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6-02   共 120 篇   访问量:2259
困惑在端午节
发布日期:2009-06-02 字数:1695字 阅读:2259次






从农历3月19日那天起,突然之间浑圆的日子变窄了许多,在后来渐渐地成为一条线。

夜间正好是10点30分,秒针“啪哧,啪哧”不停地响着,如同豆大的雨滴敲在发黄的桐叶上,即刺耳又穿透。我看着它以某种方式从容走进我跳荡的心里打了个结,便又丝丝缕缕从某个地方弯弯腾腾出来,又顺着窗纱的小孔,不回头,以往树梢走去。

光滑的地板砖,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分外铮亮。我吸完一支烟,苦苦地就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吱吱泛起的小泡泡即可消失。仿佛它又用弧线的形式,顺着来路返回原地。我的嘴没有闭,也就像屋门没有上锁,牛家的狗叫声一连串飞进来一样,我就恶恨恨、努力地咳嗽了几声。其实我身体很好极了,比如上树逮鸣蝉,再用黄泥裹上烧着吃,比如在石缝间掏螃蟹,我不用手,而是用嘴去咬,别看两鬓生生古歌。于是,我便想着树梢头上的那根线,在我既不注意的时候也许从我的口里,也许从我的喉咙,再不然从我喉咙一下拉出了什么东西,反正我咳嗽的很厉害,反正与那根线有关系。

我用枕头垫在腰间斜躺在母亲睡过的床上。日子浑圆的时候我不用这样,因为那是母亲的床,当日子变成一条线的时候,它把我牵到了这里,它把母亲牵到了那里……也是的,日子浑圆就浑圆吧,为什么偏要扁呢?即便是扁了就扁吧,为什么还要变成一条线呢?变成一条线就变成一条线吧,为什么还要牵牵连连呢?牵牵连连就牵牵连连吧,为什么还要打成结呢?打成结就打成结吧,为什么还要解不开呢?

我在两个女人之间走着,也是在两个母亲之间走着。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前世爱人,却不在一条线上,但在同一个世界间。在她们面前我分别矗立了片刻。以往的端午节是您应记我们;以往的端午节是你操办给我们。这个端午节我应记您;这个端午节我操办给你。让我慢慢地再想想,还能给你们再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还应该给你们再做的事情。双膝跪下来叩三个头,默默地说上几句从心底发出告慰的话。尽管您相信月球上走动着的是华仔,太空飘扬的是红旗,但我还须这样说,要不我能做一些什么呢?再默默地举个弓说上几句“神与你同在……”,“把一切忧虑卸给神”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把忧虑卸给神。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举动和截然不同祝福、祈祷的话语。一只脚走一条路,两只脚一前一后形成的是我,形成一条路,形成缠缠绕绕,无头无序一条线。

蚊子嘤来嘤去。这是5月,说热不热,说冷不冷,它就在我的眼前,撩上撩下,撩远撩近。是不是想吃掉我吗?不是。它是想撞碎在我鼻梁的悬崖上吗?不是。它是在寻找机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闯入我的口中,要把那根线在我的心上缠绕的形状,看个分明。其实我早就看出它的心事,每时每刻我都在提防着它,连出气我都用鼻子,即便我在吸烟,都用二拇指和三拇指夹着,再用手紧紧捂着嘴,是烟雾从鼻孔喷出。世界寂静成奇迹,吐出的烟雾,呼咙呼咙炸雷似的翻卷着。我屏下呼吸,就剩蚊子了,它的不安生如同舞影的军用战斗机,对一个阵地进攻前所发出的狂轰滥炸。逮不着它也拍不着它。于是,我长长出了口气,把嘴张开成一个大峡谷,让它直飞进去,把它咀嚼吃掉……

有一句俗语叫“人算不如天算”,当吸一口烟,咽下到肚子里的时候,我就后悔不应该咽下,事先我就欠缺对这方面的深思熟虑,没有考虑到,那一股烟雾顺着喉咙,它不就是一条线吗?很难想像在里面都会做些什么,都要干些什么,能知道吗?当它再从鼻孔里快速地飞出,又缓缓屡屡得意地在屋里盘旋一阵子,也顺着窗纱上的小孔,是奔向树梢还是奔向月亮?

我心里这样想,不管它奔向树梢还是奔向月亮,谁敢说它不回头?从开篇到结尾,这一条线在模糊中有些凌乱,凌乱的只是这一条线么?

牛家的狗又叫了几声。到任何时候这个声音都不要跑调,带着浑圆,在我的周身以外,最好也包括我,包括人间受过磨难或正在经受磨难的人们……



09.5.24晚上



上一篇: 《母亲,我才懂得感恩(四)》     下一篇: 《窥小丫日记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2259次 | 联系作者
对《困惑在端午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