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1-15   共 175 篇   访问量:645
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三)
发布日期:2015-11-15 字数:3707字 阅读:645次

  四、三大

  

  三大和五大都会拉二胡,三大除了会拉胡琴外,还会说书。我小的时候,农村文化生活十分贫乏,说书艺人经常到村子里面演出,我不知道三大的本领是否是跟着这些走村窜庄的说书艺人学会的,但我清晰地记得小时候三大在我家说书的情景。

  

  小时候,三大也曾来过我家两三次。我记得最清楚的有这么两次:一次是他说书,另一次是他议论祖母。

  

  那年夏天,他到我家来,在邻居们的要求下,有天晚上在我家院子里真的摆起说书摊子说起书来。村里有个人叫张三保,同样喜欢吹拉弹唱,他热心地跑回家拿来了二胡和说书用的小鼓什么的,他自己拉起二胡给三大充当伴奏。那天晚上,我家院子里听说书的人摩肩接踵,把偌大的院落围得水泄不通。那时候还没有音响什么的,然而三大宏亮的说书声在我家院落上空回荡,人们都沉浸在三大讲述的故事情节中了,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开心的笑声,听不懂故事的小孩子们则兴奋地在人缝里挤来挤去,享受这难得一见的热闹气氛。

  

  然而,后来我对三大却产生了与二大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次他到我家来,坐在院子里和我母亲聊天,我在旁边玩。聊着聊着三大说起了我的祖母。他说祖母待他和他媳妇都不好,并且在他媳妇坐月子时,祖母不让他媳妇打她门口经过,说那样不吉利。可能我母亲的话语里流露出怀疑的态度,三大赌咒发誓的,情绪十分激动。说着说着,三大一下子蹲到他刚才坐着的椅子上去,更加慷慨激昂地声讨起祖母来。三大说,大嫂你别不相信,你只说上次大哥回来有没有和你生气?母亲没有作声。三大接着得意地说,大哥上次回去,娘对他说,她(指我母亲)不同意搬回来就和她生气,看她同意不同意。

  

  那两年,父母在是否搬回老家去的问题上,的确出现了分歧。后来,父亲少数服从多数,再也不提搬家的事了。

  

  当时虽然年纪小,但听着三大的讲述,听着一个儿子对自己母亲的那番议论,也对他产生了怪怪的感觉。

  

  大约在我上小学三四年级时,父亲的确曾下决心让我们举家迁回老家去,父亲已经购买齐全盖三间瓦房的所有建筑材料运回了老家。可母亲和我们兄弟姊妹都不同意搬家,最后父亲又一次为亲人做出妥协和让步。后来,父亲拿自己盖三间瓦房的所有材料换回来三大家的一间老屋。

  

  我不知道这场极不对等的交换最初是父亲和三大谁的主意,但完全可以看出,我的父亲是存心在照顾他的三弟,帮他另辟宅院建起新屋,搬出老宅。父亲换回的那间老宅紧邻祖父母的两间住室,这三间房子合起来就是老屋的三间上房。我猜想,至孝的父亲要这间房屋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回老家时能就近和父母谈心,同时,可以有个专门的房间存放自己的东西。

  

  也许因为父亲在搬家问题上做出了让步,再加上母亲一向深明大义,对于这件事母亲没有再说什么。

  

  五、四大

  

  四大和我父亲一样,是一个手特别巧的人。四大和父亲不同的是,父亲淳厚质朴,为人实在,话语不多,四大却是一个头脑灵活善于机变且能言善辩的人。

  

  母亲以前经常念叨,咱家当初盖三间上房时,你四大可出了力了。我们家是在我三岁时的1972年第一次正式盖上房,据大姐讲当时四大就住在我家,参与了盖房的整个过程。四大干活不惜力气,更重要的是四大手巧,房子用的房芭大部分都是四大创造性地用花柴(棉花的茎杆)细细编结而成,要知道当时我们本地人只会用芦苇杆编房芭的。据说当时这件事在本村甚是轰动,都知道老赵有个弟弟是个特别能干能说会道手又特别巧的人。

  

  房子盖起来后,有一次四大逗我玩,用粉笔在新房子的墙壁上寥寥数笔勾画了一张我的画像,我也约略记得这回事,每天都要指着画像说是我的照片,逗得大人们哈哈大笑。我当时也看不懂那幅肖像,也不明白他们笑什么,但为了逗他们开心,也做出一副特别喜欢那幅画像的样子。长大后问大姐,才知道四大画的是我的漫画,我小时候额头特别高,眼窝深陷,标准就是我们这儿俗话说的“凹斗脸”,四大抓住我的这个特征加以夸张,画得形神兼备,怪不得每天我骄傲地宣称我要去看四大给我画的照片时,大家都会笑呢。四大的手巧可见一斑。

  

