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9-07   共 130 篇   访问量:544
青蛇
发布日期:2009-09-07 字数:3784字 阅读:544次


“郭得青死了”

这消息在村子一传开,如晴天响了个炸雷,惊得家家户户不得安宁!

其实他死是早晚的事,半年前李半仙就有预言,说得青必死于青蛇,得青与那灵异之物不是一世两世的因缘了。人们都说你是神啊,你是神你咋不去和那蛇说说话呢。半仙已有仙气,最大标志是能用内力使白头发白胡须飘起来。

得青死时浑身发青,头脸蹭的一片模糊,身体蜷成一团,如蛇状。大石头上血迹斑斑!

村里老小看的心惊肉跳。

“这蛇精太厉害了”张三摇头蹙眉说。

“活了一辈子,我不信邪啊,可是------”老王头百思不得其解。

事情还得从二三十年前说起。那时我小,约莫记事。往往后半夜,我的哮喘病就要发作,眼看憋的要背过气去了,妈背起我就往得青爷家跑,我们离的不远,拐个大弯,走上一里路就到了。然而那条小路却是杂草丛生,两边都是深沟,路右边是一片杨树林,老谢家的儿子媳妇分别在那上吊自杀。在漆黑的夜里,若有点风声,真不就是野鬼出没般可怕。可妈妈不怕,妈妈心里只有我,没有树啊鬼啊的。我趴在妈妈的背上,长一口短一口地喘气,迷迷糊糊地我仍然觉得这条路有点瘆人!

“得青叔,得青叔,”妈急促地喊。

“是改来了?辉又犯病了?”说话间小屋的灯已点上了。得青爷和我爸爸的年纪差不多,但村里无论老小都称呼他高一辈分,他治病救人,德高望重!

如此这般,已是常事。在他妙手之下,我屡屡转危为安。他人和气,孩子都不怕他,但怕打针。他往往拿个糖趁孩子正高兴时,针就拔出来了,说你看这蚂蚁,蚂蚁夹着你了啊,我们都恨那蚂蚁!

他出身行伍,在部队学的手艺,回来就做了赤脚医生,小灾小难也能手到病除,小小一间屋子,却是村里老小的希望!

他在村里的地位高于任何村干部,就是掉了一根手指头为百姓挖井的好老三也比不得他。对他,村民敬重有加,当然名望是不会平白跑到谁头上的,那是积德行善换来的。谁家里穷,付不起药钱,他就让人家赶紧回去吃药,不说钱的事,感恩戴德的村民不会树碑立传,只会一传十十传百的说好人好人啊!

时间让得青爷的威望高高站立。

然而,忽然就出了事了,我初一那年,回家妈就告诉我说你得青爷家的青石板下发现一条蛇,手腕粗,浑身发绿,眼光柔和,吓得起来尿尿的孩子皓皓当即大叫一声倒地,等家人惊慌出来,孩子已脸色惨白地倒在地上,蛇却怎么也不见了。家人都说孩子眼花了,就是月亮地也看不见绿光啊,难不成是“蛇精”?

按说这惊吓的一幕过去也就算了,孩子小,很快忘记了。可是有一天,当外村的一个四十岁的哑巴来看病,又在抬头的刹那看到药铺左边的的桃林里探出一蛇,浑身发绿,盘踞在枝叶间,。他也是吓的大叫一声。奇怪的是,从此,有四十年“哑龄”的哑巴居然含含糊糊地会说话了。人们都比说要哑巴认这棵桃树为干爹,说是桃树上的蛇救了他,蛇容易跑,树是长命的。哑巴感激不尽,果真买了水果,馒头,肉摆在树下,虔诚了拜了干爹。那蛇呢,被得青保护在树上了。

出了这样神奇的事情,得青借蛇名声大振,人们都说得青多年行善积德,感动苍天,派“神蛇”助他扬威!

直到这时,得青才正式与青蛇对视,只一眼,得青就浑身一颤,青蛇居然泪光盈盈!楚楚可怜!“这是个姑娘”,得青对自己说,是和白蛇相伴的小青回到人间了!惊诧之下,心莫名地疼痛!他不看蛇的头蛇的尾,只是感觉一抹绿光梦一般绕在小青身上,而他,又梦一般绕在小青的身边!

小青成了他的伴! 他开始为小青做些事情了,吃的住的,尽量弄好 点,为给小青开辟活动空间,得青和哥哥成了仇家,得青砍掉了属于哥哥的三棵桃树。

妻子怕那蛇,她觉得那蛇就是一个“精”,它勾走了丈夫的魂,得青越来越多地和小青呆在一起,他说他在研究蛇毒!妻子说得青在研究“妖精”。

但无论怎样,得青确实在捣鼓点什么了,他弄了许多的瓶瓶罐罐,在自家的瘸腿狗身上试验,妻子扬言“这狗要是走顺溜了,我给那妖精上香!”,狗果真神奇地走顺溜了!妻子哀叹命运的不公,觉得生活在给自己开玩笑!

