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微电影剧本 > 少年二程

少年二程  作者:东湾村人

发表时间: 2012-02-10  分类:微电影剧本  字数:17306  阅读: 7026  评论:1条 推荐:5星

   少年二程
  (文学脚本)
  第一集指拾金钗
  第二集程母教儿
  第三集程颢启弟
  第四集聪明泉
  第五集程母戒儿
  第六集十岁写诗
  第七集流矢湖
  第八集拜师周敦颐
  第九集吾与点与
  第十集养鱼记
  
  少年二程
  (文学脚本)
  吴建设著
  
  第一集指拾金钗
  夏天的一个午后,阳光炙热地照在程家门口的一棵老槐树上,知了在树阴里鸣叫着,顺街巷吹来一阵凉爽的风。
  从街巷口望过去,街巷两边是宋代风格的民居、中间是青石板路。
  这时程家的大门开了,一只老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先走了出来。
  发髻上别着长长针钗的叔祖母抱着一岁多的程颢,走了出来。
  叔祖母慈眉善目,边走边哼着催眠曲,走过街口,坐在路边的池塘边,池塘里荷花田田,有一朵红花开得正艳。
  母鸡领着小鸡在妇人身边觅食。
  程颢凝神望着池塘里开放的荷花,微微一笑。
  叔祖母见脚边有一个麦穗,便弯腰拾起,仍给鸡群,老母鸡用嘴啄麦穗,让小鸡吃。
  叔祖母弯腰时头上的真钗掉在地上。程颢收回看荷花的眼,盯住地上的针钗。因不会说话,只是望着妇人头上。
  一群鸭从池塘里游来,红嘴,白色羽毛,红色脚掌,与绿水,荷花相映。
  叔祖母吟起了唐诗: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孵绿水,红掌拨清波。
   程颢一边被鹅群所吸引,惊异地望着鹅群;一边望着掉在地上的针钗。
   身着县尉服装的程珦骑着马走了过来,下了马说:“婶婶,您该回家了,孩子让他妈抱吧,您也该歇歇了。”说罢,抱起程颢亲了一下,说:“颢儿,叫祖母!”
   叔祖母笑着说:“他才一岁多,还不会叫呢。”她见他挎着刀,说:“侄儿,你又去捕盗?”
   程珦挎上马,说:“刚接到报案,说是有盗贼抢劫,我正要前往捉拿。”妇人叮嘱说:“要小心呀!”
   程珦扬鞭说:“婶婶放心吧!”绝尘而去。叔祖母抱起程颢返回。身后跟着一群小鸡。
   程家是一四合院。妇人进了大门,走过影壁墙,向上房走来。
   侯氏正在上房屋檐下坐着,揽着二个月的婴儿程颐,在喂他吃奶。见婶婶回来,忙示意她坐下。
   叔祖母坐下,侯氏说:“您把他放在坐婆里歇歇吧!”说罢,见婶婶头上的针钗不见了,便说:“婶婶,你的针钗掉了!”叔祖母一摸,真的没有了针钗,便吃惊地说:“这针钗是俺出嫁时送的。我得出去找找。”说罢,抱起程颢就走。
   侯氏说:“你把他放在家吧!”程颢却不让放,眼望着门外。
   叔祖母说:“孩子眼尖,跟着我也好!”侯氏说:“他又不会说话,眼尖也不管用呀!”
   叔祖母抱着程颢出去了。她顺着刚才走过的地方边走边找,当走到池塘边的时候,小程颢指着刚才坐的地方,叔祖母顺眼看去,见针钗真的在那里,便弯腰捡起。亲着小程颢的脸说:“颢儿真聪明!真聪明!”
   程颢似听懂叔祖母在夸他,开心地笑了。
   第二集程母教儿
   池塘边,春天的一天上午,几个孩童在踢毽。年已五岁的程颐跑来跑去,显得十分活跃。年已六岁的程颢静静地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在看书。
   程颐与一个女孩在一起踢毽,只见他飞起一脚,将毽踢上天空,当毽落下时,却掉在了池塘里。将看书的程颢吓了一跳。
   女孩见她的毽子落在了池塘里,跑到池塘边,哭了起来。
   程颐不以为然,又找了个同伴,踢起来了。
   程颢走过去,拉起女孩说:“小妹,莫哭,弟弟把你的毽子踢到水里,我让他赔你一个。”女孩说:“俺还要俺的毽子!俺还要俺那一个毽子!”
   程母和叔祖母一前一后走了过来。程母问女孩:“谁把你的毽子踢到水里了?”程颢说:“是弟弟。”说罢,忙去喊程颐过来。
   叔祖母见程颐满脸汗,用手巾给他擦汗,说:“你怎么把人家的毽子踢到水里了?”程颐笑着说:“怨她没接住,不怨俺。”
   程颢说:“你踢到天上,叫人家咋接!不要强词夺理呀!”
   程母拉过女孩说:“是俺家颐儿错了,来,颐儿,来向人家赔礼!”
   程颐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向女孩儿施了礼,说:“对不起,俺错了!”
   程母说:“走,回咱家拿你新买的毽子,到人家家里去赔礼,并把毽子给人家!”
   叔祖母说:“颐儿已知错了,不必再去她家向她家大人赔礼吧?再说,不少人不都是向着自己的孩子,那有领着自己的孩子去道歉的?”
   程母拉着程颐说:“子之所以不成才,往往在于母蔽其过,而父不知也。咱去她家赔礼,说明我没有掩盖颐儿的过失。求得人家家人的谅解。也让颐儿记住这次教训。”
   叔祖母叹口气说:“还是你读书多,见识远,就依你。去吧!”
   程颐听了母亲的话,从内心知道自己错了,高兴地说:“妈,走,去认错!”程母欣慰地说:“错而能改,善莫大焉!走!”
   程家厨房。一年龄在10岁的小仆人走进来,由于个子矮,够不到案板上摞的碗,忽听哗地一声,将碗撞倒掉在地上,打碎了。
   厨师是一老妇人,见女仆打碎了碗,拿起擀面杖就要打。女仆双手护头跑出去,与程母、程颢、程颐相遇。
   程母刚从临家领儿子赔礼回来,见状,制止女厨师说:“为何打人?”女厨师说:“她撞碎了一摞碗,不打还行!”
   女仆诡在程母脚下,浑身发抖,哀求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给少爷们拿碗撞倒的呀!”
   程母见女仆泪流满面,拉起她对厨师说:“你像她这样的年纪,就没有办过错事!再说了,贵贱虽殊,人则一也。你不能打她,骂他,在人格上侮辱她,她也是个人呀!”
   女厨师见程母护着女仆,便说:“碗是在厨房打的,我是怕你怪我管教不严,才打她的。我去给你们盛饭。”说罢,进了厨房。
   程母给女仆擦去脸上的泪水,说:“今后小心就是了,够不着的碗的时候,搬个凳子上去就够着了!”女仆点了点头说:“奴婢知道了。”
   程颐见女仆走了,问母亲说:“刚才您说,贵贱虽殊,人则一也,是何意呀?”
   程母对程颢说:“你给弟说说是何意?”程颢低头想了想说:“是不是说,女仆和我们地位不一样,可都是人,不应打她、骂她?这殊是区别的意思;一是相同的意思。”程母高兴地说:“颢儿理解的对!她虽然是奴仆,来到咱家里干活。咱们要尊重她,不能看不起她。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犯了错,改了就行了。就像弟弟你不是也刚犯了错吗?改了就好!”说到这里,她拉过程颐说:“你今后不要贪玩了,也要像你哥哥一样该读书学习了。”
