏儿呢,又竟然因此而自尽。宝玉主要因为这件事被贾政暴打。而他也一直为此事懊悔不已,在金钏儿生日忌日那天也是凤姓的生辰那天,专门偷跑出城凭吊。
  
  四、贾宝玉并非一味天真痴狂,该世故时他是很世故的
  
  贾宝玉的天真痴狂,只是和女孩子们在一起时。在男人和长辈面前,他还是蛮世故的。比如贾宝玉路谒北静王水溶时“言语清楚,谈吐有致”,让水溶对其父亲贾政感叹“令郎真乃龙驹凤雏!”在自家亲长面前,贾宝玉也是礼数周全,连贾母也承认这一点,说要是宝玉在这大家礼数上不能周全,别的也不容其胡作非为了。不仅这些,虽则贾宝玉自称“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个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人,便觉浊臭逼人”,然则他竟与薜藩这类浊臭之人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红楼梦里写宝玉几次外出吃酒,晚上醉熏熏回来,大都是和薜藩在一起,而且他在酒席上居然也能容忍薜藩那些恶俗不堪的酒令。一次为邀宝玉出来吃酒听戏,薜藩竟然让小厮“假传圣旨”,骗说是贾政要见宝玉,可见两人关系之不一般。
  宝玉世故在《红楼梦》第四十三回“不了情暂撮土为香”一节里,有了很好的体现。那日是凤姐的生辰,贾府里热热闹闹为凤姐作寿。贾宝玉却因“心里有件私事”带着茗烟素服偷偷往外跑,原来这天也是金钏儿的生辰忌日,宝玉想要祭奠一番。又怕别人知道,连和茗烟也不说去干什么。到水仙庵看到庵里有口井,因为金钏儿是投进死的,宝玉本就是要找个井口祭奠,但又怕茗烟识破,故意磨蹭说这儿脏,那儿不干净,不能烧香,非得让茗烟找到并说出这个井台,这才到井台上祭奠。这是宝玉玩得小聪明,也是一种做人的世故。
  有人批宝玉不能持家养家。这对一大家公子哥儿实在要求过于苛刻,连贾政这类人都不想理的“俗务”,你又想要求宝玉怎样呢?何况当时父伯健在,老祖母掌权,贾链、凤姐儿当家,食无忧衣无愁,何必操那份闲心。贾府最终是被抄家才落败的,在皇权时代抄家是凡常又常是突然之事,挡无可挡,若非家被抄,终贾宝玉一生也是不用为衣食操心的。何况在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里,贾宝玉不是参加科举了吗,而且还考了个很不错的成绩。这说明,宝玉是完全有养家能力的,只是他过的生活没到那一步罢了。
  有人批宝玉不读书,不事科举,这也可笑之极。宝玉不读书哪来那么清丽的诗句,不读书如何有续写庄子那段佳话。而且四书五经这类我们认为可能不符宝玉脾性的,宝玉也大加赞扬。至于不事科举,人就非得走科举当官这条路才算正业吗?依宝玉的才华,在汉唐重诗赋年代,加上其风流俊秀,类士族的身份,谋个一官半职,是不成问题的。而明清科举主要考什么呢?八股文。那般考试方法,象蒲松龄这样的才子都考不过,如何非要强求衣食无忧的贵族公子贾宝玉呢?
  
  五、贾宝玉对林黛玉的一腔痴情足可感天动地
  
  有人居然怀疑贾宝和和林黛玉之间的不是真爱,试问这样的痴爱都不是真爱了,那什么才算是真爱?难道是马克思和燕妮之间那种革命式纯洁的爱情叫真爱?难道是贾琏对王熙凤说的那句“昨晚我只不是换个姿势,你就扭捏的那般”这类露骨的私房话叫真爱?难道是十五六岁就双双为爱殉情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之间的爱叫真爱?
  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第一个原因是自小一处吃一处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且那个时代姨表、姑表亲结婚很正常,在人眼里也是亲上加亲的美事。第二个原因是两人是思想感情上的知己,大观园的所有女子中,最能理解贾宝玉的还是林黛玉。
  不错,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爱里确实有种疼惜与关怀的成份,但疼惜与关怀本就是真爱的表现呀,这有什么可指责的。一个人不爱另一个人,怎么能设身处地地为他或她着想,从心底里对他或她无私的关心关怀?宝玉挨了打,黛玉眼哭得根核桃似的。紫娟慌称黛玉要离开,宝玉就急出了一身的病。宝玉最常去的,是林黛玉的潇湘馆;宝玉最留心的,是林黛玉有什么样的表情和感受。整部《红楼梦》,宝玉有很多快乐不快乐,都是由黛玉带来的,宝玉曾私下对黛玉的丫头紫娟表态:“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
  值得一提的是,情到深处,贾宝玉也有过对林黛玉的性的渴望。在“潇湘馆春困发幽情”一节里,宝玉午间去找黛玉,却听黛玉在屋里细细的长叹了一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宝玉不觉心内痒将起来。再看时,只见黛玉在床上伸懒腰。……宝玉见黛玉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不觉神魂早荡,一歪身坐在椅子上……对离开道茶的紫娟笑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这是西厢记里张生想要与莺莺同床共枕对红娘的调戏之词。无怪乎同样看过西厢记的林黛玉听后会又哭又恼。还有一节,贾宝玉看到薜宝钗雪白一段藕臂,不禁悠然神往,想这样的臂膀要长到林妹妹身上就好了,还能摸摸。这些细节,都表明宝玉不仅爱黛玉,而且其爱也是正常的男女之爱。
  
  有人不能容忍贾宝玉在林黛玉之外和袭人偷试云雨情,对别的女子也是见一个爱一个。上文已经说过了,袭人是是贾宝玉未正式纳入的妾,贾母、王夫人都是承认的,宝玉和袭人自己是知道的,连林黛玉也知道,都赶着袭人叫嫂子。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为越轨。而且在旧时代,男人纳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们不能以现在一夫一妻制的眼光来评判古人。至于对别的女子见一个爱一个,都掏心掏腹地对待,这正是宝玉的可爱之处,他对别的女子们的爱,如同秋先对百花的痴爱,那是一种对美丽生命的敬重,思无邪的敬重!
  
  另外,在贾宝玉身上还体现出的朴素的平等观念也是超越时代的。试问这样一个相貌英俊、文采出众、脾性温柔、超凡脱俗、多情而又专情,悦美而不放荡的男子天下有几,古今有几?!岂非旷古绝今?!
编辑点评:
对《千古谁识贾宝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