  后来我才知道四大那段日子住我们家,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父亲想让四大也入赘我们这儿。

  

  有次媒人说有个相亲的当天要来了,四大为了给人家留个好印象,竟在我家的粮囤上做起了手脚。大姐说那天回家竟然发现粮囤那么满(这是一个上大下小木制的粮囤), 后来才知道是四大把粮囤里的粮食先挖了出来,然后往里面放了一个筛子,再把粮食到进去。下面是空的,上面自然看起来满满当当的了。现在的人什么都造假,人们司空见惯,已经见怪不怪了,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造假的事很少见的。四大真是个善于机变的人啊!这正是他和我父亲截然不同之处。

  

  也许真的是那年四大的妻命不透,给他提亲的人也真不少,也有特别相中四大的,但四大相不中人家;也有相中他本人的,就是不满意他是外地人,当时的人口流动很小,人们的思想还是相当保守的,地域观念比较强。总之,四大想在我们嵩县安家的愿望没有实现。

  

  后来,不知谁做的媒,四大入赘到灵宝县姓张的一户人家。灵宝盛产苹果和大枣,后来四大家承包果园,加上四大的精明能干,生活很不错的。

  

  六、姑姑和五大

  

  姑姑是祖母唯一的女儿,排行在四大的下面, 当地的女孩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加上仅此一个,深得祖父母和哥哥们的宠爱。姑姑长大后是一个美丽的姑娘。除了父亲是大眼睛单眼皮外(可惜我遗传的却是母亲的小眼睛,每每看到姑姑家和大大家的弟妹们的大眼睛双眼皮,羡慕嫉妒得很。一叹!),父亲的兄弟姊妹年轻时都是大眼睛,双眼皮,姑姑自然也不例外。当年,媒人差点踢破祖父母家的门槛。最后祖父母给姑姑找的婆家离他们家很近,就在相距五六里路的前营村,还是邻庄,但却和王庄不属于一个县,甚至当时还不是一个市。当时临汝县(今汝州市)属于洛阳市,前营村却属于平顶山市宝丰县前营镇的镇政府所在地。那是个较为热闹的地方,当时就是集市所在地,每年还有固定的庙会。姑父最早是木匠,后来领过建筑队搞建筑,生活过得颇殷实。

  

  记得当年上师范时,有次校服衣缝开了一大截。当时已经到了爱美的年龄,不想自己再用针皱皱巴巴地缝了,就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坐车跑到姑姑家,小题大做地让姑姑修整。那时姑姑刚有了三表弟吧,正是很忙的时候。到姑姑家,姑姑不停地让我吃这吃那,而且她放下自己所有的事先给我修了衣服。

  

  然而毕业后我却一直未能去看望姑姑。今年暑假,让外子开车,我们终于踏上了回老家的路。当姑姑听说我们要回去,大热的天偌大年纪的她老早就等在路口,还怕我们迷路,打电话让在宝丰县城上班的大表弟开车回来,一直接我们到小屯街。到家后,姑姑已经在街上买回来十来个菜,临走,又非要让我们拿这拿那的……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本想看望一下姑姑的,却分明是来折腾她的嘛。

  

  五大是弟兄姊妹中最小的,也是惟一高中毕业的人,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为数不多的。当年的五大英俊潇洒,又有文化,还会拉二胡,然而在婚恋问题上同样遭遇到哥哥们遭遇过的困境。后来花费了高额的彩礼,五大娶回来的却是一个心智上有点差池且有点糊涂麻缠的女人,听说两人经常生气。五大的婚姻可谓不幸的了。

  

  我记得在师范上学时,有个星期天心血来潮坐车回去看望二大,不巧的是二大可能外出打零工了。当时五大家和二大住一个院子,五大也不在家,只有五婶和大约八九岁的堂弟在。我和五婶还没说几句话呢,五婶就赶我走,她说,走吧,不用在我家吃饭。学校离我们老家足足几十里地,下车后还走了十几里路,哪有我刚到家就赶我走的?可见父亲所说五婶不能的话是真的了。呵呵,为了把五婶娶到家,父亲不知贴补了他们多少钱呢,现在我偶尔大老远回来一趟竟遭遇逐客令,多亏事先知道她的情况,要不一定感觉很难堪的。

  

  父亲走的时候,四大、五大和姑姑都来了。四大、姑姑和我家还常走动,隔两年还见一次面,所以不感到有多大变化,一直没再见到过的五大却变得面目全非了,感觉就他的变化大,一点也看不出他当年的英气了。

  

  他选择一个凑合的婚姻,与二大悠游自在的单身生活相比,真说不准究竟谁幸谁不幸。

  

  记下父亲以及他老家亲人们的一些点滴琐碎的事,以求让自己的晚生后辈有所了解吧。


上一篇: 《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二)》     下一篇: 《母亲节,我不快乐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45次 | 联系作者
对《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