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欧随记》--明月居士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6-10   共 13 篇   访问量:2870
之八:梵帝冈
发布日期:2009-06-10 字数:4343字 阅读:2870次
  7月26日上午7:50,我们在”ORVIETO”入住的旅馆前乘车出发,中午时分,巴士徐徐驶入永恒之都--罗马城。

  

  台伯河,从罗马市中心缓缓流过,把这座古老的城市分为东西两部分。河水并不清澈,仿佛一驾老式马车,从久远的历史深处颠簸而来,辗转流离,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历史风尘。巴士沿河岸行走,正午的阳光,在车窗外面的建筑和树木上来回跳动、涂抹,呈现出无数幻象。街道旁边,偶尔可见几处古罗马时期坍塌沦陷的城堡遗迹,断壁残垣,芜草秋阳,给这座曾经辉煌繁华、显赫一时的帝国城邦,平添了几许悲远寥廓和沧桑厚重之感。巴士过圣天使桥,穿越几条街道,在一个窄窄的街道口停了下来。导游告诉我们,前边几十米处,就是世界上最小的袖珍国家,也是全球约八亿天主教徒的信仰所在,世界天主教中心,政教合一国家--梵蒂冈。

  

  在记述这段行程之前,有必要先回溯一下这个国家独特的演变历史。

  

  梵蒂冈,位于台伯河西岸、意大利罗马城西北角马里奥山与加尼科洛山丘中间的高地上,被称为“国中国”,属亚热带地中海气候,平均气温1月为7℃,7月为24℃。面积0.44平方公里,相当于北京故宮的五分之三。领土包括圣彼得教堂、梵蒂冈宫、圣彼得广场、博物馆、公园及几条街道。其官方语言为意大利语和拉丁语。总人口1380人,常住人口约540人,主要是意大利人。首都即梵蒂冈城(CittàdelVaticano),教皇为梵帝冈的首脑。作为世界天主教的精神領袖和“基督在世的代表”,教皇拥有至高无上的神权。梵帝冈的国旗图案上,写着《马太福音》中的一段话:“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

  

  2世纪时,罗马城主教盘踞帝国首都,以其政治、经济势力庞大,便企图凌驾于其他主教之上,后因影响日盛,渐独占“教皇”之称。756年,教皇斯提芬二世获法兰克国王丕平所赠罗马城及周边区域,开始拥有世俗权,是为教皇国之始。此后疆域屡遭变迁,数经亡兴。直至1870年教皇国并入意大利王国,教皇退居梵蒂冈宫,才宣告世俗权力的结束。

  

  1929年2月11日,墨索里尼同教皇庇护十一世签订《拉特兰条约》。意政府承认梵蒂冈为教皇制主权国家,教皇正式承认教皇国的覆灭,另建梵蒂冈城国,并把每年的2月11日定为国庆日。如今,梵蒂冈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派有“圣使”、“代表圣使”、“宗座代表”,在联合国有常驻观察员。这个国家既没有资源,也没有工农业,世界各国宗教组织和教徒的捐款,是其国家主要经济收入之一。除此之外,就是邮票业和旅游业,以及不动产出租、特别财产款项银行利息、宗教银行的盈利收入等。虽然只是个“弹丸”小国,但其黄金、外汇储备多达100亿美元,在世界各国拥有地产46余万公顷,还在世界许多国家设有学校、医院和文化机构。其金融资本在意大利的势力,也不可小觑。

  

  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簇拥着来到了这个国家的国界。说是国界,其实只是一条白漆划定的界线。整个梵蒂冈,事实上完全与罗马城浑然一体,如果导游不作介绍,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可能把它看作罗马城的组成部分。在圣彼得广场,导游进行了必要的解说,规定了团队集中的时间。之后,大家开始结伴分散自由活动。

  

