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2-18   共 175 篇   访问量:2077
贺卡风波
发布日期:2009-02-18 字数:2563字 阅读:2077次
  上午上了两节课,云打算小憩一会儿,然后进行阅读。刚坐下来,忽然想起在《洛阳晚报》上发的那篇小文。昨晚她在晚报的电子版上看到了,已经发表将近一周了,样报怕不好找了吧?虽是一段豆腐块文字,但足以激励自己了,没有样报,终是憾事。对了,去学校阅览室找找吧!

  找到教导处泉主任,云说明了来意。泉主任迟迟疑疑地取出一大串钥匙准备交给云,云正想伸手去接,泉主任却忽然改变了主意:“走,我给你开门!”

  阅览室终日铁将军把门。泉主任举起那串足有二三十个钥匙组成的钥匙串,熟练地从中挑选出一把,打开了那把大铁锁。

  “找吧,找好后把门重锁上!”泉主任吩咐道。

  “好的!”云连忙答应。泉主任扭身走了。

  推开门,一股潮润污浊的气味扑面而来,大概是好久没有通风换气的缘故。报纸杂志整整齐齐地分类排列在靠北墙的那个长条形的桌子上,像列队等待检阅的士兵;正中两张淡蓝色的大方桌拼凑在一起,左右各有一条排椅,供人读书看报时入座。桌子上整齐地堆放着近日的报纸杂志及信件。这显然是泉主任的功劳,她办事就是认真,阅览室整理得有条不紊。

  云开始找晚报。先在靠墙的那排找,没有;又到大方桌上的那摞报纸中找,也没有,根本没有那天的晚报。云在失望中动手整理报纸,让他们重新各就各位。不经意间,云往那堆信件上瞟了一眼,哟,竟然有自己一封信件,赫然放在那摞信件的最上层。谁会给自己写信呢?生活在当今社会,能收到一封信件简直是一种奢侈啊!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原来是一张元旦贺卡,是网上的一位文友寄来的。看着贺卡上优美的风景,还有文友那流畅潇洒的字迹以及温馨的祝福,云觉得心中暖融融的。她下意识地看一下时间,文友写祝福语的时间竟然是一个月前!云心中一惊,再看封面上邮戳的时间也已经二十多天了!也真是的今天已经是元月二十多日了再过三五天就要放寒假了,要不是今天来找报纸,贺卡不知会在这张桌子上沉睡到何年何月呢?

  云拿起贺卡,走出阅览室,按照泉主任的吩咐依旧锁上门。

  不知怎地,得到贺卡的喜悦似乎被风吹散了,自己的某种权利被践踏的感觉却格外的凸现出来。阅览室地钥匙只有校长和教导主任各拿着一把。好歹自己也是这个学校的一名教师,来了信件竟被无缘无故压下来!如果有紧急的事情岂不给耽误了?她觉得有必要问问两位领导。她先找到泉主任交还了阅览室钥匙告诉她自己已经把门锁好。接着问道:“泉主任,我在阅览室发现了这封信,已经邮来二十多天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不知道!你问问看是谁收到的!”泉主任连声否认。

  云只好回办公室,路上遇见了艾校长。云平心静气地问道:“艾校长,我刚才在阅览室发现了这封信,已经邮来二十多天了。不知是谁收到的?”艾校长那平素经常挂着冰霜的茄子脸上又增添了几分严肃表情:“我不知道!咱们学校就没有接收信件的责任!邮递员偏偏要把村民的信件送到这儿扔下就不管了。你也见到了,那里堆了那么多!”

  “可我是咱们学校的人啊,又不是村民。人家地址栏写的是咱们学校!”

  “那我不知道,人家往往把信向那儿一扔就走了。咱们学校也没人管这些。成天都快忙死了,是谁的信谁自己找!”艾校长的脸色越来越显出极力忍耐的表情。

  “可阅览室的门总锁着啊!人家怎么往里扔?我们怎么进去找?”云还是紧追不放。

  “那我就不知道了!整天快忙死了,还顾得上管这些小事?”艾校长的嗓音明显提高了好几度,气急败坏的味道一下子就出来了。

  说不清楚的。云心中憋闷的很,不想再看那张霜打的茄子脸,扭头走掉。她想起有个学生作文中是这样赞美这位日理万机的艾校长的:“我们的数学老师是校长,每天到晚忙着在电脑前查资料什么的,忙得课都没有给我们好好上过几节……”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一瞧,果然见艾校长又一头扎进电脑室了。

  下午,云破天荒请了两节假。因为本县范围的师范同学有个聚会,聚会的时间虽是晚上,但云这里离县城远,下午就得坐车赶过去了。

  第二天,云刚推着车子走进校门,泉主任就微笑着兜头问道:“昨天你们同学是聚会呢,还是上访?”

  云顿觉惊诧莫名,一头雾水:“什么上访?当然是聚会了,上访什么?”

  泉主任释然了,极不自然地一笑道:“聚会可以,上访的话,往后面放放!现在电视上经常说要严厉打击上访!”

  云更是莫名其妙了,语气也变了:“我们为啥上访?我们无缘无故上访干什么?”

  泉主任意味深长地说:““不是就好!”然后似笑非笑地转身走开了。

  云被这么突然袭击了一下,觉得自己有种穿越时空进入文革时代的感觉。于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关于泉主任的一段脍炙人口的传闻:

  据说,几年前本校有位年轻女教师,那天肠胃不舒服,讲完课后让学生做练习自己就上厕所了。经过泉主任门前,不经意间扭头向里面看了一眼,不幸的事就因这扭头一瞥发生了。那天刚好艾校长在泉主任室内,于是泉主任气急败坏地把那位女教师堵在厕所门口,审问她为什么往人家室内看。那位女教师很委屈,说我没故意看啊!泉主任说你看什么看,再看我们也是在谈工作!接着泉主任还叫了两个学生调查,你们老师上着课去我门前干啥?学生说,她上完课让我们做练习,自己上厕所了……

  云以前始终认为这不过是传闻而已,听后一笑了之,从没有当真。不知怎的,今天云却从内心相信它的真实性了。

  怪不得来这个学校的教师呆一年就都主动提出调走了呢!云觉得自己能在此呆两年已经突破记录了。当然,除了那位在这儿当了几年副校长的景辉。云想自己在原单位是大家公认的正派敬业不爱惹事的教师啊,没想到在这儿,却会有这样的遭遇。

  没想到一张贺卡,也会引来这么一场风波。生活中有些事能够预料,有些事却会始料不及甚至是荒诞的。走在通往办公室的路上,云这样想到。

  

  

上一篇: 《高贵与卑下》     下一篇: 《个别谈话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077次 | 联系作者
对《贺卡风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