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微电影剧本 > 隋宫秘闻

隋宫秘闻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6-04-30  分类:微电影剧本  字数:151482  阅读: 3015  评论:0条 推荐:4星

搞笑剧《隋宫秘闻》内容简介隋朝末年,隋炀帝率百官和妃嫔沿运河畅游江南,爱妃萧礼蓉与卫士宇文泰有意,但又无法直接接触。太监赵申侦知此事,便用计敲榨宇文泰。谓宇文泰言曰,他能让其与萧妃接吻拥抱,但要付三
 

搞笑剧《隋宫秘闻》内容简介

    隋朝末年,隋炀帝率百官和妃嫔沿运河畅游江南,爱妃萧礼蓉与卫士宇文泰有意,但又无法直接接触。太监赵申侦知此事,便用计敲榨宇文泰。谓宇文泰言曰,他能让其与萧妃接吻拥抱,但要付三百金,宇文泰欲火难忍,便满口答应。赵申从街上购得致痒药,买通萧妃贴身宫女放入萧妃唇膏之中,萧妃涂后其痒难忍。赵申又从街上购得止痒药,叫宇文泰涂于自己嘴唇之上,使其与萧妃接吻并热烈拥抱,萧妃痒疾立除。赵申向宇文泰索要三百金,宇文泰违约不予。赵申决心报复宇文泰,他买通宫女将致痒药放入萧妃澡盆之中,萧妃擦拭臀部后又奇痒难忍,隋炀帝闻讯,急召太医疗治,诸太医虽使尽浑身解数,但仍无济于事。赵申向炀帝暗进谗言,谓宇文泰之唇有特异功能,只要触吻他人疾症部位,其人之疾可立除,炀帝命宇文泰用嘴唇触吻之法为萧妃治奇痒之疾,否则诛灭九族,宇文泰只得从命,从而蒙受其耻大辱。




1 隋大运河邗沟江都(扬州)段河面。日,外。

      艳阳高照,浮光耀金,曲乐震天,鼓角长鸣,蔽日的樯帆由天际缓缓航来,飞扬的五色旌旗迎风招展。

      字幕:隋大业12年,公元6168月,隋炀帝率文武百官、三宫美人,九院妃嫔第三次畅游江南。

      龙舟前舱。锦饰壮丽,笙歌悠扬。炀帝宠妃萧妃和几个宫女在怡人的音乐声中轻舒广袖,长歌曼舞。

      炀帝开怀畅饮,众官觥筹交错、席间浪语欢笑,兴致至极,其乐无穷。

      歌曰:

        仲秋来兮桂花香,

        江南美兮人心爽。

        长河峻兮南北一,

        把酒临风兮喜气扬。

      萧妃舞姿轻盈,时而如彩练飞天,时而似雷电骤闪。

      炀帝观舞痛饮,忘乎所以,众卿则如痴如醉,双眼迷离。

      舱门口。负责警卫的骁果(禁军)羽林中郎将(禁军将领)、骑都尉宇文泰挺剑肃立,眼睛却紧盯着萧妃,心猿意马。

      萧妃边舞边向宇文泰投去忘情的秋波。

      宇文泰心口砰砰直跳。

      炀帝身后陪侍的宦官赵申,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宇文泰反常神态。

      萧妃妖艳动人的美貌特写:三寸金莲擎起间,露出小腿处凝脂雪肤,顾目流盼时,一双凤目展现勾人魂魄的笑靥。

      歌曰:

        抒豪情兮歌盛世,

        功德伟兮华夏强,

        胜尧舜兮帝业巍,

        千秋永铸兮普华章。

      歌舞场景叠印运河两岸卫队戈矛斧钺的丛林。

炀帝捋须大笑,叠印光着膀子奋力拉车的纤夫痛苦的神情。

 

2宇文泰乘坐的游船船舱。夜,内。

      宇文泰衣甲不解、怏怏不乐,坐一会便站起来踱步,踱几步又坐下来,刚坐下又欲站起。

      小厮端茶进来,放在桌上,轻声说:“老爷,你请用茶!”

      宇文泰眉头一蹙,不哼声。

      小厮瞅了宇文泰一眼,小心翼翼陪笑道:“老爷你慢用!”

      宇文泰怒气上升,拂袖将桌上茶馔扫落地下。

      小厮魂飞魄散,边伏身收拾地下茶杯碎片和滚落的果馔,边颤声:“老爷息怒,老爷息怒!请原谅小的不恭!”

      宇文泰拔刀,又放入鞘内,飞脚欲踹小厮:“滚……”

      “赵公公到——”舱外传来门卫禀报声。

      宇文泰神情为之一振,怒气消了一大半,收起脚,挥手命令小厮道:“快快快!重新上茶。”

      小厮慌忙收好地上的残物,飞快地退下。

      宇文泰略显通畅道:“请进!”

      舱门口。卫士向赵申恭身致敬挥手请进:“赵公公请,老爷在内舱迎候。”

      赵申垂手慢步缓缓进舱。

      内舱。赵申和宇文泰拱手互相致礼。

      宇文泰:“赵公公请了!”

      赵申:“都尉请了!”

      宇文化及:“公公请坐!”

      赵申:“请!”

      主客二人同时就坐。

      小厮上茶:“二位老爷,请用茶!”

     宇文泰端起茶杯:“公公请!”

      赵申:“请!”

     二人同时啜饮一小口。

     赵申:“都尉向来无羔。”

     宇文泰:“好!好!托公公的福!今天是什么风把先生吹到敝处。”

     赵申:“都尉这样说,兄弟不是生分了,你我同是先帝遗臣,老朋友了。在长安时不是隔三差五你来我家,我来你家,只是近日圣上巡狩南方,行宫中需上下打点,忙不开身,所以……”

      宇文泰摆手,陪笑道:“罢罢!我是笑话,公公就别放在心上。”

      赵申看了一眼残留在地板上的水渍,切入正题道:“今观老兄,心中似有一股郁闷之气上冲丹田,长此以往,巩气攻心脾,于体不利啊!”

