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微电影剧本 > 狗尾草(电影剧本)

狗尾草(电影剧本)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1-10-20  分类:微电影剧本  字数:18419  阅读: 9157  评论:3条 推荐:4星

  1、李家洼村村内道上 日
李建明背着个大包,旁跟着何麦香,身后跟着儿子小宝正从村口往家里走。
李建明:(指着前方一个院子)麦香,你看,那就是咱家。
何麦香:建成,你说你们村咋让人觉着恁瘆得慌,家家锁门,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跟人都死绝了似的。
李建明:呸呸!何麦香,以后你可也是俺李家洼的人了啊,可不兴这么咒自个。这不都出去打工了嘛,村里只留下些老弱病残,有的家门还是开着的。
何麦香:谁要做你李家洼的人了。你要以后回这鬼地方住,咱俩趁早玩完。
李建明:那要老了,咱们在外面干不动活了,能不回来吗?
何麦香:要回你回啊,跟你们家小鬼头一起住死在山里。别拉上我。
李建明:嘿!你——(回头)小宝,快跟上,马上就要见着爷爷啦!
李小宝耷拉着头,远远拉在后面,边走边恨恨踢着一个小石块。

2、李老顺家院 日
李建明:(站在门口)到家喽!
推开院门,和何麦香、小宝一起走进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鸡在窝里咕咕地叫着。
李建明:爹,爹!
放下背包,推门跑屋里,看里屋也没人。
李建明:门都开着的,到哪儿去了?
听见何麦香在院内惊恐的尖叫。
何麦香:建明,建明,快出来!
李建明:咋了,咋了?
李建明急忙跑到院子里。
何麦香面色苍白地用手朝一个方向指着。李建明顺着何麦香指的方面看去,看到厦屋里赫然摆着一幅棺材,棺材前摆着供香和父亲的“遗像”。
李建明愣了一下,然后哭着往厦屋扑去。
李建明:(哭)爹,爹呀,你这啥时候走的啊!(爬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不孝子建明回来了,却再也见不着我的爹了啊,爹啊,啊啊啊……(回头)麦香,你和小宝也来跪下给爹磕头。
何麦香看看李建明,又看看棺材,疑惑地走过去,和小宝一起跪在李建明身后。
李建明自顾哭着,没有注意棺材板“喀喀”的响动。何麦香听到了,看到棺材板在动,吓得浑身哚嗦,往前跪行了几步,爬在李建明的背上使劲摇着,并指给李建明看。
李建明停住了哭,向棺材看去,只见棺材上板慢慢竖放在地上,一个穿着一身死人服的老头忽地坐了起来。那老头正是自己父亲李老顺。
李建明、何麦香、李小宝“啊”地一声,吓得抱作一团。
李老顺坐在棺材里愣然地看着仨人。
李老顺:我这是死了吗?
李建明:爹呀,我也不知道您老现在是死是活。
李老顺:哦,你们这是啥时候回来的?
李建明:刚回来。
李老顺狠狠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
李老顺:还疼,看来还没死呢。听见你们哭,我还以为自己到了鬼门关了。
李建明:啊,爹,你真没死啊。
李老顺:没死就是没死,你想我真死啊。
李建明:不是,我说爹,你没去世,咋穿这身打扮躺在棺材里,连相片也都放上了,这不吓死人吗?
李老顺起身要下棺材。李建明忙上前扶住,暗暗摸了摸老头的脉博,果然还跳着。
李建明:爹,你真没死啊。
李老顺:跟死了也差不多。(边说边解身上的死人服)到我这年纪啊,身体又不好,不定哪天睡着就不再醒了。整个村里,就剩下些老人小孩,我怕我哪天走了,身边连个帮着入殓的人都没有,烂在床上也没人知道。干脆就自个准备好后事,一睡觉就穿好衣服躺在棺材板里。要哪天交粮本了,啥都现成的。
李老顺把脱下的死人服扔进棺材,又穿鞋。
何麦香走上前。
何麦香:爹!
李老顺打量了何麦香一下,感到很惊讶。
李老顺:咦,花香,你这几年变化咋恁大哩。我都不认得你了。
李建明:爹,他不是花香,是麦香。是我又给你说的儿媳妇。
李老顺:那花香呢?
李建明:(忿忿地)那贱货,跟有钱的男人跑了。
李老顺:我瞅着花香那媳妇实实在在的,咋会跟人跑了。不是你在外面不老实惹人家生气了吧。
李小宝:我爸就是和这个女人好上,不要我妈,我妈才生气离家走的。
李建明:兔崽子,你知道个啥。
李老顺:唉,走了花香,来了麦香,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和家里说一下。算了,你们刚才也就算给我磕过头了。(笑呵呵地看着小宝)小宝可长这么大了。来,快让爷爷抱抱。
小宝扑在爷爷怀里,得意地看着李建成和何麦香。
何麦香口里嘟囔了句什么,别过脸去。
李老顺高兴地把小宝举过头顶又放下,抱着在院里转圈子。小宝叽叽咯咯地笑着,爷孙俩欢快异常。

