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微电影剧本 > 少年二程

少年二程  作者:东湾村人

发表时间: 2012-02-10  分类:微电影剧本  字数:3830  阅读: 2275  评论:0条 推荐:0星

   少年二程
  (文学脚本)
  第一集指拾金钗
  第二集程母教儿
  第三集程颢启弟
  第四集聪明泉
  第五集程母戒儿
  第六集十岁写诗
  第七集流矢湖
  第八集拜师周敦颐
  第九集吾与点与
  第十集养鱼记
  
  少年二程
  (文学脚本)
  吴建设著
  
  第一集指拾金钗
  夏天的一个午后,阳光炙热地照在程家门口的一棵老槐树上,知了在树阴里鸣叫着,顺街巷吹来一阵凉爽的风。
  从街巷口望过去,街巷两边是宋代风格的民居、中间是青石板路。
  这时程家的大门开了,一只老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先走了出来。
  发髻上别着长长针钗的叔祖母抱着一岁多的程颢,走了出来。
  叔祖母慈眉善目,边走边哼着催眠曲,走过街口,坐在路边的池塘边,池塘里荷花田田,有一朵红花开得正艳。
  母鸡领着小鸡在妇人身边觅食。
  程颢凝神望着池塘里开放的荷花,微微一笑。
  叔祖母见脚边有一个麦穗,便弯腰拾起,仍给鸡群,老母鸡用嘴啄麦穗,让小鸡吃。
  叔祖母弯腰时头上的真钗掉在地上。程颢收回看荷花的眼,盯住地上的针钗。因不会说话,只是望着妇人头上。
  一群鸭从池塘里游来,红嘴,白色羽毛,红色脚掌,与绿水,荷花相映。
  叔祖母吟起了唐诗: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孵绿水,红掌拨清波。
   程颢一边被鹅群所吸引,惊异地望着鹅群;一边望着掉在地上的针钗。
   身着县尉服装的程珦骑着马走了过来,下了马说:“婶婶,您该回家了,孩子让他妈抱吧,您也该歇歇了。”说罢,抱起程颢亲了一下,说:“颢儿,叫祖母!”
   叔祖母笑着说:“他才一岁多,还不会叫呢。”她见他挎着刀,说:“侄儿,你又去捕盗?”
   程珦挎上马,说:“刚接到报案,说是有盗贼抢劫,我正要前往捉拿。”妇人叮嘱说:“要小心呀!”
   程珦扬鞭说:“婶婶放心吧!”绝尘而去。叔祖母抱起程颢返回。身后跟着一群小鸡。
   程家是一四合院。妇人进了大门,走过影壁墙,向上房走来。
   侯氏正在上房屋檐下坐着,揽着二个月的婴儿程颐,在喂他吃奶。见婶婶回来,忙示意她坐下。
   叔祖母坐下,侯氏说:“您把他放在坐婆里歇歇吧!”说罢,见婶婶头上的针钗不见了,便说:“婶婶,你的针钗掉了!”叔祖母一摸,真的没有了针钗,便吃惊地说:“这针钗是俺出嫁时送的。我得出去找找。”说罢,抱起程颢就走。
   侯氏说:“你把他放在家吧!”程颢却不让放,眼望着门外。
   叔祖母说:“孩子眼尖,跟着我也好!”侯氏说:“他又不会说话,眼尖也不管用呀!”
   叔祖母抱着程颢出去了。她顺着刚才走过的地方边走边找,当走到池塘边的时候,小程颢指着刚才坐的地方,叔祖母顺眼看去,见针钗真的在那里,便弯腰捡起。亲着小程颢的脸说:“颢儿真聪明!真聪明!”
   程颢似听懂叔祖母在夸他,开心地笑了。
   第二集程母教儿
   池塘边,春天的一天上午,几个孩童在踢毽。年已五岁的程颐跑来跑去,显得十分活跃。年已六岁的程颢静静地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在看书。
   程颐与一个女孩在一起踢毽,只见他飞起一脚,将毽踢上天空,当毽落下时,却掉在了池塘里。将看书的程颢吓了一跳。
   女孩见她的毽子落在了池塘里,跑到池塘边,哭了起来。
   程颐不以为然,又找了个同伴,踢起来了。
   程颢走过去,拉起女孩说:“小妹,莫哭,弟弟把你的毽子踢到水里,我让他赔你一个。”女孩说:“俺还要俺的毽子!俺还要俺那一个毽子!”
   程母和叔祖母一前一后走了过来。程母问女孩:“谁把你的毽子踢到水里了?”程颢说:“是弟弟。”说罢,忙去喊程颐过来。
   叔祖母见程颐满脸汗,用手巾给他擦汗,说:“你怎么把人家的毽子踢到水里了?”程颐笑着说:“怨她没接住,不怨俺。”
   程颢说:“你踢到天上,叫人家咋接!不要强词夺理呀!”
   程母拉过女孩说:“是俺家颐儿错了,来,颐儿,来向人家赔礼!”
   程颐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向女孩儿施了礼,说:“对不起,俺错了!”