      宇文泰苦笑道:“你老兄是妄猜了。”

      赵申笑道:“小弟长年在宫中伺候圣上和三宫六院妃嫔,见人观颜察色,习以为常,都尉心中有什么事还能瞒得了我。”白了宇文泰身边的小厮一眼。

      宇文泰嘴朝小厮一噜。

      小厮会意,急忙退下。

      赵申伏下身子,对宇文泰耳语:“兄弟是不是为……”用右手食指蘸了一点茶水在桌上写了个“萧”字。

      宇文泰假作诚惶诚恐:“公公,!这是要……”右手做了砍头状。

      赵申狡黠地笑道:“这里是都尉游船,又没有外人,昨天在龙舟御宴上,我看得清清楚楚。”

      宇文泰默然。

      赵申:“都尉,你是大内骁果羽林中郎将,宫外军国大事,你有所不知,圣上好大喜功,挖运河,攻高丽,激起民怨沸腾,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股烟尘蜂起,只是令尊掌握枢密,将许多地方上的报奏有意扣押,圣上才蒙在鼓里,目今其实隋室已危如累卵,江山很快就要易主了,一旦令尊仿先帝代周自立故事,逼圣上禅位,恐怕那萧氏属于令尊,也是早晚的事,你何不……嘿嘿”

      宇文泰冷笑:“那是早晚的事,不在今天明天。”

      赵申:“都尉怕是迫不及待了吧!”

      宇文泰:“公公,休得胡言。”

      赵申:“我是大实话,他日改朝换代,说不定我还要伺候都尉呢,要知道,都尉是宇文相国的大公子,那一天也就是太子。”

      宇文泰笑道:“不瞒公公,我朝思暮想欲与萧氏同枕共寝,只是谈何容易,目今若能和她接唇片刻,死亦无憾。”

      赵申:“这个不难,待奴才略施小计,包管都尉遂意。”

      宇文泰大喜:“好!事成之后,定当重谢。”

      赵申:“当真!”

      宇文泰:“决不食言!”伸出三个指头。

      赵申鄙夷:“三两银子!”

      宇文泰摆手:“不不不!”

      赵申正色:“三十两银子。”

      宇文泰:“不是。”

      赵申兴奋:“三百两银子。”

      宇文泰:“也不是。”

      赵申:“那是?”

      宇文泰抬手剔亮蜡烛:“三百金!”

      赵申吃惊地睁大眼睛:“哇!”

 

3 江都大街一药店。日,外。

      赵申冷冷地对药店伙计甲说:

  “有致痒药和止痒药吗?”

      伙计甲上下打量了赵申一眼:“有!大人,你?……”                                                                                                                                                                                                                                                                                                                                                                                                                                                                                                                                                                                                                                                                                                                                                                                                                                                                                                                                                                                                                                                                                                                                                                                                                                                                                                                                                                                                                                                                                               

      赵申扔去一两纹银:“你长不长眼!”

      伙计甲急忙掇了一条凳子,从柜台出来请赵申坐,陪着笑脸:“是是是!大人你请坐,我这就叫下人配,几副?”

      赵申:“各一副,你这人怎么喜欢啰索”马着脸,坐在凳上架起二郎腿。

伙计甲对伙计乙咋呼:“还愣着什么,致痒药、止痒药各一副!”

伙计乙忙着从药架上大药瓶里倒出一些粉末分别用红蓝两色琉璃瓶装好。

伙计甲将两个琉璃药瓶递给赵申:“大人,红琉璃瓶里是致痒药,这药,要不要我们送到府上。”

赵申收起药放入怀中,说:“不用!”起身离开药店。

伙计乙傻楞楞地看着赵申离去,良久,望着他的背影,嗫嘘道:“这人真怪,要止痒药,又要致痒药?”

伙计甲:“你看清楚了吗,人家是公公,大内的人,大内要的,你多什么嘴。”

伙计乙:“公公?怎么会跑出到宫外,这是皇家大忌!”

伙计甲:“这不是长安,皇上巡游到咱扬州,有些规矩也破了。”

 

4萧妃乘坐的游船内舱。夜,内。

赵申手捧折好的红锦段和两个小黄门跪在萧妃面前:“恭喜娘娘,皇上今晚又要娘娘前去侍寝,祝娘娘早早怀上龙种。”

      萧妃用两指捻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喜笑颜开道:“喔!一定是公公在皇上面前替我美言了,明天你来领赏。”

      赵申:“多谢娘娘!请娘娘这就去,凤辇在甲板上,可把皇上等急了。”

      萧妃娇嗔嗔地解开胸前钮扣。

      萧妃一件件宫装被扔到绣床上,露出肥瘐秀美的双腿和大腿上的内裤,接着被一条红锦缎包住。

赵申指挥两个小太监把用红锦缎包裹好的萧妃抬出舱外。。

     小太监抬走萧妃后,赵申走到萧妃梳妆台前,往萧妃唇膏里拌入药粉。

 

5 龙舟炀帝寝舱。夜,内。

      龙床上,隆起的锦被上下翻动,被内传出萧妃哼哼唧唧、娇滴滴的声音:“噢!陛下,轻点,轻点,噢!痛死了,痛死了!”

      炀帝浪笑:“哈哈哈!哈哈哈!宝贝,我的小美人!”

 

6 宇文泰乘坐的游船内舱。夜,内。

      赵申将蓝色药瓶交给宇文泰,二人密议良久。

赵申最后轻声叮嘱道:“只要萧妃娘娘下懿诏命你入宫,你就赶紧把瓶内之药少许涂在双唇上,注意,还要留下一半,以备日后之用。”

      宇文泰:“这就成了?”

       赵申:“成成!你和萧妃接唇时要尽兴,把药涂在她双唇上。。”

    

7 萧妃乘坐的游船内舱。晨,内。

      萧妃在梳妆台前让宫女梳髻、贴花黄,涂唇膏……

      萧妃脸上露出异常满足的神情。

 

8 龙舟甲板上。日,外。

      炀帝在上早朝。

      百官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炀帝神情疲惫不堪,迷细着双眼,不断地打着长长的喝欠。

      黄门官:“有事快奏,无事退朝!”