3、李老顺家院 日
一家四口围着院中的小桌吃饭。李老顺显得很高兴,还拿出了酒,一盅一盅地喝。
李老顺,今儿高兴啊,这院里有好几年没这么热闹过了。
李建明:这两年一直没能回来看您。实在离家太远,我们又太忙。我这两年一直在拼命地赚钱,想着哪天成功了,有钱了,好接您老到城里享清福。
何麦香瞪了李建明一眼。李建明端起一杯酒下肚,装作不见。
李老顺:唉,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能享受个啥啊。跟个灯盏似的,那灯油都完了,灯也就要灭了。只能整日守着个空空的院子,空空的村子,一天天躺在棺材里等死……
李建明:(举起杯子,打断父亲的话)爹,喝酒!
李建明喝得有些多,有些感慨。
李建明:这几年想来挺对不住您的,留您一个人在家。实在我们这些年在外面也都太难了,立不住脚,扎不住根,整天忙忙碌碌,出力流汗,也赚不了几个钱。又要被工头骂,又要看城里人的白眼。回来吧,又不甘心,再说明知道回来在咱这穷山沟里啥也干不成,终归呆不住还要出去的。来回光路费差不多要一个月工资,倒不如一直躲在外面寻找机会。
李老顺:唉,出去还是要出去的,咱村年轻力壮的都出去了。要是我这两年还能跑腾,我也要出去打工,也帮你们挣点钱,好让你们少受些苦。
李建明:我们在外面的人,您倒不用操心。要真熬不下去了,会窜回来的。倒是留您一个人在家,身体又不好,实在让人不放心。(李建明看了眼何麦香)对了,爹,有个事跟您好商量下。
李老顺:啥事?
李建明:您看我和麦香现在在外面不都挺忙的嘛,实在没时间照看小宝。想着让小宝回来先跟您住上一段时间。等我们忙过这一阵子了,再借他回去。
李老顺看了何麦香一眼,何麦香装作没看见,起身拿起李老顺的碗。
何麦香:爹,我去给您盛碗饭去。
小宝吃完了,一个人在院里玩。
李老顺:好啊,这个家里热闹了。

4、李老顺家院 日
李老顺送李建明、何麦香到门口。
小宝蹲在院子一角,看一窝蚂蚁进进出出。
何麦香:爹,那我们走了啊。
李老顺点点头。
李建明:小宝,在家要听爷爷的话,等爸忙过这一阵,再回来接你。
小宝好像没有听见,仍蹲在地上看蚂蚁。
李建明:这孩子!
李老顺:(挥挥手)算了,算了,你们走吧。
李建明背着包和何麦香出门。李建明到门口时,又不放心地挥头看了儿子一眼,被何麦香一拽,一个踉跄。
李老顺站在门口,默默目送两人离开。

5、村中路上 日
何麦香急步往前走,李建明落在后面。
何麦香:死人,你不会快点啊!
李建明:又不是急着去投胎,走那么快干吗。(紧走几步,撵上何麦香)
何麦香:一会你那小鬼头撵上来,非缠着要跟你回城里,看你咋办。
李建明:那就把小宝带上,留在家里一老一小怪可怜的。
何麦香:带上可以,回去晚上你爷俩住一块啊,老娘到别处找地方住去。
李建明:(一手拦住何麦香的腰)姑奶奶哎,我把他留在家里还不行吗。
何麦香破涕一笑,两人说笑着向远方走去。

6、李老顺家院里 日
小宝正用小棍使劲剜蚂蚁窝。
李老顺站在了小宝身后。
李老顺:小宝,你爸他们回城了。
小宝把蚁窝剜得土块乱飞,找不着窝的蚂蚁们惊惶失措。
李老顺:爷爷带你去放牛好不好,让你骑在牛背上。
小宝:(起身,高兴地)好!
李老顺起身去牛棚牵牛,出来看到厦屋的门开着,棺材露着,就走过去锁了门。
李老顺抱起小宝放在牛背上,扶住小宝,手握牛绳,打了一下牛背。
李老顺:走喽,放牛去喽。
小宝:(拍一下牛背)驾!
牛慢吞吞地走出院子。

7、乡间进山小道上 日
小宝坐在牛背上,神采飞扬。
牛忽然“哞”地叫了一声,小宝也学着“哞”地一声。
李老顺:(扯着长声)哞——
小宝:哞————
李老顺:咩(模仿羊叫)——
小宝:咩————
李老顺:(模仿公鸡打鸣)鸡鸡更——
小宝:鸡鸡更————
李老顺:(模仿母鸡下蛋后叫声)咯嗒,咯嗒,嘎嘎咯嗒——
小宝:(笑得前仰后合)咯嗒,咯嗒,咯嗒,嘎嘎咯嗒——
李老顺:(学狗叫)汪汪——
小宝:汪,汪汪——
李老顺:(捏住鼻子学驴叫)哈气——哈气——
小宝:这是什么叫。
李老顺:驴叫。小宝在城里没听过驴叫吧。也是,这年月驴子没用了,莫说城里,咱山里驴子也少了。

8、乡间进山小道上 日
陈老太背着一捆柴从对面走了过来。看到老顺把柴竖放在路边靠在石崖上喘气。
李老顺:老嫂子,又拾柴去了?你儿子在城里洋车洋房都买了,你也不出去享享福。
陈老太:有啥福享的,看城里人整天过得那叫啥日子。整天街上吵得那样,车多,人多,街多,楼多,我这一上街就迷,一坐车就晕,一到晚上就睡不着觉,一心想着咱这山窝窝,唉哟,活受罪哦,我这好好的身子骨,非给折腾出病来,再不进城了。(陈老太一指小宝)这是你孙子小宝吧,听说建明领着新媳妇回来啦?
李老顺:在家住了一晚上又走了。那边忙,把小宝留家里了。
陈老太:听说,建明跟花香离了,在外面又说了一个?
李老顺:是呀,建明这孩子,这么大事也没跟家里说。
陈老太:哎由由,怪不得要把孩子送回平。(看看小宝)这孩子,可怜啊。(陈老太又背上柴)不说了,老顺兄弟,我回了。
李老顺:老嫂子,我给你背回去吧。
陈老太:不用不用,你那身子骨,还不如我呢。
陈老太背着柴下。

