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11-09   共 130 篇   访问量:2480
拿什么再爱你 我的林
发布日期:2009-11-09 字数:1663字 阅读:2480次
  这是一间有点杂乱的屋子,窗帘不甚干净,书籍到处堆放,墙上贴着各种规章制度,纸有点泛黄,但仔细看,还是可以发现并不是很早就存在的。

  由于放假,这里有点冷清,偌大的院子仿佛一座城堡,某种神秘的气息在各处游荡,不是喜悦,也不是害怕,就是感觉有点空,她伸手拉拉有点皱的上衣,顺势站到了窗前。透过帘子的缝往外看,是一片灰灰的楼房和迷梦般的庄稼,也是静静的,有点萧条。

  她渴望的景色没有出现,又心情灰灰地坐下,她不知道她的归宿在哪,这么久了,林给过她承诺吗?她到底爱她哪里呢?是笑起来有点迷离的眼睛还是微微上翘的嘴唇?是听到玻璃杯破碎的声音也隐忍不语的个性还是喜欢在夜里猫一样穿着他的衬衣蜷在他怀里?哦,她摇摇头,因为突然她就很快乐,想起了他。同时,眼睛就迷雾般湿润了。难道就这样一直象一只流浪的猫一样在城市的角落呜咽?

  当她下班回到那个小小的鸟窝时,多么希望有林的影子,有林的眼睛,有林的淡淡的烟味!他在烟雾的气息包围之中,是多么地让她心动!可是,林是那样的沉静,他是那样一个静默地男人,即使她凌乱的眼泪抛到他的肩上、脸上、怀中,他还是静静的握着她的手不说话。他的眼中不是没有温柔,是他把它藏起来了,或者被生活偷了去,被时间偷了去?

  她的心乱乱的,只在这感受他的气息。仿佛他又微笑着走来:“木木”,她也叫“林”。于是双手重叠,她握着他修长的手指,仿佛在握着她命运的琴弦,那时刻,他们是欢愉的。

  又仿佛他神奇地蹬着车子,穿梭在大街小巷。风一样的男人!累了就坐在田埂上,闻着青草的香味,呼吸青草一样鲜嫩的倾慕。若是下雨,就各撑一把伞,更是惬意!那雨滴答滴答地唱着,他们也滴答滴答地乐着。

  她不禁有点喜悦,回忆总是那么美好!可是现在,这屋子没有林,没有她的爱人。是他太优秀被人偷走了吗?难道真如占卜先生所言,曾经爱过,曾经品过,曾经经历过。为什么都是曾经?为什么没有未来?要知道她有多爱他!呵,只一瞬间,他就听到上帝的笑声:“爱?什么是爱?是孤独时的慰藉?是自由的情欲?什么也不是,它是你心底永远的痛!”。她摇摇头,用手揉揉发麻的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这里曾有她的爱人,曾有她从少年起就做过的梦。

  也许,永远是梦?

  眼睛有点酸涩,是张望太久的缘故;

  心情有点灰暗,是沉默太久的祭奠!

  该走了,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呢•他的心也许早已离开,他那明亮的眼睛也许有伪装的成分,他那不经意流露出的伤感也许正是他的无奈之举。这就是现实吧,现实容不下他们羞涩的情感,他们是各自有各自的轨道,他要妻子,她要流浪。所以,他一直在游移,他在用手环抱住她的腰时,不再那么坚实有力,他吻她时只是舌尖轻触。

  走吧!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她只在心里轻轻地叫了声“林”!

  当她疲惫地回到属于她的喧闹的孤独的城市时,她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那是爱离开她身体的感觉,不想吃饭,彻夜失眠,即使一包又一包的“睡宝”也无法让她安静。刚刚有了睡意,他的影子就倏忽掠过,她恨他了,恨他不让她有一刻的安宁。

  女人在恋爱时是一只愚蠢的鹿,所有的智慧被幸福的眼闭在了思想之外。而男人永远是那高明的猎手。

  方便面的箱子堆了一屋,杂志是横七竖八,所以,封面的美女就躺的躺,立的立。眉笔居然穿过粉饼的盒子,象是丘比特的箭!所有的东西都乱了。甚至她是思想也开始了凌乱。

  “林,林--------”她叫。

  “林,林---------”她再叫。

  爱让她激昂,同样又让她沉沦。

  生活一旦没有了目标,生命已没有意义!她把这句话贴到床头沉迷地睡去。

  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没有人知道。

上一篇: 《冬涅》     下一篇: 《冬涅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480次 | 联系作者
对《拿什么再爱你 我的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