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4-26   共 120 篇   访问量:1782
母亲,我才懂得感恩(三)
发布日期:2009-04-26 字数:1552字 阅读:1782次
  

  

  农历2月14日,我平生第一次拿起录像机,这一天是母亲的生日,记录一位饱经沧桑乡村老人微笑里流露的舒畅,皱纹里铭刻的艰辛……

  

  三

  

  其实,这一天天很高,云彩几团,轻纱几片。我一个人还有陪伴我的架子车,在叶家岔路我的那块责任田里秋收,可能离端午节没有几天了,日头也赶紧赶慢飞似得奔跑着。蜀黍掰完之后,我一包包被下山,满满地装了一车子。一把汗擦过,便长长地出了口气,当我抬头时,日头跨过了正午一大步也许是两小步。

  山根的路实在不好走,还有好几处不但粗粗细细,而且还松松紧紧,有时像患哮喘的病人快快慢慢,有时像不规矩的孩子躲躲藏藏。然而,还不够,它的长相本身就寒碜,再加上风耗日晒,雨水冲刷,如同阵地上败阵受伤逃亡的溃兵,连一个卫生员也找不到。这一条路脐带一样连着我的村庄,连着祖祖辈辈生命的延续和为人的挣扎。

  庄稼人有不雅的习惯,大都在修正自己的田地时,把刨出的料礓石头,草藤树根,七古八杂一股脑扔到路上。还有更甚的,为了多占一龙麦子的地盘,愣是把路挤到沟边山崖上去,当你拉着车子吃力地走着的时候,你不但得趟路,还得开路,还得清路,那些没有眼色的障碍物对你不会有任何表示的。这些路还有一个特点,就在急拐弯处总有辘轳把形的姿势在斜坡处摇摇摆摆,你不使劲车子上不去,你用劲,必须把车把按下去,车尾翘起来。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我心知肚明翻车的可能性必然大于不翻车的可能性。晌午错的日头毒且辣,要比羊汤泡馍红辣椒猛地很,望望这条路的前前后后,空荡荡的,在这上不粘村下不粘店,想找个帮忙的人,就像正宗婆娘偷汉子——只想难得。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成功在此一举,这些词眼儿,日溜日溜地窜出来,勉勉强强都能派上用场。试一试把,只当日本鬼子端着机枪在身后撵着呢……

  灿烂的业绩,终于出现了,是谁把我从石头笼里拉了出来,我不知道,在石头笼里躺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只记得在进入我家大门前时有两个男劳力架着我。在秋天的阳光下,我的影子比我真人要高出了一头。

  就那样趴在床上,用阵阵发出的吭哧声来缓解全身的疼痛,母亲把饭做好放在我床前的桌子上,吃吧,去忙她得了,因为那里有她蹒跚学步的小孙孙,和唧唧哼哼的家务。还有如同病重公婆似得农田,牵肠挂肚的秋庄稼。你在玉树岭摘着豆角,想着山那边该锄第三遍红薯了,你在锄红薯的时候,你又想着大西坡地里的棉花,河滩的那几亩泛黄稻子,村边的那几畦番茄、黄瓜……还有礼尚往来,儿女孙男这个家。母亲您是光芒,任我们我们四季享受,您是草原任我们终生啃青,您是铺就的路面任我们肆意驰骋,您是河流任我们无休止地吮吸,您是土地任我们无边无沿地疯长,您是青山人类唯一的依靠。

  我试图双脚触地,坐在床沿上,然而腰疼不说,屁股疼的不能粘,坐不成,只能用两只胳膊牢牢地撑起全身。当母亲来拿碗洗刷时,看我没有动、饭没有动,她用不太顺畅的动作,把几乎拉不动的我,极其艰难地把我抱了起来,我很不好意思地对母亲说,我两只手端不成碗也拿不成筷子。你不早一点说呢?什么时候了,饭吃不到嘴里。母亲就一韭一韭将面条送到我的嘴里。这时我已经是两个儿女的父亲了,妻子做生意没有在家,这时我回想起妻子为两岁女儿吃饭的情景,用筷子把面条加起来,放到自己的嘴里捋一下,再取出来轻轻的吹一吹,再慢慢地方到他的嘴里,他的两只小手耷拉着,仰着脸张着圆圆的小嘴。

  这时,我想起来三十三年前两岁的我,母亲同样用这种方法喂我吃饭……

  09.4.9.

上一篇: 《2月14日,我才懂得感恩 二》     下一篇: 《母亲,我才懂得感恩(四)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782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我才懂得感恩(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