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第十六章:玉观音

第十六章:玉观音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 2010-12-18  分类:  字数:5342  阅读: 3041  评论:0条 推荐:4星

   林翊的小腿被冯三嫂用砖头砸了一下后,一阵钻心的剧痛顷刻窜至全身,他蹲在地上,双手扶着小腿痛苦的呻吟,何紫登时吓得失声叫了出来,赶紧去搀他,惊恐喊道:“林翊!林翊!”
  冯三嫂本是想砸莫老三的,谁知却失手伤了林翊,眼见林翊痛苦不堪,她急急忙忙跑过去,紧张的问:“小翊、小翊,砸到哪了?砸到哪了?”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谁也没有想到,有人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议论纷纷,也有人好奇的凑上前七嘴八舌的问来问去,再看林翊,哪里还有回答的力气?如今只剩下痛苦呻吟的份儿了……
  在医院的X光片室外,两个人焦急的等待着,一个是何紫,另一个是冯三嫂。何紫看到冯三嫂就一肚子埋怨,可林翊的伤势还不清楚,她也就顾不得说什么,只是用眼角不停的瞥着冯三嫂,一对柳叶眉紧紧拧在一起,心里犹如乱麻。而冯三嫂则是恭敬地站在一旁,静静的低着头,内心怦怦跳个不停,唯恐林翊会因为自己的失手而出现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那样,她就太对不起安玉萍,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她更知道如果真的如此,菩萨也必定不会原谅自己,她什么都不敢去想,心里反反复复不停的祈祷着:菩萨,求求你,保佑小翊吧,只要他没事,以后我天天给您进贡上香,一辈子为您念福……
  林舍贵和安玉萍很快就赶来了,在急救室的门外见到何紫和冯三嫂,安玉萍迫不及待的问:“小翊怎么样了?啊?小翊怎么样了?”
  何紫一头扑进她的怀里哭起来,嘴里不停哽咽着说:“阿姨,林翊的腿……林翊的腿……”
  安玉萍自从听到儿子出了事情,那心就吊到了嗓子眼,可在她眼里,何紫毕竟还是个孩子,此时倒在自己怀里哭泣,又怎能乱了阵脚?安玉萍搂着何紫,一下下抚摸着她的秀发,语气尽量的安慰道:“没事,小翊不会有事的。”
  “三婶子,对不起呀,对不起,今天我和老三打架,本来是想用砖头去砸他的,谁知道……哎呀,你看我这王八手!现在这肠子都后悔青了,知道是这样,说什么也不砸啊,现在都没脸见你们了,还不如一头撞死!”说着,冯三嫂也流下眼泪,轻轻的抽泣着
  林舍贵咬着牙,听着冯三嫂的话,面带怒色,嘴里不停的哼来哼去,一句话不说。
  “唉,来的路上,二胡子和我说一些,你也不用自责,看看吧,但愿小翊不会有事。”
  几人紧张的在医务室外等了一会,医生就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推门出来,先问了一下病人的家属是谁,安玉萍说是林翊的母亲,医生才告诉她:X光片子显示,他的左侧小腿腓骨出线了裂缝,假如当时的力气再大些,骨头就断了,很是危险,建议他们住院回复。安玉萍听完,没有丝毫犹豫就去签署了住院单。
  林翊的腿打着石膏,吊在病床上,手背上一直在输消炎的点滴,何紫先是趴在他怀里哭了一会,林翊看到众人都是悲伤忧虑的神情,自己倒笑呵呵的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你们不用担心。”
  “你都这样了,还没事?腿都快断了?你看你,还笑?哼!”何紫听到林翊副玩世不恭的话语,从他怀里起来,又是伤心又是恼怒。
  “嘿嘿,真的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何紫转过脸抹着眼泪不理他。
  “小翊,现在感觉怎么样?疼不了?”林舍贵双手扶着床边问。
  “不疼了,没事。”
  “你就在这里好好养几天吧。”
  “妈,怎么总说让我在这啊,我没事,不是说了吗?回家养着就行,在这怪冷清的,一个人都没有,过两天我就出院!”林翊不高兴的说。
  “你说什么也没用,就在这给我好好养伤。”
  林翊靠着枕头生气。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安玉萍看到林翊已无大碍,就拉着冯三嫂去了走廊:“回去吧,这里没事,丫头还在家呢,别有什么事,你回去吧,这有我们呢。”
  “这会儿怀顺也该回来了,没事,有他就行。”
  “嗨,都在这也没用,你也不用自责,怀顺累一天了,回来还没吃饭呢,家里更是离不开你,你回去吧,啊。”
  “三婶子,我……唉,都怪我,都怪我啊……”
  “听三婶子的,回去吧,过几天小翊好一些就回家。”
  正说着,林怀顺也来了,他下班后听说出了事,安顿好女儿就匆匆赶来了,彼此又说了一会话,安玉萍一直主张他们回家看看女儿,冯三嫂叹了口气,又和安玉萍道了道别,才脸上挂着泪水,跟着林怀顺满怀愧疚的离开了医院,林舍贵在病房里陪着林翊,始终没有出来。