      裴罡庆出班,跪奏道:“臣有一事相奏。”

      炀帝:“喔,快讲。”

      裴罡庆:“启奏圣上,臣督修的运河共分四段,黄河至涿郡段为永济渠,黄河至淮河段叫通济渠,淮河至江都段为邗沟,江都至余杭段曰江南河,江南河两岸风光尢为绮旎,圣上几日前去巡游。”

       炀帝打着盹,迷迷糊糊地挥手道:“你……你……去安排,安排一下。”

 

9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萧妃躺在床上,不断地边翻滚,边抹着嘴唇,边拼命叫唤:“哎哟!痒!痒!痒死了!痒死了!”

       两个宫女用毛巾替萧妃擦着嘴唇,慌了,急切地问她:“娘娘,你怎么啦!”

       萧妃指着嘴唇,痛苦难忍地说:“这儿,痒死我了!痒死了,哎哟,痒死我了。”

 

10 龙舟甲板。日,外。

       炀帝在群臣陪同下,饱览江南河两岸美丽风光。炀帝指指点点,若有所语。少数臣工点头附和,尽其谄媚之能事。

       炀帝:“美!美!实在是太美了!萧美人,萧美人,快来看,那儿!那儿!岸畔江花红胜火,秋来江南美如春啦!唔!美人,你怎么不说话呢”见无人回答 ,急环顾左右,见萧妃不在,恼了,喊起来:“萧妃怎么不在,萧妃——”

      一太监奏道:“启奏圣上,萧娘娘病啦!”

       炀帝吃了一惊:“唔!病了?停船!”

       赵申大声重复炀帝命令:“皇上有旨,停船!”

 

11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萧妃仍然在床上翻滚,叫唤:“痒!痒!痒死啦!”

       船外传来太监公鸭似的声音:“皇上驾到!”

       萧妃急忙下床,跪迎炀帝来到。

       甲板上炀帝大步向萧妃船内走去,边走边焦急地喊:“美人!美人!”

       炀帝走进内舱,萧妃低头用气弱游丝般的声音说:“奴婢恭迎圣上驾到!”

       炀帝将萧妃扶起:“平身!平身,我的小美人!”

       萧妃道了个万福:“谢皇上!”

       炀帝:“美人,听小黄门说,你病了!”

       萧妃双眼含着泪珠:“从前天上午开始,双唇奇痒难忍,一时难以侍候皇上,奴婢罪该万死!。”

       炀帝托起萧妃秀腮久久地仔细看着:“痒,是呀!还有点红肿!”放下萧妃下腮,大声命令,“赵申!”

       赵申:“奴才在!”

       炀帝:“传我的旨意,命太医院诸医会诊,尽快治好萧娘娘之疾。”

       赵申:“臣谨遵圣谕!”

 

12 江南河河面。日,外。

       炀帝南游船队浩浩荡荡,向前航行,鼓乐大作,声震运河两岸。

       河岸。一队征用的民夫,往大道上洒细黄土。

 

13萧妃游船外舱。日,内。   

一老年御医给萧妃号脉,少顷,右手颤抖着握笔开处方。

                                                 

14太医所乘游船甲板。日,内。

    诸医忙着煎药、用药槽碾药。

 

15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萧妃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哎哟,痒死我了,痒死我了!”

      赵申面露狡黠笑容进来,跪在萧妃床前,柔声问道:“奴才向娘娘请安,敢问娘娘好点儿吗?”

       萧妃:“赵申,这是怎么回事?御医们用尽了法子,还不见半点好。”

       赵申:“娘娘,这些太医都是庸医,好治不病以为功,真的你有病了,他们是没法子治的。”

       萧妃:“那怎么办?”

       赵申:“奴才有一法,不知娘是否采纳?”

       萧妃:“只要能治好本宫痒疾,你只管说来。”

       赵申悄声:“请娘娘屏退左右。”

       萧妃挥手命令宫女:“你们给我出去,出去!”

       宫女们纷纷退出舱外。

       赵申还是不说,双脚打着颤。

       萧妃见状,命令赵申:“你给我站起来,”向赵申招手,“近些!近些!近来说吧。”

       赵申站起来,挨近萧妃,神秘兮兮地说:“娘娘,羽林军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的唾液有消毒、祛风之神功,据说过去他领兵与突厥打仗时,突厥毒箭射中一个军官右臂,疼痛难忍,他用嘴巴一亲,那军官右臂疼痛立马消失。”

       萧妃佯怒:“赵申,你安什么心,我要马上告诉皇上,治你不敬本宫之罪。”

       赵申急忙跪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这就去皇上那儿请罪,要皇上赐奴才之死。”

       萧妃:“得得得!本宫免你一死,你去传我懿旨,宣宇文泰前来,站起来!”

       赵申连连磕头:“多谢谢娘娘不杀之恩!奴才这就去。”起身向船舱外走去。

        萧妃:“慢!转来!”

        赵申急忙转身跪下:“娘娘,还有何旨意。”

        萧妃悄声:“此事只有你知,我知。”

        赵申故意问:“那皇上?”

        萧妃:“那只有你死,我死。”

         赵申:“奴才明白。”

         萧妃:“去吧!”

         赵申蹑手蹑脚退下,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阴险笑容。

 

16 宇文泰游船内舱。日,内。

       赵申神秘兮兮地:“都尉,事成了。”

       宇文泰喜笑颜开:“何时去?”

       赵申:“就去,就去。”

 

17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宇文泰和萧妃热烈拥抱。

       宇文泰嘴唇在萧妃嘴唇上不断地摩擦。

 

18 龙舟内舱。日,内。

       赵申向炀帝跪奏:“启奏皇上,娘娘痒疾不治自愈了。”

       炀帝大喜:“好,很好,爱卿你平身。”

       赵申:“谢皇上。”

       炀帝:“传旨,今夜由萧美人侍寝。”

 

19 宇文泰游船外舱。日,内。

       赵申和宇文泰边喝酒边讨价还价。

       赵申:“都尉,萧美人香不香?”

       宇文泰摇摇头:“也不过如此,女人吗,其实都一样。”

       赵申:“都尉你是遂愿了,请你将诺言付诸实施。”

       宇文泰:“公公说的是理,可是,你知道,我宇文泰虽是羽林军中郎将,但只是五品,年俸仅150石,位卑权轻,无人送礼,三百金不是个小数目。”脸露难色,“望公公原谅我一时失言。”

       宇文泰如此赖皮,赵申不敢发作,只得强陪笑脸:“都尉难处,小人知晓,那天不过是开个玩笑,望都尉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忿然起立,表面上却佯作笑脸,“赵申告辞,都尉保重!”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申铁青着脸,闷闷不乐地向舱外走去。

       画外赵申心声:“好吧,宇文泰,我们等着瞧!”