9、乡间进山小道上 日
李老顺一时觉得心情很沉重。默默扶着小宝往前走。
小宝也一脸忧郁的表情。
爷俩还有牛,就这么默默地走着,空谷里,只有响亮的牛铃声。

10、荒地 日
牛儿在荒地上安闲地吃草。
爷孙俩相依着坐在草地上,看着远方。

11、坡田 日
山坡上,李老顺一手扶犁,一手挥鞭,正在犁地。
小宝在旁蹦蹦跳跳地逮蚂蚱。
李老顺:(指挥牛)哒哒——咧咧——
牛脚套进绳子了,李老顺走过去摆弄。
李老顺:(推推牛蹄)嗖,嗖,嗖嗖
小宝看到远处犁地的人,前面有要牵着绳子,就走过来。
小宝:爷爷,我来帮你牵绳子吧。
李老顺:好,好!小宝,你牵着牛,沿着上次犁出的那道墒沟一直往前走。
小宝:好,。
李老顺:(扶好犁,吆喝牛走)兑!兑!
小宝用力一拉,牛站起来,稳稳地向前走去。
犁铧在大地上滑开一道直直深深的墒沟。李老顺的脸上洋溢着笑。
夕阳下,小宝,牛,爷爷和土地组成了一道优美的田园牧歌图。

12、村中 黄昏
小宝牵着牛,李老顺背着犁铧往家里走。
几个孩子在村口嬉戏追逐。
孩子们看到小宝,都好奇地看着。
小宝边牵着牛往前走,边和这些孩子们对视着。不妨前面一块石头,一脚绊去,差点摔倒。
几个孩子在旁笑得前仰后合。
一个瘦高的小孩:哎,你上几年级啊?
小胖(一个胖胖的小男孩):听我爸说,他爸爸又给他说了个后妈,不要他了,就把他送家里来了。
李老顺:你爸爸在哪,我揍他去,要他胡说!
小胖:我爸爸又进城打工了,你揍不着。唉儿——
小胖冲着李老顺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和众小孩笑着跑开了。

13、李老顺家院里 日
小宝使劲拉着牛,拉回院子里。
李老顺紧跟着回来,牛在院子里,不见小宝。
李老顺:小宝,小宝!(向里屋走去)

14、李老顺家里屋 日
小宝正趴在里屋墙角哭。
李老顺:小宝,莫听他们胡说,你爸妈只是分开了,过些日子都还会回来看小宝的。
小宝:爷爷!
趴在李老顺的怀里哭了起来。
李老顺:小宝啊,过几天呢,爷爷也送你去上学。学校离咱家远,翻两道岭呢,要吃住在学校里。那以后呢就不能常见着爷爷了。
小宝:我不上学,我陪爷爷放牛!
李老顺:傻孩子,上了学才有出息,才能走出咱这大山,过城里的好日子。
小宝:城里不好,城里小朋友老欺负我们,说我们是乡巴佬。我要和爷爷在大山里住一辈子。
李老顺:可是你爸妈都在城里吃苦,你只有念好书,有出息,才能让他们跟着过好日子,也能让爷爷享你的福。
小宝:那,那我上学就是。
李老顺:爷爷明天带小宝到镇上去,咱们买个新书包。

15、李老顺家里屋 夜
李老顺端着饭碗兴冲冲走进来。
李老顺:李宝,吃饭喽!
小宝不知何时已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李老顺小心地把小宝抱上床,脱去鞋子、衣服,盖上被子。
看到小宝衣服上裂了道缝。李老顺找来花镜,在灯下缝补。

16、李老顺家里屋 晨
李老顺听见公鸡打鸣,就爬起了床,又给小宝掖了掖被子,走出去。

17、李老顺家灶伙 晨
李老顺在灶伙一个人烧火,揉面,擀面叶,包鸡蛋馅饺子,忙个不亦乐乎。

18、李老顺家里屋 晨
李老顺:小宝,起床了。忘了,今天跟爷爷到镇上赶集去。
小宝伸了个懒腰,翻个身继续睡觉。
李老顺:小懒虫,看爷爷这手里拿的什么?
小宝:手枪!
一激灵儿站了起来,一把把手枪从李老顺手中夺过来。
小宝:哪来的?
李老顺:缴获鬼子的。
小宝:你骗人,这是把木枪。
李老顺:昨晚你睡着的时候,爷爷锯的。快起床,尝尝爷爷包的鸡蛋馅饺子。
小宝:好勒。
小宝在爷爷帮助下穿衣服。边穿衣服边把枪叭叭地对准爷爷打。老顺啊啊地叫着做被击中欲倒状。
小宝:快投降。
李老顺:好好,我投降,我投降。(举起双手)
小宝:转过身去。
李老顺:好,我转,我转,我再转。(又面向小宝)哎,怎么又转回来了。
小宝:不行,只许转一圈。
李老顺:好,转一圈。(快速转了一圈,又向前小宝)
小宝:脸对着那边。
李老顺脸转过去,身子仍对着小宝。
小宝:把身子也转过去。
李老顺身子转过去,脸对着小宝。
小宝:把脸和身子都转到那边去。
李老顺:好,转那边,转那边,转那边,(又面向小宝)哎,又转回来了。
小宝:爷爷耍赖,爷爷耍赖,不和你玩了。我吃饺子去。
李老顺:好,吃饱饺子好上路。