   程颐一笑说:“俺才五岁,还小呢!”程母无可奈何地说:“你只比你哥小一岁呀,这个孩子!你哥都会背几首诗了!”
   “哥聪明呀!谁不夸他一岁多的时候不会说话,就指拾针钗,聪明绝顶!”
   程母说:“聪明也要用功,不用功,再聪明也没用!是不是颢儿?”程颢点点头说:“我哪里聪明了,我是在你玩耍的时间,背诗了。”
   程母对程颐说:“我想起一句古语,见人善当如己善,视他物当如己物。你哥在学习上好的方面,你要向她学习呀!”
   程颐重复着母亲的话:“见人善当如己善,好,母亲,我一定记住你的话,像哥哥那样用功。”程颢笑着说:“可不要一玩起来就忘了呀!”
   午后,程颢在书房里正在用毛笔写字,程颐推开门悄悄走到哥哥身边,一把将程颢正在写的本子那在手里,说:“让我看看哥哥写的是啥?”程颢无可奈何地说:“我在记母亲今天说的话。来,我给你念念,要不你也看不懂!”
   程颐将本子翻到第一页,说:“哥,先说说这第一页上写的是啥?我只认一个‘日’字”。
   程颢接过本子说:“这是我订的本子,这个本子叫‘日得录’”。
   “啥叫日得录?”
   “日得录就是每一天的学习心得。就是将每天的学习收获记录下来。你看,我今天听了母亲说的三句话,感到很有意思,就记了下来。”
   说罢,他拿起本子念道:“子之所以不成才,在于母蔽其过,而父不知也;贵贱虽殊,人则一也;见人善当如己善,视他物当如己物".
   程颐冷不防又把本子枪了过来,说:“你这个本子给我吧,母亲还说视他物当如己物呢!”程颢叹了口气说:“弟弟呀,你这是不懂意思,乱套用!视他物当如己物,是说对待别人的东西要像对待自己的东西一样来爱惜;见人善当如己善,是说看到别人的善行要学习、吸纳,变成自己的好品质。”
   程颐想了想说:“本子我不要了!我从明天起,也跟着你学写字吧!”程颢笑着说:“这才叫见人善当如己善。来,现在我就来教你写字。
   程颐坐小下来,程颢拿来了字帖,教他如何执笔,如何临摹。
   第三集程颢启弟
   夏天的一天晌午时分,程颐扶着母亲往山上走。程母气喘嘘嘘的,脸上冒虚汗。
   程颐边给母亲擦汗,边说:“母亲,您能走动不能?要不在路边歇歇再走?”程母望了望山,见快到山顶,便说:“我还能走,翻过这山,就到郎中家了。”
   他们母子来到山顶,坐在一棵树下歇息,阳光炙热地照着。一只麻雀大张着嘴,立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
   程母说:“天真热呀,上这山又出了不少汗,口渴的难受。颐儿,你到附近看看,有没有人家,找点水喝。”
   程颐说:“行!”便立起来,他先看了看附近的山坡,见没有人家。便翻过山顶,望南边望去,见也没有人家。正在发愁,见刚才见到的那只麻雀飞到了前面,他走到麻雀落的地方,见有一个人头盖骨,里面有水。便端了起来,对麻雀说:“你真好,引我找到了水。”麻雀见他端起了人头盖骨,便飞走了。
   程颐来到母亲身边,将水递给母亲说:“这山前山后都没有人家,连泉水也没有。这人头盖骨里有水,母亲看看能不能喝?不知脏不脏?”程母接过人头盖骨,见水清亮亮的,便说:“这里可能才下了雨,雨水不脏。”说罢,便喝了下去。
   程母喝了水后,便说:“咱继续赶路吧!”。走了一段路,程母说:“颐儿,咱回家去吧,不再去找郎中了,我喝了你找的水,感到神清目爽,头也不再浑浑沉沉了,看来那水能治病呀!”
   程颐用手摸了摸母亲的脸,说:“真奇怪,你的脸也不烧了。这人头盖骨里的水真神了!咱回家去!”
   程家书房里,程颢凝神看书。程颐推开屋门,说:“哥,我把母亲的病治好了!”程颢埋怨地说:“你们走时,为啥不叫我?我一直在家等和你一起去给母亲看病的!”程颐说:“俺走时,见你在屋里读书,是母亲不让喊你。反正如今母亲的病俺给治好了!”
   程颢不解地问:“你咋治好的?说来听听?"
   程颐说:“她口渴,喝了俺找的人头盖骨里的水,就好了!"一脸炫耀的神气。
   程颢淡淡地说:“人头盖骨本来就能治病,盛在里面的雨水一泡,也是良药呀!”
   “你咋知道?”程颐一脸惊讶。
   “是书上写的。”说罢,程颢桌上堆放的书中,找出一本药书,说:“上面有记载。”
   程颐接过书,看了看说:“怪不得人头盖骨能治病,原来古人早就知道。哥,你知道的可真多!”
   程颢说:“书里的知识多着呢。关键在于你要沉下心来读呀!俗话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你看,今年我7岁,你也6岁了,不能再玩了!”
   程颐说:“我这次不再向你下保证了,你看我的表现吧!”
   午后,程颢同程颐与几个堂兄弟到前川游玩。在一棵柳树旁,几个堂兄弟进行上树比赛。
   程颐手足并用,上到了树杈上。程颢在下面叮嘱说:“要小心!”
   程颐见树上有个鸟窝。他近前一看,见里面有两个四方形的鸟蛋。便好奇地拿起来,对树下的哥哥说:“哥,这个鸟蛋,是四方形,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说它是啥鸟下的蛋?”
   程颢抬起头,对上面的弟弟说:“书上说,这种鸟叫丁浪,丁浪,丁浪,下蛋四方。快把鸟蛋放到鸟窝里,要不母鸟回来,就要搬家了。书上说,这种鸟机灵的很。”
   程颐把鸟蛋放进鸟窝,下了树。对围在身边的几个堂兄弟们说:“还是俺哥懂得多,你们知道他为啥懂得多吗?”
   一个说:“哥聪明!”
   程颐摇了摇头说:“说对了一半,主要是哥书看的多。”
   第四集聪明泉
   夏天的一天,上午。程母领着程颢、程颐两个堂兄弟,来到村外的一处高台上。上摆有供桌,供桌上有祭品。后有孔子像。台东边是碧波万顷的湖水。
   两个塾师一魁梧,一文弱,立在高台上,见程母过来,忙施礼,说:“见过程夫人!”
   程母急忙拦住说:“今开蒙,老师为尊,不必行礼。”她拉过二程说:“先向老师行拜师礼!”
   二程行跪拜礼:“请受学童拜师礼!”
   二位老师坐在椅子上,接受了拜师礼。
  程母对文弱的老师说:“侯先生,开蒙之后,您就教他二人诗、书、礼仪数”,她对身材魁梧的老师说:“朱先生,您就教他二人骑、射之艺。从今之后,这两个孩子就拜托两位先生了!”说罢,行了一礼。
   两位老师急忙拦住,说:“侯夫人岂能行礼!”
   侯夫人走到供桌前,点上香,行了礼。然后对两位老师说:“咱们开始祭拜至圣先师孔子吧!”
   两位老师在前,二程在后,向孔子像行礼。
   程母说:“先生就开蒙吧,我家里还有事,先回了!”
   朱先生对侯先生说:“你先开讲诗文吧!”
  侯先生清了清喉咙说:“今日先学唐人李翰的《蒙求》,我先念一遍,你们跟着读:
  ‘王戎简要,裴楷清通。孔明卧龙,吕望飞熊。
  杨震关西,丁宽易东。谢安高洁,王导公忠。
  匡衡凿壁,孙敬闭户。郅都苍鹰,宁成乳虎。’”
  