  快七点的时候,两瓶点滴都已打完,护士走后,安玉萍担心家里太冷,就让林舍贵回家生炉子烧炕,明天再来,林翊看到天也黑了,就让何紫同他父亲一起回家,这样他才放心。何紫不走,林翊先是说了一些自己没事感觉挺好的话,后来又故作生气的不理何紫,她才依依不舍的跟着林舍贵出了医院。何紫明白,自从钟画家有意栽培自己,母亲知道后就更是约束限制她的任性和作息,如今已大不如以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母女俩常常为此吵架,除了这件事情何紫始终没有告诉林翊外,其它的林翊都知道,尤其八月十五那件事更是让林翊记忆犹新,所以今晚林翊要她回家那是担心太晚了钱淑凤会不高兴反而责怪她。回到家何紫心绪烦乱的一头扎进卧室,锁了门,对钱淑风老生常谈的问话充耳不闻。
  这间病房一共六张床,南面墙上挂着一台电视机,屋子里除了安玉萍母子也没有其他人,安玉萍去医院外的饭店给林翊买了一斤饺子,自己什么也没吃,林翊她也吃一些,安玉萍说不饿,两人就聊了起来。九点刚过,走廊里传来脚步声,钟青青穿着一件棕色的瘦身毛领羽绒服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堆水果,林翊很惊讶,忙问:“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钟青青和安玉萍打了招呼,把水果放在旁边浅黄色的橱柜上,就坐在了床边,微微一笑说:“刚才何姐打电话说你受伤了,她还哭了,我也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你爸不说你啊?”
  “他没在家,出差去了,就我自己。”
  林翊无语。
  “你好点了吗?”钟青青问。
  “没事,一点小伤,嘿嘿。”
  钟青青微微低下头,没说话。
  “青青,这些日子怎么没见你来家里玩啊?”安玉萍接过话茬。
  “前些日子我和我爸去上海了,回来没多久,这些天又忙着在家学习呢,想去考试,所以就没过去。”
  “考试?你要考什么?”林翊问。
  “政府公务员。”
  “你怎么想考那个了?你不是不喜欢仕途吗?”
  钟青青笑了笑:“要不我能去干吗啊?”
  “公务员好,呵呵,小翊,你看看青青,多上进,你可倒好,也不找个工作。”
  “妈……”
  “阿姨,小翊也挺好的,他的诗歌我就挺喜欢,真的。”
  “还诗歌呢,我都没看过。”安玉萍想给青青倒杯水,暖壶的水却已经空了。
  “看不看没区别,看了也看不懂。”林翊嘟囔着。
  安玉萍瞪了他一眼,和蔼的跟青青打声招呼,拎着暖壶去了水房。一时间,就这两人在屋里,都不说话。
  “青青,这么晚了,你不该出来的。”林翊忽然打破宁静,也不看钟青青。
  “为什么?”
  “太晚了,不安全。”
  钟青青没回答他,却从羽绒服里面的口袋中掏出一个黄丝秀边的小袋子,托在手心里,递给林翊:“在上海,我看这个不错,就想送你一个。”
  “这是什么?”
  “本来回来后就想给你的,可是……”
  林翊知道她要说什么,赶紧说:“这是什么东西呀?”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翊接过来,放在手里一看,是个用黄线穿着的松紧封口小袋子,他倒了倒竟是一个玉观音平安符,心里禁不住为之一震,他想:何紫有钱,而青青比何紫更有钱,如今送我这个玉观音必是真玉所制,质地和色泽也均属上乘,价格肯定不菲,可见是惦记我的,青青的心的确和别人不一样,也难为她了。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青青,谢谢你,可我不能要。”
  “不行!你必须要,我特意给你求的,希望你平平安安,俗话说‘男佩观音女佩佛’,如今你不要,要我送给谁去?”话语停了一下,她委屈的说道:“如果……如果我回来就送给你,也许今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说到这,钟青青竟然落下眼泪,脸上充满了无比的心碎和自责。
  林翊最怕女孩子哭了,因为他不善于安慰,何紫哭的时候自己还心乱如麻呢,现在看到青青委屈的流下泪水,更是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一着急竟碰到了受伤的腿,他“哎哟”一声,钟青青赶忙站起身轻轻扶住他的腿,哽咽的说、;“你别乱动,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林翊安静下来,看着青青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钟青青拭了拭眼睛:“不知道,从看到你的诗以后我就想见你,见到之后又觉得你是个挺好的人,也许因为我们有缘吧。”
  林翊看到青青闪烁的眼神就知道这些并非她的真心话,他慢慢把观音戴在脖子上,笑了笑平静的说:“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会一直带着它的。”
  安玉萍刚好进来,瞟见青青微低着头眼睛有些红肿,就说:“怎么了?小翊,你说什么了?”