       宇文泰望着赵申的背影,冷笑。

       画外宇文泰咬牙切齿的心声:“赵申,你这个阉奴,他日我父夺得杨家天下,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20 萧妃游船内舱。夜,内。

       赵申目送两个小太监抬着红锦缎包着的萧妃走出船舱。

       萧妃三人走后,船舱内又恢复了宁静。

       赵申冷笑,返身走到萧妃梳妆台前,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花琉璃瓶放在梳妆台上,又把台上一个与之一模一样的琉璃瓶放入怀中。

 

21 龙舟炀帝寝舱。晨,内。

       赵申指挥两个小太监将萧妃用红锦缎包住。

       赵申跪问躺在龙床上的炀帝:“皇上,留不留?”

       炀帝隔着纹帐回答:“不留,留下怀上了,她就失去了天姿国色,叫朕见了她高兴不起来。”

       赵申催促小太监:“还愣着干什么,食指在会阴穴上用力按一下,陛下的龙精就出来了。”

       小太监伸手探进萧妃下胯,一按。

       特写:炀帝与萧妃交媾时射进的精液从萧妃阴门哗哗流出。

 

21 萧妃游船内舱。晨,内。

       澡盆热水泱泱,雾汽蒸腾。

       一宫女取过梳妆台上那只青花琉璃瓶,将里面的粉末倒入澡盆内。

        刻漏。一滴水滴滴入沙盘。刻漏上显示的时间是巳时。

萧妃含着泪水把丝巾浸入澡盆内,提起,擦了擦臀部。

  

22 赵申游船船舱。日,内。

       赵申跷着二郎腿,边摇扇子边高兴地哼着戏文:“我将那花狸猫换回太子……”

       一小太监见状,问道:“大总管,天凉了,你怎么还用扇子?”

        赵申:“乐着呢!”

  

23萧妃游船内舱。深夜,内。

       萧妃在床上打着滚,拼命喊着:“哎哟!痒死我了!痒死我了!……”

       几个宫女边替萧妃挠着臂部,边安慰她:“娘娘,你忍着点,天亮了咱们去叫御医。”

       赵申慢腾腾地走进来,问宫女:“娘娘怎么啦!”

宫女甲:“赵公公,娘娘痒疾又犯了。”

赵申:“又是双唇痒。”

宫女乙一手掩脸浅笑,一手按住臂部。

赵申点点头:“啊!我去奏明陛下,要御医们会诊。”

 

24龙舟炀帝寝舱。日,内。

赵申向炀帝跪奏:“启奏陛下,娘娘的痒疾又犯了,上次双唇奇痒,不治自愈,这回转移到了玉体下部。”

炀帝:“什么,又犯了!这些御医是吃干饭的,统统赶走,传我的诏,谁能治好娘娘痒疾,赏千金,封万户侯。”

       赵申:“陛下,我举荐一人,包能治好娘娘痒疾。”

       炀帝:“唔!此人是谁!你快快奏来”

       赵申:“骁果羽林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有神功,谁的身体部位有疾,只要用嘴巴一亲,其疾即愈。只是这回娘娘所患痒疾部位偏偏在……恐怕他……”

       炀帝:“他不敢?我杀了他,还要灭他的九族。”

       赵申:“陛下,以奴才之见办好此事隐密为妥,一则要顾及宇文都尉的面子,二则要维护皇家的体统。”

       炀帝:“爱卿所言极是!”

 

25 宇文泰游船甲板。日,内。

       一太监手捧诏令,坐舢板来到宇文泰乘坐的游船边,宇文泰卫士搀扶他登上游船,走到甲板上。他边走边吆喝:“骁果羽林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接旨!”

       宇文泰慌忙跪下:“臣宇文泰领旨!”

       太监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欲提前结束南巡,羽林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速速前来龙舟商议护驾大事,钦此!”

       宇文泰:“臣宇文泰谨遵圣谕!”

 

26 龙舟。日,内。

       外舱。宇文泰健步进舱。

       一小太监靠近宇文泰,悄声说:“都尉,陛下要你为萧娘娘治疗痒疾,皇上和娘娘在内舱等你,你尽力而为吧!皇上要赏千金,封你为万户侯。”

宇文泰脸色大变,几欲软瘫下去。

       内舱。萧妃半个身子掩于帏内,臂部裸露在外,隐蔽部位用红绸遮住。

       宇文泰入舱,跪下,踽踽挪步趋前。(慢镜头)

宇文泰嘴唇缓缓向萧妃裸露的臂部亲去。(定格)

       字幕,傍白:“宇文泰受到了前所末有的奇耻大辱,誓死报仇雪恨。大业十四年,宇文泰之父、上柱国宇文化及勾结骁果统领司马德戡在江都发动兵变,宇文泰领兵绞杀隋炀帝诛死赵申,隋亡。太原留守李渊率军攻进长安,改国号为“唐”,不久宇文化及父子和司马德戡就戮,萧妃归属李渊。”

                        剧终                                                                        

《隋宫秘闻》分镜头剧本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远  全

 

 

 

中 全

 

 

 

 

 

 

 

 

中→近

 

全 →近

 

 

特写

特写

 

特写

隋 宫 秘 闻

1 隋大运河邗沟江都(扬州)段河面。日,外。

      艳阳高照,浮光耀金,曲乐震天,鼓角长鸣,蔽日的樯帆由天际缓缓航来,飞扬的五色旌旗迎风招展。

      字幕:隋大业12年,公元616年8月,隋炀帝率文武百官、三宫美人,六院妃嫔第三次畅游江南。

      龙舟前舱。锦饰壮丽,笙歌悠扬。炀帝宠妃萧妃和几个宫女在怡人的音乐声中轻舒广袖,长歌曼舞。

      炀帝开怀畅饮。

众官觥筹交错、席间浪语欢笑,兴致至极,其乐无穷。

      歌曰:

