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6-13   共 130 篇   访问量:2412
爸爸, 我是你眼中的一滴泪
发布日期:2009-06-13 字数:3935字 阅读:2412次
  

  

  时间就像一条默默的河,无论什么事,什么坎,再苦再难,都能轻易流过,可为什么有些痛在我心里永远不能释怀?为什么有些爱我永远放不下?日复一日,时间漫过我的心田,淤积的却是愈沉愈重的感觉。我知道,有些爱,有些亲情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

  1992年9月3日,是爸爸永远离开我们的日子!

  这个日子离我越来越远,但有些事却历历在目,越来越清晰,让我终生难忘!

  时间一眨眼,爸爸就不在了,再一眨眼,17年就过去了。生老病死,在时间面前都说不上传奇,荣华富贵也仅仅是过眼烟云。所有的疾苦它只是无声无息地冷眼旁观!相对无垠的天地,我们人类也不过沧海一粟,渺小如蚁。人生一世,犹如落叶,无法逃脱诸多因素的摆布。

  爸爸的病要追溯的话就早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明显的病他一直当胃病来治,只是简单地买几盒“三九胃泰”来应付自己的身体。当然,那药对他的病肯定是没什么效果的。平日他不想吃饭,妈妈心疼他就会给他买些方便面让他泡着吃。那时候方便面对我们来说是绝对的“时髦的食品”,所以爸总不舍得多吃,等我星期回家了,给我书包里塞上几包。当时,不了解爸爸病情的我却为得到方便面而幸福的象个骄傲的小公主。

  这样懵懂而幸福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夏季,有一天爸从地里归来,我突然发现他瘦了很多,身材没有以前那样高大,腿上青筋暴起,脸色蜡黄,一双眼睛透着无限的疲惫。爸回到家喜欢把背心脱掉靠门蹲着,那天我又吃惊地发现,爸的肚子胀的好大!明显不正常。我问妈,妈无奈地看看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倒是见爸爸总用手摁着肚子止痛。

  爸爸疼实在忍不住了才让妈妈陪他到朱兰医院看医生,医生说可能不是胃病,是肝病,建议爸爸去院岭医院。于是爸妈又赶紧去院岭,谁也没有料到,爸这一去就踏上了与病魔搏斗的最后28天。

  爸爸好象当天就住院了,而那时的我在家管理家务和卖菜,茄子辣椒长的正好。那时我小,也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知道病魔的厉害,别人住了一次又一次院都好了,爸从未住过院,怕什么呢?

  有一天我卖完菜还早,就跑去看爸,准备向他汇报“胜利的果实”。没想到,一进病房,看到爸爸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输液的管子插进爸爸的身体,苍白的被子裹着瘦小的身体。几天不见,爸瘦弱的眼眶突出,嘴唇干裂,胡子也有气无力地趴在下巴上。我鼻子一酸,“爸爸-----”,看到我,爸爸眼睛现出炯炯的神采,很吃力地说了声:“辉来了”,他告诉我没有事,不要担心他,要我在家管好弟弟,妈把我叫到门外,告诉我,爸爸可能是“肝腹水”,也就是肝癌,还说爸也看了检验报告,他可能不认识那个“癌”字,“不过”妈说,“没有关系,能治好的。”

  我回家尽可能地多做事,晚上忙到12点,把菜筐整好,第二天4、5点就骑车去寺坡卖菜。一个月时间,我攒了四百多元,交学费足够了!我高兴极了,为能替家里减轻负担而自豪。

  爸第二天就去了职工医院。我在寺坡东头集市上给爸精心挑选了橘子和葡萄。我一个也舍不得吃,剥好了喂给爸爸。然而爸爸累极了,病痛折磨的他连眼睛也不想睁,他吃的很少。

  在医院陪伴他的只有妈妈,哥哥和叔叔跑外面的事情。妈妈实在太辛苦了,我就白天去上课,晚上骑自行车去陪爸爸,好让妈歇一会。

  医院里在晚上还是比较安静的,偶尔有人轻轻走路和说话的声音。有时候我睡不着就趴在一个窗台上看夜空,夜空真是太诡谲了,云层不停地变化着,忽而墨龙,忽而殿宇,忽而又是变了脸色的恶魔,张牙舞爪的。风随着我的思绪飘啊飘,慢慢地就有了凉意。

  我回到病房,趴在爸的身边眯一会眼。爸真的太累了,可他一刻也睡不着,因为肝部疼的厉害,他咬牙蹙眉,努力要把病魔赶走----。他的腹部开了个口子,有导管往外引流腹水,黄黄的水顺着管子流到盆里。我多么希望流走毒流尽痛苦啊!剩下的是爸爸憨厚可亲的笑容和宽厚的胸膛……。

  有一次爸爸小便,就叫我,我递给他便盆,准备去倒时爸说等你妈倒吧。我还是拿着去了卫生间。爸爸,我是你的女儿,我应该的啊!

  爸爸在病魔的折磨下熬着,目光渐渐失去了光泽,身上还起了小红斑点,医生说是毒气散出来了,情况不好。然而在当时我还是极为乐观,乐观是因为我想爸爸怎么也不会离开我的。后来妈得到一个偏方,用青蛙心挤汁服下,以毒攻毒。二姑一家立刻行动,甚至发动邻居帮着捉青蛙,田间地头那蹦跳的青蛙曾带给我们怎样的希望啊!我和妈妈违背着自己内心的煎熬剖开青蛙,取出心脏,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去求得希望,真是荼毒生灵!然而当时有什么办法呢?