   程母说:“走,回咱家拿你新买的毽子,到人家家里去赔礼,并把毽子给人家!”
   叔祖母说:“颐儿已知错了,不必再去她家向她家大人赔礼吧?再说,不少人不都是向着自己的孩子,那有领着自己的孩子去道歉的?”
   程母拉着程颐说:“子之所以不成才,往往在于母蔽其过,而父不知也。咱去她家赔礼,说明我没有掩盖颐儿的过失。求得人家家人的谅解。也让颐儿记住这次教训。”
   叔祖母叹口气说:“还是你读书多,见识远,就依你。去吧!”
   程颐听了母亲的话,从内心知道自己错了,高兴地说:“妈,走,去认错!”程母欣慰地说:“错而能改,善莫大焉!走!”
   程家厨房。一年龄在10岁的小仆人走进来,由于个子矮,够不到案板上摞的碗,忽听哗地一声,将碗撞倒掉在地上,打碎了。
   厨师是一老妇人,见女仆打碎了碗,拿起擀面杖就要打。女仆双手护头跑出去,与程母、程颢、程颐相遇。
   程母刚从临家领儿子赔礼回来,见状,制止女厨师说:“为何打人?”女厨师说:“她撞碎了一摞碗,不打还行!”
   女仆诡在程母脚下,浑身发抖,哀求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给少爷们拿碗撞倒的呀!”
   程母见女仆泪流满面,拉起她对厨师说:“你像她这样的年纪,就没有办过错事!再说了,贵贱虽殊,人则一也。你不能打她,骂他,在人格上侮辱她,她也是个人呀!”
   女厨师见程母护着女仆,便说:“碗是在厨房打的,我是怕你怪我管教不严,才打她的。我去给你们盛饭。”说罢,进了厨房。
   程母给女仆擦去脸上的泪水,说:“今后小心就是了,够不着的碗的时候,搬个凳子上去就够着了!”女仆点了点头说:“奴婢知道了。”
   程颐见女仆走了,问母亲说:“刚才您说,贵贱虽殊,人则一也,是何意呀?”
   程母对程颢说:“你给弟说说是何意?”程颢低头想了想说:“是不是说,女仆和我们地位不一样,可都是人,不应打她、骂她?这殊是区别的意思;一是相同的意思。”程母高兴地说:“颢儿理解的对!她虽然是奴仆,来到咱家里干活。咱们要尊重她,不能看不起她。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犯了错,改了就行了。就像弟弟你不是也刚犯了错吗?改了就好!”说到这里,她拉过程颐说:“你今后不要贪玩了,也要像你哥哥一样该读书学习了。”
   程颐一笑说:“俺才五岁,还小呢!”程母无可奈何地说:“你只比你哥小一岁呀,这个孩子!你哥都会背几首诗了!”
   “哥聪明呀!谁不夸他一岁多的时候不会说话,就指拾针钗,聪明绝顶!”
   程母说:“聪明也要用功,不用功,再聪明也没用!是不是颢儿?”程颢点点头说:“我哪里聪明了,我是在你玩耍的时间,背诗了。”
   程母对程颐说:“我想起一句古语,见人善当如己善,视他物当如己物。你哥在学习上好的方面,你要向她学习呀!”
   程颐重复着母亲的话:“见人善当如己善,好,母亲,我一定记住你的话,像哥哥那样用功。”程颢笑着说:“可不要一玩起来就忘了呀!”
   午后,程颢在书房里正在用毛笔写字,程颐推开门悄悄走到哥哥身边,一把将程颢正在写的本子那在手里,说:“让我看看哥哥写的是啥?”程颢无可奈何地说:“我在记母亲今天说的话。来,我给你念念,要不你也看不懂!”
   程颐将本子翻到第一页,说:“哥,先说说这第一页上写的是啥?我只认一个‘日’字”。
   程颢接过本子说:“这是我订的本子,这个本子叫‘日得录’”。
   “啥叫日得录?”
   “日得录就是每一天的学习心得。就是将每天的学习收获记录下来。你看,我今天听了母亲说的三句话,感到很有意思,就记了下来。”
   说罢,他拿起本子念道:“子之所以不成才,在于母蔽其过,而父不知也;贵贱虽殊,人则一也;见人善当如己善,视他物当如己物".
   程颐冷不防又把本子枪了过来,说:“你这个本子给我吧,母亲还说视他物当如己物呢!”程颢叹了口气说:“弟弟呀,你这是不懂意思,乱套用!视他物当如己物,是说对待别人的东西要像对待自己的东西一样来爱惜;见人善当如己善,是说看到别人的善行要学习、吸纳,变成自己的好品质。”
   程颐想了想说:“本子我不要了!我从明天起,也跟着你学写字吧!”程颢笑着说:“这才叫见人善当如己善。来,现在我就来教你写字。
   程颐坐小下来,程颢拿来了字帖,教他如何执笔,如何临摹。
  
编辑点评:
对《少年二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