        仲秋来兮桂花香,

        江南美兮人心爽。

        长河峻兮南北一,

        把酒临风兮喜气扬。

      萧妃舞姿轻盈,时而如彩练飞天,时而似雷电骤闪。

      炀帝观舞痛饮,忘乎所以。

众卿则如痴如醉,双眼迷离。

      舱门口。负责警卫的骁果(禁军)羽林中郎将(禁军将领)、骑都尉宇文泰挺剑肃立,眼睛却紧盯着萧妃,心猿意马。

      萧妃边舞边向宇文泰投去忘情的秋波。

      宇文泰心口砰砰直跳。

      炀帝身后陪侍的宦官赵申,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宇文泰反常神态。

      萧妃妖艳动人的美貌特写:金莲擎起间,露出小腿处凝脂雪肤,顾目流盼时,一双凤目展现勾人魂魄的笑靥。

 

渐现

 

 

 

 

 

 

 

 

 

 

 

 

 

 

 

 

 

 

 

 

 

 

渐隐

音乐起

 

 

 

 

 

 

 

 

 

 

 

 

音乐止

 

 

曲乐起

 

 

 

 

 

 

 

 

 

 

 

心跳声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全远

特写

近→特写

 

 

 

 

 

 

 

 

 

 

歌曰:

        抒豪情兮歌盛世,

        功德伟兮华夏强,

        胜尧舜兮帝业巍,

        千秋永铸兮普华章。

      运河两岸卫队戈矛斧钺的丛林。

炀帝捋须大笑。

光着膀子奋力拉车的纤夫痛苦的神情。

 

2宇文泰乘坐的游船船舱。夜,内。

      宇文泰衣甲不解、怏怏不乐,坐一会便站起来踱步,踱几步又坐下来,刚坐下又欲站起。

      小厮端茶进来,放在桌上,轻声说:“老爷,你请用茶!”

      宇文泰眉头一蹙,不哼声。

      小厮瞅了宇文泰一眼,小心翼翼陪笑道:“老爷你慢用!”

        宇文泰怒气上升,拂袖将桌上茶馔扫落地下。

        小厮魂飞魄散,边伏身收拾地下茶杯碎片和滚落的果馔,边颤声:“老爷息怒,老爷息怒!请原谅小的不恭!”

        宇文泰拔刀,又放入鞘内,飞脚欲踹小厮:“滚……”

        “赵公公到——”舱外传来门卫禀报声。

        宇文泰神情为之一振,怒气消了一大半,收起脚,挥手命令小厮道:“快快快!重新上茶。”

        小厮慌忙收好地上的残物,飞快地退下。

        宇文泰略显通畅道:“请进!”

        舱门口。卫士向赵申恭身致敬挥手请进:“赵公公请,老爷在内舱迎候。”

        赵申垂手慢步缓缓进舱。

        内舱。赵申和宇文泰拱手互相致礼。

        宇文泰:“赵公公请了!”

        赵申:“都尉请了!”

        宇文化及:“公公请坐!”

 

 

 

 

 

渐现

叠印

叠印

叠印

 

 

渐现

 

 

平移

 

平移

平移

 

 

 

 

 

平移

 

 

 

 

 

 

 

 

曲乐止

 

 

 

 

 

 

 

 

 

 

音乐起

音乐强烈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特写

赵申:“请!”

        主客二人同时就坐。

        小厮上茶:“二位老爷,请用茶!”

       宇文泰端起茶杯:“公公请!”

        赵申:“请!”

       二人同时啜饮一小口。

       赵申:“都尉向来无羔。”

       宇文泰:“好!好!托公公的福!今天是什么风把先生吹到敝处。”

       赵申:“都尉这样说,兄弟不是生分了,你我同是先帝遗臣,老朋友了。在长安时不是隔三差五你来我家,我来你家,只是近日圣上巡狩南方,行宫中需上下打点,忙不开身,所以……”

        宇文泰摆手,陪笑道:“罢罢!我是笑话,公公就别放在心上。”

        赵申看了一眼残留在地板上的水渍,切入正题道:“今观老兄,心中似有一股郁闷之气上冲丹田,长此以往,巩气攻心脾,于体不利啊!”

        宇文泰苦笑道:“你老兄是妄猜了。”

        赵申笑道:“小弟长年在宫中伺候圣上和三宫六院妃嫔,见人观颜察色,习以为常,都尉心中有什么事还能瞒得了我。”白了宇文泰身边的小厮一眼。

      宇文泰嘴朝小厮一噜。

        小厮会意,急忙退下。

        赵申伏下身子,对宇文泰耳语:“兄弟是不是为……”用右手食指蘸了一点茶水在桌上写了个“萧”字。

        桌子上水渍“萧”字。

        宇文泰假作诚惶诚恐:“公公,!这是要……”右手做了砍头状。

        赵申狡黠地笑道:“这里是都尉游船,又没有外人,昨天在龙舟御宴上,我看得清清楚楚。”

        宇文泰默然。

        赵申:“都尉,你是大内骁果羽林中郎将,宫   外军国大事,你有所不知,圣上好大喜功,挖运河,攻

 

 

 

 

 

 

 

 

 

 

 

 

 

 

 

 

 

 

 

 

 

 

 

 

 

 

 

 

 

 

 

 

 

 

 

 

 

 

 

 

 

 

 

 

 

 

 

 

 

 

 

 

 

 

爆音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特写

 

 

 

 

 

 

 

特写

 

 

 

 

 

 

 

 

 

 

高丽,激起民怨沸腾,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股烟尘蜂起,只是令尊掌握枢密,将许多地方上的报奏有意扣押,圣上才蒙在鼓里,目今其实隋室已危如累卵,江山很快就要易主了,一旦令尊仿先帝代周自立故事,逼圣上禅位,恐怕那萧氏属于令尊,也是早晚的事,你何不……嘿嘿”

        宇文泰冷笑:“那是早晚的事,不在今天明天。”

        赵申:“都尉怕是迫不及待了吧!”

        宇文泰:“公公,休得胡言。”

        赵申:“我是大实话,他日改朝换代,说不定我还要伺候都尉呢,要知道,都尉是宇文相国的大公子,那一天也就是太子。”

        宇文泰笑道:“不瞒公公,我朝思暮想欲与萧氏同枕共寝,只是谈何容易,目今若能和她接唇片刻,死亦无憾。”

        赵申:“这个不难,待奴才略施小计,包管都尉遂意。”

        宇文泰大喜:“好!事成之后,定当重谢。”

        赵申:“当真!”