  圣彼得广场(Piazza San Pietro)建于1667年,是十七世纪巴洛克建筑的代表作,呈椭圆形,南北长340米、东西宽240米,地面铺以黑色方石。广场中央,矗立一高25.5公尺、重320吨的方形尖塔(西元四零年由埃及的Elliporis搬运而来),顶端镶有精美的耶稣受刑十字架。左右两侧是两座高约十四公尺的三层喷水台。广场入口两侧,环绕的白色立柱长廊,是由那不勒斯建筑天才“巴洛克艺术之父”贝尔尼尼设计的,故名“贝尔尼尼圆柱廊”。左右长廊,两边拱曲对称,形成呼应揽抱之势。柱廊是由284根巨大圆柱和88根方柱组成的,四排分列,形成三条曲廊。站在两个喷泉之间的圆形白色大理石处望过去,两侧四排石柱组成的柱廊,只能看到前面一排,这一独特的视觉艺术效果,无疑是设计师匠心独运的结果。环顾广场左右,两边与教堂相连的环形曲廊,顶部平坦,分立遥对。缘顶耸立着140尊高约3.5米的圣经人物和殉道者雕像,各以不同造型仪态俯视广场。

  

  圣彼得大教堂看上去呈长方体,平面形似希腊十字架结构,造型神圣,崔嵬矗立,气势恢弘,是全世界最大的教堂,也是天主教的总部。其顶高137米,最长处约200米,最宽处约130米,可容纳数万人众。教堂最早建于西元324年,原始构建只是圣彼得墓穴正上方的一座小会堂,后毁于战乱。十五世纪罗马教皇朱里亚二世再次在原址上实施改建,经由布拉曼特、米开朗琪罗、德拉·波尔塔和卡洛·马泰尔相继主持设计施工,装潢修饰,汇聚包括米开朗琪罗在内的文艺复兴时期10位建筑大师和艺术巨匠的心血,历时120余年,终于1626年11月18日正式完成,由教皇乌尔班八世主持了落成典礼。教堂的最初命名,取之圣经故事:耶稣受难后,作为大弟子、12个门徒之一的圣彼得,携众教徒至罗马布教,不幸为罗马暴君尼禄捕杀。教众为示悼念,将其安葬于此,并在茔墓上建起教堂,取名“圣彼得教堂”。站在广场前边远望,教堂前入口处,凌空伸出一矩形顶篷,状如垂天之翼。顶棚前下方,台阶错落,层叠而上。教堂下面的廊檐上方,有11尊雕像,中间是耶稣基督。两侧各置一座钟,右边是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左边是罗马时间。大殿下有5扇门,一般游客平常只能从中门进入。右边的圣门,据说每隔25年的圣诞之夜打开一次,由教皇带领教众步入,意为走进天堂。其它三门分别为“圣事门”、“善恶门”和“死门”。据导游介绍,教堂右边长廊第二个窗口,就是教皇礼拜天露面的地方,每当教皇出现,广场上的信徒们就会潮涌膜拜。在门前长廊檐下,有文艺复兴初期名画家乔托所作的镶嵌画《小帆》,画面描绘耶酥门徒在小船上遭遇风浪,颠簸前行的情景,象征早期基督教传道的艰辛。

  

  随人流缓步进入圣彼得教堂,俯仰环顾,可见教堂顶部和四壁雕饰着众多《圣经》题材的壁画人物形象,琳琅满目,色彩富丽,烘托出一种无比神圣庄严的宗教和艺术氛围。这种极尽渲染、通过大胆的艺术想象和强烈的色彩变幻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效果,确实具有一种震摄人心的巨大力量。我甚至感到,这种力量几乎根本不容我去多加思索,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反射到了我的整个精神层面,并迅速笼罩了我的灵魂。在这里,也许每个人都只能忘记自己,驯服地遵从宗教精神的引领,仰望天堂,向上帝匍匐、膜拜和忏悔。

  