  第二天早上,程颢、程颐同两个堂弟又来到高台上读书。几个孩子摇头晃脑在高声读:
  “王戎简要,裴楷清通。孔明卧龙,吕望飞熊。
  杨震关西,丁宽易东。谢安高洁,王导公忠。
  匡衡凿壁,孙敬闭户。郅都苍鹰,宁成乳虎。”
  
  
   程颐读着读着倒头睡着了。程颢见堂弟要喊醒他,便示意不让喊。并压低了读书声。
   一声鸟鸣,程颐醒了。他揉揉眼,见哥哥仍在读书,便也读了起来。程颢停下读书,对弟弟们说:“都歇歇吧!”
   程颐说:“哥,我怎么老是感到犯困!不像你老是精神十足!”程颢说:“刚才读的书其义吗?”程颐不好意思说:“不太明白。老师又不讲,只是让背!”程颢说:“古人虽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可在读的时候,还是要思考其中的字义。”
   程颐点了点头,说:“我记住了。你给我们讲讲吧,你读的书多!”程颢说:“老师是先让咱们背,过后就会讲的。有的我也不解其义。我就说说这‘匡衡凿壁’吧。匡衡是西汉人,小时候家里很穷,没钱买书读,连油灯也没有。他家的邻居有书,且晚上灯火通亮。他就到邻居家借书,没灯怎么办?他想了个办法,在他和邻居家紧挨的墙壁上凿个洞,让光投过来,他就着灯光读书。后来他成了学问家,还当了西汉的宰相。”
   程颐听了哥哥的解释,一脸惭愧,说:“我过去光知道贪玩,虚度多少光阴呀!”程颢鼓励说:“如今努力也不迟。”
   程颐指着高台下面说:“哥,咱在这里挖个池塘,要是再读书困了,就用水来洗洗脸,清醒清醒!”程颢对两个堂弟说:“行不行?”两个弟弟说:“行,午后来时就带工具。”
   午后,二程同堂弟们带着掀,抬筐,来到高台下,挖了起来。
   挖了三尺深后,程颐见脚下冒出了水,赶紧跳出来,喊:“泉水出来了!泉水出来了!”程颢立在池子边,望着汩汩涌出的泉水,说“咱把他叫聪明泉吧!”
   一个堂弟一脸疑惑,问:“为啥叫聪明泉?是不是说洗了这水人就会变聪明?”
   程颢笑了,说:“喝了也不会变聪明!我的意思是,读书学习就像这泉水一样,往下面挖的越深,泉水就出的越旺呀!”
   程颐望着已旺了一池的水,沉思着说:“哥,是不是想的问题越深,人就越聪明!”。
   一个堂弟猛地拍了他一下,说:“二哥,你说得太对了!”程颐说:“我今天的日得录有啥记了。”
   堂弟问:“啥叫日得录?”程颐说:“是跟大哥学的,就是订一个本子,将每天学习的心得记下来,反复学习、提高。”
   这个堂弟说:“我回去也要订个日得录。二哥,你今天记啥心得呀?”
   程颐说:“就记大哥说的话:“读书学习,就像挖泉水一样,挖的越深,出水就越旺!人就越聪明!”
   (画外音)后来,程颐在谈到学习时,将这句话升华为:“人思如泉涌,浚之愈新。”
   第五集程母戒儿
   春天的一天上午,程珦、程母与二程来到木兰山游玩。
   在木兰殿前,程母与二程向木兰将军像鞠躬。
   程颢问:“母亲,木兰将军怎么供奉在这里?”程母说:“相传这里是木兰将军的故乡。她女扮男装,代父从军,赢得当地人尊敬,后人在这里建庙纪念她。”
   程珦望了望英气飒爽的木兰像,又望了望程母说:“你们可能知不知道你们外爷对你们母亲的评价,他常感叹你们母亲恨非男儿!就是说你们母亲同木兰一样也有报国之志!”
   程母含嗔地望了丈夫一眼,说:“我怎敢与木兰相比,不过是空发议论罢了!”
   程颐说:“父亲,您给俺们讲讲母亲的故事。”
   程珦说:“你们母亲自幼好读史书,常与你外爷在一起谈论朝政大事,每每有真知灼见。你外爷说你要是男儿,当为国效力,可惜是个女儿!”
   程母目光灼灼,望着木兰像,低沉地吟道:
   万里赴戎机,关山渡若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程颐、程颢也跟着吟诵:“万里赴戎机,关山渡若飞!”
   一身着袈裟的和尚从庙里走出,向程珦施礼,说:“贫僧有请程县尉到庙里坐坐!”程珦还礼后说:“不打扰了。今日我是同夫人孩子出来游玩的。”
   和尚说端出了两碟碗豆来招待,并话中有话地说:“听说贵公子聪明异常,我这里有一联,敢请贵公子对对下联?”
   程珦笑着说:“他们小辈岂敢在此造次?”
   和尚笑着说:“不妨的。”
   程颢见和尚有意卖弄,便示意弟弟来对,程颐气盛地说:“愿赐教!”
   和尚指着两碗碗豆说:“两碟豆”。程颐说:“一瓯油”。
   和尚说:“我这是‘木兰林间两蝶逗’呀!”
   程颐一楞,程颢接过去说:“我们对的是‘仙河水上一鸥游!’”
   和尚感叹说:“程公子果然才思敏捷,老衲佩服佩服!”
   程颢说:“过讲了,过讲了!”
   和尚见程颐头上留有一撮发辫,便灵机一动,说,我再出一联:‘牛头如此生狗尾”;说罢,看着程颐头上的一撮毛发窃笑。
   程颐见老僧有取消之意,脸露不快,对程颢说:“哥,我来:‘马嘴何曾吐象牙”说罢,对老僧一抱拳说:“小辈失敬了!”
   和尚哈哈一笑,说:“今日算是领教二公子的聪慧了!”
   程母拉过程颐说:“快向老者赔礼!”和尚拦住说:“不必,不必!”
   在返回的路上,程母不无忧虑地对程珦说:“这两个孩子倒是聪明,可不能被聪明误呀!”程珦说:“我也有这个担忧。你看他们在僧人面前的表现,有点张扬,傲气。”
   程母说:“对孩子患其不能屈,不患其不能伸。”说罢,她叫住走在前面的二程说:“咱们坐下来歇息歇息。”