        宇文泰:“决不食言!”伸出三个指头。

        赵申鄙夷:“三两银子!”

        宇文泰摆手:“不不不!”

        赵申正色:“三十两银子。”

        宇文泰:“不是。”

        赵申兴奋:“三百两银子。”

        宇文泰:“也不是。”

        赵申:“那是?”

        宇文泰抬手剔亮蜡烛:“三百金!”

        赵申吃惊地睁大眼睛:“哇!”

 

3 江都大街。日,外。

        热闹繁华的江都大街。店铺林立,人流如织。

        赵申在街上悠闲地向前逛游。

        赵申来到一药店门前。

        药店伙计见有顾客来到,忙起身招呼:“客官,你好!”

      赵申冷冷地对药店伙计甲说:

  “有致痒药和止痒药吗?”

   伙计甲上下打量了赵申一眼:“有!大人你?……”         

 

 

 

 

 

 

 

 

 

 

 

 

 

 

 

 

 

 

 

 

 

 

 

 

 

 

 

渐隐

 

渐现

平移

 

 

 

 

 

 

 

 

 

 

 

 

 

 

 

 

 

 

 

 

 

 

 

 

 

 

 

 

 

爆音

 

 

 

音乐起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特写

 

 

特写

 

 

 

赵申扔去一两纹银:“你长不长眼!”

        伙计甲急忙掇了一条凳子,从柜台出来请赵申坐,陪着笑脸:“是是是!大人你请坐,我这就叫下人配,几副?”

        赵申:“各一副,你这人怎么喜欢啰索”马着脸,坐在凳上架起二郎腿。

伙计甲对伙计乙咋呼:“还愣着什么,致痒药、止痒药各一副!”

伙计乙忙着从药架上大药瓶里倒出一些粉末分别用红蓝两色琉璃瓶装好。

伙计甲将两个琉璃药瓶递给赵申:“大人,红琉璃瓶里是致痒药,这药,要不要我们送到府上。”

赵申收起药放入怀中,说:“不用!”起身离开药店。

伙计乙傻楞楞地看着赵申离去,良久,望着他的背影,嗫嘘道:“这人真怪,要止痒药,又要致痒药?”

伙计甲:“你看清楚了吗,人家是公公,大内的人,大内要的,你多什么嘴。”

伙计乙:“公公?怎么会跑出到宫外,这是皇家大忌!”

伙计甲:“这不是长安,皇上巡游到咱扬州,有些规矩也破了。”

 

4萧妃乘坐的游船内舱。夜,内。

赵申手捧折好的红锦段和两个小黄门跪在萧妃面前:“恭喜娘娘,皇上今晚又要娘娘前去侍寝,祝娘娘早早怀上龙种。”

        萧妃用两指捻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喜笑颜开道:“喔!一定是公公在皇上面前替我美言了,明天你来领赏。”

        赵申:“多谢娘娘!请娘娘这就去,凤辇在甲板上,可把皇上等急了。”

      萧妃娇嗔嗔地解开胸前钮扣。

      萧妃一件件宫装被扔到绣床上,露出肥瘐秀美的双腿和大腿上的内裤,接着被一条红锦缎包住。

赵申指挥两个小太监把用红锦缎包裹好的萧妃抬出舱外。。

       小太监抬走萧妃后,赵申走到萧妃梳妆台前,往萧妃唇膏里拌入药粉。

 

 

 

 

 

 

 

 

 

 

 

 

 

 

 

 

 

 

 

 

 

渐隐

 

 

渐现

 

 

 

 

 

 

 

 

 

渐隐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间响

 

 

 

 

 

 

 

 

 

 

 

 

 

 

 

特写

 

 

 

 

 

 

 

 

 

 

 

5 龙舟炀帝寝舱。夜,内。

        龙床上,隆起的锦被上下翻动,被内传出萧妃哼哼唧唧、娇滴滴的声音:“噢!陛下,轻点,轻点,噢!痛死了,痛死了!”

        炀帝浪笑:“哈哈哈!哈哈哈!宝贝,我的小美人!”

 

6 宇文泰乘坐的游船内舱。夜,内。

        赵申将蓝色药瓶交给宇文泰,二人密议良久。

赵申最后轻声叮嘱道:“只要萧妃娘娘下懿诏命你入宫,你就赶紧把瓶内之药少许涂在自己双唇上,注意,还要留下一半,以备日后之用。”

        宇文泰:“这就成了?”

        赵申:“成成!你和萧妃接唇时要尽兴,把药涂在她双唇上。”

      

7 萧妃乘坐的游船内舱。晨,内。

    萧妃在梳妆台前让宫女梳髻、贴花黄,涂唇膏……

      萧妃脸上露出异常满足的神情。

 

8 龙舟甲板上。日,外。

    炀帝在上早朝。

    百官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炀帝神情疲惫不堪,迷细着双眼,不断地打着长长的喝欠。

    黄门官:“有事快奏,无事退朝!”

    裴罡庆出班,跪奏道:“臣有一事相奏。”

    炀帝:“喔,快讲。”

    裴罡庆:“启奏圣上,臣督修的运河共分四段,黄河至涿郡段为永济渠,黄河至淮河段叫通济渠,淮河至江都段为邗沟,江都至余杭段曰江南河,江南河两岸风光尢为绮旎,圣上几日前去巡游。”

     炀帝打着盹,迷迷糊糊地挥手道:“你……你……去安排,安排一下。”

 

9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萧妃躺在床上,不断地边翻滚,边抹着嘴唇,边拼命叫唤:“哎哟!痒!痒!痒死了!痒死了!”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音乐起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两个宫女用毛巾替萧妃擦着嘴唇,慌了,急切地问她:“娘娘,你怎么啦!”