19、野外盘山公路上 晨
李老顺和小宝气喘吁吁地爬到公路上,在公路上等车。
一辆三轮车突突开了过来。老顺拦车。车停下。老顺和小宝一起上车。
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

20、镇街上 日
镇街上,车乱停,人乱行,摊乱摆,店铺新的新,破的破,脏的脏,杂乱异常。
李老顺和小宝走在这样的街上,左看右看,小宝吃着一串冰糖葫芦。

21、文具店内 日
李老顺和小宝看着挑书包。小宝看上了一个红色的书包。
李老顺摸了摸。
女售货员:唉,不要乱摸好不好,那都是新书包,摸脏了谁要。
李老顺:俺们就是要买的,多少钱?
女售货员:十五块。
李老顺:能不能便宜点……
女售货员:看嘛,我就知道这种书包你买不起。
李老顺:……
小宝拉起李老顺的手往外走。
小宝:爷爷,书包我不要了。咱们走吧。
李老顺:不要哪成,咱们今天就是不买书包的。
小宝:我看到对面有更好看的。
售货员:(冷笑)对面?对面是卖羊汤的。这种书包,就我们这有。
李老顺:好,买了。
李老顺小心地从内衣里摸出一个卷得整整齐齐的塑料袋,又把塑料袋一层层抖开,里面是一小叠纸币,找出15元,交给售货员。
小宝:(快步走了出去)我不要这个书包。
李老顺忙追了出去。


22、街上 日
小宝赌气地在前面走,李老顺紧紧跟着,一直走到往家去的公路上。

23、公路上 日
李老顺气喘吁吁追上小宝。
李老顺:跟爷爷说,你这是怎么啦?
小宝:那个阿姨说话那样,你还买她的书包。和爸爸妈妈在城里的时候,就常遇到这样的人。他们瞧不起人。
李老顺:所以爷爷要跑这么远给你买书包送你上学啊,你要不上学,象爷爷这样窝在大山里,到老了也让人瞧不起。
小宝:好,爷爷,我听你的。我要好好上学,将来当很大的官,挣很多的钱,不让他们瞧不起爷爷。
李老顺忽然鼻子一酸,揉着眼看着蓝天。

24、公路上 日
小宝背着新书包,蹦蹦跳跳地走在公路上。
小宝:爷爷,来追我呀爷爷!
李老顺:好,追上去喽!
李老顺笑着,跑着,忽然感到心口一疼,手捂在胸口,面色苍白,大汗淋漓。
李老顺站定了,缓缓蹲下身子坐在公路边,眼睛仍是看着小宝笑着。
小宝:(在远处)爷爷,你怎么啦!
李老顺:爷爷累了,歇一会。
小宝也在公路边坐下来。
两个人都向着远方张望。
远山绵延。空旷的田野里,鸟儿在自由飞翔。

25、公路上 日
李老顺的胸口不疼了,走到小宝旁边坐下来。
小宝:爷爷,我给你唱首歌吧。
李老顺:哦?小宝会唱歌,什么歌呢?
小宝:是妈妈教我唱的一首歌,名字叫《狗尾草》。
小宝唱起来:
小小狗尾草
长在两旁道
只有风雨吹
哪见爹娘抱

风来摇摆舞
雨后带露笑
腰细却挺直
宁折不弯腰
李老顺忘情在在腿上打着节拍。

25、公路上 日
突突突,一辆三轮车开过来。李老顺又拦住了车,和小宝一起坐上车,消失在地平线下,消失在如血残阳中。

26、李树岭小学 日
简陋的校舍内,谢老师正在给学生们上课。
谢老师:一年纪的同学跟我读,二、三、四年级的同学先看课文。
李老顺探头从窗户往里看。
谢老师:我爱祖国。
同学们:我爱祖国。
谢老师:我们是祖国的花朵。
同学们:我们是祖国的花朵。
谢老师看见了李老顺,走了出来。
谢老师:老顺伯,有啥事?
李老顺:谢老师,有个事,我孙子小宝6岁多了,想让他来上学。
谢老师:这学期都开学一个月了,怎么现在才来?
李老顺:小宝是刚被他爸从城里送回来的。
谢老师:那他在城里上过学吗?
李老顺:好像一直上着幼儿园。
谢老师:那可以,应该能跟上一年级的课了。那明天你把他送来吧。
李老顺:好好。
谢老师转身欲回教室,忽然想起了什么。
谢老师:从你家到学校要翻两道岭,小宝上学肯定不能来回跑了,要住校。
李老顺:我听说咱学校有食堂?
谢老师:那是以前,学生多的时候,这里有二百多学生呢,能立起伙。现在呢,只剩这一间教室了,四个年级合在一个教室,总共才四十来名学生。在学校吃住的只有十来个,也就没人愿意来做饭了。
李老顺:咋少了恁多学生?
谢老师:唉,外出打工的,好多把孩子一块带出去了;有点钱的,都送孩子到条件好的城里、镇里学校去了。这两年学生越走越多,老师们呆不下去也走了,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李老顺:那住校孩子吃饭咋办?
谢老师:自己垒锅头,自己做。要不是我媳妇秋娥这两年一直卧病在床,需要我照顾。本来我可以给孩子们做饭。
李老顺:可是小宝才六岁,根本不会做饭。
谢老师:那可以和高年级的同学搭伙,班上的大孩子,饭都做得不错。你多对些粮食,让小宝也勤快些,那些大孩子会乐意的。
谢老师:你等下。(走到教室门口)李小丽同学,你出来一下。
一个高高瘦瘦,长得很清秀的女生跑了出来。
谢老师:小丽,明天我们班要来个新同学,叫小宝,比你小五岁,以后让他跟着你搭伙吧,你多照顾他。
李小丽:好的,谢老师。
谢老师:嗯,你回教室吧。(对李老顺)李小丽同学是班里的班长,会照看好小宝的。
李老顺:那太谢谢你了,明天我就送小宝来上学。
谢老师:那好,你忙,我上课了。
谢老师回到教室。
谢老师:一年级的同学继续念——我们是祖国的花朵,我爱我的祖国。
同学们:我们是祖国的花朵,我爱我的祖国。