  和众多游客一样,我屏息蹑足,跟着自然排成的队形慢慢朝里走。靠近的游客,偶尔会短时间互相对视一下,目光略显漠然,几乎都不在对方脸上多作逗留,就匆匆挪开了。但我清楚地看到,人们的眼神中无不充满了虔诚和敬畏。进门口靠右边的走廊里,摆放着米开朗琪罗25岁时的作品《皮埃塔》,虽然只能隔着玻璃欣赏,但其艺术感染力仍能深深打动每个游客。入门右行几米处的小礼拜厅里,有米开朗基罗25岁时创作的唯一签名石雕“哀悼的基督”。在第三礼拜堂( Cappella del Sacramento)里,有贝尔尼尼所建的祭坛,只有祈祷的人才可以进去,不是信徒谢绝入内。我虽然不是信徒,但凭着对宗教知识和有关规矩的了解,有幸随几个祈祷的游客进入了礼拜堂。礼拜堂正中央靠右边,摆放一尊圣彼得青铜像,因祈祷的人长年亲吻触摸,表面泛着一层明亮的金色光晕。左侧以及与第二,第三礼拜堂相对的墙面上有波莱渥罗为伊诺欠兹奥8世建造的青铜纪念碑。圣彼得墓前,光焰璀璨,点燃着99盏长明油灯。墓前跪着的,是由新古典主义雕刻家卡诺瓦制作的教皇庀奥六世雕像。靠里边,是由贝尔尼尼设计制作的镀金青铜宝座。宝座光芒四射,上边放着“圣彼得木椅”,椅背上装饰两个小天使,手持开启天国的钥匙和教皇三重冠。传说,这把木椅就是圣彼得的真正御座,而经实际考证,这把木椅为加洛林国王泰查二世所赠。按照教规,只有教皇才可以在这座特殊的祭坛上,面对东升的旭日,当着朝圣者做弥撒。

  

  大殿正中偏后,位于圣彼得茔墓上方、由四根高11米的螺旋铜柱支撑的,是贝尔尼尼积9年时间雕制而成的青铜华盖。这是一个典型的巴洛克装饰性建筑,高29米,柱身饰以金色桂枝和葡萄枝,金蜂点缀,无数小天使攀附其间。华盖四周金叶飘挂,波纹起伏,摇曳招展。华盖之内,是一只光芒四射、展翅凌飞的金鸽。华盖之下,就是前面介绍的祭坛。

  

  米开朗基罗二十四岁时创作的“悲恸圣母”(Pieta)大理石雕塑,是教堂的“镇堂之宝”。可惜不能走近仔细欣赏,也没法拍摄到,我只能打开记忆,凭借过去曾在艺术鉴赏图册中看到过的比较模糊的一点印象,想象圣母玛丽亚怀抱受难死去的耶稣,如何垂首凝睇,悲痛欲绝,又如何充满对上帝意旨的秉承和顺从感。

  

  无论从建筑艺术的角度欣赏,还是从教堂的宗教核心上审视,梵帝冈宫殿中央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的穹顶部分,都是最具集中和引领意义的。所有的绚烂和堂皇、崇高和伟大,都在这里汇聚、跳跃,激荡和升华。而这一旷世建筑艺术杰作的作者,还是米开朗基罗。穹顶设计为双重构造,外暗内明。这个大穹顶的设计,经历了百年波折,最先由布拉曼特于1506年设计,1514年他去世后拉斐尔接替。六年后,拉斐尔也去世了。教会方面对教堂顶部借鉴哥德式设计,强调黑暗与光明的对比,采用玫瑰花窗,而考虑教堂入口处的光线对比效应,取消了穹顶。后米开朗基罗在71岁高龄时接替这项设计,他以“对上帝、对圣母、对圣彼得的爱”的名义,重新恢复穹顶。穹顶廊檐上有十一个雕像,耶稣基督的雕像居中。天花板上,以上帝划分光明与黑暗为题材的“创世纪”,人物形象线条灵动,造型崇高,整个画面流光溢彩,光华四射,令人叹为观止。

  

  我在教堂正面的祭坛画像“最后的审判”前,伫立良久。这是一幅米开朗基罗穷其毕生完成的作品,具有不朽的艺术价值。西斯汀礼拜堂天花板壁画完工二十四年后,反对宗教改革的教皇保罗三世委托米开兰基罗为祭坛墙壁绘制一幅壁画。当时,垂暮之年的米开兰基罗,正经历
上一篇: 《之四:茵斯布鲁克》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明月居士 | 已阅读2870次 | 联系作者
对《之八:梵帝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