   他们在一棵树荫坐下,程母说:“颐儿刚才对句对老僧太不敬了!你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对。”程颐不服气地说:“母亲,他先取笑我,我是故意刺激他的!”程母开导说:“这一点小委屈就受不了,你将来要走的路还长着呢,经历的挫折可要比这大的多呀!到时该咋办?”
   程珦说:“刚才你妈说孩子患其不能屈,不患其不能伸。这个屈就是委屈,我看你们就是受不了委屈,倒是很张扬。张良还能经受胯下之辱,大丈夫就是要能伸能屈!”
   程颢说:“父亲、母亲提醒的对,我们是不够冷静。我们不仅不能对老僧不敬,更重要的是要经受住委屈!”
   程颐说:“我今天又有了心得:就是母亲说的‘对孩子患其不能屈,不患其不能伸’!”
   第六集十岁写诗
   春日的一天早晨,程母来到后院,见程颢、程颐正在坐在院中的石桌旁读:
  “勤是无价之宝,学是明目神珠。积财千万,不知明解一经;良田千顷,不如薄艺随身。慎是护身之符,谦是百行之本。”
  她走过去,说:“颢儿,你们停一下,你们读的是谁的格言?”
  程颢说:“母亲,是老师讲的《太史公家训》,要俺熟背的。”
  程母翻开程颢的课本,说:“这太史公家训,是唐人的著作,浅显易懂,讲的都是修身、做人的道理,是要好好学习。不过,仅读这些还不够,按我的读书经验,不妨多读一些好的诗赋,陶冶性情,对孩儿的成长很有益处。”
  程颐说:“是呀,前几年刚开蒙时,老师让背《蒙求》,也不讲词义,我老是记不住。倒是您常吟的诗,俺听了感到意境清新。可这些诗又不在蒙学课本里。”
  程母说:“这样吧,我选了几十首好的诗赋,你们可读读。”说罢,将一卷诗稿递给程颢。
  程颢接过诗稿,见第一首是《诗经采薇》
  便念了起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程颐问:“母亲,此诗是何义?”程母说:“这是写出征的将士,返回家乡的路上,回想当初出征时,杨柳依依;如今回来路途中,大雪纷纷。读一读就能体会到了诗里表达的意境。”
  程颐说:“哥,这些诗你恐怕早就读过了,让我先读读。”说罢,就把诗稿要了过去,翻开看,有一首《汉乐府江南》,便念了起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程母笑着对程颢说:“这一卷诗,就让你弟先读吧,这些诗你过去差不多都读过。我再给你选一些。”程颢说:“你看弟弟的样子,如饥似渴比我还用功。”
  程颐说:“不用功不行呀,前几年我光顾玩了!”
  几天后,早晨,程颢、程颐来到村外的高台上。此时,东边是碧波万顷的湖水,一轮红日正露出湖面。程颐拿出诗稿,高声朗诵:“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满湖的荷叶,绚丽的朝霞,碧蓝的湖水。
  程颢也在吟诗:
  “古人云此水,一饮怀千金。
  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
  程颐转过头问:“哥,你吟的是谁写的诗?”
  程颢说:“这是母亲又选的一卷诗,大多是哲理诗。我吟的这首是晋代廉吏吴隐之写的《酌贪泉》诗。吴隐之有一次到广东上任时,路过石门,这里有一处泉水,当地人叫贪泉,说是路过的官员不敢喝,一喝就变贪了。可吴隐之不信邪,不但喝了水,还
  写了这首诗。
  程颐问:“夷齐是谁?”程颢说:“夷是伯夷,齐是叔齐,是弟兄俩。他们是商朝末年的人,商朝北周朝灭亡后,这弟兄俩不食周粟,饿死在洛阳东边的首阳山上。”程颐沉思着说:“我懂了,这就是说,古人都说这泉水喝了人就会变贪。可要是让伯夷、叔齐这样的人喝,却不会变心,不会变贪。是不是这个意思?”
  程颢说:“你理解的对。我想在后面续写两句。”他沉吟片刻,说:“中心如自固,外物岂能迁?你看合适否?”
  程颐默念:“中心如自固,外物岂能迁?好,哥,这与这首诗的意思十分吻合,且点出了‘终当不易心’的原因,是心中自固,外物不能改变!”
  秋天的一天下午,程颢坐在教室里正在埋头看书。一老先生领进来说:“户部侍郎彭大人来学校视察,看望各位,大家起来向彭大人鞠躬!”学生们都立起来,鞠躬。
  彭思永走上讲堂说:“我来黄陂视察,顺便来学校看看。你们都会背《蒙求》吗?”学生说:“会!”老先生指着程颐说:“你起来给大人背一段”。
  程颐立起来,朗声吟道:
  “不患人不知已,唯患已不知人。已欲立身,先立於人;已欲达者,先达於人。立身行道,始於事亲;孝无终始,不离其身。修身慎行,恐辱先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彭思永说:“我听说程县尉有两个公子,聪明异常。有一个一岁多就能指拾针钗,是不是他?”
  老师说:“他叫程颐,是弟弟。你说的是程颢,比他大一岁。程颢,你起来,让彭大人看看。”
   程颢立起来,施了一礼。彭思永说:“听说你十岁能诗赋,也写了《酌贪泉》诗,读来听听?”程颢腼腆地说:“彭大人过讲了,我那是读了吴隐之的《酌贪泉》后,有感而发,补写的两句。”说罢:吟道:“古人云此水,一饮怀千金。虽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中心如自固,外物岂能迁。”
   彭思永沉吟道:“中心如自固,外物岂能迁?你这两句与前面的诗意十分吻合,并点了题。一个孩童能写出如此立意高远的诗句,了不得!了不得!”
   (画外音)彭思永这次面见程颢之后,对程颢十分赞赏,并将女儿许配给他。
  
