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2-18   共 175 篇   访问量:2039
个别谈话
发布日期:2009-02-18 字数:3608字 阅读:2039次
  

  

  

  

  “唐老师,开一下门!”

  

  唐兰刚钻进被子,还没来得及躺下,教导处泉主任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就在门口尖利地吆喝起来了,门也被拍得“嘭嘭”作响。

  

  “来了,来了!”唐兰一叠连声回答,来不及穿鞋,踢拉着鞋子冲过去打开门。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泉主任笑嘻嘻地说了这句,旋即收敛了笑容,那速度之快不亚于川剧里的变脸,“怎么,不舒服吗?”问话的同时那闪烁着疑问和关切的目光在唐兰脸上逡巡着,唐兰觉得脸上热热的。

  

  “是啊,感冒了,浑身发冷。刚上了一节课,吞了一片感冒灵,我说捂着被子发散一下……”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泉主任,坐这儿!”唐兰随手拉过椅子请泉主任坐下,自己坐在了床边。

  

  “那你重躺下吧,躺下先发发汗。我跟你说吧,感冒的话用一片安乃近、两粒感冒通、再加两粒阿莫西林胶囊喝下去捂着被子睡一觉,立马就好了。我感冒时总是喝这些药。要不,我去给你买点?”说着,直了直上身,显出就要站起来的样子。

  

  “不用不用,我刚才喝的就是这些!”唐兰忙阻拦道。

  

  “是吗?!”泉主任重新坐好,那双本就不大的凤眼笑成了一条线,两片兴奋的红晕飞上了两颊,像找到知己一般,“嗬,看咱俩治感冒的方法也一样啊!呵呵……这一招还挺管用的嘛!看来咱都是半挂子医生了啊!哈哈……”笑声中仿佛真成了医生一般,甚至掩饰不住对自己医术的自鸣得意似的。

  

  “唐老师,你说景晖这个人吧,怎么整天吊儿郎当的?!你说你是副校长啊,又是毕业班的班主任,看他把毕业班管理的,简直是一团乱麻!虽说咱们初三只有二十来个学生,但好歹也是毕业班啊!你们上课学生啥样?”

  

  “现在刚开学一个多月,学生纪律还可以。有两个学生的确有厌学情绪,不过听说这两个学生在初一初二就整天不学习了。差生转变工作也的确挺难做的。”唐兰如实答道。

  

  “唐老师,不是我说景晖,你看他教的数学!你今年刚来大概不知道,去年毕业考试他班有个学生的数学竟然只得了二十来分!你说也不知他整天是干什么的!晚上回家肯定上网玩到半夜。有空的话他不是想着咋给学生教好,而是看那些什么教育学、学校管理、新课改等等乱七八糟的书。谁不知道新课改素质教育都是糊弄人的?教学成绩上去了才是根本!看那么多书有啥用?还看外国苏霍姆林啥的书!我就常说他,有空的话把你班的纪律好好管管,比你看多少书写多少教育教学论文都强!一个班都管不好,教不好,他写的论文发表到《教育时报》上有啥用?发表到‘世界教育时报’上也是顶屁用!”

  

  “泉主任,我看人家景晖也挺努力的,吃过饭碗一丢就进班了。学生们,那有好的就有差的。年轻人嘛,多学点东西也没啥,只要不耽误教学。泉主任,你们办公室在楼下,可能不太了解,打我眼里看,上面这几个人教学都挺努力的!”

  

  “你和朝云都挺努力的,像你吧,经常带病工作。就景晖不行!你休息吧,我下去了。”

  

  

  

  “嘭嘭嘭……”

  

  牛景晖拉开门,门外泉主任一脸灿烂的笑容。

  

  “请进,请进!”牛景晖连声招呼。

  

  泉主任笑盈盈踅进来:“我以为你不在办公室呢,门关的紧!”

  

  “有何贵干!?指导工作的吧!”副校长牛景晖用半开玩笑的口吻问。

  

  “你是领导,我能指导你啥工作?——咦,又在写文章了,这次是往哪里投稿?《教育时报》还是《河南教育》?”