开始有人从很远的地方跑来买药,实际是看小青的,人们议论纷纷,小青从何而来?为何屈就在桃林中?当人们看到小青荧荧闪光的身体和明眸顾盼的眼神,都倒吸一口冷气。人们开始传言,说小青是得青几百个世纪前的情人,要不怎叫“得青”?“得青”就是得到青蛇之意! 现在它经过千年的等待来找得青了!那么千年前得青和小青之间到底有怎样缠绵悱恻的爱情?人们重又陷入了猜想中。

不管外面如何热闹,得青一如既往温和地笑着,看病抓药,治病救人。

他家门前的一条道被踏的明晃晃的。

纷攘过后归于静寂,夏去秋来冬又至,桃林脱去了衣服枝干遮不住小青的容颜了,得青考虑给小青“盖房子”,遭到妻子的强烈抗议,并放出话来,与得青离婚!谁曾见过这样的争宠对象?小青不言不语就打败了得青妻,这叫什么事呢!

打算归打算,“后宫”没盖,只搭了个棚子,小青也不叫冷,有时候会往得青的怀里钻,眼里柔情一片。

在有太阳的日子,得青陪小青晒太阳,小青为报知遇之恩,不断地吐出唾液供得青研究,而小青日渐瘦弱了。

得青的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他的战友,现在某军区医院神经内科搞科研,他用高科技手段化验、储存、研制、实验。奇迹不断发生,这种蛇的品种极为稀有,唾液中有一种物质对神经麻痹有奇特的恢复作用,战友的论文一发表就引起了轰动!当他仔细听了得青和小青的故事后,决定去看看小青。

然而有一天,小青突然不见了!得青站在那个熟悉的地方,呆了!他喃喃自语:小青走了!小青走了!

当天,全村出动寻找小青,可小青就像它来时那样来无影!去无踪!

小青走后,得青就不大对劲了!得青妻时常发现他鼻青脸肿的,以为被人打了,问他他说不出所以然。起初妻子也没怎么在意,甚至还解恨地想,你个蛇妖啊,你去死吧!

生活看似回归正常,妻子忙孩子,丈夫忙抓药。只是他们都避讳谈起小青,避讳去大青石板上吃饭。只是妻子发现得青的眼神涣散,神智不够清楚了。

有一次我的广珍爷吃了他开的感冒药,在年二十九的晚上辗转反侧痛苦而死,可怜我的这个光棍爷爷,在年三十那天被他侄子匆匆埋掉,因为太不吉祥了,谁还问吃的什么药呢?我走在送葬的队伍中,想着爷爷曾把新刨的清香木花送给我玩,想着得青怎么就抓错了药呢!

后来就没有人再去看病了!人们摇头叹息!为得青流眼泪!

妻子发现得青有夜游的毛病是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她起夜看到得青的床上空空的,想着会是也起夜的,不料看到一个人影在前面晃动,她大吃一惊,吃惊的不是看到自己的丈夫,而是丈夫走路的姿势!天啊!那简直是在扭动!整个身体在扭动,像蛇!是蛇的姿态!扭的轻盈飘逸,完全没有平时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她没有吭声,尾随其身后,似在欣赏一绝世舞蹈!真是天下奇闻!说出去谁会相信呢?自己的丈夫居然被蛇附身了!

丈夫出了院子,悠悠顺路南下,拐弯抹角,飘至废弃的戏台子下,仰头看着曾经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兴衰更迭悲欢离合的热闹的戏台,沉思良久。终于站在一堆大石头下不动了。月光冷冷地照着,妻的心也渐渐冷了,她突然就怕了,怕丈夫认不得自己,怕突然失去丈夫,她后悔诅咒小青,难道是小青在报复吗?丈夫确实不正常了,他根本没发现有人在跟踪!

“得青”她忍不住叫了声,得青仍没有动,只呆呆地看着石头,虽然夜不观色,她仍能模糊地看到得青的脸色苍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得青又悠悠地扭了回来。

夜游的事情不断发生!妻子的心病愈发严重!可她告诉谁呢!父母没了,娘家哥哥平时就不喜欢得青,和孩子的大伯也成了仇家,告诉那个平时默默关心她的邻居吗?那还不被唾沫星子淹死!农村的规矩就是妇人的规矩!就是一滴脏水也能淹死人,

最终她选择沉默,期待奇迹发生!

可奇迹真的发生了,却不是她想的结果!那天邻居五婶惊慌失措地跑来说得青钻进石头缝了,快不行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倒下。应验了,真的应验了!如李半仙所言,得青被小青勾走了!

等她跌跌撞撞地赶到戏台子,人们已基本控制了得青,但他依然不依不饶地在扭动、匍匐!嘴里发出“呜呜”奇怪的声音,样子很惨烈,身上脸上伤痕累累!眼睛半闭,目光畏缩,衣服弄的不成样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风顺着沟窜过来,令人毛骨悚然。

人们七手八脚把得青抬回了家。回家月余,神智始终不清,终于在一个安静地早上,妻子困倦迷糊时,他安静地走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

留给人们的是迷,是谶!是遗憾,是感叹!

得青家的桃树在第二年没有开花,小青却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09-8-29

上一篇: 《老屋》     下一篇: 《青蛇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544次 | 联系作者
对《青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