   第七集流矢湖
   村外高台东面,朱老师手持弓箭,拉满弓,向湖面射去。
   程颐、程颢仿照朱老师动作作拉弓姿势。
   朱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射!”
   程颢、程颐一齐放箭。
   朱老师看着程颢说:“想不到你文质彬彬的,拉起弓来,也是满有力的。”
   程颢擦着脸上的汗说:“古人上马杀敌,横槊赋诗,是我向往的境界呀!”
   程颐又射出一箭说:“朱老师,何时教俺骑马呀?”
   朱老师说:“先把箭练好,然后就像你哥说的,好上马杀敌,横槊赋诗!”
   这时一群大雁向南飞过,有几只落在湖边的芦苇上。
   朱老师说:“看见了吗?谁能射中那雁?”
   失群的大雁,向着远走的雁群哀鸣。
   程颢说:“老师,圣人说养物不伤,这失群的大雁,哀叫声怪可伶的!”
   程颐说:“让我射射,看能不能射中!”一箭射去,箭落在芦苇下面,惊飞了大雁。
   朱老师欲张弓拉弦射去,雁鸣叫着飞远。
   朱老师说:“看来,你们臂力不行,还得再练!”
   程颢低声问:“你真的射不中?”
   程颐说:“我是不忍射呀!”
   程颢说:“咱开练吧,只要不射大雁就行!"说罢与程颐拿起箭袋,抽出箭,拉弓射去。
   箭似流矢飞向湖中。
   早晨,程颢、程颐迎着朝霞射箭;
   黄昏,程颢、程颐迎着落辉射箭;
   湖面上落了一层箭羽。
   这一日上午,朱老师骑马来到湖边,看着落满箭的湖面,对仍在射箭的程颢、程颐说:“这湖快变成流矢湖了!歇息歇息吧!”
   程颐见朱老师骑马来了,高兴地说:“朱老师,是教俺马术的吧?”朱老师说:“要横槊赋诗,不会骑马不行。今日就开始教你们骑马。”
   程颢、程颐欢呼雀跃:“好!”
   朱老师牵过马来,说:“谁先上?”
   程颐说:“哥,我先上吧?”程颢说:“小心!”
   朱老师讲解骑马要领,程颐蹬上马蹬,翻身上马,马沿着湖边飞驰而去。
   朱老师拿起箭对程颢说:“马上射箭,关键是要稳住马!”
   程颐骑马归来,跳下马。程颢接过马缰,见马浑身出汗,便对老师说:“让马歇歇吧!”
   朱老师说:“你很惜马呀!让马歇歇吧!”
   一队大雁飞过,又有几只落在湖边的芦苇上。
   朱老师说:“等一会儿你们骑马射那些大雁。练习运动中射箭!”
   程颢说:“大雁是有生命的,能不能让我们射芦苇梢头,老师,你看芦苇梢头在风中也是摇动的,比雁还不好射。”
   朱老师以赞叹的口味说:“你们真是有仁爱之心呀!不射大雁吧!”
   程颢骑上马,拉起弓,向芦苇头飞射。
   大雁惊起飞走。芦苇梢头被箭射落。
  