27、李老顺家 日
李老顺兴冲冲地推开了大门,进门就亮开嗓门喊。
李老顺:小宝,小宝,今天我见谢老师了,明天送你上学。
李老顺进灶伙舀起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下。
没有听见小宝的应声。
李老顺:小宝,小宝?
看看院里没有,里屋也没有。
李老顺:(嘟囔)这孩子,跑哪去了?

28、李老顺家门口 日

李老顺走出大门,在门口转悠着喊叫小宝。

29、李家洼村内道上 日
李老顺:(一脸的焦急)小宝,小宝!
李老顺一户一户地推门,问有没有见到小宝。

30、岭上 傍晚
李老顺在岭上一边焦急地寻找,一边喊小宝的名字。

31、李家洼村村内道上 傍晚
李老顺又回到村道上寻找,留意到地上有一排可疑的蹄印。又发疯似的跑着一家一户问:看见这两天有狼来过咱村吗?
一个坐在门前吃饭的老头:没看见过狼啊,这都多少年没见过狼了。
李老顺:(喃喃)没狼更好,没狼更好。

32、李老顺家院里 傍晚
李老顺艰难地挪步到家里。又抱着希望看看屋里屋外,还是不见小宝的影子。
李老顺靠着门柱,缓缓瘫坐在地下。
太阳渐渐落入山下。李老顺又开始大汗淋漓,紧紧握住胸口。他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也不知这样坐了多久,耳边忽然听到小宝那熟悉的声音。
小宝:爷爷,爷爷,(手摇着爷爷)你怎么啦,爷爷!
李老顺缓缓睁开眼,猛地坐直了,一把把小宝抓到怀里,在屁股上叭叭使劲一阵打。
李老顺:(带着哭腔)你这死孩子,跑哪儿去了啊,爷爷还以为你叫狼给叼走了。
小宝:(哭)爷爷,爷爷,都是我不好,我在院里看见你从岭上下来,就想躲在床底下跟你捉迷藏玩,谁知道就睡着在床底下了。
李老顺:你这死孩子,怎么这么傻啊。以后可不许这样了,爷爷找不着你,那是会死的。
小宝:嗯,嗯(使劲点着头)。爷爷,我以后再不这样了。
李老顺抱着小宝哭起来。

33、李老顺家里屋 半夜
李老顺被小宝的的呻吟声惊醒。
小宝:爷爷,冷,我身上冷,好冷。
李老顺看了看,小宝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摸了摸小宝的额头。
李老顺:好烫!
再看小宝,满脸潮红,精神烦躁,浑身哚嗦。
李老顺:小宝,别怕,爷爷背着你去看医生。
李老顺急忙穿上衣服,又给小宝穿好衣服,再用大衣裹起来。打起手电筒,背着小宝走了出去。

34、岭上 半夜
漆黑的夜,手电筒的光在岭上通往村部的小路上慌乱地晃动着。
李老顺喘着气,背着小宝一路小跑。

35、李医生家门口 半夜
李老顺:(拍打着李医生家的门)陈医生,陈医生!
附近的狗叫了起来,满村的狗跟着叫了起来。
陈医生屋里的灯亮了,过了一会儿,陈医生穿着衣服走了出来。
陈医生:老顺大叔,啥事?
李老顺:孩子发烧,身上烫手,还抽。
陈医生:走,到诊室去。

36、诊室 半夜
陈医生打开门口的诊室门,打开灯。
陈医生:把孩子放床上我看看。
李老顺把小宝放到床上。陈医生量了体温,又听了听肺。
陈医生:应该是重感冒,幸好肺上没事,不过烧得很厉害,到40度了。我先给他打一针。
陈医生配药、打针。
李老顺再也支持不住了,捂住心口瘫坐在地上。
陈医生:老顺叔,你这是咋啦?
李老顺:胸口疼,老毛病了。
陈医生:快躺下我看看。
陈医生扶着李老顺躺在诊室另一张床上。问明疼的位置,用听诊器听了听。
陈医生:象是心绞疼。我先给些药吃。
陈医生拿出几粒药,交给李老顺。
陈医生:先把这些药放在舌头底下含化。

