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4-21   共 120 篇   访问量:1807
2月14日,我才懂得感恩 (一)
发布日期:2009-04-21 字数:1826字 阅读:1807次
  

  

  农历2月14日,我平生第一次拿起录像机,这一天是母亲的生日,记录一位饱经沧桑乡村老人微笑里流露的舒畅,皱纹里铭刻的艰辛……

  

  一

  

  “我也想象王城那样,怀抱机关枪,都都地扫射”这是20多年前上初中时说的一句话,它的福足满满够我享用一辈子。批林批孔的暴风骤雨,席卷着我的学校,也席卷着我童年的灵魂。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在课堂的座位上我站着,没有把《木兰辞》背诵完,一脸阴沉,眉梢上凝结着冰霜的大队公安员在高声喊叫我的名字,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射向我,仿佛我是刽子手,独自偷袭八路军的防线,他的叫喊声如同向我打响的第一梭子弹,这是教育工作组住进这所学校的时候。

  学校办公室,是在学校的中央,那是旧社会大户孙家的宅子,实际整个校院都是孙家过去的地盘,他究竟有多大地方我不懂。据说这所办公室是当时孙家的会客厅,稀里糊涂得我就这样跟着公安员走了进去。四周坐满了人,有我的老师,由学校的领导,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公安员说,啦主任我把他带来了。啦主任坐着没有动弹,只是轻描淡写地哼了一声。啦主任和我的老师们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他的脸大且红润,眼睛半闭半睁,他不消一顾地看了我一眼,便低下头看桌子上的材料。诺大的屋子里没有响动声,然而,急促的喘息声风一样一阵阵刮过。

  

  啦主任幽幽地问我,你就叫路路西?我轻轻地哼了一声,究竟他听见没有听见,我不知道。啦主任他却站起来,起身并不猛烈,把手中的笔放到材料上,一只手按着办公桌,极其缓慢地向我走来。周围的人不知道是看他还是看我,反正目光都聚集在两个点上,一个是他,一个是我。整个屋子除了门,只有两个窗户,四周黑洞洞的。屋门东边的小方格窗户,明亮的光线钓饵一样勾着我的目光,我的脸就轻易地转了过去,但还是傻傻地戳立在那里,如同刚栽上的树,还没有来得及浇水,却被谁家的大肥猪为了解痒痒蹭来蹭去。啦主任用低微而又严厉的口气说,把脸转过来,看着我。啦主任的声音的确不高,但充满着刺骨的寒,我的脑子里有一种白雾在升腾。啦主任一拳头砸向我的前肩,我以为天空就这样猛然的黑了下来,整个房屋在渐渐地倒掉。我抬起头尝试着起身,但没有起来,模模糊糊地看到,有人急急忙忙站起来,又急急忙忙坐下。这时我想,站起来的人是想去拉我,或者想搀扶我,或者想把我紧紧抱在他们的怀里,因为那里面有女老师。……这是母亲的怀抱,我就舒舒服服地躺着吧,即便真的天塌下来,地陷进去,我不害怕,母亲就在我身边。……她惊恐的目光看着我,孩子你怎么啦,你生病了?两行泪珠就滚落在我的脸上。妈,我好好的,我就想躺在你的怀抱里睡一会儿,妈,你别惊动我……

  怎么,还哭来,不服气不是?滚起来。啦主任用憋红的脸,满身怒气说。我仰脸躺在地上,眼睛渐渐地睁开,看着房子上的大梁那么粗又那么长,二梁又那么短又那么粗,檩条不细不粗又那么长,椽子又那么细又那么短,椽子和椽子之间用的不是芦苇而是木板。不知道我应该想些什么,但我看见的是这些。上初一的头一年,刚立吧秋,10月16日是我14岁的生日。

  城关派出所,宿舍兼办公室。三斗桌上放着一把小手枪,他黑的要命,黑的发亮,黑的可爱。远远比我在外公家上小学时,用书纸折叠的那一把,然后,再用墨涂上一层的那支好看的多。这个屋子里一名头戴大壳帽的人,一把手枪和我。大壳帽叔叔让我摸摸你的手枪吧,他没有说话,猛然间他使劲拧着我的耳朵狠狠地往地上按,并自言自语地说,地主娃,你真想翻天不是?你拿机关枪,都都地扫射谁?不过我真的腰弯了下去,头发都碰着了地面上,但是大壳帽和我一样把腰弯了下去,当他直起身的时候,我也就直起了身子。只有那一把小手枪躺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枪口究竟面朝什么方向,我没有在意也没有看清楚。只注意到,离窗户不远的墙壁上,“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的李玉和手举铁链,脚戴铁镣,似乎发出那咣咣当当的冰冷声的肖像,漠然地响起。上午从学校到派出所里的日头压山,我的生命充满着惊恐和传奇。

  

  这一夜我没有回成家,母亲生命的火光点不亮那年头的萤火。

  

  2009.4.6.

上一篇: 《别吟》     下一篇: 《2月14日,我才懂得感恩 二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807次 | 联系作者
对《2月14日,我才懂得感恩 (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