   第八集拜师周敦颐
   春天的一天上午,十五岁的程颢、十四岁的程颐来到周敦颐家门口。门前有一荷池,荷叶田田,池水盈盈。
   程颢、程颐被田田荷叶所吸引,立于池边注目观看。
  这时,一阵清风吹过,传来吟诵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廉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程颢侧耳倾听,对程颐说:“莫非是周敦颐先生在吟诵唐代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
   这时,只见一身着白布长衫,头戴儒士帽、手持一卷书稿的周敦颐款步沿荷池走来。
   程颢程颐忙施礼:“周先生,请接受学生拜见!”程颢递上书信一封。
   周敦颐说:“二位就是程珦公的公子程颢、程颐吧?”他拆开信,匆匆一阅,说:“进家来吧!”
   在上房坐定之后,周敦颐说:“二位相必听过我刚才吟诵的《陋室铭》了,作何感想?”
   程颢想了想说:“刘禹锡在诗中说‘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德馨室就不陋。”程颐接过话说:“我读过大学,里面说富润屋,德润身,所以孔子说:何陋之有?”
   周敦颐略显吃惊地说:“你们读过论语?”见二人点头,便说:“那你们说说孔颜乐处和所乐何事?”
   程颢郎声说:“一是《述而》篇。‘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二是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三是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周敦颐说:“这都是说的孔子,颜回呢?乐何事?”程颢有窘态,一时回答不出。濂溪问程颐:“你说说看。”程颐站了起来,行礼后说:“《雍也篇》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先生,这是不是颜回的乐事?”
   周敦颐面露满意之色,示意二人坐下,在屋中边走边说:“二位悟性很好。《述而》篇的两段话是说孔子“乐道不忧贫”,你看他“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是说乐道;不忧贫,即是粗茶淡饭,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程颐问:“老师,‘曲肱’怎讲?”周敦颐说:“肱指大腿,这是说睡觉没地方,挤在一张床上,你枕住我的大腿,我也不改其乐。对不义而富贵的东西视之如浮云,不动于心。而他动于心的是什么?”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问程颐道。
   程颐望了一眼程颢说:“是道。是知识学问,是治国平天下之道。”
   周敦颐说:“刚才是说孔子之乐,颜回是孔子的学生,他的乐同老师的乐是一样的。一箪食,箪是盛食物用的竹篮;一瓢饮,意思是说由于贫穷,吃粗粮,喝凉水,住在陋巷之中,也不改其乐。颜回虽贫而乐道,虽贫而志道。”周濂溪喝了一口茶,望着二人说:“你们想一下,孔子、颜回之乐,是靠什么支撑呢?”
   程颢望了一眼弟弟,程颐示意由他先说,程颢说:“先生,孔、颜之乐,皆是由道支撑之故。正是心中有道,所以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正是由于有道,所以虽贫而乐,穷且弥坚,不坠青云之志。”
   周敦颐高兴地说:“你们体会得很好,今日就讲到这里。住下后从《论语》找一找孔子的道是什么,下次再讲。”
   周敦颐送程颢与程颐送先生走出,暖暖的春阳照在门前窗下墙根的一片青草上,绿意茸茸。
   周敦颐望着生机盎然的青草,对他二人说:“这片青草前几天仆人要剪除掉,我不让。”程颢问:“先生,为何不让剪去?”周濂溪望着春意盎然的庭院,耳听着树上鸟的鸣叫,并不多说,只说:“与自家的意思一般。”程颢沉思着说:“先生,这是不是说天地万物草木鱼虫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不能伤害?”周濂溪点了点头:“你们仔细体会吧。”
  
