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寂夜无声

寂夜无声  作者:白狐

发表时间: 2008-04-08  分类:游记  字数:1390  阅读: 4921  评论:1条 推荐:4星

   虽已立秋,白日里还是酷暑难奈。晚八点,与友人出了家门,想到河边走走——倘若兴致好,步行到世纪广场,也算顺便减肥。
  夜晚的小城具有别样的美。暑气散去,凉风习习,我们沿着弯曲的小径向前走。我将双手往后一背,装起了诗人,细细品味城市的美。霓虹灯倒影在水中,随着涟漪波动。蛐蛐在草丛唱着小曲,知了在枝头不知疲倦的高歌。卸下白日的负累,我与这个小城一样,比任何时刻都接近本真。
  我们径直来到了世纪广场,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下。市民们有的围绕着大屏幕收看《井冈山》,年长的喜欢在草地上乘凉聊天,孩子们围着玩具和木马团团转,年轻人们则坐在地上打扑克消遣。而我是喜欢静的,便安静地坐着,望着卖陀螺的推销员孤独地抽打着陀螺。
  下雨了!雨点倏忽而至,细密急促。怕雨会越下越大,人们纷纷撤退,我提着我的拖鞋,也随行人散去。我知道我不是灰姑娘,也不会有王子来接我。我只是想和大地靠得更近一些。赤足行走,所有的负荷导入了大地,我的内心无比安宁。我与朋友匆匆跳进了小林子,企图由树枝挡去我们头上的雨水。鹅卵石还真硌脚,硌得我在小路上蹦蹦跳跳,仿佛脚下是火盆,一边叹息,小美人鱼如何忍受行走之痛?朋友受我影响,脱下了她那双雅致的高跟凉鞋,随我一起感受赤足在鹅卵石的感觉。这片小林子不大,却足以让不看路的我迷失方向。在这样的夜晚,小林子却仿佛如原始森林般漫长而神秘。半路上,蹦出一只很漂亮的虫子拦路抢劫,又匆匆逃走。我们路过凉亭,路过池塘,路过小桥,路过花儿,路过小树,路过的风景也路过了我们……
  结束了“森林”的探险之旅,走上沥青路,我与朋友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说,还是这样的路舒服。或许是雨水滋润的缘故,或许是性格的缘故,五音不全的我开始胡乱唱歌。歌词我是记不得的,便由着性子天南海北地扯,从这个歌词里的雨唱到那首歌里的雨。朋友微笑地看着我,与我和着。大约是我的歌唱得太难听,雨竟停了。她用手机放乐曲,歌里有个小女生似乎很快乐,很可爱,她唱虫子飞虫子跳,虫子笑虫子闹——
  我静静聆听,她也沉默,任音乐在我们中间流转。夜越来越深,我的脚步越来越沉。在歌声中,我就像歌中的虫子,一只疲倦的虫子,笑过闹过皮过,开始觉得累了。此时,已是将近11点,河岸两边的灯已经灭了一半,人口不多的小城显得寂静。整个城市像是睡意渐起眼皮耷拉,极想进入梦想,但是又勉强睁眼,撑着等客人散去好打烊的店家。她的眼皮可真沉啊,我的脚也越来越沉。似乎,我每走一步就矮了一截,我竟有种错觉,一直这样走下去,我会渐渐地进入泥土——我毫不怀疑,倘若我此时倒下去,我便会愉快地打鼾,在大地的怀抱中做个好梦。
  不知道哪个人不小心,骑着摩托车在拐角的地方甩了出去,一辆警车停在旁边,警灯闪烁。熄灭的发动机似乎在说,离事故发生有一段时间了。静谧之中,睡意之中,我瞥见了变形了的安全帽,暗自为那个不幸的人儿祈祷。
  夜,寂静的夜,此时的我心毫无杂念,睡意全消。我既没有持续白日未完成的思考,也没有诗情画意默颂近日喜爱的《诗经》里的佳句。我只是默默走路,感受此刻的存活。
  快到家了,穿上我的拖鞋,与朋友在岔路口分手。我摇摇晃晃地走在城市的心脏,我毫不怀疑,我将这样,一步步赤足地走在某个人的心上,走进他的梦境,就像他此时就在我心里一样。
编辑点评:
对《寂夜无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