37、诊室 半夜
李老顺:陈医生,你这药还真灵,我这会好多了。
陈医生:看来你得的就是心绞痛。刚才让你含化的只是缓解疼的药。这个病以后还会反复发作,越来越重,最好的治疗办法是到医院做个手术。但那种手术很贵,可能要几万元。
李老顺:这病,咱看不起啊。我这老命也就这样了,老早就睡棺材里等死了。我这孙子回来了,我觉着这日子又有过头了,有希望了,把过去的死心都给忘了。
陈医生:(叹息了一声)这样吧,我给你开些药,你先吃着。再给你开些急救药,你要经常带在身上。你这病要再发作的时候呢,就象刚才那样把药含化,会疼得轻些。
李老顺:好,谢谢你了陈医生。

38、诊室 半夜
李老顺坐在小宝旁边,一直看着小宝。小宝大汗淋漓。
陈医生:孩子出汗了,烧也应该退了。这样,你们就在诊室里将就一晚,我回后院睡了。明天给孩子再打一针,开些药回去吃。
李老顺(起身点头):麻烦你了,半夜把你喊起来。
陈医生打着哈欠走了出去。
李老顺给小宝盖好被子,在旁边床上缓缓躺了下来。
窗外,天显出了鱼肚白。

39、李老顺家院里 日
小宝和爷爷在院里玩捉迷藏。李老顺眼上蒙着块布捉小宝,小宝躲来躲去。
小宝:爷爷,我在这里。爷爷,我在这里。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李老顺偷偷把布往下拉了拉,朦朦可以看到小宝,但装作看不到。过了一会儿,把小宝捉住了,搂在怀里。
李老顺:小宝,你病这一下耽误了几天,现在已经全好了,明天爷爷送你上学。
小宝:(忧忧地)那要离开爷爷了。
李老顺:爷爷会常去看你的。
小宝:爷爷,我一定好好学习,当个大大的官,让你享福。
李老顺:哎,好好,爷爷等着享小宝的福。
李老顺的眼眶里有泪珠滚了出来。

40、山岭上 晨
山村里展开了鸡鸣。
晨光下,李老顺担着一担行李,和小宝沿着山岭向学校走去。
爷孙俩显得很高兴。
李老顺:小宝,你那首《狗尾草》很好听,再给爷爷唱一遍。
小宝唱了起来:
小小狗尾草
长在两旁道
只有风雨吹
哪见爹娘抱

风来摇摆舞
雨后带露笑
腰细却挺直
宁折不弯腰
李老顺摇头晃脑,连挑的担子也跟着摇晃着节拍。

41、李家岭小学教室内 日
小宝身子坐得直直的,正在大声跟老师朗诵课文: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

42、李家岭小学教室外 日
李老顺趴在床口看了一会儿,笑呵呵地挑起空担子回家了。

43、李家岭小学 学生灶
土屋里立着一溜儿灶台。住校的学生们开始自己做饭。
小丽麻利地给锅添上水,又点火做饭。
小丽:小宝,你爷爷待你可真好。我爷爷待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是女孩子。爷爷一直想要一个孙子。
小宝: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姐姐就好了。
小丽:那就把我当成是亲姐姐吧。小宝,我去外面提点水。你看着火。
小宝:好嘞。
小丽提着水桶走了出去。小宝跟到门口,看着小丽下到沟里一个水坑往桶里舀水。
粼粼波光反射在脸上,使小丽看上去好美。
小丽灌满了水,提着水桶往回走。小宝忙回到了屋内,坐在火膛前。
小丽熟练地往锅里下玉米糁。一手下,一手搅锅。小丽被一片白烟所笼罩,从烂屋顶投来的光柱,打在小丽身上,使她看上去象个美丽的仙女。
小丽看到小宝在看他,笑了一下。
小宝:小丽姐,你很象我妈妈。
小丽:是吗,那你妈妈啥时候来了,我可得好好看看她。
小宝:妈妈一定会来的。
小宝盯着火膛里跳动的火苗发呆。

44、李家岭小学 学生灶
小丽揭开锅盖,一片白色的烟雾。
小丽:小宝,吃饭啦!
小丽从袋里拿出馒头和一瓶腌菜,找个地方和小宝吃饭。其他孩子也都开饭。大家吃得有滋有味。
小丽看着小宝狠狠咬了一口馒头,小宝看着小丽也狠狠咬了一口包馒头。小丽使劲喝了一口汤,小宝也使劲喝了一口汤,带着怪声。小丽再喝一口,小宝跟着发出的怪声更大了。小丽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却一下子呛住了,一边咳嗽,一边仍忍不住要笑。

45、学生宿舍门口 日
两间简陋的土屋,一边挂木牌写着“男生宿舍”,一边写着“女生宿舍”。
小丽和小宝走过来。
小丽:小宝,左边这个是你们男生的宿舍,右边是我们女生的宿舍。你进去睡午觉吧,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喊我。
小宝:嗯,好。

46、男生宿舍内 日
小宝走进了宿舍,是一溜儿用木板架起的通铺。小宝找着自己的位置,躺了上去。
一个胖胖的小男孩也走进来睡,挨着小宝躺下。
小胖:小宝,还认得我吗,咱们一个村的。
小宝脑海中出现那个在村口说他妈妈跟人跑了的那个小胖孩。
小宝:我记得你。你是个坏孩子,不理你。
小胖:我怎么坏了我?
小宝:谁让你说我爸爸妈妈的。
小胖:那不是我爸说的嘛。对了,我听我爸又说了,上次来你家那女人,跟别的男人跑了,不要你爸爸了。你爸爸和你妈妈又和好了。
小宝:(高兴地坐起来)真的?耶,太好了!
小胖:都是我爸说的。我爸说了,咱们村出去打工的,谁有啥事,他都知道。
小宝:那你爸有没有说过,我爸妈他们啥时候回来啊?
小胖:(摇摇头)没听说过。
小宝看着屋顶烂的一个小窟窿发呆,很快笑着进入了梦乡。

