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3-27   共 120 篇   访问量:2500
樊氏家族
发布日期:2009-03-27 字数:2270字 阅读:2500次
  1

  

  樊氏家族在北元村是大户。据说一行

  展不开翅膀的大雁,企鹅般的姿势向南迁徙,

  山西洪洞,那棵大槐树,举不起再望的手掌

  伊川龙王屯之梦,被砧成一片发黄的草纸。

  六月头戴雪帽翻越西岩山

  目光向南,望不尽茫茫重山峻岭

  

  高都川口,玉皇岭上凤凰声声长鸣

  山根,我的祖先种子一样生根

  这是一条同长江黄河一起

  永不止息奔腾的樊氏河流

  

  早先北元村不叫北元村,先辈们

  以手工烧制瓦盆瓦罐为生

  从泥土到市场,有闷声到

  清脆和响亮,豫西

  一道陪伴日月生辉的山溪

  

  尽管,从叶岭晃晃悠悠

  走出一条沟壑,隔开了北元村

  但隔不开这个村庄,铁打的以往深情,

  虽然,这里居住着

  贾家、牛家、卢家、何家

  人多势众的樊氏家族把他们看作弟兄姐妹

  看作日子,看作7月收割的麦香

  

  2

  

  卢沟桥上愤怒的石狮,在铁蹄轰然

  吼过的时候,它们却仅仅扮了个鬼脸

  如同小孩在强盗面前玩了个花样

  使那帮劫匪们都不值得乜斜地看上一眼

  

  从那时候起,高都川口的古城墙上

  一面膏药旗,迎风吼叫

  我的故乡北窑村,改为北园村

  园,即菜园子,种植各种蔬菜

  饲养那群鬼子,遵从那条鬼令

  

  那一年12岁的长圆爷,跳着两筐

  青菜,在北拱门前,站岗的鬼子兵

  指一指菜,又指一指他们的枪

  长圆爷明白,菜瘦的和他们的抢一样

  

  长圆爷笑呵呵地拍拍屁股

  意思的没有茅粪,“死啦死啦地,

  你的还有的什么”

  长圆爷咪咪地从裤腰带中

  摸出两个虱子,放在他们的手中

  当他们回过神来时,长圆爷跑了很远

  

  后来,鬼子的马棚子里,就长出了

  担水饮马的“虱子娃”

  年月被他踩的一拐一瘸

  

  09.2.8.

  

  3

  

  嘹亮的进军号角在长江上空回响

  大伯,那年挥手告别学校

  激进的帆船上深深印证着他和同学们

  生死的身影,北元村历史上,第一个

  为人民扛枪的人,南京军区某团部的

  花名册上,镌刻着他的名字

  

  每次回家探亲,他首先分别看望

  贾家、牛家、卢家、何家,再去看望

  樊家的长辈,在人民军队里他饱尝和体会到了

  关爱、宽容和亲情,在家乡他延伸着樊家的

  传统与美德

  

  三十多年前,他身披党旗,从陕西商周

  魂归故乡,贾家、牛家、卢家、何家、樊家

  把凸凹的乡间道,平了又平,踩了又踩

  从洛栾公路沿岸到坟茔,时间在村民的脚下

  哮喘地前行。那天没有雨意,山路上

  湿漉漉的情谊和眷恋,在装点山崖上金秋中

  盛开的红枫

  

  2009.2.9.

  

  4

  

  浓重的炊烟,底蕴在这个村庄,三十年前

  几家姓氏,把盛满的饭放在地上或碾盘上

  谁都可以随意地端起品尝,粗瓷碗里盛满

  这片土地上的信任与和睦、没有堤防的

  心灵篱笆,敞开一片明净的河水

  

  我的故乡没有断炊的姓氏

  腊月,年三十对联贴上,

  即便熬年的鞭炮响起,走动和看望,是樊氏家族的

  嗜好,不分四季日月。在年好过,春难熬的日子里

  血脉在一起跳荡和流淌的是他们的高雅和坦诚

  

  人与人之间不知道什么叫红脸、吵架

  两口子偶尔的碰撞,是内火攻心,是牙咬着了嘴唇

  跨出大门,脸上的微笑

  在没有怨气和不自在土壤的家园里灿烂

  

  2009.2.9.

上一篇: 《二月 * 家谱》     下一篇: 《别吟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500次 | 联系作者
对《樊氏家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