       萧妃指着嘴唇,痛苦难忍地说:“这儿,痒死我了!痒死了,哎哟,痒死我了。”

 

10 龙舟甲板。日,外。

       炀帝在群臣陪同下,饱览江南河两岸美丽风光。炀帝指指点点,若有所语。少数臣工点头附和,尽其谄媚之能事。

       炀帝:“美!美!实在是太美了!萧美人,萧美人,快来看,那儿!那儿!岸畔江花红胜火,秋来江南美如春啦!唔!美人,你怎么不说话呢”见无人回答   ,急环顾左右,见萧妃不在,恼了,喊起来:“萧妃怎么不在,萧妃——”

      一太监奏道:“启奏圣上,萧娘娘病啦!”

       炀帝吃了一惊:“唔!病了?停船!”

       赵申大声重复炀帝命令:“皇上有旨,停船!”

 

11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萧妃仍然在床上翻滚,叫唤:“痒!痒!痒死啦!”

       船外传来太监公鸭似的声音:“皇上驾到!”

       萧妃急忙下床,跪迎炀帝来到。

       甲板上炀帝大步向萧妃船内走去,边走边焦急地喊:“美人!美人!”

       炀帝走进内舱,萧妃低头用气弱游丝般的声音说:“奴婢恭迎圣上驾到!”

       炀帝将萧妃扶起:“平身!平身,我的小美人!”

       萧妃道了个万福:“谢皇上!”

       炀帝:“美人,听小黄门说,你病了!”

萧妃双眼含着泪珠:“从前天上午开始,双唇奇痒难忍,一时难以侍候皇上,奴婢罪该万死!。”

       炀帝托起萧妃秀腮久久地仔细看着:“痒,是呀!还有点红肿!”放下萧妃下腮,大声命令,“赵申!”

       赵申:“奴才在!”

       炀帝:“传我的旨意,命太医院诸医会诊,尽快治好萧娘娘之疾。”

       赵申:“臣谨遵圣谕!”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音乐起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全远

 

 

 

中→近

 

 

 

 

 

 

 

 

 

 

 

 

 

 

 

 

 

 

 

 

 

 

 

 

 

 

 

 

 

 

12 江南河河面。日,外。

       炀帝南游船队浩浩荡荡,向前航行,鼓乐大作,声震运河两岸。

       河岸。一队征用的民夫,往大道上洒细黄土。

 

13萧妃游船外舱。日,内。   

一老年御医给萧妃号脉,少顷,右手颤抖着握笔开处方。

                                                   

14太医所乘游船甲板。日,内。

    诸医忙着煎药、用药槽碾药。

 

15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萧妃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哎哟,痒死我了,痒死我了!”

      赵申面露狡黠笑容进来,跪在萧妃床前,柔声问道:“奴才向娘娘请安,敢问娘娘好点儿吗?”

       萧妃:“赵申,这是怎么回事?御医们用尽了法子,还不见半点好。”

       赵申:“娘娘,这些太医都是庸医,好治不病以为功,真的你有病了,他们是没法子治的。”

       萧妃:“那怎么办?”

       赵申:“奴才有一法,不知娘是否采纳?”

       萧妃:“只要能治好本宫痒疾,你只管说来。”

       赵申悄声:“请娘娘屏退左右。”

       萧妃挥手命令宫女:“你们给我出去,出去!”

       宫女们纷纷退出舱外。

       赵申还是不说,双脚打着颤。

         萧妃见状,命令赵申:“你给我站起来,”向赵申招手,“近些!近些!近来说吧。

赵申站起来,挨近萧妃,神秘兮兮地说:“娘娘,羽林军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的唾液有消毒、祛风之神功,据说过去他领兵与突厥打仗时,突厥毒箭射中一个军官右臂,疼痛难忍,他用嘴巴一亲,那军官右臂疼痛立马消失。”

 

 

渐现

 

渐隐

 

 

渐现→推

渐隐

 

渐现

 

 

 

 

 

 

 

 

 

 

 

 

 

 

 

 

 

 

 

 

 

 

音乐起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近→中

 

 

 

 

 

 

 

 

 

 

 

 

 

 

 

特写

 

 

 

 

 

 

 

 

 

       萧妃佯怒:“赵申,你安什么心,我要马上告诉皇上,治你不敬本宫之罪。”

       赵申急忙跪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这就去皇上那儿请罪,要皇上赐奴才之死。”

       萧妃:“得得得!本宫免你一死,你去传我懿旨,宣宇文泰前来,站起来!”

       赵申连连磕头:“多谢谢娘娘不杀之恩!奴才这就去。”起身向船舱外走去。

        萧妃:“慢!转来!”

        赵申急忙转身跪下:“娘娘,还有何旨意。”

        萧妃悄声:“此事只有你知,我知。”

        赵申故意问:“那皇上?”

        萧妃:“那只有你死,我死。”

         赵申:“奴才明白。”

         萧妃:“去吧!”

         赵申蹑手蹑脚退下,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阴险笑容。

 

16 宇文泰游船内舱。日,内。

       赵申神秘兮兮地:“都尉,事成了。”

       宇文泰喜笑颜开:“何时去?”

       赵申:“就去,就去。”

 

17 萧妃游船内舱。日,内。

       宇文泰和萧妃热烈拥抱。

       宇文泰嘴唇在萧妃嘴唇上不断地摩擦。

 

18 龙舟内舱。日,内。

       赵申向炀帝跪奏:“启奏皇上,娘娘痒疾不治自愈了。”

       炀帝大喜:“好,很好,爱卿你平身。”

       赵申:“谢皇上。”

      炀帝:“传旨,今夜由萧美人侍寝。”

 

19 宇文泰游船外舱。日,内。

       赵申和宇文泰边喝酒边讨价还价。

       赵申:“都尉,萧美人香不香?”

       宇文泰摇摇头:“也不过如此,女人吗,其实都一样。”

       赵申:“都尉你是遂愿了,请你将诺言付诸实施。”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音乐起

 

 

 

 

音乐止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特写

 

 

 

 

 

 

空镜头

近→特写

 

 

 

 

 

 

 

 

 

 

特写

 

 

 

宇文泰:“公公说的是理,可是,你知道,我宇文泰虽是羽林军中郎将,但只是五品,年俸仅150石,位卑权轻,无人送礼,三百金不是个小数目。”脸露难色,“望公公原谅我一时失言。”

       宇文泰如此赖皮,赵申不敢发作,只得强陪笑脸:“都尉难处,小人知晓,那天不过是开个玩笑,望都尉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忿然起立,表面上却佯作笑脸,“赵申告辞,都尉保重!”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申铁青着脸,闷闷不乐地向舱外走去。

       画外赵申心声:“好吧,宇文泰,我们等着瞧!”