47、校园内 日
教室门前。谢老师正和李老顺站着说话,李老顺旁放着一担空筐。
孩子们在校园里欢快地做游戏。
谢老师:下次不用挑来这么多,孩子们吃不了就放坏了。小丽对小宝很照顾,小宝在学校很好,你就放心吧。
李老顺笑着,看着小宝和同学们欢快的游戏。


48、学校前 日
孩子们冲出教室。
孩子们:星期喽,星期喽!
小宝冲在最前,后面跟着小胖,还有另两个同村的孩子。
李老顺早就在路口等着呐,看见小宝,一下子抱起来。
李老顺:小宝,在学校还住得惯吗?
小宝:住得惯。
李老顺:吃得惯吗?
小宝:吃得惯。
李老顺:和同学们相处得好吗?
小宝:好着呢。爷爷就不用担心了。
小宝挣脱爷爷的怀走下来,背着手包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跑。
小宝:爷爷,我们又新学了首儿歌,唱给你听啊
小嘛小儿郎,背起书包上呀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只怕先生骂我懒哎,无有学问啰无脸见爹娘,无有学问啰无脸见爹娘……
小胖等也都和唱着向前面跑去。
李老顺:慢点跑,慢点跑,小心摔着……

49、学生食堂
小宝在烧火,用纸板用力的扇火,脸上不知何时抹上了一道烟煤。
小丽站在锅台边,忧郁地看着滋滋冒烟的锅台发呆。
小丽:小宝,我要到城里去了。我家又添了个小弟弟,我爸妈在外面忙不过来,让我去带孩子。我爸过两天就回来接我。
小宝:那你不上学了?
小丽:(揭开锅盖搅锅)不上了。我爸说山里娃上学也白上,城里娃从小就学跳舞、学外语、学弹琴、学电脑、学各种知识,学校教学条件又好。山里娃能超过城里娃的人很少,反而最后学成了书呆子,不会种庄稼、也吃不了苦,啥活也不会干,白花了钱,把人培养坏了。最后还不如爸爸他们那样出苦力的能赚钱过日子。
小宝:要那样,我上学还有什么意思呢。
小丽:小宝,你很聪明。姐姐相信你只要努力,肯定能为咱山里孩子争口气。
稀饭熬好了,小丽揭开锅,屋里弥漫着浓浓的白雾。

50、教室外 日
小丽的爸爸挑着担子,领着小丽走了。
学生们站在教室前,表情凝重地目送着李小丽离去。
小宝一直偷偷跟在小丽和他爸爸后面,跟了好远。看后呆呆地站着,看着他们消失在地平线。

51、教室后坡上 日
李老顺正在教室房后的坡上搭一个茅草庵。谢老师走过来。
谢老师:老顺伯,真要住在这里啊。
李老顺:我住在这里照顾小宝,也捎带着给孩子们做饭。
谢老师:那你家里的地啊、牛啊的咋办?
李老顺:牛已经卖了,地,可以捎带着回家种。
谢老师:要由你来照顾孩子们,那再好不过了。你可以住在学校里,学校现在还有不少空房。
李老顺:学校住不惯。再说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有一天要躺倒在校园里,怕吓着孩子们。
谢老师:看你说的,你多想了。
谢老师走上去帮老顺搭庵子。

52、学校 日
李老顺上山拾了一捆柴,背到学生伙房。又从学校前的水沟里提了两桶水回来。

53、学生伙房 日
李老顺和面、揉面,又咣咣地切面,准备蒸馍。
灶膛里的火烧得旺旺的。
蒸馍锅蒸腾着浓浓的热哈气,发出哧哧的响声。
李老顺洗菜,切红萝卜。炒菜。
蒸馍锅揭开了,热腾腾的白馍馍。
孩子们放学回到了伙房,一个个伸手抢着抓白馍馍吃。
孩子们大口的吃着,边吃边看着彼此的馋相笑。
一男孩:小宝,你爷爷蒸得馍真好吃。
小宝:(骄傲的)那当然,我爷爷什么都会做。
李老顺端了一大盆杂烩菜上来。
李老顺:孩子们,别光啃馍,多吃菜,长头发。
十几双筷子同时到盆里抢着叨,菜很快见底了。
李老顺在旁看着直乐。

54、学校 日
李老顺拾柴从校舍房后经过,看见校舍墙壁上都有深深的裂缝。回去把柴往伙房一放,就去谢老师办公室。


55、谢老师办公室 日
李老顺:谢老师,我看咱位学校校舍墙都裂着口子,孩子们在这样的教室上课多操心啊。
谢老师:这个情况我也知道。咱学校过去是个庙,有二十多年了,房子早就不行了。我多次给村委,也给上面打报告,上面也说要新盖一座,可是一直没见行动。可能是考虑咱学学生太少吧。
谢老师倒了杯说,给李老顺端过来。
李老顺: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谢老师:又总咋办呢,离开这儿,总不能让孩子们露天上课吧。
李老顺心事重重地走了出去。

