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2-18   共 175 篇   访问量:2417
开会
发布日期:2009-02-18 字数:3396字 阅读:2417次
  

  “开会了,开会了……”下午第一节刚打预备铃,艾校长又在楼下反复吆喝了。声音虽不洪亮,但也算有穿透力,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艾校长声音刚落,从楼上楼下的教室、办公室陆陆续续走出来教师的身影,他们静默的向一楼会议室汇集而去。

  “又是一个临时会议”女教师云暗想,“就这么十几个教师,每周除了星期五的例会,总会额外安排一两个这样的临时会议。这节课又上不成了,精心准备的一节课又要往后放放了。”她布置学生自读课文,在黑板上出了几道思考题,转身走出教室。她知道,自己给学生布置任务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必须加快步子赶过去,才不至于最后到达会议室。

  还好,有几个教师也是刚从教室出来,她不由加快了步子。踏进会议室,一眼便看到校长、教导主任两人已经正襟危坐在领导席位上了,校长正专注地看着面前的一张纸,可能是会议内容的要点吧。还有七八位教师已经入席。她马上找个座位坐下来,门口还不时有教师陆陆续续走进来。

  “糟了,唐兰老师怎么还没来?”云发现下班经常和她一同回家的女教师唐兰还没到,不由得回头向窗外张望。

  几分钟过去了,十几个教师基本到齐,除了唐兰。

  艾校长大概感觉到人到得差不多了,慢慢收回了投射在那张纸上的目光,用手梳理了一下已经有点稀疏的头发,威严地扫视一周。“嗯,唐兰怎么没来?”艾校长的声音明显地带着责备、抱怨,脸上写满了严肃,仿佛几分钟前刚刷上一层浆糊。“她有点急事,会晚来一会儿。”云小声替唐兰辩护道。奇怪,唐兰一向挺守时的,今天怎么了?

  “打个电话问问!”四十多岁的女教导主任泉老师向艾校长提议。虽说是提议,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艾校长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很快打通了:“喂,怎么回事?开会唻,大家都在等你!”责备的语气有增无减,依然是一脸冰霜,仿佛觉得唐兰隔着电话也能看到他严肃的表情,也能领略到他领导的威严。教师们一个个静默着,大都呆望着面前的桌子,云旁边那个也是今年才调来的年轻女教师王倩在端详着自己的一双手,仿佛在细审手指上有几个萝几个簸萁。

  艾校长一边用惯有的慢条斯理的动作把手机放进衣袋,一边依然用严肃的语调抱怨:“怎么回事?正在路上?没见马上就打上课铃了?”

  教师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云以为会议马上就该进入正题了,不由得集中了一下注意力,谁知却看到艾校长向泉主任微微一笑,仿佛在宣布什么特大新闻似的大声说道:“今天上午来的那位就是唐兰的前夫,我们以前是同学……”

  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扫视一眼同事,见他们一个个都放松了下来,变换了刚才正襟危坐的姿态,有的还小声询问起了挨近的同事。

  泉主任显然兴奋了起来,脸上显出了红晕。因为兴趣盎然,她那女高音似乎比平时又高出了八度,语速也明显加快了许多:“是吗?是有点谢顶头,手提一个保温杯的那个人吧?今天上午我也见了。”

  艾校长肯定地点点头,一面还微笑着连连称是:“就是,就是!我觉得他长得也不赖嘛,西律(唐兰的丈夫)也不见得长得咋好!”

  仿佛一粒石子投进了一池春水,泉主任的脸上荡满了笑意,给平时严肃的那张脸平添了许多温柔来:“人家会是图长相唻?人家是图共同语言呗!我说呢,今天我看到那个人提着保温杯,来学校一会儿可钻进唐兰屋里不出来了,我原本以为是推销保温杯唻!”接着瞟了一眼在座的教师,肆无忌惮的咯咯大笑起来。有几个教师也附和着露出了笑容。

  两位领导欢声笑语,高谈阔论,下面的教师们更像是一窝蜂,嘤嘤嗡嗡窃窃私语起来。

  云无聊地趴在了桌子上,和她挨坐着的年轻女教师王倩也收回了惊诧莫名的目光,趴在了桌子上,小声和云聊了起来:

  “真没见过这样的领导!”王倩气愤愤地说。

  “就是!哪儿见过领导对着全体下属的面议论同事的私生活?”云也有同感,不知怎的,心里挺不是味儿。这一切宛如一场梦,她今年稀里糊涂来到这个学校,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

  “知道吗?”王倩继续小声说,“刚调来那周,我找艾校长帮我安窗户玻璃,结果泉主任气呼呼地上来把小锤拿走了。我去上课了,艾校长把我叫出来说安不成了,小锤让泉主任拿走了。我说那就算了,改日我再想办法,您忙去吧!我说这句话时向艾校长挥了挥手,谁知泉主任在下面看着呢,下课后就把我叫到一边,气愤愤地问我上课时对艾校长说她什么坏话了。我说,我什么也没说啊!她气急败坏地说,没说?你胳膊向下指了一下干什么?分明是指我!我证出来你说我什么坏话,看我不耳把子扇你?窗户自己不会钉?要享受,回家享受!我们可不伺候娇小姐!……当时我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唉,将就一年算了,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领导!”

  云像听天方夜谭,再一次震惊不已。抬头看一看两位上司,他们谈兴正浓,一个个眉飞色舞的,真是少有的晴天!其他同事也都弯腰低头,窃窃私语。云又趴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

  忽然,一切声音归于静寂,似乎有人进来了,云本能的抬头一望,正望见唐兰匆匆进门的身影。唐兰的女高音也同时响起来:“不好意思,今天家中有点事,晚来了十几分钟。”

  没一个人回应,会议室重又回归于严肃状态。唐兰宛如一阵风,把刚才的热闹和欢笑全都刮走了。她见大家都很严肃的样子,感到没趣,讪讪地找座位。云忙向王倩这边挤一挤,招呼唐兰坐下来。

  艾校长清清嗓门,又低头审视了一下面前那张纸,这才终于用他那特有的慢条斯理的语调断断续续地开讲了:

  “今天上午,县教研室的教研员来我校听课……人家承包了我们这一片(的学校)……他是数学教研员,因此,所有的数学老师要做好准备,……据说,人家一周至少要下来一次。……不过,也免不了会听听语文课。……这要看人家的兴致……说不定在座的老师会听一遍……都做好准备吧!……另外,人家课外可能会了解一些我们学校的情况……一定要该讲的讲,不该讲的不要乱讲……还有,最近一段时间,就是本周或下周,上面会来人来我们学校检查工作,也是不能乱讲……举个例子,人家问升国旗吗?可不能说没有,应该说不下雨周周升,这一点对学生也要讲清楚。咱们这学期虽然没升旗,可我总惦记着这事。包括上面布置的许多工作,咱们虽然没落实,但我开会一般都传达了,也都惦记着这些事……有时候……咱不是不做……而是做起来……少人手……很多原因。算了,就这些,你看还有啥问题?”艾校长终于结束了梦呓般的讲话,把征询的目光投向了泉主任,语气也柔和下来了。

  泉主任接过话茬:“我要说的也没啥,还是强调一点:上面来检查工作时,眼皮子都学活络一点。人家问的(问题)要想方设法回答好;人家没问的(问题)千万不要凑凑摸摸去乱讲!”

  “人家不问,谁去说来?!”本村的一位教师首先表白道。

  “放心吧,都不会乱说的!”大家七嘴八舌争相表白。

  接着是一番议论,某某学校上面检查工作时闹出的笑话等等,乱哄哄一团。

  “没事了?”唐兰问道。云虽没问,但也征询地向两位领导看去。

  “啊——,没事了,都去上课吧!”艾校长发话道。

  “走走!”唐兰向云说,接着第一个走出会议室,云跟在后面,接着是王倩……

  “云,总共说了几件事?”唐兰边走边问。

  “一个是做好被听课的准备;一个是上面来检查工作,做好思想准备。没别的了吧?我也理不清了!”

  “就是这些吧!我来前没布置别的吗?”唐兰又问。

  “没……没!”云支吾道。

  “今天孩子他爸(唐兰的前夫)说要去郑州看望孩子,我上街给孩子买了几件衣服,没想到来晚了!——赶紧去备课了,我是第二节,你呢?”

  “我第一节,已经过了半堂时间了”云答道。心中一阵怅然,这半节课不知如何安排了。

  

上一篇: 《个别谈话》     下一篇: 《教育随笔之一:那凄然的眼神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417次 | 联系作者
对《开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