   第九集吾与点与
   春风习习,柳丝飘飘,紫燕飞飞。这一日上午,周敦颐在前,程颢、程颐在后,沿着田间小道往河边走去。
  到了河边,周敦颐说:“面对今日春光,我想起了孔子同几个问学的事。”程颢说:“老师,俺看《论语》中有‘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请问是什么意思?”
  周敦颐说:“这是《论语》中孔子同子路、曾点、冉有、公西华的对话,孔子问他们几个将来的志向。子路、冉有、公西华的志向都是做官治国。孔子问“曾点你的志向怎么样?”曾点说的志向却是:‘暮春三月,穿着刚做成德春装,陪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小孩在沂水边洗洗澡,在舞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回来。这就是我的志向。’孔子长叹一声说:“我赞同曾点的想法啊!”。
  程颐不解,问:“老师,难道子路他们做官治国的志向不好吗?”周敦颐说:“不能说做官治国的志向不好。从我的愿望来说,我也是希望像咱们今天这样沐春风,穿杨柳,在这里吟风弄月,不受官场约束。”他见程颢在沉思,便问:“你有何想法?”程颢说:“吾与点与,同曾点的志向说一致的!”
   周敦颐望着飘飘杨柳,吟诵道:“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程颢、程颐也跟着吟诵:“暮春者,春服既成,------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夏天的一天,周府外,荷叶田田。朝霞映在荷塘上,荷花红似霞,白如雪。
   周敦颐在池塘边散步,边走边沉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程颢、程颐跟随其后。程颐说:“老师,世间花木多了,先生为何独爱莲花?”周敦颐望着一望无际的田田荷塘,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君子品格!”
   程颐对程颢说:“先生将莲花自况,出污泥而不染,有君子之风。”程颢说“莲花是花中之君子。当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隐者少,有德者鲜,先生借花以自为写照,胸怀洒脱,如光风霁月。”
   一阵风吹来,荷花摇曳,周敦颐衣袂飘飘。他微微一笑,对程颢说:“菊,是花之隐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谁能同我一样?你十岁能诗赋,常常吟颂《酌贪泉》诗,你写的‘中心如自固,外物岂能迁’,同莲花有相同的品质。”
   程颐说:“哥哥的两句诗,是说人的品性只要自固,外物是不能改变的,先生笔下的莲花出污泥而不染,不也是品性高洁吗?”周敦颐微微点头,说:“孔颜之乐,是由道支撑。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是品性所支撑,那么,你们说说看,什么是为人之道?”
   程颢凝神而思,程颐说:“老师,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这是不是说,道有两个方面,即仁与不仁?”程颢说:“老师,可不可说仁是孔子之道的核心,也是孔子为人之道的最高精神境界?”
   周敦颐十分高兴,说:“你们二人悟性真好,我送你们四个字:孔子之道的核心就是‘仁者爱人’,仁者爱人就是为人之道的基本准则,这也是孔颜乐处、所乐何事的基本答案。追求仁、达到仁的精神境界,就是一种幸福和快乐。也就是《陋室铭》里所说的何陋之有?”
   程颐与程颢相视一笑,程颐说:“老师讲得何其精辟:仁者爱人。仁与不仁,正是人与动物的区别。”
   这一日,程颢与程颐正在书房读书,周敦颐推门进来,一脸怒气。
   程颢忙让老师坐下。周敦颐气愤地说:“我今日去见了转运使大人,有一囚犯犯了罪,本不应判死罪,可转运使王逵想邀功,非要南安府判死罪不可,别人慑于转运使的权势,都不敢言,只有我敢与他争辨,可王逵执意非判死刑不可。我一气之下,将官印交于王逵说:“你一意孤行,我不干参军了,犯人本不当死,杀人以邀功,职悦于人,我干不了这种事,也当不了这样的官!”
   程颐问:“先生,这个案子最后咋判了?”周敦颐说:“后来,王逵见事情闹大了,才不得不免除死罪。”
   程颢说:“周先生常告诫我们要有仁爱之心,恻隐之心,对犯人也不例外。”
   周敦颐说:“仁者爱人是做人的准则,也是做官的准则。”
   (画外音)程颢程颐师从周敦颐时间不足一年,但周敦颐君子之风和莲花品格,却对他们二人的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自此遂厌科举之业,慨然有求道之志。”
  
