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时评> 新读书无用论

新读书无用论  作者:闻鸣轩主

发表时间: 2010-07-22 字数:2470字 阅读: 62501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4星

   又是一年的暑假,也是学生回家欲为下一学年学费筹划的时节。然而,从湖北却传来一条骇人听闻的消息:本月九日,在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读书的吴飞,放暑假回到汉川市马口镇家中。吴父将7包老鼠药放入菜中,致使吴飞中毒。吴父后来向警方交待称,两个儿子读大学期间共欠下4万元贷款。长子虽已工作,但其贷款仍未还。下学期小儿子吴飞还需一笔费用上学,在经济压力下,他产生了杀死吴飞的念头。《武汉晚报》则居然以“这样的父亲太荒唐!为省钱竟杀亲生儿子”为题发表了文章。
  窃以为这样的分析将责任全归咎于个体的家庭,失之偏颇。之所以会发生如此悲剧,既是家庭的不幸,更是社会的不幸。
  且不说某些媒体称这位父亲有间隙性精神病,从而诱发人间悲剧。我们不妨剖析一下此事发生的内外部原因,最根本的一条则是新的读书无用论正在蔓延,并生根开花。
  首先,发生悲剧的吴家育有两子,大儿子吴峰已经大学毕业并参加工作,然而,其工资收入只够养活自己而已,他用实践证明了读书是无用的(至少吴父是这样认为的)。
  吴家原本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出身在农村的两个孩子也够争气的,双双考入大学,应该是当地令人羡慕的一个家庭。长子吴峰一年前从湖北民族学院毕业,现在广东江门打工,每个月1200元。这点钱只够他一个人的开销而已,根本无法偿还读书期间的贷款,更不用说是可以为家庭提供什么帮助,以解除弟弟求学而带来的经济压力。吴峰的求学经历及毕业后的遭遇,用活生生读书无用的事实论证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著名论断。
  这一事实,对于吴父的打击同样也是巨大的,供孩子上学原本希望的是用“知识改变命运”,大儿子读了四年书,丝毫没有给家里带来什么改变,且欠了一屁股的债;现如今,小儿子又要去步大儿子的后尘,对于一个以卖伞、修伞为职业的手工业者来说,无疑是亏本的买卖。
  其次,小儿子吴飞求学费用之高,令吴父难以筹集,这无形中造成了读书是富人的游戏、穷人的灾难之事实。
  如今的高校学费之高令人为之咋舌,1996年中国高等教育试行并轨招生,学费一下子涨过了2000元。1997年全面并轨后,学费一直徘徊在3000元左右,但2000年学费猛涨,普遍在1999年的基础上提高了3.15%左右,有些地区甚至高达20%,学费涨过4000元,有些甚至更高。请看吴飞一家是如何为学费犯愁的:两个孩子求学已经贷款四万,估计一个学年要用八千左右,即每人四千。这样的一笔学费对于富裕人家来说没有什么,而对于以卖伞、修伞为生的吴家而言,不啻是一笔巨大的负担。
  据日前报章所披露的消息,目前农村学生高校的入学率已经下降了十多个百分点,今年1月23日《广州日报》刊载道,目前城乡大学生比例为82.3%和17.7%,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农村大学生还占到30%以上。可见,农村学生在接受高等教育时仍处于劣势,仍是弱者。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快的转变呢?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在农村教育经费的投入不够,使得许多高校毕业生不愿意留在农村教学。而高昂的高校学费又将许多原本已经进入高校的农村学子拒之门外,吴飞可算一个,笔者由于工作的关系,就碰到过二位已经读到大二的学生中途辍学的事,他们未能继续求学的一个理由就是家庭变故,学费太高罢了。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吴飞在考取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以后,母亲每个月给他200元生活费。那年高考后,吴飞在当地一家棉纺厂扫了一个月的地,挣了400多元。吴飞身高1米7,体重却不足一百斤。“我时常劝弟弟在校吃点荤菜,但他总是舍不得钱。”吴峰对记者说。今年暑假,吴飞本来已在武汉找到了一份饭店服务生的工作,准备回家看看后就来上班。未曾想到,悲剧就这样降临到一位弱冠少年的身上。
  再次,吴峰毕业后的经历,向我们的高等教育提出了严肃的话题,即高校应该如何为学生提供与就业实际相结合的教育?
  卑之无甚高论,眼下的教育充满着功利,许多学校热衷于办各式各样的班,什么来钱快来钱高,就办什么,根本就不考虑学生将来踏上社会学到的知识有何用处的问题。君不见教育与实际脱节,据调查大学毕业后,所谋的职业与原先所学完全对口的比例不足20%,如此大学文凭则成了一块敲门砖。更有甚者大学四年所学等于白学,1999年高校扩招33万人,而2009年扩招竟增至629万人,在这10年中,有多少扩招进来的学生,素质高的、低的应有尽有,无疑给学校带来巨大的冲击力,使学校“超载”现象严重。大学已不再是天堂了,它在人们心中的光环逐渐消失了,加之毕业就等于失业的呼声不断高涨,使他们宁愿出去打工挣钱,也不愿白白浪费三、四年的时间去学一大堆自认为对自己将来没有用的东西。加之求学学费之高,在穷人眼里那绝对是不合算的买卖,这不是读书无用又是什么呢?
  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方能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早在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先生在其的《少年中国说》中精辟地阐述了这样的观点: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教育界的掌权者们,扪心自问做到了吗?
  都说虎毒不食子,然而长子学成工作收入不高的现实,次子学费之高,教育学非所用等诱因,导致了父亲下毒欲置亲生儿子于死地的这一幕人间悲剧的发生。这决不是一个家庭的个体悲剧,一个个家庭合成起来的就是社会大家庭,我们千万不能就事论事,仅局限于对吴父的谴责,而应当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东西,那就是新的读书无用论正悄然无声地向我们迫近,我们的教育体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让教育少一份功利,多一份公利(公众利益),少一份浮躁,多一份严谨……倘若吴父的这一“实践”,能够唤醒已经麻木了的教育神经,那么国家幸甚、民族幸甚、少年幸甚。
  救救孩子!
编辑点评: 都说虎毒不食子,然而长子学成工作收入不高的现实,次子学费之高,教育学非所用等诱因,导致了父亲下毒欲置亲生儿子于死地的这一幕人间悲剧的发生。这决不是一个家庭的个体悲剧,一个个家庭合成起来的就是社会大家庭,我们千万不能就事论事,仅局限于对吴父的谴责,而应当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东西,那就是新的读书无用论正悄然无声地向我们迫近,我们的教育体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作者自注
对《新读书无用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