  

  牛景晖不好意思地笑笑,一边连忙收起摊在桌上的本子:“随便划的,哪是什么文章?!我班的卢一兵厌学情绪特别强烈,我找他谈了几次话,想把谈话后的一点感悟理一理,总结一下。”

  

  “噢,那个卢一兵吗?他可是死猪不怕热水烫的主儿!小六我教他时他就那样了。不过,人家考试时总能及格。那孩子脑子活络,统考时老师稍一疏忽,人家就能拾两分,不会给你落总分的。——景晖,中学这一块儿全靠你这个火车头了!既然你分管这一块,我和艾校长就不多说了。我们学校虽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有什么情况常联系,多碰头。那个唐老师,她经常关着办公室门干啥?还有,我见小学部的玉惠经常下课时跑到她门口拍闲话,人家为何不去找别人?”

  

  “这就是你多心了,泉主任!唐老师快退休了,经常带病工作,没课时关起门休息一下也未尝不可。人与人的性格不同,唐老师的性格开朗,爱说笑,小学部的小姑娘自然爱在下课时找她说笑。像朝云吧,教学挺努力的,就是性格内向,不苟言笑,时间自然全用在了教学上了。但这种人毕竟很少不是?我还想劝她下课时出来活动活动,和大家多交流一下呢!”

  

  “别!景晖。像朝云那样多好,守纪律,没闲话,备课上课认真,在校园几乎瞅不见她。要使全校教师都像她那样多好啊!不过,——她早上怎么吃饭?是不是用什么电器,你知道吗?咱们学校小,此风不可长啊!”泉主任突然压低嗓门探问道。

  

  景晖忍不住笑了:“泉主任,我怎么知道!不过,她每天大老远跑来上早自习,中间顾不上回家吃早饭,就是用电做饭一个人又能用多少?咱们这儿又没有食堂、饭铺什么的,总不能让人家天天不吃早饭吧!”

  

  “那是,那是!不过,该提醒也得提醒一下。咱们庙小,经不起现代化设备的轰击啊!”泉主任又为自己的幽默忍俊不禁了。

  

  景晖实在忍不住了,一口茶喷将出来,逗得两人咯咯大笑。

  

  

  

  朝云正在伏案写教案,窗外传来“笃笃笃”的高跟皮鞋叩击水泥楼板的脚步声。

  

  不用抬头,朝云已猜到是泉主任又上来巡视了。果然不出所料,敞开着的办公室门口,随即闪现出泉主任那风韵犹存的身影。

  

  朝云适时地抬起头,含笑招呼:“泉主任,请进!”

  

  泉主任满脸洋溢着含笑的温情:“朝云,又在写教案啊!我常说,全校教师如果都像你这样,咱们学校的教学质量就上去了。”

  

  “泉主任过奖了。我是笨鸟先飞,课备不好,我怕讲不好啊!泉主任,您请坐!”朝云仿佛真的受到了领导的嘉奖,羞涩而认真地说。

  

  “不坐了,我随便转转。”泉主任随意地在朝云屋里踅了一圈,一床一桌一椅,简朴而整齐。接着泉主任随口问道:“朝云,你早上回家吃饭时间紧,要不,以后到我家吃早饭吧!经常饿肚子可不行啊!咱得学会关心自己,人家不是常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不用,泉主任。我早上总是在家吃过饭才来的!”朝云道。

  

  “什么?”泉主任睁大了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吃惊的神情明显地写满了脸庞的角角落落,“你早上6点半来,就吃过早饭了?!”

  

  “是啊。我5点半起床,吃过后6点十分从家走,到这儿正好6点半。”朝云解释说。

  

  “哦!那么早你吃些什么?”泉主任狐疑地又扫了室内一眼。

  

  “我打两个鸡蛋,烫点奶粉,有时还就点馒头。”

  

  “朝云,你真够辛苦的。以后早上没吃好就上我家好了。好了,你继续备课吧!我不耽误你时间了。”说完,春风满面扭身走了出去。

  

  “泉主任,不送了!”朝云招呼道。

  

  “笃笃笃”的皮鞋声渐行渐远。

  

上一篇: 《贺卡风波》     下一篇: 《开会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039次 | 联系作者
对《个别谈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