       宇文泰望着赵申的背影,冷笑。

       画外宇文泰咬牙切齿的心声:“赵申,你这个阉奴,他日我父夺得杨家天下,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20 萧妃游船内舱。夜,内。

       赵申目送两个小太监抬着红锦缎包着的萧妃走出船舱。

       萧妃三人走后,船舱内又恢复了宁静。

       赵申冷笑,返身走到萧妃梳妆台前,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花琉璃瓶放在梳妆台上,又把台上一个与之一模一样的琉璃瓶放入怀中。

 

21 龙舟炀帝寝舱。晨,内。

       赵申指挥两个小太监将萧妃用红锦缎包住。

       赵申跪问躺在龙床上的炀帝:“皇上,留不留?”

       炀帝隔着纹帐回答:“不留,留下怀上了,她就失去了天姿国色,叫朕见了她高兴不起来。”

       赵申催促小太监:“还愣着干什么,食指在会阴穴上用力按一下,陛下的龙精就出来了。”

       小太监伸手探进萧妃下胯,一按。

       炀帝与萧妃交媾时射进的精液从萧妃阴门汩汩流出。

 

 

 

 

 

 

 

 

 

 

 

 

摇→推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爆音

 

 

 

 

 

 

 

 

 

 

音乐起

 

 

 

 

 

 

 

 

 

 

 

音乐止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特写

 

特写

 

 

 

 

 

 

 

 

 

 

 

 

 

 

 

 

 

 

 

 

 

 

 

 

 

 

 

 

 

 

22 萧妃游船内舱。晨,内。

       澡盆热水泱泱,雾汽蒸腾。

       一宫女取过梳妆台上那只青花琉璃瓶,将里面的粉末倒入澡盆内。

        刻漏。一滴水滴滴入沙盘。刻漏上显示的时间是巳时。

萧妃含着泪水把丝巾浸入澡盆内,提起,擦了擦臀部。

  

23 赵申游船船舱。日,内。

       赵申。跷着二郎腿,边摇扇子边高兴地哼着戏文:“我将那花狸猫换回太子……”

       一小太监见状,问道:“大总管,天凉了,你怎么还用扇子?”

        赵申:“乐着呢!”

  

24萧妃游船内舱。深夜,内。

       萧妃在床上打着滚,拼命喊着:“哎哟!痒死我了!痒死我了!……”

       几个宫女边替萧妃挠着臂部,边安慰她:“娘娘,你忍着点,天亮了咱们去叫御医。”

       赵申慢腾腾地走进来,问宫女:“娘娘怎么啦!”

宫女甲:“赵公公,娘娘痒疾又犯了。”

赵申:“又是双唇痒。”

宫女乙一手掩脸浅笑,一手按住臂部。

赵申点点头:“啊!我去奏明陛下,要御医们会诊。”

 

25龙舟炀帝寝舱。日,内。

赵申向炀帝跪奏:“启奏陛下,娘娘的痒疾又犯了,上次双唇奇痒,不治自愈,这回转移到了玉体下部。”

炀帝:“什么,又犯了!这些御医是吃干饭的,统统赶走,传我的诏,谁能治好娘娘痒疾,赏千金,封万户侯。”

       赵申:“陛下,我举荐一人,包能治好娘娘痒疾。”

       炀帝:“唔!此人是谁!你快快奏来”

       赵申:“骁果羽林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有神功,谁的身体部位有疾,只要用嘴巴一亲,其疾即愈。只是这回娘娘所患痒疾部位偏偏在……恐怕他……”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平移

 

渐隐

 

 

渐现

 

 

 

 

 

 


景别

场景

蒙太奇

音响

 

 

 

 

 

 

 

 

 

 

 

 

 

 

 

 

 

 

 

特写

 

 

 

 

 

 

炀帝:“他不敢?我杀了他,还要灭他的九族。”

       赵申:“陛下,以奴才之见办好此事隐密为妥,一则要顾及宇文都尉的面子,二则要维护皇家的体统。”

       炀帝:“爱卿所言极是!”

 

26宇文泰游船甲板。日,内。

       一太监手捧诏令,坐舢板来到宇文泰乘坐的游船边,宇文泰卫士搀扶他登上游船,走到甲板上。他边走边吆喝:“骁果羽林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接旨!”

       宇文泰慌忙跪下:“臣宇文泰领旨!”

       太监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欲提前结束南巡,羽林中郎将、骑都尉宇文泰速速前来龙舟商议护驾大事,钦此!”

       宇文泰:“臣宇文泰谨遵圣谕!”

 

27 龙舟。日,内。

       外舱。宇文泰健步向内舱走去。

       内舱门口。一小太监靠近宇文泰,悄声说:“都尉,陛下要你为萧娘娘治疗痒疾,皇上和娘娘在内舱等你,你尽力而为吧!皇上要赏千金,封你为万户侯。”

宇文泰脸色大变,几欲软瘫下去。

       内舱。萧妃半个身子掩于帏内,臂部裸露在外,隐蔽部位用红绸遮住。

       宇文泰入舱,跪下,踽踽挪步趋前。

宇文泰嘴唇缓缓向萧妃裸露的臂部亲去。(定格)

       字幕,傍白:“宇文泰受到了前所末有的奇耻大辱,誓死报仇雪恨。大业十四年,宇文泰之父、上柱国宇文化及勾结骁果统领司马德戡在江都发动兵变,宇文泰领兵绞杀隋炀帝,诛死赵申,隋亡。太原留守李渊率军攻进长安,改国号为“唐”,不久宇文化及父子和司马德戡就戮,萧妃归属李渊。”

                        剧终     

渐现

 

 

渐隐

 

渐现

 

 

 

 

渐隐

 

渐现

 

 

 

 

摇→慢镜头

 

移推

 

 

 

 

 

 

 

 

 

 

 

 

 

 

 

 

 

 

 

 

 

 

 

 

 

 

 

音乐起

 

 

 

 

 

音乐止

 


编辑点评:
对《隋宫秘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