   第十集养鱼记
   盛夏的一天,上午。程颐正在家中石桌旁看书。旁边有一石头砌成的水池。
   程母从屋里走过来,程颐拿着《论语》站起来说:“母亲,这‘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是何意?”
   程母接过《论语》,思索着说:“这纲是指渔人捕鱼时提网的绳子,这里是说孔子在捕鱼时只用钓竿来钓鱼,而不用渔网来捕鱼;弋,是代绳子的箭,是说射鸟时,不射归巢夜宿的鸟儿。”
   程颐问:“为何不用渔网,不射夜宿的鸟儿?”
   程母说:“这就叫圣人之仁。孔圣人在钓鱼时用鱼竿是鱼儿愿者上钩,且所钓之鱼有限;而用渔网可是大小鱼都捕杀了。夜宿的鸟儿没有防备,所射中的必多。而飞鸟则所射中的必少。古代的周公在捕鸟时故意网开一面,就是不让赶尽杀绝;还有句格言叫‘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望母归’,春天,母鸟刚孵出小鸟,不要去打,否则,母鸟被打死了,小鸟在巢中将活活饿死!古代的圣王,规定在春天鱼类的繁殖期不准捕鱼,捕到不够一尺长的鱼不准杀,还要放生;在鸟兽的繁殖期不准田猎;甚至规定山林中树木春天不能砍伐。这都是仁爱之心的扩充,是爱一切众生灵的表现。”
   程颐接过《论语》说:“孩儿知道了,这‘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就体现了圣人之仁,养物不伤。"
   程母高兴地笑了笑说:“孩儿体会的是。”便离开了。
   这是厨娘提着一个篮子进来,说:“二公子,俺上街买了鱼儿,等一会儿好喂猫。”说罢,把篮子中的鱼倒在石桌上,进厨房去了。
   程颐见倒在石桌上的鱼,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还在乱蹦。可蹦着蹦着便不动了,甚觉可怜。便挑了几条,放进石桌旁的水池里。不一会儿,鱼便畅游起来。
   程颐便在池边凝神观看。
   程颢从屋里出来,问:“你在看什么?这么专心?”
   程颐说:“这几条鱼,几乎要死了,可一放进水里,就活了。”
   程颢见鱼在水里游来游去,说:“这就是万物自得之意!生意最可观!”
   厨娘领着一只小花猫从厨房出来,见桌上鱼少了不少。便说:“二位公子,您们把鱼放在水池里,养起来。鱼是活了,可这小花猫就不够吃了!”说罢,便要去水池里捞鱼。小花猫蹦到石桌上将剩下的小鱼噙起就吃。
   程颐拦住厨娘说:“小花猫已经吃了几条鱼了,不能把活鱼让它吃了!”
   厨娘说:“二公子,您不要让我为难呀,小花猫没吃够鱼,它乱叫啊!”这时小花猫真的走过来,围着石桌“喵喵”乱叫。
   程母从屋里走了出来。厨娘对程母说:“夫人,你看我买的鱼,二公子不让杀,养起来了。可小花猫没吃够呀!”
   程母俯下身子,见鱼儿在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便说:“你看这游来游去的鱼多可爱,我也不忍心杀呀!孩儿们有这仁爱之心,是很难得的呀!”她把小花猫抱起来说:“小花猫,你看这鱼儿这么可爱,你不是也不忍心吃吗?”
   (画外音)后来,程颐专门写了篇《养鱼记》,由鱼的命运,联想到天下苍生的命运,发出了圣人要关爱天下百姓的感叹!十八岁的时候,他还上书当朝皇帝宋仁宗,劝他以生民为念,提出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的治国之策,并以诸葛亮自比,期望皇帝召见,面陈所学。程颐一生除短暂当过宋哲宗的老师外,以处士身份聚众讲学,研究义理之学。
   程颢中进士后,先后当过主簿、县令,监察御史。在十余年的从政生涯中,秉持儒家仁者爱人的政治理想,视民如伤,爱民保民,流下许多佳话。
   程颢、程颐长期在洛阳的履道坊、嵩阳书院、伊皋书院讲学和著述,在继承孔孟之道的基础上,共同创建了以理为核心的理学体系,成为继孔孟之后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
  
  
  
  
  
  
  
  
  
  
  
  
  
  
  
  
  
  
  
  
  
  
  
  
  
  
  
编辑点评:
对《少年二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