56、李老顺茅庵 日
起风了,天上乌云密布。
李老顺呆呆坐在庵前,看着下面的学校。
风越来越大,把庵顶上的茅草都掀起了一些。
李老顺起身往岭上回家的路走去。

57、学校 日
下雨了。
李老顺头戴斗笠走进了学校,敲开谢老师的门。

58、谢老师办公室 日
李老顺从怀中取出一个包,一层层打开,里面是厚厚一沓钞票。
谢老师惊讶地看李老顺。
李老顺:谢老师,这是我卖牛卖的五千块钱,算我捐给咱学校的建校款了。你看看能不能再往上边跑跑要俩钱,让公家给娃儿们好好建个学校?
谢老师:咱农村挣俩钱不容易,这钱,你还得留着养老啊。
李老顺:我这辈子,也快走到头了。这钱本是打算给小宝留着,现在还是捐给学校建学吧,小宝需要学校,这里的孩子们都需要学校。
谢老师接过钱,紧紧握住李老顺的手。


59、学校 日
雨一直下。教室内,孩子们仍在上课。一年级的学生在朗读课文:
一座房,两座房,
青青的瓦,白白的墙,
宽宽的门,大大的窗。
三座房,四座房,
房前花果香,
屋后树成行……
李老顺头戴斗笠站在校园内,来回踱步,焦灼不安。

60、伙房 日
伙房里房顶上漏雨哗哗地流下来,下面用水桶接着。
外面大雨如注。
李老顺不安地搅着锅看着窗外。

61、教室内 日
外面风声、雨声传过来。
教室内气氛仍很热烈。
谢老师在黑板上板书了几道算术题,小宝举手上去答题,全答对了。
看着老师画的对号,听着老师的表扬。小宝一脸的骄傲。
一滴泥水滴在他的书本上,散开成一朵梅花。又是一滴。
小宝看了看屋顶。屋顶上有些渗漏。墙壁上有的地方已汇成了一道小溪。
教室里忽然停电了,黑成一片。

62、茅庵 夜
一声惊雷把李老顺惊得坐起来。他连忙穿好衣服,戴上雨笠,打着手电走出了屋。

63、校园 夜
学校,被风雨所裹。
一道闪电,又是一道闪电。一声惊雷,又是一声惊雷。
李老顺跌跌撞撞往学校跑,用力拍打孩子们宿舍的门。
李老顺:孩子们,都穿好衣服起来,到我庵子里去。这么大的雨,这房子怕顶不住。
两边宿舍的门都开了,孩子们陆续走了出来,小宝也走了出来。
李老顺抱着小宝,带着孩子们往草庵跑去。

64、茅庵 夜
因为淋了雨,孩子们虽然挤在小小庵子里,仍一个个冻得瑟瑟地抖。
李老顺忽然想起什么,问:孩子们看一下,你们同学都出来了吗?
孩子们相互查看着。
小宝:爷爷,小胖,小胖没过来。
一同学:是,是,还有小胖。他平常睡得很死,叫都叫不醒。
李老顺:孩子们,你们先挤在这儿,哪也别去。我去叫小胖。

65、校园 夜
李老顺急急跑了出来。到了宿舍,用手电筒一打,果然照见了小胖。
李老顺:小胖,小胖!(边喊边推)
小胖翻了个身,仍旧大睡。
李老顺把小胖抱了起来往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时,忽然喀嚓一声巨响,一块横木重重击在李老顺后背上,将他打趴在地。接着泥块瓦块如雨而下。
李老顺使劲力气,猛地把小胖推出门外。
李老顺:快离开这里,到庵子里去。
雷声,闪电。
学校的房屋轰地塌倒了一大半。
小胖瘫坐在雨中的校园里哇哇地哭。

66、学校 早晨
雨仍在下着,一些村民倒塌的校舍中扒着,寻找李老顺。一群学生不远处呆呆地看着,小宝在谢老师的怀里挣扎着,大声地哭喊着“爷爷,爷爷!”

67、学校 日
孩子们在露天上课。
一个电视记者拿着话筒站在倒塌的校舍前,正在现场报道。
记者:倒塌的校舍,引起了社会各界对农村问题,特别是农村教育问题的广泛实注。当地政府为此召开了专题大会,安排布署校园危放改建、改造工作……

68、学校 日
噼噼叭叭的鞭炮声。
镜头拉开,是人头攒动的热闹场面,可以看出是一个学校的峻工仪式。学校是一座漂亮的二层楼。然后看到院里旗杆上那飘扬的红旗。最后镜头落到学校教学楼上方大大的几个红字上面:
李老顺小学

69、岭上 日
两个大人的手牵着小宝站在岭上。小宝挣脱两手,用手卷起喇叭,大声地喊:爷爷——,爷爷——
一个男人蹲在小宝身边,是我们认识的李建明。
一个女人蹲在小宝身边,是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女人,看上去很亲切,眼里充满了目爱。
女人:小宝,还记得妈妈教你的那首歌吗,唱给爷爷听。
小宝大声唱了起来:
小小狗尾草
长在两旁道
只有风雨吹
哪见爹娘抱

空旷的山谷传来遥远的回声,仿佛爷爷已经听到。
岭上三口人拉着向前走,渐渐走成了一个剪影。
一个女人的声音和着小宝的在唱:
小小狗尾草
长在两旁道
只有风雨吹
哪见爹娘抱

风来摇摆舞
雨后带露笑
腰细却挺直
宁折不弯腰
山道两旁,是一丛一丛的狗尾草。


2011年10月19-20
编辑点评:
对《狗尾草(电影剧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