  爸爸很艰难地喝下“蛙药”,还真是感谢苍天,几天后爸爸身上的红点少了,我们高兴极了。然而这只是个表象,病毒已严重地侵害了爸爸的身体,医生说至少有五年的病史了。可怜勤劳善良的爸爸却舍不得花钱为自己检查,还自作主张地买胃药来吃,以至于延误了病情。

  爸爸愈来愈难受了,他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常常出很多虚汗。妈让我给爸买个汗衫,给他换时,他的骨头硌我的手。

  我的心开始了恐惧,爸爸难道是快要离开我们了吗?可爸爸怎么就住一次院就会死掉呢?

  有一天晚上,突然从隔壁病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个和爸爸一样病情的患者去世了,爸爸感受到了什么,他变的更沉默,偶尔说点,声音也很微弱。我想这大概就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第二天他对妈妈说要回家,想回去看看。我们知道爸爸对他的病丧失了希望,第二天表叔开车把爸爸送回了家。去看病时爸爸是自己走着去的,只一个月时间,他回来时躺在担架上被抬了回来。现在还能想起来抬着上车时大家小心地说着慢点慢点,我坐在爸爸的身边,用手护着爸爸的头,爸爸闭着眼睛。

  8月30日爸回到家,精神好象好了许多,爷爷奶奶在他身边,奶奶给爸爸做面汤,他甚至可以喝小半碗了,我们都认为爸这下会好起来的。

  9月1日我去学校,2日即又回来。奔进家门,一眼望见父亲,心痛欲焚:父亲蜡黄蜡黄的,瘦弱不堪!

  “爸爸,吃点饭了吗”

  “恩,吃----吃了点-----”父亲吃力地说。

  奶奶走了过来,“你爸好多了,别担心啊!辉。”

  我露出了一个很怪的笑,难言的。为了安慰父亲,我轻轻地与他说着话。

  “爸爸,我刚开学不忙,我可以回来看你。”

  “恩”

  “我今天要走的,明天再回来”

  “那------今天不走吧?”父亲乞求。

  “爸-----,我今天请假,明天回来多住几天行吗?”

  “好吧!”爸无奈我的坚持,“那不要参加考试------不要参加考试啊-----”

  “什么?爸爸你说什么?”我惊呆了,爸爸说糊话了,我的泪水唰地涌出,我何尝忍心离去啊!

  9也3日上午,爸爸处于弥留状态,当我经历了漫长的颠簸回到家时,一眼望见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踉跄扑倒在爸爸身上,可是,爸爸已经没有了声息,他平静地闭着眼睛,一件黄色的军大衣使他显得臃肿。我握着爸爸的手,那还残留微温的干枯的手。妈说你醒来看看啊,辉回来了啊,你不是一直等着辉的吗?泪眼模糊中,我突然看到爸爸的眼角果真有泪水,一滴,悬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我。“爸爸----爸爸-----”,我的眼泪汹涌而出,爸爸知道我回来了啊,他只是不能告诉我了。

  爸爸,我就是你眼中的一滴泪啊!

  我小心地用棉花擦着爸爸的遗容,“爸爸,这是我最后一次给您洗脸了,我要擦去您的泪水,您的辛劳,您在人世间所有的苦痛!”

  一缕缕灰白的烟弥漫了爸爸通往天堂的路,那黑色的纸蝴蝶在人们的哭声中飞舞着,旋转着,似乎要给哀者以安慰,给生者以力量,殊不知,哀情更哀!哀情不堪!

  这个夏季就这样含泪走过了我的青春。从此,我的青春之叶总蒙着淡淡的雾霭,湿漉漉的。无法弥补的缺失让我的心悬在空中,我仰头天空,寻找天堂,寻找那个影子和他给我的爱,可是连上苍都流泪了,爸爸却始终不发一言,只有临别时的一滴泪水,算是给女儿最好的馈赠了。我只有藉着这滴泪水的安慰,一个又一个夏天地走过,那些象汪洋一样的幸福和欢笑永远停在我青春的路口,再不向前迈步。

  一个葱茏而明丽的夏季又到来了,而我的青春都老的走不动了,没有爸爸的陪伴,我只能孤独地走在他模糊的影子中,任何形式的爱都替代不了爸爸的爱!我只能在班驳的岁月里渴望着,回忆着,疼痛着,哭泣着。

  爸爸,您知道吗?黄瓜又到了成熟的季节,那绿绿的叶黄黄的花缠绵的藤都在想您呢!还有地头的那口老井依然清澈深刻,如您的人生厚重而不张扬,无声,有情!

  爸爸,你是我眼中的一片云,我是你眼里的一滴泪!你的漂浮我懂得,我的思念你知道,当我想您,当我哭泣,请您扬一扬手,爸爸,你的泪就会落到我的心里,我就不会孤单,就会坚强,就会走过一个又一个夏天,一直走到我们相见的那一天......

  

  2009-6-6木 (为纪念爸爸17周年忌日文)

  

上一篇: 《她的长发在诉说》     下一篇: 《雨落春暮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2412次 | 联系作者
对《爸爸, 我是你眼中的一滴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