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1-15   共 175 篇   访问量:541
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二)
发布日期:2015-11-15 字数:2211字 阅读:541次

  父亲七岁的时候,祖父就让父亲学着吸烟了。真不知道祖父出于什么心理,仅仅是好玩吗?竟然会让还那么幼小的父亲学吸烟,那是他挚爱的长子啊!果然如祖父所愿,父亲的烟瘾极大,这成了父亲最终致命的原因。因长期吸烟,晚年的父亲患了严重的肺气肿和肺心病,最后的几年每年秋冬季节都要在洛阳长时间住院。我常想如果父亲从小就不吸烟,那么晚年的父亲一定会很健康,因为与他同时代的人相比,毕竟父亲一生也没吃过多少苦,身体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毛病,怎么说也可以多活二十年吧。

  

  父亲有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祖父可能以为男孩子性格应该强势一点才不受人欺负吧,给父亲和叔父们起的名字很特别,父亲叫刺猬,二大(二叔)叫蒺藜,三大叫鼬子,好像都是带刺儿的,而且都来自大自然。只有四大五大上学后自己起了学名,父亲上私塾后先生根据谐音把他的名字改为次辉了。惟一的女孩——我姑姑的名字很美,也来自大自然,叫玉兰。

  

  三、二叔

  

  二大究竟比我父亲小几岁?我竟不大清楚。只听父亲说跑老日那年,二大大概一岁左右,还是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年龄。日本兵到庄上来,总是搞得鸡飞狗跳的。那年夏天,有一次日本兵来到庄上,匆忙中祖母却找不到了二大,当日本兵走进他们家院子,躲在暗处的祖母这才震惊地发现,二大竟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爬出来了,在院子里爬来爬去。有个日本兵拿着雪亮的刺刀在二大的肚皮上摩挲,嬉笑着逗二大玩。二大太小,还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他还用小手摸人家的刺刀玩呢,躲在暗处的奶奶吓得差点背过气去。好在日本兵对幼儿也没什么恶意,仅是抓走了家里养的所有的鸡。二大在懵懂之中逃过了一劫。

  

  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然而在二大的身上并未能验证这一点。二大年轻的时候,能改变他命运的机遇的确也有过一次。有一年村里来了一支解放军队伍,二大和同村的一位年轻人商量,瞒着家人跟随着队伍走了。祖父听说后,在后面撵了十几里路才追上他们,把二大截了回来。据说那个年轻人后来转业到一个大城市,有了正式的工作。可二大却终生一直呆在我们老家的庄上。命运就是这样,当机遇降临时,一个偶然的事件也许就会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但如果作了另外的选择,也许他的人生就会重新改写。可能祖父自己经历过戎马生涯,深知从军的危险,当时解放后不久,社会还不算太稳定,因此才会竭力反对二大参军吧。祖父一定认为,即便让自己的儿子平平淡淡地在穷乡僻壤度过一生,也比另一种虽有荣归故里的可能,但更有战死沙场的危险的选择好的多吧。

  

  父亲的老家所在地是汝州市小屯乡王庄村,正好处于地广人稀土地瘠薄的虎狼爬岭上,当地的男青年要想娶媳妇得出许多彩礼才行。父亲和二大年龄应该相差不太大,当父亲安家后,开始考虑二大的婚事,只是二大已经成了大龄青年,他们那儿地盘又不好,他又不想倒插门,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耽耽误误,最终单身一生。

  

  父亲弟兄几个长得都算英俊,并且二大还很勤劳,除了地里的活,他还经常出去打零工,很长时间,他还放着一大群羊。我能找出他的惟一缺点不过是烟瘾也很大。然而勤劳质朴的二大,却最终没有找到老婆。

  

  我在临师范上学时,二大经常来看我。只要我看到教室窗外有斗笠在晃动,我就知道是二大来了。我记得上学时用的暖水壶就是二大给我买的。那年原本高中毕业的三姐也一度回到老家邻庄的学校复读初三,二大就负责在家里给三姐做饭。二大是曾给予了我们父爱的人。

  

  记得我们小时候父亲曾说过,想把三姐过继给二大,但不知怎么的总只是说说而已。我师范毕业后,父亲曾征询我的意见,问我愿不愿意留在汝州,然而自小特别依恋母亲的我没有答应,只是向父亲建议让二大也搬到我们嵩县的家。后父亲又和三姐提及过,可已经晚了,那时三姐和三姐夫已经相互有了好感。如果早几年说,三姐一定会答应的。我出生后,三姐在老家住过好几年,还在那里上过两年小学,三姐对老家、对二大感情颇深的。父亲毕竟只有我和三姐,最终尊重了我们的选择。

  

  当年我太年轻了,要强的二大怎么会同意来我家住呢?当年我想的也太简单了,以为三百多里的距离说到就到了。殊不知,踏上社会后,杂事芜然,生活中有太多的牵牵绊绊。仅只是毕业一年后我回去过一次,然后恋爱、结婚、生子,接着得知女儿的病,又为给女儿治病奋斗了几年,女儿手术成功,儿子也呱呱坠地,又忙于应付儿子的计生罚款,给儿子上户口,接着工作不顺心又忙着调动工作,工作刚刚稳定,女儿又出了状况……上天仿佛特别喜欢折腾人,当我尚感觉喘息未定之时,就传来了二大去世的噩耗。我当年要回报二大的愿望最终成空。

  

  这期间倒是二大来过我们嵩县几次。前一次他回去时,我偷偷往他行李里塞了钱,等第二次我如法炮制时,被早有防备的二大拿出来硬塞还给了我。二大说他一个人花销不大,自己打零工挣的钱和放羊挣得钱还不知道往哪里花呢,他说,不缺这个。

  

  那么二大缺什么呢?当年的我如果稍稍动动脑子就应该明白。为什么不多回去看看二大呢?当年那个只一味沉湎于个人生活琐屑中的自己,是多么自私多么无知啊!


上一篇: 《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一)》     下一篇: 《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三)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41次 | 联系作者
对《父亲和他老家的亲人们(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