  “妈!我能说什么?真是的。”
  “阿姨,林翊什么都没说,对了,您怎么去了这么久,水房远吗?”
  “哦,不远,回来时候和护士聊了一会。”
  林翊接过话茬:“看到吗?我妈就这样,走到哪里聊到哪里。”
  “呵呵,这样才随和呀,难怪我见到阿姨就感觉特亲近呢。”
  安玉萍高兴地说:“看看,你看看,还是青青会说话,又有礼貌,哪像你,张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管别人什么想法。”
  林翊撇了撇嘴,笑着。三人又聊了一会,林翊感觉太晚了,青青一个人回去实在不放心,就提议今晚留她住在医院,钟青青也觉得回家后剩下自己怪没意思的,就答应了。关灯后,钟青青躺在了林翊右边的床上,安玉萍则躺在了左边床上,可是三人都没有安眠。
  安玉萍先是想到了冯三嫂,如今林翊因为她出现了这样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更不愿见到,她知道冯三嫂心里一定很内疚,作为婶子,又如何再忍心责怪她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只怪林翊该有一劫吧,然后她又想到了钟青青,这个女孩对林翊似乎和别人不一样,现如今林翊依然迟迟不让自己去何家,是不是因为青青呢?而他又明显很喜欢何紫,何紫去了北京他就失魂落魄,如今俩人在一起,受了伤还笑呵呵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越想越糊涂,实在不明白这三个孩子玩的到底什么把戏?
  今晚林翊脑子想的不是何紫,却是钟青青:真没想到青青对我竟如此在意,虽然她口口声声说只是朋友,可我能够真实的感受到她的想法并非如此,否则,青青也决不会如此深情厚谊,更不会送我如此贵重表明含义的礼物,这种感受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就强烈的影响着我的内心,所以我要尽力回避她,因为还有何紫。我相信,她也一定明白。唉,我决不能做任何一丁点对不起何紫的事情,因为我爱她,假如没有何紫,或许我真的会爱上青青吧,不管怎样,这尊观音护符我一定永远带着它……
  钟青青却想:他的诗歌充满了忧伤和不平,这太像我的心情了,为什么第一眼见到他,就怎么也忘不了呢?他的傻、他的专情是那么的让我惦念,可我知道他并不爱我,他爱的是何姐,而且看得出爱的很深很深,何姐真的是好有福气,那尊玉观音我只是希望他平平安安,永远佩带在身边,因为就算有一天我走了,也希望像那尊玉观音一样一直在身边永远陪伴护佑他,那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天早晨,洗漱完毕,钟青青出去买了三份早点,又要了两个菜,三人还没吃完,何紫就来了,她看到钟青青这么早就来了,忙问怎么回事,钟青青说昨晚就来了,因为太晚,林翊没让她回家,就住在医院里,何紫听后心里说不出的后悔,后悔那时候心情烦乱不该给青青打电话,没想到那么晚她居然跑来看林翊,甚至住在了这里,一股醋意油然而生。不过林翊的母亲在这,何紫心里还是平衡一些,可看到钟青青的样子,她又感到说不出的别扭,尽管这样想,嘴上却什么都没表现,还一个劲儿的和林翊聊天。青青看到何紫的举动,虽然偶尔也笑呵呵的对自己说话,可明显感觉同平时在一起大不相同,她心里就猜到了八、九分,也是颇不舒服,都不表现,心里又都别扭。
  吃过早饭,林怀顺夫妇也亲自来医院看望林翊,后来林舍贵也来了,众人都在病房里说着话,冯三嫂却把安玉萍拉倒走廊,又塞给她三千元钱,说心里对不起林翊、对不起林家,这点钱虽然不多,但表达了他们的心意,让安玉萍务必收下,安玉萍清楚冯三嫂家的经济状况,林怀顺上次发的一千元钱还给自己五百后,剩下的五百肯定也都是还了债的,如今这三千元想必定是从四处借的,而且对她和林怀顺而言不是个小数目,安玉萍又哪里肯收?她转手塞给了冯三嫂,两人撕扯一会,到最后安玉萍也没要那些钱。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六章:玉观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