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6-14   共 130 篇   访问量:3173
瓷碎如花
发布日期:2009-06-14 字数:2844字 阅读:3173次
  一

  

  夜,象只倦了的小猫,酣态可掬的迷起了眼打盹,那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似是人间上演的一个个动人的故事,给人以无限的瑰丽与想象。

  她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只不过她的故事在书中。她只有从书中寻点点滴滴的爱恋,并去幻想书中的人一个个向她走来,热闹地填满她的时间。

  此时,她是一个慵倦的女子,宽大典雅的卧房,粉调细腻的帘子,蓝色忧郁的床单。她静静地倚在床头,手里的一本《艺林》,不知何时闭上了智慧的双眼。而她的眼睛,哦,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呢,婉约而迷离,散着淡淡的光芒,似柔和而又若无,似慵倦而又安宁。

  这时,她的神情绝对是专一、甜蜜的,看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有酒窝醉在里面了。她的眼神含蓄而内敛,不是你一看就会发现亮丽色彩的那种,而是要你静静地看,默默地不言语的看,看着看着你就会被融化的那种。

  她在看什么呢?一个花瓶!醒目的在她的眼前!白底蓝花,极富神韵!她安静地看着,自由地想着,想它在笑,在说:“我爱你,我的小猫”!“等着我,我的小妮妮”。

  忽然间,她心就开阔了,仿佛黑夜一下子变成了白天,天涯一下子变成了咫尺,花瓶一下子变成了林!她忍不住走过去一下子拥住了它。她的泪也随即涌出,滴滴是无尽的相思。

  她在想林,那个在北方的男人,他是她的,她总是她的。她相信,就象相信日落日出一样自然。所以,无数个她无法入睡的夜晚,她就这样安静地想着,在冷冷的夜落下热热的泪。然后就有一幕幕红色的,白色的,蓝色的,灰色的日子一一在眼前滑过。

  这躲不开的缘,这缘起缘的瓷瓶,这碎碎合合的人生!

  

  二

  她与他青梅竹马,情感的枝头在岁月的游走中突然就生出了含苞的花朵,,欲燃的激情,两双含情的眸子和一双交叠的手铁定了终身。俗世的爱恋也逃不脱他们的实践:人约黄昏后的羞涩,鸿雁传书的神情,久别乍见的欢愉,欲爱又恨的纠缠-----

  可是,为什么?走着走着,日子就变成了这样了呢?家乡的柳依然袅娜,街市依旧太平热闹,小孩子依然快乐地生长!可是,她的眼神因结了书香的缘而愈加痴怨,因等待和等待而愈加深沉。

  她只无语!

  江南的女子与北方的汉子就这样遥遥相望,明月为证爱是不变的誓言,河流的冰封和解冻也是生活的必然过程。

  爱情只有和两样东西发生关系时,才变得荡气回肠,那就是时间和死亡!

  因为总有一些东西是时间无法带走,无法打败的,即使此刻它消失了,也必然会在你不经意时以另一方式和你不期而遇,它扑入你的怀抱,惊的你措手不及。

  

  三

  

  还是在恋爱时,他挽着他是手去逛街,在一个不显眼的瓷器专卖店里她停下了脚步,她的眼睛被一个小巧而独特的青花瓷瓶而吸引。

  “喜欢吗?”

  “恩”

  他牵她进去,她正式与青花相遇。这是一个精致的瓷瓶,白地蓝花,白,白的冷俊,蓝,蓝的静美。画面疏朗而韵味无穷,一片浩淼的烟波之上,一袭青衫立于扁舟之首,侧身回望,那样的飘逸如云,那样的令人心动。在寻什么呢?红尘难忘的恋人吗?纯美静谧的乡月吗?又或许是对前途渺茫的担忧?

  远山点点,鸿雁低徊,隔江是柳身惠性的女子,前方的无法料定的征途。

  “想什么呢,丫头?”他问。

  “哦”,他突然从遥远的灞桥烟柳回到了这个典雅现代的小店。

  “太美了!就要它了!”她的眼中有无法掩饰的光泽。

  他们终于花了在他们看来很昂贵的钱,买了她的心愿。其实她知道,那个衣袂飘飘的男子就是他了,从此后,她就是那个石上望夫的女子了。

  他要去北方读书了。

  夜晚是催人泪下的时候。他拥着她有万千的不舍,语言显得多余,寂静代替一切。久久地,他拥着她,仿佛在一拥之下,时间就停止了,所有的相思的苦楚就都不存在了。

  她猫一样蜷着,拱着,仿佛要拱进他的灵魂,他只有更紧地拥抱,更疯狂地吻,他们的唇还是无可保留地探入、纠缠。没有了时间,没有了前途,没有了分别,现在只有他们的灵魂在做深刻的努力!

  “妮妮,等我两年!”

  “妮妮,等我等我等我”

  他的脸在烛光中闪着柔和而刚毅的光芒,眼睛一如初见时那么清澈迷人。

  “恩”

  有泪落下,真是难以脱俗,她想。

  “别哭,宝贝!”

  “恩,恩,恩-----”愈是答应,眼泪愈是汹涌,她也不去拭掉,只任他的吻和着她的泪一齐落下,融合变成爱的味道。

  这一晚,他们确切知道爱的另一份含义:执着,坚守。

  这一晚,他们让瓷瓶为证,看到了世间的一份爱情的瓜熟蒂落。

  

  四

  

  聚少离多的日子就这样在甜蜜中流走,多少个夜晚,她从繁忙的工作中回到曾经的温馨小屋,轻抚瓷身,轻唤爱人的名字,又曾经拥它入怀。不知是她温暖了瓷瓶,还是瓷瓶温暖了她,总之,她是活泼又温暖的了。这时,她就给他打电话:

  “朱小军,那边冷吗?”

  “不冷!想着你就温暖了啊!”

  “功课忙吗?”

  “忙,所以无法经常和你联系。”

  虽然她看不见,但她想他一定象她一样在笑着。

  “我给你唱支歌吧”

  “好”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追月的彩云哟,也明白我的心,我心中只有你------”

  她唱着唱着,声音就哽咽了,泪水就流了下来。电话那端,同样是哽咽,同样是泪水。

  “妮妮。我爱你------”

  于是在这疲倦又欢欣的夜里,她梦着曾经走过的葱郁日子,把寂寞赶走了。这遥遥的爱因了距离而愈加芳香,她的工作也如她的人做的是温柔细密,让人无可挑剔。生活有了它美丽的外衣。

  她是他的小姑娘。

  他是她的瓷瓶爱人。

  

  2009-4-30(未完)

  

  

  上一篇下一篇返回日志列表标签(Tags):瓷瓶花瓶女子典雅神情本文链接:复制签名档

  

上一篇: 《雨落春暮》     下一篇: 《请再说一遍你爱我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3173次 | 联系作者
对《瓷碎如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